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太师的风流往事/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

钱小楼一睁开眼就看到了一个让她移不开眼的大美人,曾经她以为覃落是她看过最好看的人了,到今天才知道什么是绝世美人。

娴妃看她醒了就甩甩帕子要走,钱小楼立马爬起来:“哎,美人,这是哪?我儿子呢?”

娴妃便丢给她一个白眼,钱小楼愣是看出了万般风情。

“钱姑娘,这里是大贺的冷宫,这位是娴妃。”一边金嬷嬷解释:“陛下将您请来的,小公子正在和七公主切磋武功。”

“什么?!大贺?是不是覃落出的鬼主意?他人呢,你让他过来见我,我跟他拼了。”钱小楼暴躁了。

娴妃还是看戏似的倚门边,见她真要出去了,在她后面就幽幽说:“本宫十几年都没能走出去过,你觉得你出的去?”

钱小楼恨恨拍了桌子一下,娴妃摸摸胸前碎发:“本宫的份位是这个后宫里最大的,虽然住的地方不怎么好听,但夏天避暑还是不错的。”

钱小楼干脆坐下了:“说吧,你们要干什么?”

“下月初九是你大婚,哦,是和太师,宫中出嫁,宫里添妆,只要你乖乖成了婚,日后就是一等夫人,你儿子还可以和皇子公主一起进学,你不要想逃,别说出不了皇宫,就是出去了,宫外还有太师新布置的人,丞相好像也给太师借人了,唔,太师也挺不容易的,听说当年受伤差点死了,生死关头还要陛下一定找到你呢,后来,唔,十年了也没见他找个女人什么的,男人也没有,啊,听说,你们举办过婚礼,还是他倒插门来着,不过被陛下打晕带到乌喜去没能出现,然后你也不见了,太师都找了你整整十年,要不是出使赫野,可能还得找好几个十年,也许得找一辈子,哎呀,太师真是太执着了。”

钱小楼“哇”哭起来,覃落跟着承业帝一进殿门就听到钱小楼哇哇大哭,吓得立马跑过去,倒是怎么也找不到那份淡然甚至冷漠了。

“小楼,你,你若是真不愿嫁我,我,也不逼你就是了。”

钱小楼抬起头满脸泪地问他:“当年你不是逃婚才不见的?”

“不是,我答应的便不会反悔。”

“哇——哇——呜呜呜呜,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见了,我成了笑柄,我丢了爹爹的铺子,我都差点养不活儿子,呜呜呜呜,那天我跟老天说,我不要铺子了,也不要你倒插门了,让你出现在我的婚礼上就行了,可是你没出现,呜呜呜呜,我以为是我一直缠着你你烦了,还是不能接受我,毕竟你那么聪明,我那么笨,呜呜呜呜,可是你答应的,呜呜呜,我不知道你是被人绑走的,我还诅咒你有报应,我还跟儿子说你是个狼心狗肺,不负责任的人,呜呜呜呜”

覃落拿袖子给她擦泪:“上回在赫野我就想跟你道歉跟你解释,可是你不愿意见我,儿子也仇视我,你甚至打算再搬家,我就不敢逼你了。”

“咳咳”承业帝怪不好意思的:“那个,钱姑娘,太师真的是孤绑走的,那时候孤一个帮手都没有,那段日子也多次请他出山,他还是拒绝,说要跟你过日子当你家的倒插门,不肯跟孤去建功立业,孤年轻气盛,一怒之下,咳咳,就把他绑了,也没想到那天就是你们拜堂的日子。”

钱小楼泪眼朦胧,看到了门口满头大汗的儿子,撇撇嘴:“也没什么啦,好歹以后皇宫算我娘家了,我儿子也能搭个顺风车。”

门口傻宝学着小少年一手搭门一手拽着衣角,然后转头跟少年说:“犇犇,你真的是落落的儿子呀?”

少年抿着嘴看覃落,钱小楼泪汪汪地说:“儿子,我们都错怪你爹了,他是被人绑了才没能和娘成亲的。”

少年半天才说:“那还是不负责,没成婚没洞房哪来的我?”

众大人惊,承业帝八卦地看向覃落,覃落奇怪地看向钱小楼:“你没告诉他是你把我灌醉,额,就是想要造就事实逼我倒插门?”

钱小楼突然捂脸,承业帝和娴妃不厚道地笑了,少年脸蹭的红了,二宝在后面微微红了耳根,傻宝跑进来抱着覃落大腿:“什么事实啊?”

覃落老脸也红了:“咳咳,就是事实,公主以后嫁人就懂了。”

傻宝不明白也不纠结,转而去抱着偷笑的母亲:“母妃,母妃,刚刚打架,妹妹打赢了三次,比犇犇还多一次哦,不愧是我妹妹,是不是?”

承业帝也偷笑够了,摸摸傻宝脑袋:“穷开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