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关于嫁妆3/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氏看大公主脸色不好,就笑脸如花:“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嫁妆也没什么不好让人知道的,爹娘,媳妇为了表示归家的忠心,今天愿意把自己的嫁妆让大家看看,绝不藏私。”

侍郎夫人不说话,侍郎大人不好呵斥新媳妇,便由得她把一百零一抬嫁妆摆出来,摆了满满一院子,从大门口一直摆到了堂屋里,院子里人都不大好落脚了。

侍郎夫人很惊讶:“陈大人家果然是百年大家世族,这嫁妆怕是比公主还…”

侍郎大人一声咳嗽打断夫人的话:“好了好了,看过了就收起来吧。”

“哎,都收起来,等下看看我们公主大嫂的,虽说按大贺宫制只有九十九抬,陛下娘娘们肯定还有添妆,东西也必是上上品的,大嫂可要不舍得给咱们开开眼啊。”

大公主很无助,她看过嫁妆,都是普通的宫里衣物玉器古玩,虽说还是比宫外东西强得多,可比之这一地明显比着比御制更高一层次备下的嫁妆还是有些不足,但光是父王私下给的就比那些华而不实的精贵了许多,莫不是真的要把自己体己的东西拿出去凑数撑个脸面?

到底是公主,就是内心再孤立无援,面上还是不显山不露水:“侍郎大人,侍郎夫人可要真看本公主嫁妆?”是公主而不再是媳妇,称呼也不再是公公婆婆,而是侍郎大人与侍郎夫人。

侍郎大人一个激灵,还没开口,陈氏笑起来:“大嫂怎么这么说话,不就是点嫁妆么,有什么的,你堂堂大贺公主还怕有人贪了去?”

侍郎夫人脸色有难看了。

大公主根本不会宫斗宅斗什么的,就算知道陈氏在挑拨逼迫也一时没办法化解。

大公子心底猜到一些公主平静脸色下的愤怒与无奈,又到底怜惜新妻,就说:“本就没有晒嫁妆一说,要看嫁妆,嫁妆单子上不都有,难道宫中御制东西还比不得外面的?爹,时间不早了,陛下隆恩免了爹爹今日早朝,吏部那边也还是要去的。”

侍郎大人直说是是是,就起来要走,他心里头明白要是今天这事传出去,不说这故意为难公主的事让疼闺女出了名的承业帝晓得会不会发怒,光是二儿媳妇这有些逾制的嫁妆就得被御史台的人参上许多本,赶紧让吩咐下人今天的事不许传出去。

侍郎夫人也跟着起来,不知有意无意地把桌子上的水杯弄得声声响。

大公主已经在考虑要不要回头还是跟父王要个宅子自己当大爷。

侍郎大人还没到大门口,错错领着傻宝新得的三个侍卫大小了风风火火地赶来了,莫名其妙地看了看摆了一地的嫁妆箱子,绕过去跑到大公主面前。

“禀大公主,我们公主让奴婢十万火急地把礼物送来,昨天我们公主睡过头才没来得及添妆,今早已被娴妃娘娘骂过了,还请大公主见谅则个。”错错倒豆子似的噼里啪啦一通。

后面大小了三人看了看周边明显不是皇宫里的,却还比皇宫东西看起来豪华的嫁妆箱子,互相看了一眼,二话不说,侍卫大抱着古琴,侍卫小一把掀开盖着的红绒布,阳光一照,顿时满场的人都眼都睁不开了,古琴什么价值暂且不算,光是上面的上百颗一模一样的白珍珠说是价值连城也绝不是吹的,地上那么多箱子加起来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一半珍珠的价值,这么一比那满地箱笼真是,弱爆了。

大小了心里冷哼,跟皇族比有钱,脑子进水了?跟皇族第二有钱的六公主比,这不是找虐么?

