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三章 西罗陛下很无耻/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7小说网 . ,最快更新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最新章节

苏倾钰第二天去皇宫当值的时候,傻宝也跟去了。昨天打鸟打多了,因为侍卫大小了他们一激动也要打,所以一个林子的鸟遭殃了,侯府里活的死的鸟一大堆,吃不完,苏夫人就让人给庆王府送了一堆,傻宝想着也有几天没跟那个爱说“哀家”的太后见面了,挺想念,就让人装了一大篮子,苏倾钰给她提到宫里,她提到太后那去。

庆王妃今天也在太后那唠嗑,庆王是程云的堂叔,也就是程云他爷爷跟庆王他爹是亲弟兄,不过庆王他爹因为某些大家都懂的原因被他亲弟弟,也就是程云他爷爷坑了,从战场回来,庆王他爹发现自己已经从族谱上除名,自己的弟弟成了家主,连自个婆娘都被人赶出来了,庆王他爹怒了,彼时他已经是大元帅来着,便请奏要自立门户,宗兆帝他爹也生气啊,看着一代不如一代的程家旁枝,冷笑着直接给封了庆王,也不提让庆王回族谱什么的,默许了庆王自己开族谱这事。

所以庆王府跟城北侯府同属一支,却向来不来往的。

庆王妃今天来跟太后皇后磨嘴皮子是因为,她女儿女婿有个腊肉店干不下去了,女儿是自由恋爱,嫁的也是商家,虽然当初夫妻俩不同意,可架不住就这么个女儿,要死要活后夫妻两最后只能同意了,好在女婿还不错,成婚也有七八年,没纳小妾也没听说在外面乱搞什么的,尤其前些年女儿一连生了三个闺女也没见女婿有一点不高兴,于是就满意很多了。

女婿的腊肉店干不下去是因为有一批腊肉做了卖不出去,废了,亏了,没钱再投,庆王妃就想来跟太后皇后商量一下能不能这两年不收税,让他们缓缓劲。

但不能直白地说,得先聊聊天拉拉感情什么的,这会儿正在找由头,就说了:“哎呀,傻宝和倾儿夫妻两个昨儿可是祸害鸟了,送了那么一包鸟过来,不过说起来,这刚过完冬的鸟,肉啊,就是香,王爷那么一烤,整个府里都是香味,哎呀,臣妇现在想到还流口水呢。”

太后倚在那小憩,听到这话动了动,掀开一只眼皮:“哦哀家听见你说傻宝他们打鸟了”

皇后坐的端端正正,听了话后就有点酸酸地说:“说起来,自从陛下收了那孩子的车,那孩子都要半个月没来宫里了,跟记仇似的。”

太后之前觉得吧,每天都被傻宝吵吵一会儿有时候会烦,脑袋疼,现在呢,每天又是只有皇后坐在跟她磕牙,有时候没话都能郁闷死,就想念傻宝老来的日子了,每回来怎么的都会带点宫外小玩意,吵吵她又得了什么新玩意,还有时常挂嘴边的“我父王说”“我母妃说”“白白说”“落落说”“元帅说”还有最著名的一句“某某某,你怎样怎样,这是不对的”,那多有趣啊。

太后坐起来,缓声缓气地说:“哀家看啊,那孩子可是给大贺皇帝宠的没天没地了,什么都是她自己高兴,怎么高兴怎么来。”

“可不是,就算是陛下,她一生气一记仇,说不来就不来了。”皇后本来都养成每天给傻宝摸摸头发摸摸小手的习惯了,结果她不来了。

庆王妃觉得怎么事情有点大条了呢

沉默中,突然外面一阵喧哗,“噗噗”地有鸟扑翅的声音。

太后贴身婢女拎着一个蒙了布巾的篮子进来:“禀太后,公主带了一大篮子的鸟说要给太后还有娘娘烤鸟吃。”

“啊那人呢”太后眉角飞起来了,“这个没良心的还记得给哀家送鸟呐。”

