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新人/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傻宝迷迷糊糊醒来时,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不见了,人也到了床脚,她一直挺喜欢的相公在咬她,很疼,于是就喊起来:“相公欺负人,咬的人疼。”

苏倾钰的酒意被吓跑了五六分,赶紧松口捂住她嘴巴,天知道外面会不会有什么人在听墙角,比如他娘不放心派过来的婆子之类的:“傻宝啊,你母妃没跟你说过洞房这回事?”

“没有,洞房是什么?”傻宝诚实清澈的大眼一看人,就会让人不忍心拒绝她任何事,怀疑她任何话的真实性。

苏倾钰喝了不少酒,头有点晕,但意识还是有一些的,看到小媳妇这个样子,又清醒了好几分,然后就真的下不去手了,憋了好一会儿,突然跳起来,拢拢衣服,爬到床头扒拉开枕头,给她拿了本书:“你看看这个,唔,上面画的就是洞房要做的,嗯,而且就是只能跟相公做的事,旁人都不可以。”苏倾钰很想呐喊,岳父岳母大人,你说你们什么都想到了,为毛就是不教洞房,故意的是不是?是不是?

傻宝看看那本外皮十分精致,避火图三个字特别醒目的书,好奇地打开书,津津有味地读起正儿八经的春宫图。

从头到尾就没见她红过一次脸。

苏倾钰看她这样都不知道该高兴还是不高兴。

苏倾钰不自在地又给光溜溜的小媳妇披了件被自己扒下来的内衫,盯着烛光晏晏里认真看大黄书的美人,心头那火是一阵盖过一阵,背后那汗都给逼出来一层。

苏倾钰赶紧先下床,想着不看美人就会好点了,绕着新房转了一圈,又忍不住想回去,纠结好一会儿,还是拿了两杯酒坐到傻宝旁边看她翻,傻宝不懂的地方给她讲讲,傻宝就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搞得苏倾钰突然也觉得这洞房本身就是件很伟大的事,想想不就是有一种叫做房中术的说法吗?终于翻得差不多了,苏倾钰就说:“既然醒了,就把该做的做完,喝交杯酒吧。”

傻宝接了酒一口下去,咂巴嘴:“二十年的酒了对不对?”

苏倾钰眼睛一亮,亲了她嘴巴一口:“恩,娘子真聪明,那聪明的娘子看懂书了没?”

傻宝点头,扔了书就把苏倾钰扑到床上:“我们洞房吧。”

苏倾钰“哎?”了一声,立马把她翻过来压着:“这样才对。”

傻宝想了想就摊开四肢:“随便随便,我们开始吧。”

苏倾钰笑起来,还真是放得开啊。

——

第二天天没亮外面就敲门让起床,傻宝光着身子缠着苏倾钰动了动,苏倾钰迷迷糊糊地往门口摔了一个玉枕:“滚,再吵爷睡觉弄死你。”然后又抱着怀里的傻宝摸了两下睡着了。

门外的错错急了,嬷嬷昨天都交代今天要起早给公婆敬茶的,虽然凭着大国公主的身份,完全可以不用管,但人家苏南侯府从头到尾都十分敬重你,你也不能太拿乔,而且说到底也不是在大贺了,不过一杯茶的事,给了苏南侯府体面,日后也好舒坦过日子。

金嬷嬷昨天被喝醉的世子嫌规矩太多给派到管嫁妆的院子里去了,乳娘还在厨房做公主和婆家的第一顿饭,重要着呢,只能错错来喊门,可是两个奇葩主子竟然弄到一块儿去了,都有起床气。

好在苏夫人知道儿子的脾气,特地打发人来说一声,认人可以晚点,让他们小两口多歇会。

错错感激死侯爷夫人了。多贴心的娘亲啊。

苏倾钰先醒的,梦里他终于把路上日思夜想了几个月的公主压在了身下,睁开眼她真在他怀里,刹那间有了满足的感觉。

傻宝有被人用亲吻给吵醒了,男人的胡茬隔夜就出,尤其是荷尔蒙过分分泌过剩的时候,扎得人不舒服。

傻宝埋怨地推人:“困死了困死了。”

苏倾钰摸摸这亲亲那,最后还是放过她,想起今天还有敬茶这回事:“傻宝,起来了,该给爹娘敬茶去了。”

傻宝搂着他蹭他脖子:“好相公,再睡一下下嘛。”

苏倾钰就软了:“那就再一下下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