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九章 请别惦记别人儿子/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7小说网 . ,最快更新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最新章节

本来苏夫人是想着日子终于要清静了,可她出月子才出来在侯府后花园里晃了半天,还没等到今儿下值的儿子跟儿媳妇回来,那一共没见过几次面的庶媳妇来了,上来就亲亲热热地喊:“母亲,媳妇今儿特地来跟您请罪了。”

苏夫人看着她的大肚子,可还记得那天她冲过来把自己拉倒砸在自己身上那个疼,导致差点不是自己没命就是女儿没了,所以脸色当然很不好,闪过她伸来的手直接越过去了。

后面反思一天,今儿大早又巴巴跑来夫人面前刷存在感,一直跟着夫人后面的苏南侯皱眉:这个小儿媳妇怎么这么不安分呢,跟她老子一样让人神烦。

这么想着,抱着女儿赶紧也闪过周玉兰跟着夫人往前走。

周玉兰脸上的笑僵硬了,随即又抱着肚子往一边丫头身上靠:“哎哟,我肚子疼,哎呀,疼死我了,父亲,母亲,救命啊,我肚里可有侯府长孙啊。”

苏夫人狠狠蹙眉,瞪了苏南侯一眼,苏南侯脸色也很菜,他们可碰都没碰她,这喊救命会不会太夸张

“管家,送二奶奶回去休息,再请个大夫,没事就别让她随便出来了,保胎要紧。”苏南侯不耐烦地指挥管家,然后就腾出一只手揽着苏夫人走了,搞什么,你的肚子可跟我们没关系,别到时候出事赖我们身上,你这样差点害死我夫人女儿,连我儿子,你自己相公都看不起的女人,怎么还好意思往我眼前撞。

急急忙忙赶来的苏普一把拽着周玉兰:“你闹什么怎么还有脸往父亲母亲眼前跑我告诉你孩子要是被你折腾出好歹,我就把你休回娘家,我连和离书都不会写。”

“你干什么”周玉兰挣扎,“我这不是跟母亲请罪么”

苏普冷笑:“把你那点见不得人的小心思收一收,别画虎不成反类犬,大嫂不是你学的来的。我还告诉你,我头上有兄长,侯府永远不会是我的,你要是还痴心妄想当侯府夫人,我还是劝你生完孩子另谋出路”

“你比苏倾钰强那么多,为什么不能取代他。”周玉兰压低声,“我爹说可以帮我们除了苏倾钰的。”

苏普心中一阵寒凉,压抑着声音:“你再说一遍”

周玉兰以为他心动了:“是真的,我爹说”

“滚”苏普一巴掌扇下去,没特意留多少力气,直把周玉兰打摔到地上,这会儿她是真的疼的喊起来。

“救命啊,救救我,杀人啦”

走远的苏夫人吓得立马回头,看到周玉兰躺在地上大喊大叫,苏普还举着巴掌。

“苏普你放肆”苏夫人大喝,跑过去就把苏普推开,帮着下人去扶周玉兰,“她还怀着你孩子呢,你还是不是男人了,苏靖你给我滚过来,你就是这么教你儿子的教他打孕妇”

苏南侯也被吓到了,赶紧把女儿给奶娘,跑过去看看疼的脸都白了的周玉兰,又看看盛怒中的苏普,扬起巴掌又扇不下去,抖了好一会儿又背到身后去了,暴喝:“你今天不给本侯说出个二三四五来,本侯就家法伺候”

小儿子跟了自己都七八年了,虽说有时候阴暗点沉默点,可真的不是坏孩子,况且要他为了这个害过夫人,已经让他讨厌极了的女人打儿子,苏南侯还真下不去手。

周玉兰哭的惊天动地:“这日子没法过了,苏普,我跟你拼了”喊着还要上来打苏普。

苏夫人拉着她:“你干什么真不要孩子了整天就知道折腾,赶紧安分点”