“有只画眉是活的,说是带给太后玩的,可刚刚挣了线飞了,公主就去追鸟了。”

“这个活宝哟。”皇后笑起来,“赶紧把她喊回来,飞都飞了,还到哪里去追。”

太后也笑了:“喊回来喊回来,就说哀家等着吃鸟呢。”

不一会儿,傻宝跑进来了,一头的汗,福福身行了礼,皇后就拿自己帕子给她擦汗,傻宝乖乖坐在那让她擦,庆王妃揉揉眼,发现向来冷淡的皇后还在温柔地给人擦汗,惊悚了,她是不是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再说苏倾钰这边,宗兆帝下朝就把苏倾钰喊到书房,问了下最近工作的心得,说了一些不着边际的话,然后就问了:“听说你昨天花了五千两买个一个三千两价值的胭脂铺”

苏倾钰心里一咯噔,立马跪下:“臣有罪,只是”

“嗯只是什么”

“那铺子是公主的,已经决定要扩张铺子还要重新装修进货。”

“哎傻宝的”

“啊,是,公主占了七成份子,以后货也会从大辕贡品中进的,所以,多给了点钱周转。”

宗兆帝点头:“嗯,那这银子”

“银子都是公主的,年前大贺来人给了一个荷包,里面有几张银票说是给公主当零花钱的。”

“嗯,孤知道了,你下去吧。”

苏倾钰悻悻地跑了,心里还猜测着宗兆帝是怎样的吐血。

如果说年前大贺送的零花钱其实是一盒子宝石会不会更无情

宗兆帝果然酸了,零花钱,零花钱啊,五六张怎么也得三万两啊喂,他一个皇帝都没三万两的零花。

宗兆帝郁闷地跑到太后那寻安慰的时候,没进门就闻到好香好香的烤肉味,到门口一看,嚯,一大帮人围着一个烤炉自己动手烤呢,除了鸟还考了别的肉,兔肉狗肉什么的味道是又冲又引人流口水,还把蔬菜也拿出来烤。

宗兆帝表示不高兴,很不高兴,他这么忧愁,为什么她们还能愉快烤肉,重点是烤肉还没叫上他。

看到皇帝来,大家赶紧让个好位子,宗兆帝堂而皇之地坐下了,左边是太后,右边是是皇后,对面是傻宝和苏倾钰。

傻宝早就不记仇了,把自己刚刚烤好的鸟洒了胡椒粉和特制香料递给宗兆帝:“皇帝陛下,这个给你,它可是第二肥的鸟。”

宗兆帝斜了她一眼,接过来:“那第一肥的呢”

“刚刚被我们吃完了。”

宗兆帝“”真不该问。

太后看看皇帝臭臭的脸色就说话了:“皇帝啊,那只鸟哀家吃了大半,你有意见”

宗兆帝一僵,立马笑脸如花:“不敢不敢,母后莫气,儿臣这只也孝敬母后。”说着就要把手里的鸟递过去。

太后摆摆手:“不用了,你尝尝罢,是挺不错的,到底是自己烤的,就是香。”

皇帝就尝了,咬了一口,嗯,肉质鲜美,一口下去还能咬出一点油,鼻间混着胡椒特有的香气,以及其他调料的各种味道,真的是美丽啊,这才是人生才是美味啊,不知不觉,两个腿都被啃了,开始啃鸟身子。

众人看皇帝啃得欢快,放下心继续热烈烤东西。

宗兆帝差不多吃完了一只鸟,才抬头看看对面,傻宝抱着一只鸟啃,苏倾钰一边忙着烤鸟,一边还把自己分到的那只鸟的腿拧下来,拆出肉塞到傻宝嘴里,傻宝吃的脸颊鼓鼓的,一直点头表示好吃还要,苏倾钰就笑的你好我好大家好了。

宗兆帝想,哟,看不出来,苏倾钰这小子还真是疼媳妇啊。

傻宝感受到宗兆帝热烈的目光,就懵懂地抬头看他:“皇帝陛下有事么”

