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老来得子/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7小说网 . ,最快更新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最新章节

苏倾钰就拿着赏赐的一百两银子三十两金子,带着自愿调到他队里的郑石任,一起把平日里玩的排的上号的纨绔地痞叫到最大的酒楼吃一顿,感谢大伙捧场给面子,再把三十两金子一百两银子让大家分了,然后说:“平日里大家都是好兄弟,以前是,以后还是,只要不是让我苏某人知法犯法的,有事就说一声。”

大伙拿着金银很高兴,这都是宫里赏下来的,意义不同,觉得这世子是真大方,和往往日里一样大方,可没有因为求了公主就看不起他们这些不同流俗的人。

于是有个衣着鲜艳的人说:“世子言重了,都说了好兄弟,就不用见外,你放心,你巡逻的那两个时辰,谁捣乱就是跟我李家过不去。”这个正好是李章他们家的嫡长子李浩。

“李公子说的不错,谁捣乱也是跟我老何头过不去。”一看就是五大三粗流氓相的中年人啃着金子声音洪大地说。

苏倾钰还要说什么,然后就看到纨绔从门口滚了进来,口齿不清:“世子,公,公主带人来了”

众人一惊,都传说这公主厌恶庶出,痛恨欺压良民的人,他们这一帮可都是能被公主划为要关进大牢的典型,世子莫不是故意把他们聚集起来然后一网打尽吧

想到这众人看苏倾钰的眼神变了,苏倾钰自己心里都摸不到底了。

傻宝带着侍卫大小了和错错进来,苏倾钰跑到她身边,扯出一个笑,有点忐忑地问:“傻宝你怎么来了”

“唔,娘亲说你不在家是来喝酒答谢熟人了,我就想见见他们。”傻宝看看这满满八桌子的人,“相公,这都是你熟人吗”

苏倾钰不明所以地点头,众人也一头雾水,公主来看他们

傻宝很高兴,相公认识这么多人太厉害了:“你们帮助我相公就是好人,我也要谢你们。”

傻宝一拍手,侍卫大和侍卫小放下手里抬的金子,侍卫了一掀盖子,一箱子白花花的银子就摆出来了,刚刚苏倾钰拿的那一百两瞬间都不够看了。

苏倾钰心里哀嚎,公主,这钱你给我好不好,好不好

傻宝让错错点了人头,然后把一箱子白花花银子都给发了:“你们以后要继续帮我相公哦,我相公高兴了我就高兴了。”

拿银子拿到手软的众人都笑眯眯地抢着喊:“包在我身上。”

“公主看得起,什么都不是事。”

傻宝满意了,就又呼啦啦地带人走了,苏倾钰内心一片兵荒马乱,你来就是为了散这一箱银子

“世子和公主真是太客气了。”众人看苏倾钰的眼神又是那么可爱那么可亲。

苏倾钰艰难地笑笑,这几千两说散就散了,这都不算客气,那还要怎么才算客气。

“大家言重言重,这些都是小事小事,还望各位不要声张。”苏倾钰多少还是知道这么多银子随便散了,就为了买个好,还是很打眼的。

其他人也立刻会意,放好银子笑的一脸我懂的表情,苏倾钰一头黑线。

苏倾钰的巡逻生涯算是顺风顺水极了,后来就是把他调到别的街道,他的那些熟人就会提前再跟熟人的熟人打个招呼,再后来,即使那两个时辰苏倾钰不去,郑石任和后来也义无反顾投到人字队里的李章带着人出现,大家都会特别有礼貌,屁大的事也没有发生过,导致跟着苏倾钰的人字队员成了别的队羡慕嫉妒恨的对象。

人字队员日子是很滋润的,苏倾钰对他们挺仁慈,上任时就让他们守一个规矩:一切按规矩办事。大家就把朝廷定下来的律法想办法背了,巡逻时就跟着苏倾钰拿着矛盾,目不斜视,腰肩笔直地巡逻,不巡逻就轮流回家休息,从来不用忧愁要不要去给上司送点东西讨好下啥的,隔三差五苏倾钰还能给钱让他们回家改善伙食。

