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一章 宫里拜年/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7小说网 . ,最快更新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最新章节

苏倾钰直接一匹马地带着傻宝穿过皇城去城外,路上碰到带人巡逻的郑石仁和李章还打了招呼,傻宝问身后的苏倾钰:“相公你今天不用巡逻”

“唔,要的吧,不过他们两足够了,我带你出去玩,不巡逻了。”苏倾钰有点擅离职守的心虚。

傻宝就回头“吧唧”亲了他一下。

此时苏南侯带着夫人进宫跟太后说儿子要巡逻,巡逻完了就过来。

太后很欣慰,倾儿懂事了,都知道事业为重了。

城外踏雪的不多,大多数人忙着拜年去了,估计明天人就多了。

苏倾钰牵着马跟着傻宝慢慢走,傻宝摸摸梅花又摸摸雪,冷冷的舒服极了。

苏倾钰看着似乎几个月来又长高一点,又变漂亮点的傻宝心里都是满满的甜蜜,倾身仗着身高亲了她脸颊一下,傻宝正在一棵梅树下折一枝红梅,被他一亲转头就笑了,拿着梅花搂着他的脖子垫脚亲了他嘴巴一下。

苏倾钰松了手里的马,一把抓住又要往前跑的傻宝,傻宝被抓回来就无辜地看着苏倾钰:“相公,你抓我做什么”

苏倾钰笑眯眯地把她抱到梅树后面,压着她就亲下去,傻宝眼睫毛直跳动,苏倾钰就把她眼睛捂起来:“宝宝乖,给相公亲一会儿啊,眼睛闭起来。”

傻宝就高高兴兴地把眼睛闭起来,让苏倾钰亲,苏倾钰差点没把持住要直接脱衣服了,远远有人说话才松开傻宝,看着她脸蛋红红,忍不住又亲了两口,甜言蜜语直往外冒:“宝宝,你太可爱了。”

傻宝喘着气:“相公,你喊我什么宝宝好久没人这么叫我了。”

“那你喜欢吗”

“嗯,喜欢。”

“那以后我就这么喊你,你也不要喊我相公,喊我倾钰或者阿钰都好。”

“唔,阿钰,我喊你阿钰好听。”

“嗯,好啊好啊。”不是倾儿就都好。

等苏倾钰带着傻宝到皇宫的时候,皇宫里上到太后皇帝,下到宫女都惊呆了,中间各路妃嫔和来往拜年的王侯将相都说不出话,苏南侯夫妇还是昨晚那身华丽衣服,不过这会儿一点都不够看了,因为有了更扎眼的。

苏倾钰带着傻宝给太后皇帝皇后行礼后就起来了,妃嫔什么的还用不着他们多大礼,没子嗣傍身的妃嫔更不是事了。

太后眼都睁不开地问傻宝:“公主这身衣服可真是亮啊。”

傻宝笑的花儿似的:“对吧对吧,我父王前天给我送来的,和葡萄一起送来的,让我过年穿的,我相公爹娘也有,不过他们没有我的亮,都没有石头的。”

宗兆帝虎躯一震:“就是爱卿今天这一身”

苏南侯很矜持:“回陛下,正是。”

众人明了,原来这是大贺皇帝送的衣服啊,多大荣耀啊,难怪苏南侯一直穿着。谁说人家骄奢来着人家难得有件好衣服不兴拿出来摆摆这还是人家亲家送的呢,你看过人家平时穿这些了看见了

苏南侯夫妇不说话,就让大家这么误会了去,总不能说:我就是故意让你们误会的,我家里也就人家大贺皇帝送的这件衣服低调奢华,其他的都是公主备的张扬的不得了的。

宗兆帝想:这门亲事是做对了啊,这大贺过年还送东西过来了,哪里见过这么舍不得和亲公主的西罗只要能把这公主哄好了,就算是抱牢大贺的粗腿了。哎呀哎呀,承业帝我好喜欢你的爱女儿,好喜欢你的大方,好喜欢你的剽悍啊。