宗兆帝“咳咳”两声,斟酌的说:“大贺这些年一直在打仗是不是”

傻宝迷茫:“唔我不知道啊,我父王没跟我说过,不过元帅老是不回来,过年都不回,回来也只待几天,有时候前天回来第二天就走了。”

“额,这样啊,那你,额,大贺的钱都是哪里来的”

傻宝高兴了:“我父王挣得啊,我听城里百姓老夸我父王励精图治,英明神武,特别能挣钱,十几年就把城里的大路都翻修拓宽了好多,还盖了好几座善堂,新的丝绸都能卖出海了,唔,父王说丝绸出海还没回音,不过不能告诉别人,我母妃说我父王他是真能挣钱的,比谁都能,因为他养得起我,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养的起我就算能挣钱了,不过我母妃说的都没错。”

宗兆帝刚吃的肉突然觉得堵在心头了。

对于宗兆帝目的不纯洁问话所遭受到的傻宝式攻击,众人反应是这样的:皇后鄙视之,太后斜视之,庆王妃低头无视之,苏倾钰捂脸不敢正视之,傻宝天真直视之。

有时候太后也是好奇的,仔细看看,傻宝每回来,虽然就带那么几个宝石,但就那么几个宝石其实都是从来没重复过的,凑齐了来估摸也得有一大盒子了。

“傻宝啊,你父王他们没跟你说过怎么花钱么”太后和蔼极了。

傻宝不懂:“不就是别人给你东西你给他钱么嗯,对,白白说我是公主,高兴了也可以赏别人东西。我父王说,钱能解决的事都不是事,也没多少钱解决不了的,花的高兴就行。”

太后沉默了,财大气粗有木有

“傻宝啊,你父王没跟你说过你的那些金子银子,还有你的石头不能随便给人”宗兆帝有点替承业帝心疼钱了。

“没有啊。”傻宝抱着烤鸟无辜地说,“我父王说,要做高尚的人,高尚的人是视金银如粪土,只要不缺就不用心疼,如果我缺了就去跟他要,唔,石头的话,好看的石头不可以给别人。”

宗兆帝再次沉默了,承业帝你太强了。

庆王妃若有所思,看看傻宝决定不跟太后他们开口女儿女婿的事了。

宗兆帝想着前方打仗又缺东西了,就十分可亲地看着傻宝:“傻宝啊,想不想给你相公再升个官唔,六品,正六品,孤再给他二百人的御林军,他手里以前的人也继续归他管怎么样”

苏倾钰失手把烤着的鸟掉到炉子上,溅起点火花,吓得立马又捡起来。

其他人也一愣。

宗兆帝看傻宝愣愣的,就说:“孤给的可是私兵,他爱怎么用就怎么用,孤以后都不管的。”

傻宝回过神,又很迷惑:“私兵不是不准养的吗,皇帝陛下,你说的是护院吗就像我的侍卫队一样的”

“额,侍卫队啊,差不多吧,他每天巡逻完了那些人就随他差遣了。”

“那好啊,陛下你给相公升官吧。”

宗兆帝蹙眉:“可是这二百人原本都是准备送到前线战场的,咱们西罗钱不多,也只能拿人去凑了,唉要是有钱就不用死那么多人了。”

“是去我爹爹那儿的”

“是啊,你爹爹来信说没钱了,孤一时拿不出那么多钱,只能给他人了。”

“所以爹爹才好久不回家就像元帅那样没钱了,没盘缠回家”

“啊大概吧。”原来承业帝你是这么忽悠你闺女的。

“我有钱。”傻宝急吼吼地说,“我娘亲肚子好大了,陛下你把我的钱送给爹爹,让他快点回来吧。”

等的就是你这句,宗兆帝还是苦脸:“可是你爹爹养着几万人,没有个几万两他都脱不开身的。”

傻宝就转头问哭笑不得的苏倾钰:“相公我还有几万两么”

