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敬茶/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了大约又是半个时辰,洗漱好了的苏倾钰抱起还不肯醒的傻宝放到浴盆里,自己拿毛巾给她擦身子。

看着她青紫交错的白嫩身子,想着昨晚自己做的事,苏倾钰耳根一直发烫,要说他以前都是理论多实践零会有人信吗?

苏倾钰心里苦啊,自己大好的青年就因为老住在青楼,被那些长舌的人传成浪荡子了,搞得这么多年下来他都自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是个失足青年。其实,要不是他老子除了青楼哪都敢进,都好意思撵着他打,苏倾钰也不会在青楼包房。

好不容易哄着傻宝吃了一碗粥才让她醒过来,然后开始上妆,傻宝一醒过来就像发动的小火车了,母妃说过,给公婆敬茶和给父王母妃请安是一样的道理。

今天她挽起了发,美美地给自己亲手在额头上贴了个桃花状的红宝石钿子,跟她的桃花眼相配合,让人看一眼就能陷了进去,苏倾钰好想就把她放在自己卧室里自己看着,别人都不让,不是他小气,实在是别人的媳妇没他的一半好看,怕被别人看一眼不够还多看两眼,那就太不美丽了。

傻宝臭美地转头给他看桃花钿,苏倾钰说好看,拿过一边的眉笔接替了一个小丫头自己给她描,就化了最普通的月牙儿型,想要借此盖点她的颜色好让别人少瞧两眼。

轮到选衣服,苏倾钰想想今天也不出门就不拘着她,让她喜欢什么穿什么,所以她立马选了一件挂满水红宝石的水红裙子,一件挂了红珍珠的背褂,穿了水红带水晶的鞋,好说歹说才把头上叮咚响的宝石拿下来一半,就这样,一出门太阳一照都看不清她脸了,苏倾钰默默转头捂脸。

却不知道,他自个头上那红色发带多刺眼,腰间新束的红色琉璃玉带又是多么婉转流光。

所以当这对新人跨进堂屋门时,侯府的主子里也就侯爷够淡定,苏夫人被这宝石差点闪瞎眼,一直捂心肝,随即看到傻宝闪着桃花大眼笑嘻嘻地看自己,不自禁也跟着欢喜起来:“来啦?乖宝儿辛苦了,睡饱了没?”

粉红色姨娘站在一边眼睛就离不开那些宝石了,这得有多少,要是自己也有戴起来得多好看呐。

苏普则是看着红光满面的苏倾钰,心下有些翻腾:都是爹的儿子,凭什么苏倾钰什么都不做,却总能得到别人企及不到的,而他怎么努力也都够不着那些。

苏普的媳妇是御史台家的女儿,名字很文气,叫周玉兰,估摸家里是想她如玉如兰,或者像玉兰那样冰清玉洁,但此刻更是红了眼,想起来自己当初进门侯爷夫人都没让敬茶,只能给自己的庶婆婆敬,公公回来虽然生气可到底也没怎么样,可今天同样的媳妇,大清早侯爷和夫人就起来等着敬茶,结果一听说小两口昨晚闹的太晚都不肯起,就直接让人不吵他们,大堂里的这些人就这么等了足足一个时辰,茶都喝了两遭,家里从年头到昨天的琐事都说了一遍,他们才姗姗来迟,侯爷和夫人还这么喜气洋洋的,真的是很打人脸的。

傻宝咚咚地跑过来,像在大贺皇宫一样,直接跪下行个标准宫礼:“给爹爹娘亲请安。”

这一通把侯爷和夫人都吓着了,旁边苏倾钰也跟着跪下:“给爹娘请安。”

“哎哟,哪里用得着这么大礼,乖宝儿啊,你可是公主,娘亲受不起这大礼,起来起来。”苏夫人赶紧去拉傻宝。

傻宝摇头,满头珠玉在响:“母妃说,第一次敬茶要跪着的,这样娘亲就会把我当亲女儿疼。”

苏夫人这心里不知道多受用,儿子你到底怎么把这么好的公主给忽悠家来的?

“哎,娘亲疼你,当亲女儿疼。”

侯爷嘴巴一直合不拢:“好好好,不过公主啊,就今天一回,咱们苏家不兴那跪礼,以后可不能这样了。”

苏倾钰撇撇嘴,臭不要脸的,要不是第一次敬茶,要不是你不要脸地非坐我娘旁边,别说爷媳妇,就是爷都不可能跪你,还不怕闪了舌头地说就今天一回,你还想以后有几回不成?

苏南侯跟儿子斗智斗勇无数回,自然能读懂儿子脸上的嫌弃和不情愿,按捺着按捺着,才没一巴掌呼上去。

------题外话------

每日一乐:

傻宝:相公,那个整天粉红色的老妖精是谁?

苏倾钰:我爹小老婆。

傻宝:不是说小老婆都要美若天仙,一定会比大老婆好看吗?爹爹这个怎么了?

苏倾钰:我爹眼瞎呗。

苏夫人:傻宝看不惯她吗?没事,那就是个贱婢,娘改明就让人打发了。

傻宝:爹爹心疼吗?会跟娘亲闹吗?

苏夫人冷笑:心疼又怎的,你让他有种跟老娘和离啊,呵,凭老娘的花容月貌,再嫁分分钟的事。

苏倾钰不怕事大的笑:就是,小爷分分钟能给自己找一个更年轻更貌美的后爹,稀罕个老男人。

傻宝:爹爹你说呢?

苏南侯一直沉默地擦着手里的宝剑,茫然抬头:嗯?你们在说什么?爹爹忙着呢,先去把昨天拦了你娘上香马车的兔崽子宰了啊。

苏夫人:。人家只是问路,还是个孩子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