期间傻宝来过一次,给了半袋子金子说让他们换双鞋,嫌他们走路没型没精神,还把大小了留下监督他们,大家为了那双三两金子一双的鞋每次走路都是脚底生风的,还背着苏倾钰,跟傻宝的侍卫大小了学了大贺皇宫的巡逻队架势,练了两个月下来,走路时已经习惯性地抬头挺胸,一站都可以两个时辰不动一下,走路轻拿轻放寂静无声,面无表情,令行禁止。

两个月后,傻宝又来看了一回,满意了,跟她在大贺皇宫时看到的很像,一高兴每人给发了一个玉扳指,大家都看傻了,苏倾钰老规矩跟大家说了些你懂我懂别人不必懂的话,大家就都懂了,确定了跟着世子有肉吃有银子花。

所以仅仅三个月,人字队的人都是面色红润,精气神充沛,巡逻时个个都像阅兵似的,到后来大马路旁边老有人教育小孩子:“看到没那就是军人,顶天立地的,你要是有一天也能那么走一遭,老娘就不白养你一回。”更是有小孩子在巳时和申时偷偷跟着巡逻队走,装的很威风。渐渐就是大富大贵的人家看到这队巡逻队后,都觉得这没品没阶的巡逻队员也是个值得尊敬的,就是在皇宫他们也没看过这么精神,还很严肃有气势的巡逻队。

傻宝这几个月很忙很忙,因为她的婆婆苏夫人竟然怀孕了,她要哄婆婆。

苏夫人刚晓得这事时,足足有三天不肯出房门,一直说丢死人了。

苏倾钰很崩溃,一直问:“娘,是不是爹又对您用强了”

傻宝很高兴,一直说:“娘亲我要有亲的小叔小姑了对不对”然后她就开始到处收集小孩子的东西,觉得这里的布料不好,就把自己陪嫁箱子打开,拿了天蚕丝织的布给做了好几件小人衣服。

苏夫人正在考虑要不要这个孩子,苏倾钰看到傻宝送来的衣服就破罐破摔地说:“娘,你就生吧,衣服都有了,别担心,我爹要是敢对这个孩子不好,我就不当这世子带你们搬出去,绝不让弟弟妹妹受那等委屈。”

苏夫人就哭了,大儿子受了多少他爹的委屈她都看在眼里,不可否认,她不想要这个孩子也有这个原因。

傻宝也一直跟着着急:“娘亲,娘亲,你把小宝宝生下来,我也给你看着。”

苏夫人搂着小两口哭了一气:“嗯,娘生,有你们这样的哥嫂,是她的福气。”

到了年末,其他队的人想调到人字队,苏倾钰都笑着拒绝了,西罗巡逻队标配一队人就十个,他的队伍已经破例加到十五个了,再多就都不像巡逻队了。

话说苏南侯看着要过年,想着能不能先歇会儿不打仗,大儿子今年成婚第一年,他还想回家吃顿团圆饭,而且想到傻宝软软喊爹爹他就心软了,本来他刚成亲那会儿就跟夫人说,要生个跟夫人一样可爱的软软的女儿,可是后来出了那事,别说生女儿,连碰一下都不成,如今好不容易因为儿子娶了媳妇高兴连带对他态度也好多了,他就更得回去了。

伽泽老早就不想打了,不知道明明国力差不多的西罗这回怎么这么猛,武器翻新不说,连过冬的棉衣都比他们厚,吃的也比他们好。

所以苏南侯高挂免战牌的时候,伽泽狠狠松了口气。

苏南侯带着二儿子一块回去,毕竟二儿子的媳妇还在岳家,不能真不要了吧,让他去登御史家的门他可拉不下老脸,也不乐意,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家嫌弃过老子大儿子,一个个的,老子嫌弃归老子嫌弃,轮得到你们不用你们的猪脑子想想,西罗没老子早三十年前就完蛋了,老子儿子多尊贵的人,皇帝都得睁只眼闭只眼,你们哪来的胆子嘲笑。再说让夫人或者大儿子去说软话做梦吧,还不如老子自个去。姨娘去那就是真别想小儿媳妇回来了,估计门都进不了。想来想去还是二儿子自个去最不失礼也不让其他人为难。

