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五皇子威武/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朝堂上已经躁动不安,不论刮风下午,天崩地裂,都会按时上朝的承业帝今天竟然传旨说早朝推迟半个时辰,难道真的是公主一下子出嫁三个让他太难过了。

半个时辰后,在众人瞩目中,梳起高饰,一身墨青色皇子装束,眉锋上斜,目光沉静的五皇子随着承业帝走进来,两人站在一起,如出一辙的冷漠威严让人一眼就看出了少年的身份,他的后面有丞相太师元帅恭敬跟着。

朝堂上领头的几个老家伙一下子白了脸,三个才“大病初愈”的皇子慌得退了半步。

承业帝坐下后,徐公公宣旨,为七公主郝连宝殊正名后,又为娴妃正名,从此娴妃不再是金家女,而是覃家唯一的小姐,当朝太师的亲妹妹。

陈大人燕大人岳大人死死盯着五皇子,恨不得立刻弄死他。

五皇子抬眸,冷冷看回去,常年习武,内力醇厚,气势自然锐不可当,生生将三位大人一一看到低头再不敢抬起,随后又一一看过其他或好奇或想提异议或想欢呼的人,众人心惊,五皇子的威压竟是与陛下别无二致。

承业帝一直闭目养神,等徐公公旨都宣完了,才睁开眼,想着今天下面要有人敢吵吵就直接掐死,结果一看下面全都是低着头一副“你最大你说什么是什么”的样子,心里“哎?”了一会儿,今天他还没说话呢,也没和谁有过目光交流啊。

然后发现就几个皇儿愣愣在那,愤恨地看着站在他身边的人。

承业帝转头,哎呀,儿子,你才第一次见人家就把人家吓成这样真的好么?

随即又是不愧是我儿子的自豪感冉冉升起。

承业帝开口,威严不容置疑:“五皇子请愿与元帅一同去海滨,立志保家卫国,孤心甚慰,其母贤惠,孤决定晋其母位为皇贵妃,礼部便去筹备典礼吧,还在对战期间,皇贵妃典礼从简便可。”

礼部尚书史大人一脸喜气地说:“喏”

下了朝,五皇子就换了件骑马劲装,拿着一个装了兵书和衣服的包袱在还没睡醒的娴妃门口磕了个头,起身就上马走了。

不是他不跟母妃商量,也不是他一时少年意气,只是不想再让他柔弱的母亲费劲心力庇护他,不想再看到父王对着皇子时无力失望的眼神,不想再发生因为战争而需要他的姐姐们远嫁和亲这样的事。

诚然,他是个少年,也有少年人的雄心壮志,从小被伪装成女孩的憋屈,从小只能被傻傻的姐姐保护的不甘,越长大越开始承受不了那样的压制。说到底都是因为从小被傻姐姐无意识灌输了太多文武兵法,不可避免的悄悄有了雄心,想要征服天下,至少打得别人再不敢挑衅大贺的雄心。

所以他自愿走上了父王为他铺下的路,不管前面有多凶险,多少明枪暗箭,他都想要搏一搏。

娴妃醒过来的时候,承业帝在一边看书,面容是多年不见的放松。

“陛下?”

“还是叫小连子吧。”当年他想告诉她名字,可没说完她就打断说“郝连?这个名字挺奇怪,我就叫你小连子好了。”

娴妃一愣:“你记起来了?”

承业帝点头,过来让她靠着他:“二宝已经是五皇子,跟着元帅去海滨了,不要急,听我说,我不是十年前的我了,即使朝里那三个老家伙还没除了,但也快了,再说,丞相太师元帅三位的份量还比不得他们吗?他们三个老家伙分别支持三位皇子,丞相这边三个合起伙来支持二宝,你还有什么可怕的?况且,太师说,你母亲也是他母亲。”

娴妃被震傻了,从听他说“我”这个字开始就哭起来,一直哭,承业帝就一直哄着:“委屈你了,都是我不好,以后不再委屈你,不再委屈我们的孩子了。”

娴妃当天就在承业帝陪伴下跑到太师府去认亲了,娴妃抱着玉佩嚎啕大哭:“你知不知道母亲跟我说过多少次,我有个哥哥,聪明伶俐,粉雕玉琢的哥哥,让我长大一定要找到的,让我能够真正依靠的哥哥,可我一出嫁她就自杀了,她活着那么多年,忍受着各种阴谋诡计,还给人家生儿子就是为了我,都是为了我啊。”

覃落含泪抱住娴妃:“妹妹不哭,哥哥都知道了都知道的,你放心,很快金家就会落在咱们弟弟手里,到时候谁欺负过你们,咱们一个个慢慢收拾,一个都不放过。”

钱小楼陪着一起哭:“娘娘你好可怜,小姑啊,你哥就不是人。”

所以么,这么忧伤的气氛被钱小楼一句话愣是给盖了,娴妃忍不住又笑出来。

覃落脸黑成锅底。

话说二宝去军营,还没出了皇城就有黑衣人来袭,真的是够了,你敢不敢再等会?

二宝不慌不忙地拿出傻宝给他玩的弓箭,十发连射,箭无虚发,好家伙,黑衣人一共只来了七八个,浓眉大眼还带着婴儿肥的五皇子就动用了一次弓箭,不仅把那些黑衣人射下来了,还顺带射了两只路过的大雁。

元帅刚拔出刀来还没动手,发现那边人已经都完了,五皇子已经继续拍马赶路,看都不看那些人一眼。

跟着元帅的家将满眼冒星:“五皇子威武!”

稍晚,徐公公把这事告诉承业帝,承业帝展眉一笑:“有乃父之风。”然后又说,“这事就不必让皇贵妃知道了。”

徐公公笑眯眯地:“喏。”

------题外话------

好的吧,大贺篇今天正式完结,明天开启西罗篇,傻宝要出来咯\(^o^)/YES!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