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失去的记忆1/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傻宝坑了的娴妃娘娘那一整晚都没能出地道,陪着承业帝差不多把整条地道都给滚了一遍,最后直接昏死过去,临死过去之前她还在心里诅咒,傻宝,你个坑娘的,你也会有被你相公折腾得晕过去的那一天。

承业帝抱着昏死过去的娴妃爬出来时不小心绊了一脚,一头撞在掀起的床角,晕乎了半天到底陪着娴妃一起躺地上了。

第二天大清早,守在冷宫门外的徐公公忍不住上前敲门时,承业帝迷迷糊糊醒过来,半睡半醒间又看到了那年他登基选秀时的情形,潜意识在疑惑为什么要看到这样的过往,然后发现这段过往里冒出了一个记忆里不曾有过的红衣女子。

这个红衣女子长的古灵精怪,面容看不大清,但看着优美灵活的身姿就知道想丑也丑不到哪去。

红衣女子想逃出皇宫,后面有一堆的太监宫女追着,她抱着头矮着身专门从花间低枝里经过,最后又惊动了宫里巡逻侍卫,慌乱间不小心跑到了他的浴池,扎进去就不肯出来,等追兵走了,她才爬上岸,回头上下打量地看他一眼说:“长得不错,可惜是个太监,刚刚谢你了。”

他想问你从哪里看出来我是个太监?

她走后,徐公公过来说那是乾城金家女,又问:“陛下狩猎不是后天才归么?”

他挑眉,怪不得误会自己是太监,感情听说了自己狩猎后天才回,便认为这后宫不会出现男人。

原来这个丫头就是金家送过来的玩物,胆子不小,想趁着自己还没回来就逃跑掉,有意思。

金家是大贺百年前的起家的皇商,一开始说白了就是给当时还很弱小的大贺皇室秘密走私一些东西到别国,比如丝绸火药武器什么的,后来大贺逐渐强大,金家的产业也慢慢遍及天下,产业除了丝绸武器,也涉及江湖杀手楼等等高危重金行业,百年来金家跟大贺皇室关系十分良好,发展十分顺利,说一句富可敌国绝不是假话,天底下有传言只要金家愿意,分分钟能拿钱砸死一个国家,也能分分钟创造出一个国家,本来金家是不掺和皇储问题的,不过在先皇夺皇位时,金家新上任家主脑子被驴踢了,非得要支持跟先王作对的皇子,因为站错队,先王等基后,金家就很尴尬,再然后,金家那个笨蛋家主不死心还支持那个,败在先王手底下,已经被软禁十几年的王爷,最后按了个叛国罪,谋反罪,要抄家,金家提前得了信,开了族会,把家主祭出来,其他人着急慌忙地跑路了,先王杀了那个家主,拿到了金家在大贺的所有产业,很是富裕了一阵,也就没再追究下去,金家虽然元气大伤,但好有一半产业在其他国家,所以很快又东山再起了,只是别国也有老牌皇商,运作没有以前在大贺顺坦,这些年也一直打着跟大贺和好的算盘,毕竟大贺才是老根本,这不,就巴巴送美人过来了?

他直接让人封了金家女为美人,可惜没两天,他还没来得及宠幸她,她就作死地放了把火烧了他勤政殿旁边一座宫殿,他一怒之下就把她扔到冷宫去了。

画面一转,是在贬了红衣女子有一阵子后,有一天他沐浴时无意间又想起那个湿身后前凸后翘的红衣女子,那时玩心还重,就悄悄穿了徐公公衣服,跑去冷宫看看,那时她正掀了床挖地道,才挖十几米,彼时她已经不认识他了,毕竟他们也只是在雾气弥漫的浴池见过一面。

她拿了自己嫁妆,满满一盒子翡翠玉佩,给他让他不要把地道的事说出去,甚至央他帮她一起挖地道。

所以后来他每天除了看折子,上朝,听四大家族轮番唱戏外,多了一件事,去冷宫挖地道。

有时候想,挖地道好啊,她能出去,他也能从地道出去啊,逃离宫中,逃开朝堂一切风起云涌,逃开黎民苍生的重担,逃开国家兴亡的责任。

画面又是一转,地道已经延伸上百米,有一天,红衣女子笑嘻嘻问:“你要和我一起逃出去吗?如果是的话,那我以后嫁给你,也不计较你是太监,行不行,小连子?”

他就看着黑黝黝的地道深处笑,一直笑,承业帝从不知道自己的笑还有那么难看的时候。

笑完后他就走了,想想,他哪里逃的了,他的母后为他做了多少才把他送上那个位子,先皇临终掐着他的手,吐着血,瞪着铜铃眼,说:“孤,把大贺,交给你!你要,好好守着!好好,守着!否则,否则,孤,孤,死,不,瞑,目!”

他一走,不说先王会不会从皇陵里爬出来作妖,就说大贺又要怎么办,那些听话的臣子,无辜的百姓,哪里经得起那四个人的闹腾呢?

他郁闷了很多天,然后有一次和丞相喝高了,就脑子一热跑去找冷宫里的女人,那时他一身龙袍,出现在她面前时,她包着头巾,撸着袖子,手里握着小铲子,眼泪直往下掉。

他也哭,承业帝听不清那画面里的自己说了了什么,只觉得他从小到大,从做皇子到做皇帝都没那么狠狠哭过。

承业帝从画面里看到,在那晚,他在地道里第一次宠幸了那个红衣女子,她除了哭什么也不说。

承业帝看到年轻的自己想让那个红衣女子以后正大光明,心甘情愿地站在他身边,甚至是想给她最高的名分,最好的一切。

可是不现实的,那个女人还是选择待在冷宫,不想去争什么,他累了她就给他松松肩,做点东西吃,不要任何别的,他却越发想给她什么。

知道她和丞相认识是因为,无意间在她的衣柜里看到了一套好几年前的,还是少年时期的白遇穿过的衣服,他自小与白遇一同长大,别人不记得丞相几年前穿过什么,他却记得一清二楚,明显这套男装是给她穿的,明明可以买新的,却偏把自己穿过的给她,还不要回去,白遇的心思,同样作为男人的他哪里不理解。

承业帝透过那个画面,都能够感受到年轻的自己在嫉妒,疯狂的嫉妒,像被一百只老鼠咬着心房,一百只猫一齐挠他。接下来连续折腾了那个女人好几夜,又在朝堂处处找白遇的不如意,直到某天发现她又开始偷偷挖地道他才慌了,抱着她说了多少他以前从未说过的软话情话,哄着她别再想着挖地道,说到最后赌气地让她把那套别的男人的衣服扔了,她才笑出来说他幼稚。

------题外话------

小剧场:

苏倾钰:媳妇,莫阿寒今天不仅没放我也没放你。

傻宝:甲乙丙丁,大小了,上!

作者莫阿寒:求一分钟解释,我是为了让傻宝她母妃的娘家出场,为了二宝的以后,傻宝这么爱妹妹,肯定不生气的。

傻宝:那就算了吧。

苏倾钰:那就,勉强,算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