苏南侯是被宗兆帝身边的近侍五五给奉命迎进城的,当他巳时大马金刀地进城,经过顺山街去皇宫时,就看到了远远一队十五人的巡逻队不紧不慢地一路过来,标准的踏步行进,军服整洁,面容严肃,目光沉静,走路竟是脚步声都听不到,路边的人看到他们来就兴奋得看着,不自觉地抬头挺胸。

这,这皇城护卫队竟然比他军营里战场厮杀的将士还要有范,他不淡定了,这皇城护卫队什么时候这么厉害,这么比军人还军人了,皇帝在想什么怎么不把这些人放到军队那得挣得多少军功

“能否请问一下大人,这皇城护卫队何时,额,这般引人瞩目了他们的领头人是何人”苏南侯想问什么时巡逻队的人候像个人样了到底是什么人带出的这队人马,这样的人才不放到军营太浪费了。

近侍平日里听人提过苏南侯世子带的人都是如何如何令行禁止的,可今天也是第一次真正看,也是吃惊不小,他随过宗兆帝年轻时去过军营,只怕那些常年待命的将士也不过如此了。

苏普在看到领头的是一身巡逻队长服饰的苏倾钰时就微微变了脸,紧了紧手里的缰绳,明显这队人马是苏倾钰的。

近侍五五笑笑,指了指走近的巡逻队头领:“侯爷莫不是不认识世子了”

苏南侯转头一看,嗬,那领头的一身笔挺侍卫队服饰,戴着的银色铁盔直扣到鼻下,拿着一把大刀,目光沉静到冷漠,脚下坠了红宝石的黑色靴子落地无声,偶尔闪出刺眼的光芒。

那一身正气的领头可不就是他骂了多少年的草包大儿子,只是这一刻他又想哭了,不是被儿子有出息感动哭的,而是因为他知道了自己从来没有了解过大儿子,看到这样和自己年轻时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大儿子,他知道自己误了大儿子,委屈了大儿子多少年,如今儿子还是不靠着他这个父亲,愣是让这个皇城的人对他刮目相看。他发现,自己作为父亲,作为苏倾钰的父亲,有多么失败。

苏倾钰看到苏南侯了,可他当成没看到,一方面他在当值,不能随便善离职守,另一方面他气他又对母亲霸王硬上弓。

所以苏南侯满含热泪地激动地看着儿子走到面前,又满含热泪地尴尬地看着儿子从他马前经过,带着那一队脚下生风,静寂无声的巡逻队走远。

五五说:“侯爷,陛下还等着呢。”

苏南侯叹口气,继续前进,苏普进不得宫就先回侯府了。

巳时一过,苏倾钰立马右手抱着头盔左手抱着大刀,一路狂奔回家:“娘,娘,爹回来了,我今天在街上看到他了,快,快点准备一下,人呢,人呢,赶紧把馨苑给爷围起来,别让我爹靠近。”

此时苏夫人挺着已经开始突起的肚子正在和傻宝一人一碗野鸡汤,你一口我一口地欢乐喝着,这野鸡是傻宝那六十个侍卫昨天跑到城外树林抓的,抓了整整一百二十只养在府里给傻宝还有苏夫人煨汤,估计那一个林子里的野鸡被抓光了都。

一听苏倾钰鬼哭狼嚎,外面管家就手忙脚乱地让事先被世子洗脑,安排到馨苑的护院把馨苑团团围住,苏夫人看这架势一口汤喷出来,错错赶紧拿帕子给傻宝擦脸,苏夫人的婢女也赶紧把苏夫人的汤拿走。

苏倾钰满头大汗地跑进来:“娘,你放心,这回我爹肯定进不了馨苑,傻宝的甲乙丙丁我也让他们守到门口了。”