太后和皇后脸色转了下也变得晴空万里了,人家大贺皇帝心疼女儿送东西过来,占便宜的可是西罗,这样的亲家上哪找,亏的那御史也是苏南侯的亲家,不说帮什么,不在背后里明面上的踩人家久不错了,太不靠谱,太坑了。

皇后笑眯眯地拉着傻宝:“大贺陛下还真是疼公主啊,本宫可是羡慕极了。”

傻宝向来不惮让所有人知道她父王最爱她,就说:“嗯,我父王最疼我,大家都这么说,娘娘你也喜欢我这样的衣服吗我送你一件好不好你喜欢什么颜色的石头什么形状多大的我给你找。”

皇后嘴角一抽:“呵呵,不用了不用了,公主自己留着就好。”

“唔,娘娘不喜欢吗我大姐姐她们也不喜欢,娘娘你喜欢什么琴还是画我都有。”

“啊哈哈,都不用都不用。”皇后有点尴尬,搞得她跟人要东西似的。

傻宝苦恼:“都不喜欢吗那金子呢父王说没人不喜欢金子的,虽然我不喜欢,不过父王说的不会错,娘娘,我送你金子好不好”

“啊不用。”皇后已经松了手不敢拉着她了。

傻宝已经急吼吼让错错去把她的金子抬过来。

苏倾钰翻翻眼,苏南侯心说:傻宝啊,你让你爹给带到军营也好啊,你送给皇后做什么呢。

众人寒暄着,太后和皇后眼睛都不时瞄着外面。宗兆帝心想:平日里都有那么多珠宝了,大贺皇帝再疼她,又还能给她多少金子,妇道人家就是目光短浅。

可是当两个侍卫抬着一个大大的黄木箱子进来时,大殿里又沉默了。宗兆帝对于承业帝疼女儿的下限又一次刷新。

傻宝高兴地直接去拉皇后看金子,大甲一掀箱子,众人被刺的闭上眼。

“娘娘你喜不喜欢这是我所有的金子了,要是不够,我再去跟父王要。”

“啊啊啊不用了不用了,够了够了。”皇后心肝都要跳出来了,可以说她嫁进西罗皇家这么多年,也没看过国库有过这么多真金。

宗兆帝左手狠狠掐了右手一把,这箱金子足够西罗整个军队一年的开支了,到底哪来的这么多金子啊,孤的国库里也就一些银子啊喂。

苏倾钰有点肉疼,不过媳妇爱送人他也不好拦,今天这场合更不能拦。

“那就好了,娘娘你已经收了我的礼物就要高兴点,我父王常跟我说,傻宝啊,你不高兴了,谁惹你的,你就用你的石头砸死他,砸不死也要气死他。娘娘你以后不高兴了,就用金子砸,砸不死也气死他。”

皇后拍拍傻宝的手:“好孩子,本宫高兴,本宫知道你是真心关心本宫,本宫以后啊也疼你,以后谁不长眼惹你不高兴了,不用浪费你的石头,直接来告诉本宫,本宫给你做主,啊”

傻宝直点头:“好啊好啊。”

太后捂着心肝好一会儿:“傻宝啊,好孩子,你能想着皇后,哀家高兴,以后谁欺负你了,你来宫里,皇帝不管,哀家也给你出气。”

傻宝也直点头:“谢谢太后。”

宗兆帝笑眯眯的:“看太后说的,孤哪里会不管,以后公主的事就是皇家的事啊。”

皇后笑着给傻宝理理头发,摸到一把宝石,内心万马奔腾:“以后得空就跟你婆婆进宫玩,本宫这么些年就差个你这样的贴心闺女,你来陪陪本宫,本宫欢喜。”

傻宝很高兴:“听说西罗的皇宫里有好多能工巧匠,我以后能不能去看看他们做的东西啊。”

“那有什么问题,你想到什么稀罕玩意就让他们做,西罗别的不多,木匠活倒是别国比不来的。”

傻宝开心了,搂着皇后蹭了蹭:“娘娘你真好。”

皇后浑身一僵,这么多年除了皇帝有时候过来安寝,竟是再没有别人抱过她的。

“哎,好,好。”皇后僵硬地拍拍她的后背,“跟个孩子似的。”

