第十四章 关于边防/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陛下又一次敲起龙椅,所有老臣子开始把头尽量放低,甚至有人冷汗都下来了,就连丞相太师都不着痕迹地退了半步,尽量避开陛下的目光。

新进臣子不明所以,都把腰挺的笔直,一副顶天立地的模样。

老臣子想,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可是,那位不是虎是龙,真的是拥有雷霆之气的龙。

承业帝向来不晓得大家已经这么怕他了,连徐公公都没告诉过他,而且他自己还认为自己是个很贤明很亲民的主。

承业帝看着底下很突出的几个人,好奇:“爱卿有事?”

新臣子一惊,什么事?他们怎么不知道?

回头一看,一片老臣子都比他们矮了。

承业帝想起今年的状元是前太师陈大人极力推荐的点的,刚刚也是他说的吉祥话。

“新状元郎,孤听说你的策论不错?”

“回陛下,臣…”

“你说说如果孤打算把你的家乡百姓迁走,从此荒了你的家乡,你会怎么劝孤打消这个念头?”

新状元愣在那,其他新人也傻了,老臣子还是不敢抬头。

“陛下,微臣以为此举不妥,先人有云,安土重迁,百姓世代在家乡生活,实在不应该,”新状元反应过来立马劝说。

承业帝皱眉:“状元郎,你先告诉孤你的家乡在哪里,你的祖先又在那生活了多久?”

“回陛下,微臣家乡乃是西南海滨的一个小渔村,微臣祖父方才迁到那处。”

“小渔村啊,那么能上的学堂的必然很少了,你的家境也是不错了,你也挺用功了。”

“臣不敢当,祖父迁入时确实有些家底,村里能上起学的也只有几人,臣读书也的确不敢分心。”

承业帝敲着龙椅:“你说说那里的渔民生活如何,几日出一次海,出海一次多少日,一次可得多少鱼,这些鱼又能销往何处,如何运输,鱼的价格一般又是多少,可能满足渔民日常生活?”

状元郎楞在当场:“陛下,臣一心读着圣贤书,此等琐事并不需臣过问。”

承业帝收回手,有点憋闷:“是吗?天下能读圣贤书的何其多,孤要你们站在这里是要你们吊书袋的?那么坊间说书的岂不是比你们更该站在这里?身边之事尚不在意,孤又敢把天下大事交于你手?”

状元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惹怒了皇帝,吓得扑通跪下了,其他新臣子也跪下了。

“谁敢给孤哭一声立马脱了这身官服滚回老家去。”

刚要喊冤的状元郎吓得立马憋回泪,发抖地趴在地上。

承业帝扫了一眼脸色不太好的陈大人,又看了看三年前的老状元郎,那是新太师挑出来的,如今已是尚书房的一名议员,论起实务还是在前太师如今的陈尚书陈大人手下。

承业帝指了指老状元:“严侍郎,孤记得三年前你也是海滨的渔村出来的,来看看,认不认识?”

严青暗叫今天出门没烧香,被这位主给盯上了。

“回陛下,认识,臣儿时给状元郎家放过鸭。”

众人竖起耳朵听八卦。

承业帝果然也高兴起来。

“不过臣极少见到状元郎,且臣的父母在臣十岁时出海过世后,臣就跟着祖父到了隔壁姑姑家的渔村。”严青很想跟状元郎撇清,不让承业帝借题发挥。

“哦?状元郎,你看看,你可还记得他?”

新状元郎抬头瞧了一眼淡然的严青:“回,回陛下,记,记得,三年前侍郎赶考后就没再回来过,是以,村子里无人知晓侍郎中了状元。”

承业帝又开始敲起龙椅:“侍郎,孤记得新状元有一个月时间荣归故里,怎么侍郎没回去?”

严青低头:“回陛下,臣的祖父在臣十三岁时重病不幸去世,之后臣就不与姑姑一家住一起,跟着送货渔船到了镇上,在学堂打杂为生,之后是臣的岳父支持臣读书,也是岳父送臣赶考,微臣高中后,岳父也到了弥留之际,那一个月微臣陪着夫人将岳父送回老家,那里与臣故乡相距万里,办完岳父丧事,一个月假期也就到了,臣也就没再回去,上个月科考假期,臣为了迎娶出孝的夫人也没回去。”

承业帝停了手:“那你说说,如果孤要把渔村人迁走,你觉得如何,如果不行又如何劝服孤?”

严青不卑不亢地说:“回陛下,三年前臣在镇上,鱼价是八文一斤,渔民一般闲时休息三天出一次海,每次十天左右回一次,当季是隔天就出海,一般两三天回一次,维持正常生活没有问题,不少家庭还能供一个孩子读书。”

“这么说,迁走他们是不好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