苏夫人欲言又止,不知道怎么解释,也没脸解释,这回的孩子还真不是你爹强上得来的,是你娘好好配合才有的。

苏南侯心情复杂地回家了,刚刚在宫里,太后特地来了,就为了寒碜他一顿,跟他说:“哀家的倾儿出息了,皇帝准备年前就给他升到皇城护卫队兰翎长,不但要带着他的人字队,还得管天字队地字队的队头,算算也是个正九品了,三四个月内能不靠关系,从小小护卫队小队头脱颖而出,引得全城人瞩目的,西罗开国以来苏倾钰可就头一个。”

儿子出息当爹的高兴,可太后这话明显就是在嘲讽他不识金镶玉,把庶子带在身边沾光,嫡子当成草包,可偏偏他眼里的草包就是出息了,还明显要比他那个在军营都四五年的庶子强多了。

于是他郁闷了。

到了家门口,老样子,还是管家和姨娘还有二儿子来接他,夫人那边屁都没一个,他忧伤了,本来以为上回和夫人的关系已经缓和了,可是现在看来还是老样子。

到书房和二儿子谈过后让他年前把媳妇接回来,还让姨娘去管家那拿点礼物给二儿子带到周家去。

姨娘穿着一身粉红,戴着桃红娟花,柔柔弱弱地:“侯爷,普儿的七品还能要回来么”

苏南侯摇头。

姨娘就梨花带雨了:“那可怎么办普儿冒着生命危险挣来的就这么没了么侯爷,您可要为他做主,根本不是普儿的错。”

“那是,谁的错”侯爷状似随意地问。

姨娘抽抽嗒嗒:“都是,都是奴婢的错,惹恼了夫人。”

侯爷淡淡说:“你知道了便好,如今告诉本侯可是要本侯罚你”

姨娘一愣,侯爷这些年极少回来,回来看到她在夫人面前委屈地哭,他不大出声维护偏袒任何一方,就虎视眈眈地坐在那看着夫人,惹得夫人大怒主动跟他吵,偶尔也会和场说句算了,夫人就气的扬长而去,他再面无表情地跟着夫人跑了。总之,没有训斥过自己。

这次侯爷没有一回来就去馨苑,反而到了书房,并且明显的心情很不好,她这回是踢到铁板了。

“侯爷恕罪,奴婢,奴婢,”姨娘立马委屈地跪下,苏普张了张口也没说出话。

“既然自称奴婢,就得有个奴婢的样子,当年你进门,老夫人的话你可还记得”

姨娘浑身一颤,她进门那天老夫人把全府人都召集起来,让她当着所有人的面给夫人跪下叩头,并且告诉所有人,哪怕苏普是半个主子,这个姨娘就是个贱婢,是夫人永远的奴婢,日后不安分,是打杀还是发卖,连侯爷都不得说一个不字。全府的人都知道她是怎么当上姨娘的,都对她不屑,看在苏普这个半个主子的面子上,夫人不管不问不为难的份上,才没有对她呼来喝去,隐隐也把她当了半个主子。

苏南侯站起身看着地下的姨娘:“你知道的,我苏靖一生堂堂正正,除了你,这个污点。”

姨娘满脸苍白,这回是真的哭的伤心,看着绝情而去的侯爷,抱着苏普大哭:“二十年了,二十年他都把我当成污点,为什么,不公平,夫人那样对他,他都贴上去。”

苏普安慰她:“等儿子再多挣点军功,升了官,就分出去单过,姨娘就不必委屈了。”

“为什么要单出去,你也是他的儿子,而且比苏倾钰那个草包本事一百倍,侯府就该是你的,儿子你放心,你爹会明白侯府只有你才能把它发扬光大。”

苏普看着天真的姨娘不忍心打碎她的美梦,当他看到那样冷漠,直接无视侯爷的苏倾钰,看到娶了公主意气风发的苏倾钰,想到表面不满,实则心底害怕大儿子的侯爷,他就明白了,侯爷哪怕把侯府给苏倾钰败了,也是没想过交给他的。

姨娘如果是他的污点,那么他不也是一个时刻提醒他那个污点的存在

苏南侯出了书房,算是明白无论他在书房等多久,夫人那边都是不会有人来的,既然山不过来,那他就过去呗,怎么也不能把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再给它弄僵了。