宗兆帝看着金子是越看越欢喜,就看着一边温柔看媳妇的苏倾钰也觉得顺眼极了:“听太后说,世子今日当值,大过年也不曾离职,如此尽职,孤心甚慰,以后除了两个时辰的巡逻,再到宫里当值两个时辰吧,宫里侍卫散漫久了,你也管两队,好好整治,稍后叫五五拿孤的旨意去吏部一趟,以后世子就任八品典仪,领七品的奉禄,好好为孤做事,可别让孤失望啊,做好了,下回苏南侯回来你就跟着去军营练练吧。”

众人沉默,陛下,这好吗赤裸裸的买官啊喂,呜呜呜,陛下,不公平

苏倾钰云里雾里的,苏南侯暗地推了他一把,苏倾钰立马跪下来:“谢陛下隆恩。”

苏夫人满眼含泪,儿子升官了,昨天九品,今天就八品,还领了七品的奉禄,再也不用被姨娘那个贱人嘲笑了,乖宝你可真是福星。

所以过了年以后,苏倾钰不仅管着皇城里的三个巡逻队,还得去皇宫管两个,傻宝不时跟着跑去皇宫玩,苏倾钰当完值,回来再把她带回来。

苏南侯过了年没两天就收拾去军营了,苏夫人这次虽然还是没有去送他,不过这几天都是让苏南侯去她房里过夜的,苏南侯这回出门那叫一个满面春风,对来送他的苏倾钰也有了好脸色:“倾儿啊,好好干,下回爹回来带你出去闯闯。”

苏倾钰一个缩头躲过苏南侯的一巴掌:“我才不去,刀剑无眼的,我当巡逻队长挺好的。”

“你个没出息的。”苏南侯骂两句上马走了。

苏普低着头跟着苏南侯上马而去。

傻宝近几天迷上了木工活,准确说是迷上了木匠做出来的新鲜玩意儿。

她每天跟着城里巡逻完去皇宫继续巡逻的苏倾钰进宫,然后跑去跟太后或者皇后说一声,就跑到宫里的木工局,拿她昨天定好的小玩意玩,玩过了苏倾钰巡逻完了,就再把她带出去,外面逛一会儿街回家,日子过得还是很忙的。

这天她跑到木工局,熟门熟路地跑去找木安。

木安是个十六七岁跟傻宝差不多大的少年,一门心思在木头上,专爱做些已经失传或者别人没做过的东西,他的叔叔是木工局的一个小管事,经不住早死的开木材店的哥哥临终前嘱咐,才随便把他带回宫,让他跟着别人做做木工活,打打下手。

木安的木工活是很好的,甚至很多老师傅都比不过,都说有天赋,可是这厮总爱偷偷做点稀奇古怪的,没什么大用的东西,宫里木材虽然多可哪里能让他这么挥霍,他叔叔一个小管事可担不得这个大事,就直接跟他说,再偷偷做东西就滚回家去,还让人看紧木料别让木安碰。

傻宝要的就是新奇的小玩意,大件什么的都没兴趣,宫里那些有名的工匠做不来,可是皇后亲自派人送傻宝来的,让她爱做点什么做什么,木工局不能怠慢,没办法,就把木安分过去陪着玩。

这下子算是苍蝇碰到有缝的臭蛋了,傻宝说要会出声的小鸟,隔天木安就给了她十来个五颜六色的木头小鸟,从尾巴一吹就发出“啾啾”声响,搞得晚上睡觉时,刚刚闭上眼的苏倾钰猛的听到耳边两只鸟大叫,吓得跳起来头撞到床头。傻宝想要能在室内跑的马,隔天木安就给她做出来一个一米多高,会晃晃悠悠,能被人牵着前进的木马,苏倾钰当天一手捂脸一手牵着木马,带着欢腾坐在马上的傻宝回家,惹来宫里宫外所有路过人的注目礼。

今天傻宝是去拿机关车的。

大概半个月前,跟她混了两个月混熟了的木安就支支吾吾跟她说:“公主,我,我想做一个车,带机关,一开就能跑的车。”

傻宝就说:“那你做呀。”