苏普看看现在一脸嫌弃厌恶,刚刚却义正言辞就差亲自动手扇他的苏夫人,突然间明白那天苏倾钰为什么不同意分家了。

也明白苏倾钰为什么之前明明被很多人唾弃,却依然过得潇潇洒洒,开开心心,阳光肆意,大约很大原因是因为他有个善良正直,喜怒哀乐从不掩饰的率性母亲。

苏普不知想到什么突然低笑了一声。惹来苏夫人怒视。

苏普猛然间发现对于这个他叫了快二十年母亲的女人,其实在很久以前,自己就已经不排斥了,甚至有时候都在嫉妒苏倾钰能亲亲热热地唤娘,能得到夫人无微不至的关怀,能被夫人宠得不怕天不怕地,而自己只是恭敬疏离地唤声母亲。

很多时候,苏普也在好奇,苏夫人在想什么,即便万分厌恶姨娘也不曾对他有过任何为难苛刻,一切按着庶子规矩来,绝不愿意多也从不会少,父亲把他带在身边她也不曾有过任何打压,不满也都是冲着父亲去,直白地嚷出来,根本不像其他人家主母那样对待庶子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也没有像他到军营交到的第一个朋友的主母那样,直接让庶子死在兵荒马乱中。

便是对于苏倾钰,他以前也一直认为自己是嫉妒他,想打败他,得到父亲得到所有的肯定。可是在苏倾钰拒绝分家,也不曾出面为难差点害死母亲的姨娘和周玉兰的那天,他想也许这就是真正的嫡子气度,是自己如何都学不来的。

可蓦然回首,才发现自己这么多年,其实都是在追逐这个兄长的脚步,小时候兄长学文学武,他也任由姨娘跟夫人闹腾,得来更多更好的,逾越庶子应份的机会去学习,兄长每天甜言蜜语哄夫人高兴,自己就每天风雨无阻地给夫人请安,安静乖巧地接受夫人的一切安排,长大了兄长做什么都会引起父亲注意,他也想方设法留在父亲视线里。

甚至近来会有这样的念头:如果自己是夫人亲生的,自己说不定比苏倾钰更会惹父亲生气,如果和苏倾钰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凭着苏倾钰这些天对妹妹的宠爱,自己肯定是一个很幸福很轻松的弟弟。

想到这些无厘头莫须有,永远不会有确切答案的念头,苏普自己都忍不住想笑。

“你儿子不正常了吧”苏夫人抽抽嘴角,看到苏普诡异的笑有点惊悚,只能继续瞪苏南侯。

苏南侯也有点发毛,小儿子不常笑,连着这么诡异地笑这么久更是史无前例。

苏普回过神,指着周玉兰,一字一顿地说:“不管你看不看得起我苏普,我都要告诉你,我苏普堂堂正正,无愧天地,你爹要是敢打着我的名义对我兄长不利,我拼死也会让他后悔。”

“你说什么”苏夫人立马松了扶周玉兰的手,恶狠狠盯着周玉兰:“你爹要对我儿子做什么”

周玉兰哪里想过苏普会直接嚷出来,当下真的头昏肚子疼,然后就晕过去了。

苏南侯还没回过神,等苏普把周玉兰抱走了,他突然反应过来,立马暴走:“滚你个御史八代祖宗的,敢对我儿子有歪心眼,我弄不死你我。”

苏夫人也气的发抖:“我苏府哪里对不住他们周家了,就是他拒绝我家倾儿的婚事,偏要把女儿嫁来当庶媳妇我也没让他家女儿立规矩,不就是让他不懂规矩的女儿回家待了几天吗他还记恨上了”

苏南侯咬牙切齿:“馨儿别气,为夫不会让他好过的,陛下这些年也是恼他厉害,看我这次不好好整整他。”

