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失宠的地道/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下来本来五天十天出一次宫的傻宝现在三天两头往外跑,除了看她的地道的新进展还得把他乞丐们不小心挖出来的古董什么的送到玉和斋去,玉和斋的徐家夫妇看着这一个月进来的各种古董,都快超过他们几家店的东西,不得不感叹这皇城就是到处寸土寸金,寸土寸宝,然后有一天终于在玉和斋起家的总店里快摆不下东西时,老板娘和傻宝说:“公主啊,我们打算再开一家分店,可是大贺各处都基本有玉和斋了,市场都饱和了,你看,是不是能往其他地方发展发展?”

傻宝问是其他地方是哪里,徐家夫妇就告诉她近来丞相出使大辕,两国必然会两国交好,不如就趁机开到大辕,大辕成气候的古董店加起来也没有十家,把店开到那里肯定赚钱,而且大辕的天然水晶石特别漂亮,拿来做鞋子不要太好看哦。

傻宝眼睛亮了,直说,那就去开吧去开吧。

老板娘有点心虚地说:“不过把店开到别国这事吧,需要朝廷的文书,最好还有位鸿胪寺的大人陪咱们走一遭,不过呢,只要能开起来,绝对赚钱,绝对能给公主找来更多更好看的石头。”

傻宝拨弄着面前盒子里十几块圆滚滚红的要滴血的鸡血石,心里计划着给母妃做个簪子,因为昨天母妃给自己一颗鸡蛋大的会发光的珠子,二宝说是母妃从父王那抢来的,父王那么穷了,连颗珠子都舍不得给母妃,还要母妃抢,肯定也给不起母妃好看簪子,她要投桃报李。

“什么文书?找鸿胪寺的大人?落落家有啊,我今天还听到犇犇说那个鸿胪寺少卿给落落送礼呢。”

“这,咱们,咱们跟太师,不大熟啊。”老板娘笑的好僵硬。

“哦,大甲你去跟落落说要文书要鸿胪寺少卿,要把玉和斋开到大辕。”

甲默默地飘走了。乙丙丁三人蹲在树枝上笑的肩膀一耸一耸。

好讨厌公主这样的叫法哦。

空气中隐约留下大甲叹息声:“二姨三丁四饼,何苦五十步笑百步?”

徐景这是第三次看到傻宝本人,以前总是她来店里他去治疗了,他在店里她又没出来玩。

似乎这一年她又长高了,而且不知不觉那双桃花眼开始往上勾。

傻宝发现徐景看她就转头问他有什么事,徐景已是十五六岁的少年,面皮有点红,口齿却十分伶俐地说:“没事,公主头上的石头真好看。”

傻宝笑着说当然。

傻宝走后徐家夫妇开始筹划开分店,徐景说:“父亲母亲,这次能不能让孩儿去?”

徐家夫妇直点头说好的,儿子想要上进闯荡当然好。

徐景第二天就拿着行李跟着苦大仇深,送礼行贿太师就为了不被远派的鸿胪寺少卿去了大辕。

除了古董,傻宝的地道里还挖出了不少人骨头,还有金子,错错让人把人骨头都找地方埋了,金子都收起来,傻宝知道后就说金子不要,全给了给她挖地道的乞丐,谁挖到就是谁的,乞丐们感动得哭了,于是挖地道事业已经不分日夜,一天两班倒,一班换下来去吃饭睡觉数金子,另一班就甩开膀子挖地道挖金子。

所以仅仅是两个月,这条地道就已经从城南一直挖到了城北城墙根,挖出来时差点碰上巡逻的士兵,幸亏乞丐管事机灵,把冒出去的人头拽下来,一把把早备好的伪装豪华版草皮堵在了出口。

这条地道比傻宝想象的更宽更广,并排走上二十个人都不显挤,这样一比,瞬间觉得母妃挖的那条弱爆了,傻宝筹划要不把这批人带回宫帮母妃挖?

