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关于嫁妆/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

傻宝不知道她父王为她操碎了心肝,她这段时间可是很忙的,傻宝大姐姐二姐姐要出嫁了,她觉得作为妹妹必须做点什么。

傻宝还是很有自己独立思考能力的,她想着往日里父王检查功课,大姐姐喜欢表演弹琴,二姐姐喜欢吹笛子,那么她们必然是喜欢这两样的。她就让玉和斋给她找了把据说五百年前的古琴,一支据说用成色最好的翡翠做的笛子。

拿回来一看那琴就真的是一把琴,一根木头上就拉了五根弦,看起来也是常被人精心保养的,琴身顺滑有光泽,但在傻宝眼里有个缺点,就是这琴什么装饰都没有,太单调,于是她决定亲手把琴装饰一番,以显示她的诚意,让一直不喜欢她的大姐姐能少讨厌她一点。

还有要给二姐姐的翡翠笛子也太单调也要装饰一下。

可是她不知道大姐姐二姐姐喜欢什么样什么颜色的石头,所以就带着错错去看望正在备嫁妆的大姐姐二姐姐。

先到了二姐姐处,宫人说二公主去找大公主了,傻宝又往大公主那处去。

到了大公主宫殿的时候,就听到大公主有点尖锐的哭腔:“母亲,你怎么能这样说,我都已经听你的话,让父王给我选了那个吏部侍郎的儿子,如今您却说不能为我添嫁妆,还让我将这些年父王私下给我的东西分些出来,让您日后好为皇兄活动,您怎么能为了皇兄就一点都不为我着想,就是平常百姓家女儿出嫁母亲也会给点体己钱,那是一种祝福,母亲对女儿的祝福您懂吗?我不朝您要东西已是顾念这些年父王冷落您,也知道外祖家的东西都送去了皇兄宫外府邸处,但您如今这般,让我,我,”

“雁美人不是也没给二公主添妆吗?你是皇家公主,嫁妆少不了,母亲手里也没什么能拿出手的,你外家有没办法送东西进来,这些年你不是不知道我们母子三个过的多紧巴,你父王管的太严,你皇兄又不会打点,母亲总归要多为你皇兄打算的。若是日后你皇兄登上那个位子,你还能缺那点东西?”

“母亲!慎言!”大公主猛然清醒过来似的,站起身,不再是哭哭啼啼的闺阁女子,而是目光威严,高贵大气的大贺公主,“本宫不用你的添妆了,你也不必惦记本宫的东西,来人,沉美人累了,送美人回去吧。”

傻宝愣愣地缩在廊柱后面看着沉美人脸色很差地带着人走了,转头看看殿里,记忆里总是高傲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大公主,和刚从殿后走出来的二公主抱在一起哭。

错错赶紧拉着傻宝走了,傻宝回去了坐在自己殿门口台阶上发呆了半天,错错都担心了,傻宝突然又爬起来往冷宫跑。

娴妃正悠哉地靠着贵妃椅看书,旁边熏炉温度很高。

傻宝跑进去就趴在贵妃椅一边的扶手上,盯着娴妃瞧,娴妃挺奇怪地放下书:“傻宝,你今天又没吃饱?”

傻宝摇头,满头珠玉丁当响,问:“母妃,如果我嫁人,你会给我添妆吗?”

娴妃挺高兴:“你想嫁人了?”

傻宝摇头,还是挺着鼻子地问:“我说如果,我嫁人,母妃给我添妆吗?”

娴妃笑起来:“你还用得着我添妆?你父王肯定少不了你的,就算你父王都不添,你自己那几盒子石头就是旁人比不上的嫁妆。”

傻宝难过了,转身就走了。

娴妃过了一会儿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傻宝难得地不高兴了,找来错错问了缘由,叹了口气。

第二天傻宝又来请安的时候,娴妃就捏捏她已经差不多张开的脸:“母妃的傻宝宝,去看看母妃给你攒了十几年的嫁妆。”

娴妃拉着傻宝到隔壁一间不怎么用的房间,打开一看,地上摆放了几十个箱子,整个房间都满了,绣着珠宝的衣服鞋子就是足足十个大箱子,还有各种头面玉器古玩房契地契,甚至还有一箱子陈年佳酿,一箱子的柔软草纸。

傻宝终于又高兴起来,又问:“那为什么大姐姐她们的母亲不添妆还跟大姐姐们要东西?为什么女儿嫁人母亲要添妆?”

“也不是必须母亲添,亲戚朋友都可以,新嫁娘的嫁妆越丰厚,婆家越会高看一眼。所以很多母亲怕女儿受委屈就私下里给点体己东西。”

“那大姐姐她们嫁妆是不是不够多?”

“都是按祖制来的,也不算少,却也不多,你父王肯定会私下里添的,你也可以添,要是你愿意把你的那些石头送点出去就更体面了。”

“嗯嗯,那我就去准备礼物了。”

傻宝又欢欢喜喜地跑了,出门看到二宝时,还用手张开很夸张地比划一个老大的圆,意思是母妃给她准备的嫁妆老多老多了,想了下还说肯定也会给你备的。

二宝朝她笑笑,表示知道了。

娴妃跟上来时傻宝已经跑远了,娴妃拍拍已经跟自己一样高的二宝:“二宝也有,母亲都备下了,就是没有姐姐的多,二宝会不会不高兴?”

二宝看着娴妃摇头,娴妃给他理理练武打散的发髻:“母妃的二宝转眼都这么大了,很快就要跟姐姐一样离开母妃了。”

二宝的嘴巴又抿得紧紧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