晚上吃饭,苏倾钰和傻宝还是嘻嘻哈哈的,苏倾钰给傻宝喂一块肉,傻宝回之美美一笑。

一旁的苏南侯夫妇满肚子话都不知道怎么说,最后还是决定沉默,自己暗地出手整人,不必让儿子烦心去防小人了。

苏倾钰知道自己被人妒忌,不过没办法,他升官太快了,哎呀,有时候回想回想一年前无所事事的样子,都觉得隔老远的事,现在每天当值陪傻宝玩,一天都是满满的,想无聊都没时间。

过了两天据说在苏南侯的建议下,陛下又想要提拔提拔御史的儿子周维,就让苏南侯回军营的时候把周维带去历练。

周维一听到这消息就腿软了,哭爹喊娘的,周夫人更是求到了太后面前,可是太后昨天跟侄女苏夫人话家常的时候,听说御史因着女儿记恨上了苏倾钰,还有了歪心思,正不高兴着呢。

于是就说历练是好事,苏南侯肯定会好好训练周维的。

周夫人回家哭啊闹啊,周大人没办法求到了苏南侯府,苏南侯笑眯眯地说:“我儿子能被您惦记上是荣幸,就像你儿子被我惦记上也不是坏事,说起来您女儿是个说实话的好姑娘。”

周大人就知道了是女儿拉他下水了,前些天陛下还有意无意地说起苏南侯夫人难产和庶媳妇有关的事,这会儿又闹出苏世子被自己惦记上的事,苏南侯能咽下这口气才怪。

苏南侯呡着茶:“本侯长年在外,儿子都照料不到,离得太远,这要是谁下绊子出阴招什么的可怎么好啊,哦,周大人不用担心,本侯定会好好照应周公子的,你放心啊。”

御史脸黑成锅底:“那就多谢侯爷了,下官也会多多帮衬世子的,”

目送御史沧桑离去,苏南侯继续喝茶,哼,你儿子掐在我手里,我看你还敢动什么歪心思。

苏南侯临走的前一个晚上把两个儿子都叫过来谈话。

“倾儿你真不想跟爹去锻炼锻炼”

“不去”苏倾钰毫不犹豫,他现在有官当有奉禄拿有家回有媳妇抱,日子不知道多美呢,才不要去兵荒马乱的军营每天觉都睡不好。

“你,”苏南侯恨铁不成钢,“你就这么不思进取了”

苏倾钰不服:“我说侯爷,小爷我现在好歹是个三等侍卫,手底下领着几百个人,大小也是五品京官,我怎么不思进取了你就非得小爷去战场挨几刀才甘心是不是”

苏南侯一噎,这次回来后大儿子就没喊过他一声爹,偏偏他理亏都骂不得。

苏倾钰一屁股坐到旁边椅子上,翘着二郎腿:“赶紧有事说事,没事我就回了,宝宝还等我回去给她画小猫玩呢。”

苏南侯抽抽嘴角,手习惯性地抬起要给他一巴掌,举起来又给放下了。转而跟苏普说:“你媳妇也快五个月了,这次你可以先留下,她有点拧不清,你得多顾着点孩子。”

苏普摇头:“不用了爹,儿子已经安排好了,会有人服侍她,生产之前都不会让她出院子的,如果真的还要出事,那也是儿子跟那个孩子缘浅。”

“唉也是爹当初疏忽了你的婚事,想着御史家的女儿怎么也配得上你才没有管。”苏南侯有点自责,二儿子的婚事因为军营走不开,他又害怕那时候苏夫人的脸色,毕竟进门的是之前拒绝了苏夫人给大儿子提亲的女人,所以他都没没敢回来张罗小儿子的婚事。

其实自己心里也是明白,自己心底,大抵庶子还是比不得心爱女人生的嫡子,所以一直不待见周玉兰,知道夫人敬茶都省了也没说什么。

“儿子不怪任何人,爹不必自责。”苏普仍旧没什么表情。

苏倾钰有时候是同情苏普娶了那么个女人的,和傻宝那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啊,自己算是被傻宝一手拉到这五品上来,而他被她媳妇从七品拉下来还被宗兆帝不待见,是要有多背。