木安红着脸:“那可能要很多木材,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我叔叔肯定不许的,能不能,公主给我点木材,我给你做车。”

“好啊。”傻宝也很有自觉,小玩意用宫里的木材没关系,可是木安说要很多木材就不能随便用了,她就回家让侍卫大小了给她去砍木材。

再说大小了三个现在管着傻宝之前的侍卫队,甲乙丙丁管着太师陪嫁给的三十侍卫,这回大小了得了命令很高兴,甲乙丙丁不高兴了,就说他们也要去,傻宝想,多砍点总没错的,就答应了,结果两天后,城外一座山头秃了。

苏夫人挺着大肚子看着门口一条街给放满了上好木头,头疼地说:“乖宝啊,家里放不下了啊,你送到皇宫去吧,反正是让那边人给你做东西。”

傻宝就让人给送皇宫去,给大小了和甲乙丙丁每队发了两张银票,侍卫队的人衣衫不整还都笑的看不见眼了。

于是,宗兆帝被通知的时候,还在纳闷苏倾钰上午特地跟他要上百人干什么,结果半天不到皇后来说:“陛下,后面库房木材放不下了。”

宗兆帝震惊了,跑到木工局一看,到处是新鲜的木头,外面还源源不断地往里面送。

宗兆帝问苏倾钰:“你们砍了多少”

“一个山头。”

“砍那么多做什么”

“傻宝说她要做车,没说多少,下面两个侍卫队因为互相较劲就把一座山给全砍了。”

宗兆帝有点懵:“得得,别往宫里送了,侯府也留点。”

“娘娘一个时辰前就说过了,不过侯府里也没地方摆了。”

宗兆帝沉思:“那就给卖了吧。”

苏倾钰一愣,然后就让人去问问城里城外木材行要不要。

其实那些木材行的人,前两天在山上看到侍卫队砍树那个雷厉风行的劲头,重点是木材切割太完美时就想要了,可人家穿着官服,明显朝里的,不敢动啊,今天突然得到消息,都疯了似的抢购木材,这到宫里走了一遭的木材不要太值钱哦。

卖了木材,宗兆帝看着国库里多出来的一箱箱银子,说:“皇后啊,你说承业帝的银子是不是也来的这么容易”

皇后抽脸:“陛下是不是忘了,公主砍的那个山头是几年前陛下下令不许人砍伐,说要留着给贵妃建宫殿用的”

宗兆帝“额”了一声,右手摸摸左手:“有吗孤怎么不记得了。”

皇后摔袖就走。

几天后贵妃因为无理取闹,惹恼宗兆帝被直接贬为美人。

木安废寝忘食,埋头苦干了半个月,废了两辆车才做出来一个成功的,得瑟又紧张地带傻宝跑到他的院子里看车。

傻宝一眼看到所谓的木头车就眼睛一亮,那车四四方方,四周四个木头轮子,中间凹下去行成两个座位,还装了好几个控制木杆。

傻宝爬上去坐在其中一个座位上,木安坐到另一边,一手摇着旁边一个把手,车子就“咯吱咯吱”动起来,再拉了拉一个控制杆,车子就慢慢转个头往院子外面开。

傻宝左摸摸右摸摸:“好玩好玩,找相公,去找相公。”

苏倾钰带人目不斜视地在两座宫殿之间的宫道上巡逻,远远迎头就看到有四个轮子的不明生物靠近,傻宝还站在上面挥手大喊:“阿钰阿钰,看我的车。”

苏倾钰双眼发光,但还是淡定地走过去,郑石仁“咳咳”两下,小声说:“大人,时间差不多了,这条道巡逻完就结束了。”

苏倾钰勾起嘴角,随手扔了几锭银子给郑石仁:“咳咳,明天沐休,大家也都去放松放松啊”

郑石仁笑眯眯地跳起来接过银子来:“得令”

其他人也就心照不宣地笑了。

半盏茶后,木安站在宫道上,眨巴眼看着他的手动木头车远他而去,还是歪歪扭扭地远去,苏倾钰的盔甲宝剑都斜插在座位后面,要掉不掉的,傻宝依然站在座位上看着周围欢呼。

木安摸摸自己的手:“我成功了,成功了”