苏倾钰心想,这个宗兆帝太坏了,肯定是惦记上自己刚刚说的那笔钱了。

可到底他爹在前线,给了就给了吧:“有,还有大约四万两,不过啊,宝宝,你这次用完可就没有了哦。”皇帝你也别再惦记什么了。

“没有就没有吧,我不喜欢银子,我喜欢石头。”

宗兆帝笑了:“好好,视金银如粪土,果然高尚,你放心,孤不会亏待你的,待会儿孤就给你相公升官去,啊”宗兆帝欢欣地又啃起鸟。

其余人除了傻宝都万分鄙视宗兆帝,你这是卖官造不造还是强卖的那种。

所以在苏倾钰当了正八品两个月后,直接升到了正六品,直接跳过了别人好多年的努力。

苏夫人知道的时候又欣慰又心酸,话说当年苏南侯可是拼死拼活打了十几年的仗才得了个正二品,恢复了苏南侯府的门楣,又过了十几年,前些年才成了一品,儿子这才几个月就升了好几个台阶,她都替苏南侯感到好心酸。

苏南侯收到四万两军需时得知儿子又升官了,还连升了两级,立马知道其中必定有猫腻,问了问送银子来的人,得知这四万两就是儿媳妇拿的,立马知道儿子这官又是买来的。

等朝廷来的人走了,他就傻笑了:“这小子不知道修了几辈子福分,娶到这么个宝,不流血不流汗的就给升到了正六品。”

一旁的副将也笑呵呵的:“这不是虎父无犬子么。”虽然心里也嘀咕那个草包世子好命,不过肯定不能说啊。

苏普脸色暗了许多,又想起了自己的正七品是怎么被折腾掉的就悲从心来。

投胎不慎加娶妻不慎。

过了两天,庆王妃亲热地跑去苏南侯府说带傻宝去逛街,然后逛着逛着就带着傻宝去了一家腊肉店,一对年轻体面的夫妇,据说是腊肉店老板的夫妇,好奇又兴奋地出来接待她们。

庆王妃拉着开始吃腊肉的傻宝介绍:“傻宝啊,这是我的女儿女婿,这个店也是他们的。”

傻宝恍然大悟:“原来是王妃的女儿女婿家的腊肉,怪不得这么好吃。”

王妃暗地里掐了自己一把,疼的眼睛有点红,叹口气:“唉可惜这么好的腊肉说不得以后就吃不到了。”

“为什么”她还想多带点回去跟相公娘亲一起吃呢。

“唉这里吃的人少,上次有批卖不出去亏了,这个店可能都办不下去了。”王妃假假地拿帕子摸摸什么都没有的眼角。

老板夫妇惊悚地看着王妃,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那个端庄从来不说谎的庆王妃呢

傻宝觉得可惜:“那要不我把它买下来”

“哎”庆王妃一愣,她不过是想跟傻宝给女儿家讨个合作,能让官府一路绿色通道。

老板娘却喜上眉梢:“这合适吗”

老板其实老家不在皇城,这里的产业也是因着王府缘故办的,当然也是因为王妃想把女儿养在眼皮子底下。可到底老板娘嫁人了,也在皇城耗了六七年了,老板因为疼爱妻子一年都不能回去老家两次,近来那边说公婆身体不好了,他们其实是想回去照料的。可这里的产业挣不了钱也没亏什么,前线又在打仗,想把店卖出去也没个好价钱,不卖又不能撂开手,所以就有点有点鸡肋。

庆王妃脸色不好了,闺女这是要飞远了啊。

傻宝又咬了一小块腊肉,满口生香:“合适啊,我喜欢腊肉,不过你这只有猪肉,我还要做鸡肉牛肉鸭肉鱼肉,什么肉都做点,以后我吃肉都不用自己去买了。”

傻宝爽快的从腰包里掏出两颗夜明珠,日光一照都是发光的。

另外三人吞了口口水,庆王妃艰难地问:“傻宝,你就随便把这些放身上么不怕丢了啊”

傻宝摇头“错错做的荷包很结实,都是跟我衣服绣在一块的。”