到了门口,甲乙丙丁四人排排站:“侯爷,驸马有令,我等不能不遵,您请回吧。”

侯爷一愣,啥时候他回自己房间还得儿子批准了

“把那小兔崽子给本侯爷叫出来。”苏南侯好容易留下的一撇胡子直抖擞。

苏倾钰一副防狼模样地走出来:“爹,你来馨苑干什么”

“本侯回房还要你批准笑话”

“爹你不是还有姨娘么娘这有我们陪着不用您,您还是去陪姨娘吧。”

“滚犊子,本侯要陪谁要谁陪轮的到你管”

“爹,以前我不管,可以后我是管定了,你休想再欺负我娘,你个老不休”苏倾钰说着说着就激动了,这些年别以为他不知道他对他娘多少次霸王硬上弓来着,可他没本事,打不过也不能打他老子,他娘也怕他吃亏不许他管,现在不同了,他有傻宝啊,傻宝有人,她的人武功高强吧她的财力雄厚吧那他就有能跟他爹杠的本钱了。

苏南侯也火了,熟练地一把拎过他:“你个小兔崽子,现在出息了啊都找不到自己在哪了啊你爹睡不睡你娘你也要管轮的到你吗”

苏倾钰一个不防被他爹抓着领口了,想跑跑不了,想还手又怕真伤到他爹,他就是再不喜欢他爹,那也是不能对他爹动手的,只能大喊:“你抓了我也没用,我就是不让你欺负我娘了,你今天打死我也别想进院子,苏靖,我告诉你,今天小爷就跟你杠上了。”

好像又回到他十岁那年叫嚣着跟他没完的时候。

苏南侯气的笑起来:“是吗你是不是忘了这么多年你娘能被我欺负到,就是因为你如今你又落在我手上,你说你娘还能不出来”

苏倾钰傻眼了:“苏靖,你个阴险小人。”

苏南侯冷笑:“哟,敢叫你老子名字了长本事了。”

说着手下一紧,苏倾钰惨叫起来:“啊啊啊啊,我的胳膊,胳膊废了,废了”

甲乙丙丁直愣愣看着,他们不好上去救驸马,更觉得这样的父子时间少见。

其实这么多年呢,你们父子争的就是夫人的宠爱关注是吧是吧

果然那边苏夫人的骂声已经出来了:“苏靖,你敢又动我儿子,我跟你拼了。”然后就看到挺着肚子的苏夫人抱着一个花瓶出来了,后面跟着搞不清状况的傻宝,一直喊:“娘亲娘亲,那个太小了,砸人不疼,要跟人拼的话得换个大的。”

苏南侯手还抓着苏倾钰的肩膀,可看到大肚子的夫人出来时就松了劲,苏倾钰连忙哀嚎着脱离魔爪,抱着胳膊跑到他娘身后眼泪汪汪,傻宝心疼了,摸摸他的胳膊:“相公相公你手断了吗”

苏倾钰突然觉得胳膊更疼了。

“咣”苏夫人一个花瓶砸在苏南侯脚下,指着苏南侯:“苏靖,你再动我儿子试试”

苏南侯看着她的肚子发呆,他只看过一次她的大肚子,就是那个噩梦般的清晨,他曾经幻想过多少次他的小妻子挺着大肚子委屈说孩子不乖,他能抱着她的肚子跟宝宝说话,可是他从来没有机会。后来就是姨娘怀了二儿子,他也忙于战事,直到二儿子出世好几个月他才抽空去看看。

从来都没有经历过陪伴孩子在母体孕育成长,很多时候他都不知道要怎么和孩子相处,怎么才算做个好父亲,因为也从来没有人教过他父子间应该如何相处,他的记忆里,自己也是不讨父亲喜欢的,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却时常一年见不到几回面。

所以这会儿他看到苏夫人的大肚子时就想哭了,也不管花瓶碎片了,直接踩过去就把张牙舞爪的苏夫人抱到怀里:“馨儿,我们有孩子了,有孩子了。”

