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挖地道/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得了金子的承业帝上朝心情很好,但他是个情绪不轻易外露的人,还是老样子坐在那,似乎在听人说话,也似乎没听,等到张大人说完花大人的种种令人天怒人怨的坏事后,什么宠妾灭妻啦,什么教子无方啦,什么治家不严啦,什么还贪污拉党结派啦,什么其心可诛啦,他才把目光放到了底下大臣身上。

承业帝沉思许久,还皱了皱眉,很为难地批准了张大人替他女儿花夫人求取的和离书,想着要自己有这么个不着调的女婿老早砍了他祖宗八代了。

不过再看看花大人,也很可怜的样子,花大人近来似乎老了十多岁,听说他的儿子被花夫人打残了,能不能传后都是问题,花大人这几个月又纳了七八个小妾,还正经娶了个平妻和贵妾,家里那个热闹啊。

承业帝发现之前站在花大人和曾经站在那学习政事的四皇子身后的那些人都跑到别人别的皇子身后去了,尤其张大人身后今天站满了人,张大人现在是一面独大,相比起来,又因为四皇子去专门做学问了,如今就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那的花大人实在是可怜的很。

花大人没想到他的岳父真的能当众跟陛下求合离书,树倒狐狲散,心下除了悲凉还是悲凉。

与此同时,他豁然开朗,陛下这是要开始对曾经一手将他推上皇位后又不知激流勇退还不断给他添堵,甚至藏了小心思的四大家族开刀了,他看了周围一下,发现竟是众人皆醉我独醒,心里又有了高兴,等着吧,你们都会有这一天的。

花大人和离的第二天没来上朝,差人告罪说是染了急病来不了了,承业帝有点不高兴,但没说什么,等到下了朝的时候,徐公公来报说,花大人已经悄悄地进宫侯在御书房外了。

花大人向承业帝秘密上奏辞官,说要带着儿子找神医治腿,且年纪大了,管不了事了,想把手里的兵权啊,税款啊什么的都交给有能力的年轻人来管。

期间不曾提过花夫人,花美人,四皇子一个字。

承业帝看他这么大年纪真不容易,老来得子还得了这样的结果,就说:“爱卿这般说,孤也只能答应了,丞相认识一个神医,你拿着地址去找吧,医好腿大约是没问题的。”

花大人叩首:“谢陛下隆恩。”

曾经的四大家族一下子成了三足鼎立,三大家族的人看起来很高兴,接下来好些天赶着给承业帝提建议找存在感。

礼部尚书张大人,花大人的前岳父也是三朝元老,这几天看着朝堂上越发喜欢对承业帝说一些治国之道,还喜欢跟明显没什么钱的承业帝要钱养他们手里的兵马,补贴他们辖下的百姓,承业帝都是不说给也不说不给,转身就正大光明地又给元帅送去一箱子金子,张大人突然觉得自己真相了。

话说回来,四皇子已经没有指望,那他还顶着陛下做什么?

于是没两天张大人也病了,拖着病体一把心酸泪的非让陛下收回他经营了一辈子的权利,承业帝好为难,可见人家去意已绝只好把收回的官印给了从他登基就是礼部执书,在张大人手下讨生活十多年的史大人,又批准了张大人荣归故里。

几天后,曾经跟着张大人的那些大臣基本都上奏请求外放历练去了,朝堂上地方空了一块,不过很快又被新人添上了,以前外放又做出功绩的被召回。

此时的三大家族才有了一丝危机感,不过他们什么都不能做,也做不了,朝堂似乎渐渐成了一个铁桶,他们都是被圈在桶里的人,想逃出去或者反抗一下都会四处碰壁。

承业帝很快发现朝堂又安静下来,突然怀念起丞相在的日子,好歹有个人在他无聊时跟他磕磕牙,这点是太师远远比不上的。

傻宝因为她母妃的原因,又喜欢上了挖地道,但她不敢在皇宫挖,怕被承业帝知道杀头。

傻宝挖地道可不像娴妃那样每天就几桶,一点一点折腾,她要的是立竿见影,所以犇犇在以为傻宝想挖古董之后就建议多找些人一起挖,就挖皇城的地,他听他太师的爹说过皇城寸土寸金,地面上没看见金子,地底下肯定有。

不过哪里有好多人呢,最后傻宝就把城里的所有乞丐喊起来给她挖,她要挖一条横穿整个皇城南北的地道,从城南的包子店路过城中心的玉和斋,到达城北的烧饼店,以后她就可以出宫一次把以前分三天才能走完的三处都去了。

错错说,这是个秘密,如果让别人知道了就会有人偷偷用这个地道,甚至霸占这个地道。

所以傻宝就终于用起了瞒天过海这一计,买下了城南城北的施粥棚,把乞丐找过去,给他们一人一块银子,这是错错拿一块她的石头换来的银子,乞丐们泪流满面,纷纷发誓一定好好挖地道,不然就不是人。

傻宝就跑到外面等着看他们把土送出来,里面错错跟犇犇狠狠地训斥了乞丐一番,谁要是多事什么的可别想好过,犇犇还在乞丐里选了几个人做主事。

甲乙丙丁思考了半天,觉得公主就是挖些古董不是大事,不必跟陛下打小报告。不然还会让陛下觉得他们太小题大做,没给够公主私人空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