大公主傻了一会儿,就回过神,这确实是那个傻宝能干出的事,心里突然涌起了叫做感动的东西,对着那个从来不放眼里的傻宝第一次有了叫做感动的东西。

大公主拉起错错,瞧了一眼都傻掉的众人,特温柔可亲地说:“没事没事,回去告诉妹妹,姐妹间这都不叫事,这琴虽然还是被她弄得俗了点,本公主还是喜欢的。”

错错立马又说:“多谢大公主不怪罪,我们公主还拿了半袋子石头赔罪,请您务必收下。”

侍卫了直接拿过旁边一个果盘,倒了里面的瓜子,将手里一直提着的黑袋子往盘子里一倒,“哗啦啦”的倒出来半袋子水晶,原石,五颜六色的彩石什么的。

侍郎夫人口都合不拢了,大公主其实早就见惯这些,傻宝这些年可没少拿出来玩,便对错错说:“这不是妹妹喜欢玩的吗?都说了不怪罪,这些石头还是拿回去吧,本公主平日里也不怎么用这些,放着也是放着,还是拿回去给她再做件衣服也是好的。”

这么多宝石就是拿着玩的?拿来做衣服的?这皇家到底是多有钱多腐败?

错错直摇头:“要是奴婢拿回去肯定被公主骂死的,大公主您就留着吧,没事放那看看也是好的,毕竟挺多颜色呢,敲碎了点缀在在帐子上窗户上,太阳一照亮闪闪的多好看,我们公主吩咐的事奴婢做完了,奴婢告退。”

错错给新驸马行个礼也没理其他人就转身走了,侍卫大十分嫌弃地将桌上摆着的装了一套金灿灿头面的嫁妆盒子扫到地上,然后将闪闪发光的古琴放下,对大公主和驸马行了个礼,又面无表情地扫了扫一院子东西,不吭声地深沉地追着错错他们去了。

侍郎已经一脑门冷汗,刚刚最后走的那个侍卫有意无意看了自己一眼,不知道会不会一回去就告状,那自己这官也该做到头了。

其实侍卫大是想表达,因为大公主咱才愿意踏进你家,你不过一个小小侍郎,要不是几位尚书基本都被陛下换成自己人,皇子们又没能耐撬动,你当公主们会低嫁到你们家?你们哪来的脸还给摆这么一堆破烂给人看?咱们公主随便一件衣服一双鞋都得亮瞎你们的狗眼,简直不知所谓。

这一出,搞得侍郎府一众人都心肝颤不停,这才是真正的皇家尊贵啊,你看看,那宫里出来的侍卫都那么高冷,别说没给下人一个眼神,除了公主驸马,他们连老爷夫人都不放在眼里。

侍郎夫人回过神看看一边的琴又看看一盘子的宝石,感叹:“皇家就是皇家,根本不是旁的人能比得的。”

大公子终于感觉心里一口郁气出了,看着大公主的眼神温柔地要滴水了,大公主回视他一笑,大公主本就是个大美人,这般舒心又高贵的一笑让大公子不觉着迷似的发起呆。

大公主感觉脸皮有点烫,转身让人把古琴收起来,又跟几乎把眼珠子黏到盘子上的侍郎夫人说:“婆婆喜欢这些石头?”

侍郎大人拉了夫人一把,侍郎夫人讪笑:“我就看看,看看。”

大公主微笑说:“婆婆喜欢就挑些吧,剩下的便让人坠到帐子窗户上,本公主在宫里也惯喜欢看太阳照在这些东西上的,亮闪闪的是挺好看。哦,弟妹也挑些吧,当是嫂子给的见面礼了,也当赔了这套头面,都是一家人,不用客气。”大公主指了指地上被摔得掉了金花瓣的头面。

陈氏扭曲了脸也不说一声就跑出去了,二公子连忙说声抱歉追了出去。

侍郎夫人有点不高兴,一边挑东西,一边说:“一股子小家气,还想和公主争。”

之后剩下的珠宝,大公主真的做了帐子还给侍郎夫人送去一个,侍郎夫人高兴极了一个劲夸:“到底是皇家公主,大气尊贵极了。”

大公主的婆家生活算是愉快开始了。

------题外话------

大家有空可以看看我以前的一篇文《我们的傲娇故事》,想了解那种自白式写法大家喜不喜欢,欢迎评论讨论,给我建议。

还有谢谢大家的支持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