苏夫人手还僵在半空,她怀着苏倾钰时,也曾幻想过她的老男人会有多欢喜,会如何别扭地述说对孩子的期待,可是这句话竟然等过了二十年才等来。

苏倾钰“哎哎哎”地怪叫起来:“娘,娘,你怎么不打他了”

苏南侯也不看他就直接把苏夫人抱起来回房去了,苏倾钰要跟,傻宝拉着他:“不要去不要去,莫盗说父亲都是喜欢和没出世的宝宝说悄悄话的。”

“不是,我娘,我娘怎么没骂他了”苏倾钰发现自己似乎漏掉了什么重要的发现。

苏南侯回房小心地把苏夫人放到床上,有点手足无措,摸摸被子又搓搓自己衣服:“你肚子疼不疼刚刚生气有没有不舒服哦,还有饿不饿想吃什么我听人家说怀孕会吐,你有没有吐难不难受我,我再去给你找个大夫看看。”

苏夫人就哭起来,拉着他的手:“你,你不讨厌这个孩子他或许以后和倾儿一样。”

苏南侯就难受了,给夫人擦眼泪:“你从哪里觉得我讨厌倾儿了”

“哪里都有,你总骂他草包,嫌弃他,还要让那个贱人生的儿子取代倾儿。”苏夫人哭的停不下来。

“哪里来的谣言我什么时候说要普儿取代倾儿了侯府是倾儿的,我挣了几十年的东西都会是倾儿的,这点从倾儿出生就是注定的,不过他成器也好不成器也罢,老子挣得就是给儿子花的,唔,不对,你肚子还有一个,所以侯府还有一部分是你现在肚子里那个的。”

苏夫人抽着气:“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到底从哪里听来的谣言,我骂他打他不都是想他成器么,再说哪里能有真嫌弃儿子的老子。”

“呜呜呜,担心死我了。”

“整天瞎担心什么,好了好了,这么大年纪了,肚子里还有一个呢,别让他笑话。”苏南侯搂着她哄。

苏夫人缓过来又说:“还好意思说,我现在都不敢出门,上回庆王妃来看我我都没敢去见人,太后那也没好意思说一声,你个老不休,看看你做的好事,不知道别人怎么笑呢。”

“笑什么他们那是嫉妒,你让他们在我这个年纪再去弄出个孩子,馨儿,没什么的,明天我就陪你进宫看太后,这么些年,太后也为我们的事伤了不少脑筋。”

“我不去,要去你去,还有你别以为我们之间的事就算完了。”苏夫人情绪一起就直接挣开苏南侯,背朝他地躺下不理人。

苏南侯也不泄气,这回好歹她把孩子留下了,以前很多时候他甚至都是掐着时间来她房里,就是想多个孩子多个讨她回心转意的筹码,可是都没有,别以为他不知道她背着他喝了多少回避子汤,现在能有这个孩子那离和好还远吗

苏南侯脱了外衣就在她后面躺下,搂着她不让她动,非要摸她肚子,苏夫人也就随他去了,外面不时有傻宝喊;“相公,相公,吃不吃炸鸡腿又香又酥,乳娘的拿手绝活。”

苏倾钰有气无力地说:“不吃不吃,我要吃炸鸡翅”。

苏南侯微笑起来,小声和苏夫人说:“都说六公主福泽深厚,庇佑身边的人,我觉得是真的,她来了,倾儿就高兴了,你也高兴了,我们又要多一个孩子了。”

苏夫人轻轻“嗯”了一声。

宫里的年宴上苏南侯风光了一把,不仅夫人又有身孕,老来得子,让许多同僚羡慕不已,而且一直被说成草包的儿子被当庭封为兰翎长,陛下赏了一套新衣服。

苏倾钰表现得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谢了宗兆帝好几回才罢。傻宝看看衣服嫌弃的撇嘴,料子一点光都没有,不好看。在她抬手拿大贺丞相千里迢迢给她送来的非当季葡萄时,手腕上带的三个水晶镯子叮咚作响,引得宗兆帝也看过来。

