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娴妃的添妆/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公主二公主正商量着再给三公主添上一些古董摆件,凑足八十八个箱子,三公主心里又是感动又是酸涩,其实很小的时候她们几个关系并不是多好,明里暗里都在互相攀比,可是如今,自己的母亲不来添妆,倒是这两个姐姐来了。

这时宫女来说:“禀公主,娴妃派人添嫁妆来了。”

宫里公主出嫁本来该后宫最大的娴妃管的,但她向来都交给以前伺候过太后的老麽麽按规矩办的,她自己不怎么管,美人们份位低也管不得这些事。大公主二公主备嫁时,娴妃也只是按照宫里规矩象征性地添了几样,让宫人们随着宫制嫁妆一块过来,并没有特地送一回。

而且就在大公主二公主备嫁时,几个公主突然意识到她们的母亲就算有东西也得留着给儿子以后打点用的,她们只是皇兄争储的棋子。而在父王这些年强势打压下,母亲的母族这些年得不到什么发展的机会,皇子们也不能和外家常来往,所以公主们就明白不能指望什么母亲皇兄了,除了她们嫁人能给自家兄长挣点支持者能让她们母亲上心外,其他的什么也不重要,她们真正能依靠的只有父王,即使以后她们的兄长取代了父王,她们这些公主也是得不到如今父王所给的荣耀。

如今娴妃突然要添妆,倒是奇怪了,三公主赶紧让宫女带人进来,容嬷嬷领着七八个捧着东西的宫女进来,对着几个公主行了礼。

三公主打开那四套头面一看,不仅是今年坊间最流行的款式,更是用上好金玉打造的,一套赤金一套碧玉一套朴素一套繁复张扬。

除了头面还有两盒子精巧古玩一盒子字画,更有一盒子的金票银票。

“娘娘不是向来不私下添妆么?”三公主内心很汹涌,大公主二公主出嫁都没有这些。

容嬷嬷将东西都给了三公主殿里的人,回禀说:“娴妃娘娘说,今年打仗,三公主出嫁委屈了点,按着祖制,嫁妆就比去年大公主二公主少了一半,不过这仗大贺肯定会胜的,这几套头面娘娘说了,不必往嫁妆单子上记,三公主自己带上就好,新嫁娘多点东西也会让婆家高看一眼,月美人那娘娘也会想办法再让给公主添点,陛下过不久也是必定会派人私下悄悄给公主添点东西,怎么也会跟大公主二公主差不离的,三公主放宽心什么也不用想,好生养着当新娘子就行了。”

三公主眼泪“啪”地掉了下来:“娘娘她,怎么会,”

容嬷嬷刻板的面容也柔化了些,上前握住三公主的手:“老奴托个大,仗着以前在太后身边伺候过,跟公主说句心里话,娴妃娘娘是个心善的,陛下也是爱护各位公主的,虽说偏爱了六公主,对皇子们严厉,但对几位公主都还是疼爱的,大公主二公主出嫁陛下不也拿了体己添了?都一样的,说句大逆不道的,也就是几位公主的母亲看不明白,总是存着陛下不喜的心思,可就是这陛下也没有淡了公主们,六公主进学陛下指导,衣食住行陛下也一一经手,可是又哪回没有接受几位公主的请安,不是月末就来考察课业?哪个节日哪个年头的东西不是和六公主一样的,不多一分也必定不少一分,挑驸马也是一直犹豫不决,巴巴地把几位公主都留到这么大了,不就是舍不得吗?老奴活了这么久,也是伺候了三朝君王,能像咱们陛下这样的,少啊,公主可千万不要因为嫁妆的事埋怨什么,陛下不会亏待任何一位公主的。”

大公主二公主也红了眼,还记得大婚前一晚,父王亲自来看她们,说着一般父亲嘱咐的话,临走又悄悄让徐公公添了东西,还说不用记在嫁妆单子上。成婚后才知道,父王在大婚前一日又将驸马喊去单独谈话了大半天,一一叮嘱了自己的喜好脾性,也警告了不得让自己受委屈,不然后果承担不起。

