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关于嫁妆2/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傻宝花了一下午先把笛子装饰好了,把半盒子五颜六色的石头敲碎,从头到尾地把笛子包起来,拿在手里有点重,还有点绝对忽视不了的暴发户式的珠光闪闪。

看了看还不满意,又拿了一颗鸡蛋大的东珠用一根细细金链栓在笛子的手把上末端,错错直喊:“太好看了公主,你看多么暴发户,多么让人不敢直视。”

傻宝也觉得满意了,就让错错给二姐姐先送去,自己再给大姐姐的古琴镶点石头。

二公主收到笛子的时候差点没扔出去,这哪里还是笛子,分明就是一根宝石棍子,上面的排气空都被堵了好不好。

还是二公主的贴身宫女赶紧接过来放到盒子里锁起来才作罢。

傻宝最后决定给古琴镶上石头里看起来比较高雅的白珍珠,可是发现白珍珠不够了,就赶紧拿了一些其他石头,又拿了几样父王赏她的古玩让玉和斋赶紧给她换回白珍珠。

即使这样也一直到了大公主大婚这天一百颗个头一样,光泽度一样的白珍珠才凑齐,傻宝从早晨宫里礼乐一响起就开始镶白珍珠,一直到傍晚婚礼正式开始才给镶了一只半的比翼鸟,一天没吃没睡实在撑不住竟然睡过去了,直接错过了大公主的婚礼,礼物也没送出去。

然后就悲剧了,第二天天还没亮,伺候完承业帝上朝的娴妃突然想起来,昨天那么热闹也没看到傻宝出现挺蹊跷,虽然天还没亮,也一路找来了,找到她的时候她还趴在那里睡觉,昨天傻宝自个说为了自己静心准备礼物,没有她的命令谁都不许进来,她能静心?除了睡着了。

娴妃得知这是要给大公主的礼物就点着她的脑袋骂她会误事,太不像话了。

娴妃这会儿才明白,怪不得昨天两个公主一同出嫁,二公主的贴身婢女一路比大公主的婢女多捧着一个盒子,还是唯一一个打开的盒子,里面放的是亮瞎人眼的宝石棍子,而两个新郎官明显一个喜上眉梢,一个安安静静,两人都曾看了那根宝石棍子好一会儿。

傻宝极少被骂,心里好忧伤,赶紧把还剩的二十多颗珍珠镶上,让错错立刻送去,还多装了半袋子石头说是赔罪,娴妃才消了气。

傻宝还是好忧伤。

话说大公主今天一早起来才被贴身宫女告知昨天嫁妆二公主多了一样,姑爷挺不高兴的,还有一件事,姑爷的双胞胎弟弟娶的是她的外家表妹陈氏,八十抬嫁妆抬进来,拜完堂又进了二十一抬,总共比公主还多两抬。

大公主心里像泡了多天的酸菜,又酸又涩。

给公婆敬茶时,她的表妹陈氏已经在了,把婆婆哄的笑的看不见眼,看到她还故作亲热:“这不是表姐公主?哦,得改叫大嫂了,大嫂可是万金之躯,今日起的可早了,没关系没关系,今天得敬新媳妇茶,刚刚我还和娘说大嫂以后就不必早起了,请安什么有我就行了。”

大公主自小虽在深宫长大,可是自从父王贬了母亲她们,就是嬷嬷教养父王监督长大的,父王是个不受人摆布的,宫里争宠什么的十几年没见过,便是有腌臜事父王也是不会让她们接触到的,所以宫斗宅斗什么的怕是几个公主谁都不会。

可这也不代表有智商的大公主就听不出挑拨。

“弟妹言重了,既然本公主拒绝了父王的公主府,便是愿意与夫君一同孝敬公婆的,今日起晚是本公主疏忽,明日便不会了。”

侍郎夫人一听也是啊,人家公主可是有公主府的,完全可以把自家儿子带出去,自己当大王,哪里需要在她面前立规矩。

吏部侍郎也一脸喜气:“公主仁慈,能喝到公主的茶水,可是臣等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陈氏一脸愤恨。

敬完茶,陈氏又说:“听说皇家嫁妆丰厚,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大嫂能不能让我们见识见识?”

二公子拉了陈氏一把,侍郎大人脸色也不好了。

陈氏又说:“哎哟,爹娘,媳妇这不是听说昨天一同出嫁的二公主可是有个价值连城的宝石笛子,这一根笛子怕就抵得上媳妇的全部嫁妆了。”

这事侍郎也是憋屈,同样的公主,怎么嫁妆差了一大截,大公子脸色也有点不好,昨天兵部侍郎的公子与他一同娶亲可是暗地里朝他暧昧地笑了好几次。

大公主能猜到那个笛子是傻宝送的,心里恨起傻宝,怎么能这么打人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