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和亲4/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

接风宴设在大贺王宫最大最豪华最天下闻名的宫殿,纯瑶殿。纯瑶殿据说就是大贺百多年前那位传奇色彩十分浓烈,被后妃捅过一刀的奇葩闲谟帝给建的,构思造型十分奇特,虽然在当时劳民伤财,但不可否认,这座宫殿已经成了大贺标志之一,也是当时乃至如今的建筑水平的最高体现。走到门口就能一眼看穿整个宫殿,往上抬头一看怎么都得有六七丈高,往里一看,两人合抱的通顶柱也就四根支在四个方位,都是上好的金丝楠木,上面油绘着纷繁的祥云图案,除此以外也没有旁的支撑了,大殿都没有墙壁,而是透明的琉璃隔断,四面八方看去竟然是四季的景,进入纯瑶殿也分为四条路径,轮到哪季就开哪一面的琉璃房,来人也只能步行从那一季景色里不足两米宽的小道进入纯瑶殿,其它三面都会封闭。

纯瑶殿的东面有永远开不败的桃花林,被封在琉璃隔断房里,如梦如幻,南面有一望无边的接天莲叶,此时就开在路过人的脚下,好些荷叶荷花都爬到了路上,来往的人好似人在荷上走,西面是开的如火如荼的枫叶林,望过去连人的心神都能被吸进去和那枫叶一块烧着似的,北面则是堆得半人高的皑皑白雪冰块,黄色,红色,墨色的梅花开了一树又一树,说是宫殿,置身其间,更像是坐到了真正的瑶池里。

这样的大殿其实更适合用来静静欣赏,但承业帝一直坚定的认为这样的宫殿更适合用来炫耀,镇住所有非大贺的牛鬼蛇神。

此时大殿里满满当当的,来来往往的宫娥,进退有度的太监,桌子从主位台阶一直摆到门口,菜肴也是精致的让人舍不得下口,前来参宴的人也陆续进来,不一会儿就是人声鼎沸。

“各国贵使到——”随着传令员的叫喝,延国大辕西罗这三国来求亲的有志青年分别带着自家外交官进来,都是差不多身份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朝气蓬勃,鲜衣怒马,尊贵无比,春风得意,一下子把殿里那群早就侯着的大贺高官们比了下去。

显然再尊贵的外国来宾,也被这传闻里犹胜瑶池仙境的纯瑶殿给镇住了,矜持着矜持着还是痴痴看了四周好一会儿。

大贺高官们十分淡然十分主人家地请人坐下,开怀畅谈,说说这琉璃房怎么造的,看着都一样,实则四个琉璃房用的材料,建造地基都是十分讲究的。

你问什么讲究,大臣们就会笑而不语,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不可说不可说,此乃国之机密。

其实真相就是,他们也不知道什么讲究,天知道那个有鬼才雄主之称的闲谟帝怎么想出来的,据说当年建造宫殿只是为了延国皇帝一句“固穷,难养儿”的戏语,他就把国库里所有钱都拿出来建了这个宫殿,建到后期资金不够,又去把大贺周围两个小国吞并了,拿了战利品继续造。至于这个宫殿的结构图关键技术又因为某些原因被那位奇葩皇帝给一把火烧了,有野史说,闲谟帝是怕别人建出一样的宫殿,他就不是独一份,就不能在他皇后那里加分了。

其他人最多也就多瞧几眼,多啧啧称赞几回,但苏倾钰不是。

苏倾钰挪到角落里,四处瞧瞧没人注意,抠了抠琉璃墙,想把墙里那个成年男人拳头大的粉粉嫩嫩的桃子抠出来,结果是真没办法抠出来,看着透明的墙壁实则不下一指厚,苏倾钰咽咽口水,觉得能看到却吃不到十分残忍,然后又觉得大贺皇帝好幸福,别说夏天,就是秋天都有桃子吃,冬天估计也能吃上鲜嫩的藕片,想想都觉得妒忌。

仔细看会发现来使都是精心装扮过的,延国盛行冕旒,那皇子世子都用最上好的丝绸做了冕旒并精心绣上滚边图案,神气十足。大辕和大贺一样喜爱高饰,便是将头发全部梳起在头顶抓成圆髻,圆髻上面喜爱冠上装饰,大辕由以水晶为贵,上次那个哈伦王爷就炫耀他滚了一道水晶的发冠,这次大辕的两个求亲人也同样带着水晶发冠,还是全水晶的,为了更好地彰显地位。西罗大约是舍不得用发冠的,衣饰也是不如其他两国华丽,但他们因为人少,成年男子都有三到五年的兵役制,不论地位身份,所以他们一旦正襟危坐气势就比别人强上几分,当然那个草包例外,他总是懒懒的看起来没力气。

还有别以为你想偷桃子的行为没人知道,只是不点破罢了,毕竟想偷桃的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就是丞相太师,也是默默肖想过的。

得知傻宝选了西罗,丞相和太师便一直全程关注西罗的几个人,突然发现除去那个爱给顶髻系各式各样发带的苏南侯世子,其他两个还是能看的,长得不是在场最好看也是前几名好看的,举手投足也是有礼有节,说话不急不缓,拿捏得当。这还差不多,还值得给傻宝挑挑拣拣,然后再让他们以这几个人为例给傻宝普及一下看人的技巧,以后方便傻宝找个最完美的驸马。

随着一声“陛下娘娘公主们到——”,众人都起身行礼,大贺的都跪下了,别国的都弯腰行半礼。

行礼时求亲的人就已经偷偷瞄公主,结果发现一个比一个漂亮,纵使见过很多美人的苏南侯世子也不得不感叹大贺的公主名不虚传,当得仙女二字。

不过这还是跟他没关系,自小就被自家父亲嫌弃,长大又被所有正经姑娘嫌弃,他早已经习惯了好人家的美人与自己无缘。

算算这回来大贺能看到这么些美人也是个大好事了。

四公主一身粉色宫装,头上梳着飞仙髻,明眸皓齿,顾盼神飞。五公主梳了坠马髻,头发蓬松附在一边,一身浅蓝宫装显得小巧温婉,当然她的眼神冷艳无比,绝不会让你真有好欺负的感觉。傻宝嘛,老样子,梳了垂鬟分肖髻,带了满头珠翠,一身坠满各种宝石的淡黄色宫装,一双绣了水晶珍珠的同色鞋子,明亮的大眼里总是藏着小喜悦,如此暴发户却一点都没有掩盖掉她作为公主的高贵,似乎她天生就是这样的珠光宝气,那些珠宝与她浑然一体。

只是几国来使看到这样把价值连城的东西当装饰后不淡定了。以后谁再说大贺没有钱他们跟谁急。

------题外话------

pk期间,双更!双更!双更!

求收藏求评论~\(≧▽≦)/~

【相亲进行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