“天不早了。”苏倾钰站起来打个哈欠,“小爷先回去了,你们慢慢玩啊。”

“臭小子,”苏南侯到底忍不住一把揪住他后衣领,“开口闭口小爷小爷,我可是你老子。”

“哦。”苏倾钰耷拉着眼皮稀松平常地应一声,“爷十岁就知道了,侯爷不用一遍遍提醒。”

想到十岁那个巴掌,苏南侯没来由地心疼了,手也松了劲,不耐烦地挥手:“滚滚滚”

苏倾钰麻溜地滚远了。

苏普心底还是有点不舒服,这个兄长从进来就没正眼看过自己一下,唯一一次抬头还是爹说到周玉兰,他给了他一个同情的眼神。真的,很让人有揍他的冲动。可人家连自个老子都不怕了哪里会把他放在眼里,想想从小他就没正眼看过自己,就像自己也没正眼看过他。

棋国圣手临走前特地来见了苏倾钰一面,死活要约定再战一回,苏倾钰被吵的没办法就答应了,反正没定时间,到时候说没空就完了。

棋国人走了之后,苏南侯第二天也要回军营了,这次他很感动,二十年没送过他的苏夫人竟然主动给他收拾行李,虽说还是冷冰冰地没说什么叮嘱的话,可能把他送到门口那就是天大改变了。

苏南侯临走亲了又亲小女儿,他觉得这都是女儿的功劳。

苏倾钰被傻宝拉着一起来送行,翻着白眼靠在大门边上一句话都不说。

傻宝拎着半袋子宝石给苏南侯:“爹爹,上回你都没钱回家了是不是这个给你,要是不够你再让人来跟我拿,唔,对,这个叫私房钱,爹爹自己花。”

苏南侯一震,有点不敢相信地慢慢打开袋子,瞬间被里面花花绿绿的宝石闪瞎眼了:“傻宝啊,这是你的,爹爹不能要,爹爹不缺钱回家,真的。”又压低声说,“以后可别随便把这些拿出来,谁要是跟你哭穷你就先问问倾儿还有你娘亲再给,知不知道”然后转头看苏倾钰,“傻宝不懂事你怎么也不懂上回就那么被四万两,四万两,你,算了算了”

苏倾钰撇撇嘴:“那是宝宝的钱,她喜欢花就花呗,花光了我的奉禄和外快也能养活她。”

“爹爹为什么不要不够吗”傻宝觉得大家应该都喜欢这样的石头的,为什么爹爹不要呢

苏普除了平日里看傻宝穿戴许多宝石,还是头一回看到这么半袋子纯粹的宝石珍珠,他想,这怕是很多人一辈子都买不起一块的,就这半袋子,可能他爹手里的那些兵不打仗的话三五年花销都够了。如今她能眼都不眨地给他爹,是她大方呢还是傻呢无论哪种,突然发觉都好可爱,苏倾钰真是夫人给他高香烧多了,才把这么个傻宝哄回来的。

苏南侯有点头疼,把袋子又放回傻宝手上:“傻宝啊,不是多少的问题,额,反正爹爹不能要的。”当公公的拿儿媳妇嫁妆私房钱,说出去他还要不要脸了。

苏夫人也说:“乖宝啊,你爹不要就算了,你自己留着玩。”

傻宝很委屈,她昨晚挑了好久才挑出来最不好看的来给爹爹当零花钱的,可是爹爹不要,是不是也觉得这些石头不好看可是剩下的都是好看的她要留着做衣服和数着玩的,不想把它们当钱卖出去。她就看苏倾钰:“阿钰,爹爹不要。”说着嘴巴鼓起来,一副委屈样。

昨晚陪着一起挑石头的苏倾钰心疼了,拿过傻宝手里袋子扔到苏南侯怀里:“我媳妇给你你就拿着,哪那么多事,拿着去多买点肉买点酒,别老是抠门,穿的寒酸相,成天小气拉拉的,还看小爷不顺眼。”