非当季葡萄啊,你说你躲在侯府悄悄吃多好,非得带到宫里来吃,你要拉仇恨呢还是拉仇恨呢

苏南侯也艰难地吞了口口水,刚刚来的时候怎么没发现她把她的宝贝葡萄带来了都特地叮嘱过大儿子别让他媳妇带太多宝贝出来刺激人了。

太后也有点不高兴,你这是寒碜我们西罗呢

谁知道傻宝把一大盘葡萄从错错的手里端过来,分成了五份,高高兴兴地端了一份给太后:“太后太后,我请你吃我最喜欢的葡萄,相公说平日里你最疼他。”

太后一愣,老脸立马笑成菊花:“哎,哀家也疼你的。”

然后傻宝又端了一份给宗兆帝:“陛下,我父王说了,西罗就是您最大,让我来抱您的大腿,有好东西也要孝敬您,我也请您吃葡萄。”

宗兆帝笑呵呵地接过:“行,孤接受你的孝敬,你和倾儿都是懂事的。”

傻宝又拿了一份给皇后:“娘娘,你最像我母妃,我父王常跟我说,我母妃就是个爱偷懒的,明明能把后宫调教的好好的就是不肯,非得他自个动手打理,完了想对她好点还不知道怎么才得她心,皇后娘娘我觉得你也是这样的,皇上想对你好你都不搭理。不过你对我挺好的,给我送过好几回东西,我也要把我的葡萄送给你。”

皇后脸一阵红一阵白,宗兆帝意味深长地看着她笑,完了又对傻宝笑,谁说人家傻来着,比谁都眼尖,不过话说承业帝也是想着法去讨好一个妃子的讨好他那个十几年来唯一的妃子,如今的皇贵妃,日后的皇后么

想到自己这方面跟承业帝还挺像,宗兆帝突然舒坦自豪起来,说起来他是有很多妃子美人,可是皇后的地位从来没有动摇过,他可以宠别的妃嫔,却只爱过一个皇后,不否认偶尔冷落皇后是因为实在不知道怎么让她高兴,不如不见落得清静。

嗯,以后要继续保持,要对皇后再好点,这样跟承业帝就更像一点了。

皇后看着傻宝一副“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要相信我”的表情,感到心肝疼:“行了行了,本宫收了收了,你快回去吧。”

傻宝看她收了就跑回去,把剩下的两份一份给苏南侯夫妇:“爹爹,娘亲,吃葡萄。”一份给苏倾钰和她自己,“相公,吃葡萄,白白说他挑的都是最大最甜的给我的。”

太后尝了一个:“嗯,果然甜。”

宗兆帝试了一个:“土藩的葡萄名不虚传。”

皇后吃了一个:“是不错。”

苏南侯给苏夫人剥了一个:“肉质不错,你尝尝。”

苏夫人吃了:“嗯,好吃,怪不得乖宝喜欢。”

苏倾钰给傻宝剥一个,自己吃一个:“听说一年也就进贡几盘子,今年是不是都给你送来了嗯,真好吃。”

傻宝吞了汁水:“那是,每年就我和我父王的桌子上有,父王有时候还把他的分一半给我母妃,我母妃都给我了。”

宫宴上的其他人狠狠吞了口水。

向来得宠的贵妃不干了,娇弱地说:“陛下,今日臣妾怕是不能献舞了,近来天气干燥,也没什么水果,臣妾喉头不舒服,身体也无力。”

宗兆帝向来被贵妃讨东西讨习惯了,刚要把自己的葡萄赐给美人,皇后冷艳高贵地开口了:“不献便罢了,本就没有每年贵妃献舞的规矩,陛下说是不是”

宗兆帝一个激灵:“是是是,皇后说的是,规矩不可废,贵妃不舒服就早点回去歇着吧。”

贵妃一副受打击的样子,还要开口,太后扫了一眼大冷天还穿的十分暴露,几乎把整个胸给露出来的贵妃:“回就回吧,回去多加件衣裳,皇宫还是不缺你这点衣料的。”

