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庶出的委屈/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傻宝不高兴地看着要走的苏南侯,觉得公公真为了一个妾不高兴了,委屈地喊:“爹爹。”

苏南侯被女娃娃这软软的一喊,心里就快化了,平生最大遗憾就是大儿子不是个软萌的闺女,而是个怎么能坑老子,怎么能把老子气的跳脚怎么来的熊儿子。

苏南侯赶紧停下来看着水汪汪大眼看着自己的傻宝:“啊?傻宝还有事吗?”

傻宝就说:“爹爹不要生气,有妾其实是不好的,父王说,内宅之斗很是妨碍男人外面的事业,齐家才能平天下。”

苏南侯被儿媳妇教育了,还不能说什么:“哎,爹爹知道了,爹爹没生气,唔,就是该吃早饭了,爹爹先过去。”

苏倾钰拍拍小心肝,伸着脖子看他爹拐出门,看不见背影才神气活现地对着他爹离去方向做了个鬼脸,活该,让你个老男人眼瞎。

看着苏南侯憋屈地走了,苏夫人多年的气都顺了,扫了一眼姨娘:“还愣着干什么,把姨娘带下去,请公主的嬷嬷好好教教,别没得坏了规矩让公主笑话,说大了,让大贺笑话我们西罗妻妾不分,没有规矩。”

姨娘没想到平日里她一哭多少都会说两句的侯爷今天屁都没放一个,呆愣间被人拉走了。

苏倾钰看着自己娘亲扬眉吐气的模样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这么些年,因为苏普得爹的心意,姨娘没少得瑟让娘吃哑巴亏,今天算是借着傻宝出了口恶气。

苏普脸色一直不好,他知道苏夫人不喜欢他不喜欢姨娘,这些年从来不待见,没什么为难也没什么照顾,明明在一个屋檐下就是像两家人。他爹苏南侯虽然很重视他,可是用心是远远不及大哥,大约这就是嫡庶的差距。

只是,这于自己何干,自己又错在哪里,那年大家只知道多了一个自己存在,让出生三年都未见到父亲一面的大哥受尽委屈,却不曾注意到自己在发现爹爹不止一个儿子时,甚至发现自己爹爹口中时常念叨的倾儿并不是姨娘说的马驹名字,而是那个敢狠狠瞪爹爹,敢凶巴巴让爹爹滚开的神气男孩时,看到自己生平第一次见面的祖母对着自己没有欢喜,只有一口心头血喷了爹爹一头一脸时,看到自己母亲当着所有下人面跪下求夫人接纳,宁愿为奴为婢时,比大哥还小十个月的自己又是什么心情,那么小的自己又是不是能承受这么多的事,没有人在乎,即便是姨娘,那时候也只会哭着求自己,喊着自己二公子,让自己再多去讨爹爹欢心,能让她留下,可找到爹爹又能怎么样,不过是对爹爹更疼爱大哥这个事实,有了更深刻的认识罢了,那晚自己又看到了什么?看到的是,平日里对人冷肃严厉,在战场叱咤风云的爹爹只敢在夜里偷偷摸摸跑到大哥房间,抱着熟睡的大哥红着眼睛一遍遍小声喊倾儿。这么多年,千百遍自问过,为什么他苏倾钰可以活得肆意张扬,自己却在终日为了父亲多一点的目光拼尽一切!

得到的答案依然只有一个,自己不是嫡出罢了。

苏普的亲娘是用了见不得人的手段当成了姨娘,侯爷并不喜欢姨娘,而夫人也总是因为这事对侯爷冷嘲热讽,苏普的记忆里,从自己进这个家门开始,他爹苏南侯就干脆常年戍边,在苦寒的边境一待就是几年,极少回来。就算回来了也从不在姨娘这里过夜,哪怕去了夫人房里就是一番吵闹,被攻击得一身一脸的伤,侯爷也宁可回头打大儿子来出在夫人那受的气,却从不愿意接受姨娘的小意奉承,所以他一直很努力,努力每件事都做的比苏倾钰好,让他爹因为他的优秀而看到他,有时候姨娘拿他做筏子让夫人受气他也不阻拦,因为他觉得夫人比姨娘幸福多了,苏倾钰也是,侯爷骂的最多打的最多,相应在侯爷心里也是最重要的,至少比他重要多了,这样,就足够他嫉妒了,一样的爹一样的家庭为什么好的都是苏倾钰的,就算苏倾钰草包出了名,夫人还能把他塞到去大贺的求亲队伍里,大贺美名远扬的公主也会选择小小西罗的草包,而现在公主明显是极其讨厌妾的,也许还讨厌庶出,侯爷刚刚一句话也不敢回嘴,以后他们母子在这个家里还能有一点地位吗?

大概他自己都忘了,当他亲娘选择用见不得人手段当成这个妾的时候就已经不要尊严和人格了,侯爷能把一个庶子带到自己军营帐下教管,希望他能借此挣出条出路,不必像别家庶子以后只能是嫡子的奴才,帮着打理家业或者直接分点少的可怜的东西单出去过,已经是侯爷为他们母子最大的着想了。

------题外话------

【呐,我说了,苏普不是炮灰,他还是后面蛮重要的人物,至于哪里重要,你们可以猜猜看,啊哈哈哈哈哈哈嗝】

还有,大家五一过得怎么样,我五一都双更了,感觉特别充实(>^ω^<)喵

另:推荐文《凤轻狂:冷王来暖床!》月下梓汐

她,隐忍平和;

谁不知镇国公府的小姐是个病秧子!

他,卧薪尝胆;

谁不知战神王爷是个瘸子!

当冰山遭遇雪暴,外人眼里是再般配不过的!

当风华再次乍现,世人又要怎样去评说?

宫汐月淡淡扫了眼前的男人,眉头微皱“那位公主也是不错的…”

男人咬牙“看来你是不想下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