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和亲路上2/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傻宝被慢慢走着的马颠簸得又想睡了,就彻底放松自己靠在后面比父王还要宽阔的胸膛,苏倾钰也不叫她,低头看她闭上眼,长长的睫毛到底染上了清晨的水汽,嫩嫩的苹果脸颊好想去咬一口,苏倾钰荡漾了,这么个美人归自个了,他苏倾钰竟然有媳妇了,还是个娇娇软软貌美如花的小姑娘,这下坐看那些老说他只配寡妇花娘的混账们怎么打脸,看家里那个老头子还怎么好意思再说自己不务正业连个媳妇都讨不上。

怕傻宝睡着会坐不稳掉下去就一手拿缰绳,苏倾钰特地腾出一只手打算拦着她的腰,结果只碰到一团软绵绵,触手如若无物,带着一丝清凉。

这是,碰到哪了?从傻宝掀起帘子就表现得老实巴交模样的苏倾钰,只感觉脊椎骨一阵激灵,从尾骨窜到天灵盖,整个身子都麻了,脸上热气腾腾,吓得赶紧收手,然后特意看好了公主的腰再放上去。

结果还是软软一团,苏倾钰这才知道,这个金枝玉叶的公主是真的被养的柔若无骨,然后,他就更加心猿意马了。

这就要是自己的妻子了啊,什么是软香温玉,温柔乡?这就是啊,怎么办,他好想立刻回到西罗,立刻拜堂,立刻洞房,不行不行,这样是会吓到小姑娘的。可是还是很想啊。

苏倾钰突然很纠结,很纠结啊。

掐着时间,苏倾钰又叫醒傻宝:“公主,醒醒,该进去了,不然嬷嬷她们又要说你了。”

傻宝还是很对嬷嬷有阴影,当年学宫礼还是很痛苦的。

傻宝又从车窗爬回去,苏倾钰给她放下帘子时做个“嘘”保密的手势,傻宝也学他把手指放在嘴上做个安静动作,然后用口型问:“明天早上我还跟你骑马行不行?”

苏倾钰被她动作萌化了,点头,无声的说:“好的,明早她们一出去我就叫你。”

傻宝竟然也看懂了,在身后捞来一块茯苓糕给他,苏倾钰接过来就把帘子都放下,然后骑着马吃着糕点,真甜呐,大贺的吃食比西罗好太多了,人,也美好太多。

第二天大早,苏倾钰就高冷地指派纨绔带金嬷嬷她们到附近最好的酒楼吃顿好点的早饭,再添些衣服首饰。

金嬷嬷等人想着这不合规矩啊,不过这是驸马头一回开口也不能拒绝啊,算算公主还得睡上大半个时辰,她们也确实要去吃饭,来回赶着些也不会耽误什么,不如给驸马卖个好。

至于公主的安全问题,呵呵,他们从来不用担心,别说侍卫队还在,大贺送亲都是御林军开道,要一直送到西罗边境的,就算这些保护的人都不在,她们也只需要担心那些意图不轨的人的安全,六公主的厉害她们已经领教过太多回了。

等人一走,苏倾钰就傻宝爬出来,苏倾钰赶紧把自己今天特地穿的,无束带的厚实锦袍拉开,把她裹进来,怕清晨寒气伤了她。

傻宝又靠着他睡了会儿,呼吸了早上最清新的空气。

苏倾钰却发现了这个媳妇体温很奇特,清晨还很凉时,她是热乎乎的,可太阳开始升的时候,她的体温反而慢慢降下去了。苏倾钰心头一动,之前并没有听说什么六公主体质奇特的话,但这些天也确实除了金嬷嬷乳娘以及小丫头错错,旁人很难贴身伺候,怕是这事也是特意被瞒着的。

苏倾钰满心复杂,自己到底走了多大运,得了这样一个宝,承业帝怎么就甘心把这样的宝交给了自己?

承业帝想哭,要不是傻宝当着四国人的面喊着要嫁你,娴妃也说就定你,旁人都不要,你当孤看得上你?

如此一连十来天,然后这天有意外了,傻宝靠着苏倾钰睡的时候,突然发觉自己身体不对劲,貌似,月事又来了。

傻宝不舒服地挨着苏倾钰蹭,苏倾钰手都没地方放了,呼吸急促起来:“公主,你不舒服吗?”

傻宝皱眉:“唔,好像来月事了,肚子疼,你给我揉揉。”傻宝把他的手放到自己小腹,身体本就亢热的苏倾钰,手掌自然很热,傻宝觉得舒服多了,就又蹭蹭他,“唔,你的手比母妃的舒服多了,相公,你再给我揉会儿。”

苏倾钰只觉得自己摸在一块棉絮上,软软的,一点力都不敢用,手掌不自觉就给她揉起来,神思也不知道跑到哪去了,最后在傻宝一句无辜的“相公,你怎么知道我胸也涨涨的难受?”问话中,猛的清醒过来。

什么时候自己两只手都上去了?

------题外话------

另:推荐二月清风的《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

蔚蓝前世是个狙击手,穿越后成了将门虎女,奈何打眼看去身娇体柔易推倒,如同早春三月绽放的粉桃花。娇娇柔柔很动人;旁人见了至多暗暗呸一声,好个狐狸精转世!可睿王姜衍知道,在蔚蓝粉桃花一般灼灼其华的外表下,住着个真汉子!

睿王姜衍嫡仙之姿,外表俊美如清风朗月,奈何面瘫脸下心中坚冰黑暗难破,擅隐忍擅谋划,一心只想将害他母上和外家的仇人拉下马,典型的芝麻包子加公狐狸结合体,即便势微落魄,身后仍是狂蜂浪蝶烂桃花无数,见过的人无不赞叹一声睿王好丰仪!

国仇家恨,江山更迭,两个有着不同个性和信仰的人缔结连理于困境:当女汉子遇上腹黑男,当粉桃花遇上烂桃花将会谱写出怎样的传奇故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