众人便集体看过去,不少人盯着那呼之欲出的胸动不了了,宗兆帝脸色立马不好了,整个大殿看下去也就贵妃这胸最惹眼了,本来他是极喜欢这个的,可是现在被这么多人一看就突然觉得乏味了:“来人,还不送贵妃下去”

贵妃就直接被拖下去了。

皇后有点发愣,转头看皇帝,宗兆帝笑眯眯地把剩下的葡萄给皇后:“孤看着皇后挺喜欢这个,孤的也给皇后吧。”

皇后看看自己面前吃了还剩两三个的葡萄,脸一红:“多谢陛下。”

太后看了帝后一眼,又看看下边,苏倾钰忙着剥葡萄,自己吃一个喂傻宝一个,就微微笑了。

“云儿想为太后陛下娘娘献上一曲,恭祝太后陛下娘娘福泰安康,愿我西罗繁荣昌盛。”程北侯世子程云起身,风度翩翩。

宗兆帝向来喜欢这个长得不错,吉祥话说的不错的年轻人:“准了。”

程云吹了笛子,傻宝听听就跟苏倾钰说:“吹的没有二姐姐好听,气接的不好。”

声音不大也绝对不小,导致大殿安静听曲的人都听到了,吹曲的人愣是给吹跑了一个调。

苏倾钰也小声说:“我也觉得,他中气不足,不过你别说出来,大家都听着曲呢,听到你说的不好。”

你敢不敢也大声点,程云不负众望地又跑了一个调。

虽然有两个调跑了,但总体还是不错的,大家还是给面子地鼓掌。

“果然是陛下的侄子,就是不凡呐。”下面开始有人拍马屁。

程北侯是个五十岁左右的胖子,肚子挺了看起来有五个月的孕妇,听到儿子被夸,笑起来脸上肉一颤一颤的抖动。

宗兆帝还是比较喜欢这个胖子的,整个一蠢样,除了吃和玩女人什么都不知道。

程北侯是皇帝的隔代堂兄弟,也就是宗兆帝他太爷爷打天下那会儿,宗兆帝太爷爷当了皇帝,发现自己有血亲的兄弟死的就剩一个叔叔的儿子了,就给封了程北侯,算算到了程云,都已经出了五服。

可能是因为太祖皇帝开国那会儿做了缺德事,所以总是子息不旺,一辈子就两儿子,还给过继了一个给当时最好的兄弟,宗兆帝他爷爷就他爹一个儿子,到宗兆帝他爹这代还行,连宗兆帝一共有三个儿子,不过现在的太后给暗地干了两个,宗兆帝上台了,唯一的一个儿子还被间谍宠妃害了,还被永远绝了子嗣,程北侯这支传的就好多了,可是到了这一代,能看的就程云一个,所以宗兆帝有心栽培程云。

太后若有所思地看了看程云,又看看笑呵呵地给傻宝你一口我一口,亲亲热热喝鱼汤的苏倾钰,然后问宗兆帝:“皇帝可还记得苏南侯府是如何传下来的”

宗兆帝本来打算夸夸程云的,冷不丁被太后发问有点迷惑。

太后也不说话了,让所有人都有点高深莫测。

------题外话------

三天万更,顺利结束,明天开始我们开启六千的新旅途吧\oyes时间不变,每天上午十点九分哦宠入骨:男神要上位糊涂涂

一不留神,男神缠上身,某女万般反抗斗智斗勇。

却不想早已被男神八面埋伏。

胜者,猖狂,败者,暖床

男神说:“听说,第一胎是女孩就说明是父亲智商高,是男孩就说明母亲智商高。”

“so”

“敢不敢和我拼一回智商”

“我发现自从我遇到你之后,我明白了一个道理。”

“哦说来听听。”

“垃圾食品一般都会特别好吃,衣冠禽兽一般都是一表人才。”

重生前,她对这个全城女人都想睡的男人百般不屑,重生后,没事就拉他出来遛遛,看,这是我男人,他宠我,很宠我,只宠我,谁敢打他一点主意,削你狗头不解释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