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关于傻的问题/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了宫里,承业帝在等他的傻宝吃午饭,看着都已经过了快半个时辰了,徐公公又让人重新上了热饭。

好不容易等到女儿回来了,承业帝却发现女儿抱着个枕头进来,而且情绪低落,这个很少有且不应该有,于是他问:“傻宝啊,怎么了?”

“父王,傻子是不是很不好?傻子要被人嘲笑的?”

“额?谁跟你说坏话了?”承业帝心里开始排查对象,后宫那些美人应该接触不到傻宝,几个皇子更是绕着傻宝走,其他公主们这几年都被自己亲自教导着,就算还不乐意搭理傻宝,大约也不会再对傻宝说什么难听的话,那么就是宫外有人说不好听的了,嗯,谁不长眼了?

“今天我碰到一个比我大却不会说话的人,那个胖女人一直嘲笑他,还骂他傻子,那个人的父母哭的特别伤心,父王,我是不是也是个傻子,所以才叫傻宝的?那有没有人嘲笑过父王跟母妃啊?”

承业帝看着今天快满十岁的女儿,心里也有点感慨,坐到她身边,摸摸她的包包头:“傻宝可不傻,孤的傻宝比谁都聪明都有福气,傻人有傻福,所以父王喊你傻宝,就是要让你再多点福气,跟你看到的那个傻子不一样的。”至于嘲笑?谁不要命了么?

“他原来也不傻,父王,世上是不是有让人变傻的药?”

“唔?是吗?你碰到的那个人是吃药吃傻的?”承业帝给女儿面前的空碗里夹块肉,安抚女儿受伤的心。

“嗯,御医都说能治好,不过有点麻烦。”

“你去太医院了?”承业帝想,哪家傻子这么好命。

“嗯,我把那个傻子送去治治看的,他们家好可怜。”

承业帝觉得自家女儿好有爱心啊:“嗯,孤会传令让御医好好医治他。”

傻宝高兴了一点就把枕头放一边准备好好吃饭,承业帝给她筷子:“傻宝啊,你买个枕头做什么?现在用的不好吗?”

“我帮人保管的,以后还要还的。”

“啊?保管枕头?什么枕头这么金贵?”

“玉檀枕,闻一闻挺香的。”傻宝吃了一个丸子又问,“父王,你认不认识少保啊?”

“唔?什么少保?人名还是官名?”

“我也不知道,那个老板娘说少保抢了他们家玉和斋,还要抢他们的玉檀枕,对了,少保家还养了私兵呢,好奇怪,都不叫护院,白白家的都叫护院的,而且那个胖女人还说少保家的兵比父王养的还多,所以老板娘告状就是找死,不过那些人都打不过甲乙丙丁,三两下就打趴了。”

承业帝放下筷子,擦了擦嘴,笑眯眯地说:“傻宝啊,那个老板娘是不是姓徐?他们家卖古董?”

“父王认识吗?不过她还要卖假的花瓶给我,那个胖女人虽然爱打人,不过她给的花瓶是真的,还给了我两个,都不肯收我钱,不是我不给的,然后我都赔给二姐姐了。”

“这样啊,那个老板娘说是少保抢了他们家玉和斋?”

“也不是,那个胖女人说她是东家,不过我有听见她叫老板娘大嫂,好奇怪,胖女人家那么有钱,为什么她的亲戚要住在会漏雨的房子里,而且还打他们,老板娘的相公都要病死了她还打他们,我就把丙丁就在那看着不让胖女人欺负他们了。我想起来了,胖女人还说那个少保是我舅舅,我怎么没听过啊?”

承业帝拿起筷子又给她夹了一块肉:“嗯,胖女人骗你的,你才没有什么少保舅舅,今天傻宝做的很对,那个老板娘家遍布我们整个大贺的几十家古董店都被人抢了是很可怜,唔,你先吃着,父王想起还有点事没做,先去处理一下,晚上再陪你吃饭。”

这是很正常的,因为傻宝的父王是个贤明君王,事情不做完就没心思吃饭:“好吧,父王去忙,等我午睡过了就给父王送吃的。”

“恩,乖,多吃点。”承业帝深深觉得女儿是父亲贴心的小棉袄。

承业帝一跨出殿门槛,脸色刷地大变,徐公公小心肝一抖,默默落后两步远。

隔天,傻宝在偏殿练字的时候,就听到雁美人一路哭到了正殿,口口声声喊着:“陛下明察啊,陛下,我燕家世代忠良,绝不敢有二心啊陛下!”

承业帝没说话,然后雁美人也没声音了,傻宝好奇地趴到两个殿之间的小门偷看。

雁美人抱着几张纸瘫在地上,脸色是傻宝陌生的死灰。

一边徐公公悄悄地过来捂住傻宝眼睛:“公主继续练字吧。”

傻宝问:“二姐姐的母亲犯错了吗?”

“不是她错也是她错,公主不用管了,陛下会处理。”

傻宝就从另一个门跑出找妹妹玩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