这辆车是没能出皇宫的,因为宗兆帝看上了。

傻宝一路不高兴地回家,苏倾钰哄她:“哎呀,再让那个木安给做一个嘛,等半个月就好了,别气了别气了。”

傻宝摇头,气势雄壮地说:“我要一个比那个还好的,木头不结实,我要铁做的,哼”

苏倾钰想要说,这铁没法弄啊喂。

那边傻宝就跟木安拿了图纸,写了信让大甲二乙带着错错回大贺,找剑器阁老头子做个铁的回来。

苏倾钰不得不感叹,公主就是霸气,大贺的公主就是有目中无人的本钱。

傻宝的车被宗兆帝坑了之后,她心里还是记恨的,表现在再也不要每天跟着苏倾钰去皇宫。

一连几天没看到傻宝亮闪闪出现的太后和皇后纳闷了,找来苏倾钰问了之后就深深觉得宗兆帝太无耻了,太后就把宗兆帝叫来了,让把车还给人家傻宝,宗兆帝沉思良久说让人把木安送给傻宝,就是不肯把车还给人家,皇后狐疑地看了他许久问:“陛下莫不是把车送给哪位娘娘了”

宗兆帝头皮一紧,他怎么说那车被他藏在私人寝室里,打算跟皇后一起玩

那天他可是看到苏倾钰跟傻宝两个玩车玩的多高兴,整个皇宫都是他们的笑声,皇后都老多年没对咱那么笑过了。

木安收拾行李愉快的奔向侯府去了,傻宝还让人特地腾个院子给他,备了许多木材让他自个玩,木安圆满了,每天管家给他送饭都得把一层木屑扒了,才能把人扒出来请他吃饭。

木安会做很多好玩新奇的东西,就算一张躺椅他都能做出可折叠可调高矮的高级躺椅,所以苏倾钰一出去傻宝就会跑过来看木安做东西,这样过了没几天,苏倾钰不舒服了,再也不能每天带着媳妇从街上溜一圈,然后夫妻双双把家还,回到家还得跑到木安的院子把人喊出来,每次看到傻宝双眼发光,满目赞赏地看着木安,苏倾钰心里就酸了,像被人不轻不重地打了一下。

某天晚上吃饭,苏夫人看儿子兴致不高,时不时瞄一眼傻宝,就也去看傻宝,傻宝在一边吃饭一边研究木安给她新做的筷子,可变长变短,掉个个还能当勺子使。

苏夫人沉思一会儿,就说:“乖宝啊,明天天气好,倾儿又沐休,不如出去踏踏青外面的桃花都开了呢。”

傻宝一听出去玩就高兴了:“好啊好啊,我们还去城外吗”

苏倾钰眼睛一亮,立马说:“不去城外,我带你去湖上画舫玩,现在的水好阳光好,带上好吃的,然后听听小曲儿,看看仲春景色,可好了。”

傻宝直点头:“我要带如意糕点玫瑰酥。”

苏倾钰抱起碗大口吃饭:“行,我让人再带上茯苓糕。”

苏夫人慢慢吃着东西,看儿子又愉快地吃得不猪还多,勾起了嘴角。

哎哟,儿子你太可爱了,不过这讨媳妇注意力方面的功夫还得继续修炼啊。

------题外话------

明天逛街,会有什么幺蛾子呢

昨天没说清,加群是要先加交流群验证群,然后私聊管理员上截图,进正版群,莫阿寒脑袋不够用,大家见谅啊

另:推荐友文:国民巨星:撩宠男神沈烬

父母双亡,家族全灭那就再创辉煌

活命进入娱乐圈她是国民巨星,全球男神

复仇纵横军政财三界,御敌卫国,登顶权力巅峰

成神回归异能界,收服组织、再造家族、引导人类正确之路

然而,当她为了某人坦白性别时,世界为之疯狂。

某“二哈”无奈:“男神求包养。”

众人:“长官,你的节操呢。”

历史为证,元家遗孤才是最腹黑的那个。

万祈得了天下,而他要了万祈。

而故事要从她16岁生日礼物一个“全裸美少年”说起。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