三公主哭着直点头:“嬷嬷,明白的,都明白的,请您回去跟娘娘说一声,这份情本公主承了,也早为当年七公主的事后悔了,改明儿一定亲自前去赔罪。”

“哎,公主明白就好,不枉老奴说了那么多大逆不道的话。”

老嬷嬷走后,二公主扶着三公主坐下,四公主倒杯水给三公主,五公主也强笑起来:“三姐姐快别哭了,你看嫁妆也都齐备了,你等着当漂亮的新娘子。”

几位公主心里都清楚,今日娴妃肯添妆都是因为她们几个对傻宝好了那么一回。

四公主也说:“是啊,本来我还担心最迟明年我也要出嫁,这仗也不知明年能不能打完,几位姐姐的母亲多多少少还会管点事,可我的母亲,自从四哥哥惹恼了父王被差去做文章,我母亲便是什么都丢开手了,我时常几月都看不到她,不过这下我也不用担心嫁妆的事了,娘娘和父王会帮我准备好的。”

大公主幽幽说:“一直都听人说,娘娘傻才生了傻宝那样的傻子,我母亲总说娘娘是心机太深,如今看来,娘娘是真正大智若愚的,就是傻宝,也是真的傻人有傻福的。说来不怕你们笑,我婆家你们都知道,我夫君是双生子,小叔子和我们一天娶亲,娶的竟然是我外家表妹陈氏,当初要不是傻宝傻傻的送那些东西,我如今哪能在婆家过的这么舒心,我那表妹如今可是处处矮我一头,婆婆对我也是礼让有加的。”

“是啊。”二公主也说,“虽然从小到大都看不惯她的暴发户行为,可不得不说她的暴发户行为有时候真的比别的更能让人底气足,她送我的那个笛子,也被她乱七八糟的镶了一堆五颜六色的石头,把端还坠了鸡蛋大的东珠,当时我还嫌弃这个笛子根本不能用,可到了婆家,那些人看到笛子就迈不动脚了,我夫君是个极爱宝石的,之前还特地纳了个珠宝店的女儿为妾,虽然后来为了尚公主把那个妾退回去了,心底怕还是有不甘,不过成亲那日竟是欢天喜地,后来那个妾暗地里送信进来,他也拆都不拆地接给我处理,只求得我那宝石棍子给他多看半天,算来也亏得傻宝,我才能这么快地站稳婆家。”

二公主还没说完,那边宫女说六公主的婢女来了。

错错抱了一盒子傻宝的石头来说:“禀各位公主,这是我家公主最喜爱的一盒子石头,说让三公主挑喜欢的。”

打开一看,几个公主倒吸口凉气,原来她真没说谎,她们怎么没想到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句话呢?

三公主挑了两块颜色润泽的玉就作罢,错错急了:“我们公主说了,三公主得挑一半才行。”

三公主内心泪了,你要不要这么有钱得拉仇恨?

“你还是挑吧。”大公主笑着说,“我们成亲她也是送了至少半盒子石头的。”

三公主只能又挑了几颗玉珠子就怎么也不肯挑了,错错只好抱回去。

没一会儿,错错又来了,直接把一个布袋子放桌子上就跑了,三公主打开一看都是各种珠子玉佩,当场无语地哭了。

晚上徐公公真的悄悄来找三公主,拿了一沓庄子铺子的地契说是陛下不让记到嫁妆单子上,也不必让婆家知道的。过些日子陛下还会亲自来看一下嫁妆。

这些本都该是母亲做的事,承业帝作为一个父亲一个皇帝都给包揽了。

三公主等徐公公走后就哭了,哭了足足半夜。

------题外话------

三公主出嫁后,男主就要出来刷存在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