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白铁弓箭/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

傻宝十三岁这年的年底元帅才回来过年,傻宝怕他这两年已经把娶媳妇的钱花光了,就抱了一盒子石头去找元帅。

元帅在正殿书房述职,经过七年,大贺的水兵已经有了规模,上了正轨,现在由上一届的状元齐贾陪着元帅的副将监督水兵训练,元帅自己回来娶媳妇。

当看到傻宝非塞给他让他好好准备婚礼娶媳妇的那盒子宝石时,元帅这么个肌肉发达,粗犷豪迈的汉子眼睛红了,这么多年,公主不但没忘了他,每年年底按时给他送礼物,还不定时地给他送宝石金子就怕他穷的没钱回来。

承业帝说:“傻宝给你的就拿着吧,你为孤为大贺做的,这些根本比不了,回去好好准备婚礼吧。”

元帅看着已经是个挺大美人的傻宝,郑重地跪下行了一个大礼:“臣,多谢公主。”

傻宝奇怪地看他,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和那些宫人一样了,不过她的心思很快就被元帅给她带回来的各种鱼还有海里特产的大珍珠吸引了,让人抱着十几个鱼缸一半放到偏殿一半抬到冷宫去跟母妃妹妹分享。

元帅看傻宝没心没肺地跑了才站起来,喃喃自语:“公主还是老样子啊。”

——

傻宝让错错给犇犇也送两条黄色的长得跟蛇很像的鱼,顺便又拿了半盒子石头让带过去。

错错给那个鱼缸盖了层布才抱过来,天知道那到底算蛇还是算鱼。

错错赶到剑器阁,熟门熟路地往后面跑去,打开一个门就跑到地下室,犇犇正趴在桌子上研究一张改良过的弓箭,估计做成后可以一次连发十支箭。

看到错错来就惊喜地问:“公主答应了没?”

错错放下盒子和小鱼缸:“应了应了,这半盒子宝石就让你折腾,随便你要买什么材料打什么都好。还有这鱼,元帅大老远从海滨带回来的,公主让送两条给你。”

犇犇稀奇地解开布包,恰好一个黄色尖尖的小脑袋冒出水面,可能猛然见光,一个兴奋就又往上蹿了蹿,犇犇手一抖罐子掉到了旁边锻造炉里,只眨眼就闻到了肉香味。

“额,熟了,要尝吗?”犇犇在变声期,声音有点尖,欲盖弥彰地加一句,“我绝对不是怕这鱼啊。”

错错:(⊙o⊙)原来还可以这样,早知道刚刚我也不小心摔个跤,把罐子摔到那几十亩的荷花池里。

旁边一直打铁的老头过来,就是当初卖假剑的那个老板,看着半盒子宝石兴奋地说:“太好了,有了这些我就可以去延国换到黑铁,淬炼成比一般铁还坚硬百倍的白铁,一定可以做出最坚硬的武器。”

“我还是不明白,你说你一个铸剑师不好好打铁,当初干什么开个卖假货的剑器阁?”错错很不理解,上面那个剑器阁里十把有九把都是山寨的名剑。

“咳咳,这个嘛,本来我是要一门心思当铸剑师的,可是我当初拜师后,师傅迟迟不肯交,我就自己看书,自己琢磨,后来就偏了,剑不怎么会造,别的弓箭矛盾暗器什么的倒是会的,我师傅中毒弥留之际才后悔没好好教我,说是怕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傅。其实是他没想到他自己会死那么早,临死前把他的剑器阁交给我,让我发誓一定要经营下去,还把自己女儿嫁给我,我夫人会不少功夫,也特别孝顺,之后那么多年我除了剑什么也不能造,不然少则没饭吃,多则要被夫人打一顿,可我打心眼里不喜欢剑,后来我夫人生病,我为了给她治病就把店里好剑名剑都贱卖了七七八八,夫人临死还让我发誓必须把这家剑器阁经营下去,夫人死后,那些原本跟我家联系的商家名流都不搭理我,我找不到货源只能模仿了名剑卖,当然赔得多,我就一直想找个会铸剑的徒弟,犇犇就是,不过我没想到他还喜欢其他兵器,呵呵。”

“所以你那时候天天堵在我回家的路上非让我跟你打铁?”犇犇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个老顽固为什么当初赖上他了。

“你再等一会儿。”老头子避而不答,转身对错错说,“这把弓就快好了,拿回去装石头还是弓箭都可以,让公主打鸟玩。”

犇犇又紧张兮兮地说:“我爹娘都不知道我出来打铁,你跟着公主可别让她说漏嘴啊。”

错错鄙视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