重点不是你的荷包结不结实,重点是你不怕被抢么

“咳咳,公主啊,就是要买这个铺子,也不用这么多贵重的东西的。”老板琢磨自己所有身家加一块还不定有些两个夜明珠多呢,这都至少够买几十个腊肉铺子了。

老板娘也点头:“这个铺子算足了也就几千两,哪里要用这么些。”

傻宝很愁:“可我只有这个了,这个不比几千两多吗我父王说一个珠子就可以买一个城的烧饼了。”

当然多了,就是太多了。

其余三人好无语。

最后老板夫妇坚决只收了一个夜明珠,店里所有的存货家具都留给她,还又多送了老板娘嫁妆里的一个鞋铺子,铺子有点远,在百里外的一个叫淮水的小镇。

傻宝随口跟老板娘问了句她嫁妆里什么,老板娘也随口笑着说:“必定是比不得公主的,不过父亲母亲疼我,没有万顷良田也有许多铺子田地的。”

傻宝拎着两张房契地契回家,路上琢磨着好像她的嫁妆里没什么房契地契,有几张还是远在大贺的庄子,明明当初大姐姐二姐姐三姐姐出嫁都有好多地契房契的,她都没有,好奇怪。

感觉少了什么的傻宝不愉快了,回家就翻嫁妆,结果只翻出一大堆玉器石头,还有一大盒子承业帝给的银票金票,另外几个小盒子的金票银票,都是是其他人添妆给的。

傻宝琢磨几千两就可以买一个什么都有的铺子,那她好像可以买很多,而且据说现在田地也是很便宜的,尤其在边境,因为打仗好多人都惊恐地跑了,荒了大批良田,都是可便宜可便宜的了。

于是傻宝随便拿了一沓面值都上万的银票给侍卫大小了,让他们领人去给她买地买铺子,越多越好,她也要有万顷良田。

大小了好不容易等到一份正经差事,急吼吼地领着三十个人奔到百里外千里外地给公主物色铺子田地去了。

管家看他们急吼吼跑出门就问去哪,大小了也没回话就跑了。

苏倾钰下了值回来的时候,傻宝正在看一封邀请函,寄件人叫徐景,说玉和斋要在西罗皇城开分店了,日子都定好了。

苏倾钰记忆力一向很好,自然是记得徐景的,当初迎亲在大贺宫门口告别时,那个徐景可是添了两车东西呢,也是唯一属于平民却被傻宝喊过来告别的,而且一看徐景当时那个眼神就知道有不纯的心思。

“宝宝,不去好吗”苏倾钰搂着傻宝蹭她脸颊撒娇。

傻宝忽闪眼睛:“为什么,我都和徐景说好了呀,阿钰你也去吧,里面有好多好玩的东西。”

苏倾钰知道拦不住,转了下眼珠,立马就大大方方地说:“嗯,那就去看看,我跟你一块去。”

去看着徐景不准再对你眉目传情。

傻宝临睡觉还在想她的万顷良田,装满各种各样肉的铺子。

压根不知道他相公一夜没睡,雄赳赳气昂昂地准备斗徐景。

------题外话------

以下小剧场纯属乱入,不要当真不要认真。捂脸遁走

小剧场:

洞房花烛夜

傻宝挥挥手里的小黄书:相公,示范一下这个姿势。

苏倾钰衣衫半解,从侧卧摸大腿姿势改为雌伏在地,一脸泪:宝宝,为嘛我要非学受的那一方。

傻宝:因为你长得好看,受一般都是长的比较好看的那个。

苏倾钰:天杀的,到底是谁不安好心,好好的男女合欢图换成了男男的,害得老子不懂这行还得装成知识渊博:><:

傻宝:唔,好像还缺什么。

苏倾钰:什么捂着脸撅着屁股趴在地上装死装可怜

傻宝默默拿出一根黄瓜,看看手里sm的小黄书,对着面前白花花的屁股捅过去。

苏倾钰“嗷”一声捂住屁股,吐血,完犊子,果然不该秋天大婚,怎么忘了这是个菊花残满地伤的季节。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