错错左看看右摸摸,感慨万千:“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啊。”

犇犇说:“在里面练支军队都是足够的。”

这时候乞丐主事已经穿着丝绸地走过来,跪下:“公主,草民等都已立下血誓这辈子绝不泄露此秘道,明日我等便回各自故乡,再不踏足京城一步。”

慷慨激昂的乞丐们自以为知道了皇家秘密,既然这般掩人耳目地挖地道,还是公主亲自出面,必然是陛下的意思,说不定还关乎皇城安危,朝堂政治风云,他们这样底层的人竟然有一日能参与到这样惊心动魄的工程里来,感觉这辈子都圆满了。

傻宝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走,但想到又要过年了,回家也是对的,就又让错错送了他们每人一块石头,毕竟因为他们挖出来的古董让她这两个月又多了整整两盒石头。

已经变身成为土豪的乞丐们低低私语一阵后,不知道又脑补了什么,然后就都哭着喊着要一辈子追随公主,所以最后除了老弱病残回家了,年轻力壮的都自愿留在地道给公主看守这条秘道,死都不会让任何敌人进来。

傻宝想想这样也好,就让丙丁也暂时留着一起给她看地道,不然像错错说的被人霸占了就不美丽了。

打从地道修好,傻宝每次出宫就从玉和斋进入地道,花了一柱香时间就买到了城南的包子,又花了两柱香时间买到了城北的烧饼,过往途中看到丙丁还有当初乞丐管事都各自领着一队人马来来回回巡逻,巡逻的人见到公主就行礼,一天两天还好,可日子久了,就让傻宝有了还在宫里的感觉,再久一点就不喜欢这种感觉了,这跟她在宫里没差别嘛,那她还出来干嘛?地道还不如地面上热闹好玩呢。

所以仅仅过了一两个月,那天地道就失了傻宝的宠,到了年末丞相回来的时候,傻宝就偷偷把地道的事告诉了白白,说她不想要地道了,让他去跟父王求情别罚她,也别埋了地道,地道里还住着好些人,都是可怜的乞丐。

至于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承业帝呢?因为她母妃老恐吓她挖地道要砍头,就算她是父王的女儿也至少要罚三天不准吃肉,傻宝跟错错一商量,错错抱着脑袋想好久说:“找人说情吧。”

傻宝一想好主意,找谁呢?母妃那是肯定不能提地道的,不然母妃肯定得炸毛,除了母妃,只有白白跟落落能跟父王求情,想来想去,或许是从小就跟丞相更亲近,她就决定找丞相求情。

丞相很好奇这个地道,更是不相信她真能挖出连通城南城北的地道,等真正进去后,就被地道之宽广,规模之宏大震惊了,来来往往的都是拿着刀剑火把巡逻的,据说是乞丐的年轻人。

当承业帝还在奇怪今年年末怎么没听人说乞丐的事,也没人来要钱给乞丐过年时,丞相就过来请陛下移驾。

承业帝第一眼看到地道时就问:“是陈大人还是岳大人的?”

丞相说:“公主不要的。”

承业帝石化中。

晚上吃饭时,承业帝问埋头肉肉里的傻宝:“傻宝啊,那个地道还有谁知道?”

“唔?错错和犇犇。”

“哦,没别人了?”

“还有人都回老家过年了,他们说再也不回来了,剩下的都住在地道里了,他们都是乞丐,我有给他们每顿吃肉哦。”

“那你怎么又不要地道了?”

“因为他们走来走去跟皇宫里巡逻的人一样,我就不喜欢了。”

“傻宝不喜欢皇宫吗?”承业帝表示很受伤。

“不是的,地道人太多就不够黑不够神秘了,父王你不会罚我吧?”

承业帝摸摸她的头:“不会不会,傻宝帮父王养活了那么多人,父王还要赏你呢。以后那些人父王来养,傻宝的石头都留着做衣服就行了。”

你给父王挖了那么条可练兵可藏身还没人知道的秘密地道当然要赏。

傻宝很高兴不用担惊受怕了,所以又在考虑要不要告诉父王母妃挖地道的事,毕竟她一点点责备都没有受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