苏南侯直瞪眼,到底是老子寒酸还是你太奢侈

傻宝委屈地看着苏南侯:“爹爹不要嫌弃石头不好看,剩下好看的我都要留着做衣服的。”

苏南侯被她委屈模样弄得好罪恶,苏夫人也心软极了,赶紧打发苏南侯走:“行了行了你赶紧走吧,乖宝高高兴兴送你东西还要受你气。”

苏南侯也委屈了,他不是嫌弃啊喂,实在太贵重他怕啊。

苏普走到远远躲在侯府隔壁门口的姨娘面前,姨娘想说什么,苏普打断:“娘,好好照顾自己,我跟管家打过招呼,实在有什么事解决不了可以去找他,不过一些小事就别去了,平日里也别去串门什么的,无聊就跟丫鬟出去逛逛,不要去,母亲面前了。”苏夫人是仁慈,可是从不吃明亏,姨娘被送走再也看不见拉倒,要是再看见他估计苏夫人会光明正大地把姨娘捆起来抽一顿。

姨娘还想争论一番,苏普摇头:“儿子在战场,娘在家里好好的,不要让儿子挂心可好”

姨娘终于不甘又无奈的点头,哽咽:“好,娘再不跨进侯府大门一步,你放心去,刀剑无眼的可别因为娘分心。”

苏普点头:“恩,周玉兰那边您也不用挂心,她若是再惹事,儿子就不会再容忍了,御史家门槛高儿子攀不起,也不想一辈子被自己的女人看不起,娘能理解吗”

姨娘半天说不出话,等苏普上马跟着苏南侯走远她才扶着墙哭的蹲下来:“普儿,我的普儿。”

苏夫人听到声音掉头看到姨娘可怜的模样,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转头进了大门。

傻宝看看那边,跟苏倾钰:“阿钰,姨娘哭的好可怜,她都不穿粉色改穿墨绿的了。”

苏倾钰垂着眼:“早些年,我娘哭的时候比她多,还都得背着人偷偷哭,进去吧,不用可怜她,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管家招招手,让那边服侍的小丫头把姨娘扶回去了。

晚上吃过饭,苏倾钰看傻宝逗着妹妹玩的高兴,拿着青翠欲滴的菩提挂坠在妹妹眼前晃来晃去,可怜的妹妹视力还不行,就模模糊糊地看到东西晃,小手好不容易挥了一把,根本够不到,呜呜哭喊两声,就被傻宝塞到她嘴里的软木嘴被堵着,吮了两口发现软木嘴好玩又忘了哭,傻宝继续拿坠子逗。

苏倾钰就坐到苏夫人脚踏边上,把头枕在苏夫人腿上,苏夫人愣了下,将手里的孩子衣服放到一边,笑着摸了摸儿子的头:“这些日子辛苦我们倾儿了。”

苏倾钰蹭了蹭母亲的手:“娘,我害怕。”

苏夫人柔和了眼神:“娘知道,你比你爹那个棒槌想的多,咱们苏南侯府这代的辉煌已经二十年了,如今陛下又开始真想管事了,所能抓到的最大助力也只有你爹和咱家傻宝这两条,无论哪样,最先被推出来收益的都是你。”

“嗯。”

“那就按着自个的心意去做,娘早说过,娘的倾儿在西罗闹破天都不怕,不管是有这样权势滔天的爹,还是有这样福气无双的媳妇,总归是你的命,好的坏的都得受。这些天你一直做得很好,娘相信以后也会同样好,会更好,傻宝来之前,娘是真担心你跟你爹赌气把自己荒废了,也失望过失落过,不过傻宝来家后,娘就慢慢不担心了,就这样一点点成长起来,长成你自己认为的,能配得上你媳妇的样子吧。”苏夫人无奈地笑笑,自己这个大儿子还是有点孩子气啊,这一年多自己的心思多放在傻宝和小女儿身上,疏忽了大儿子这一年跌宕起伏的情绪,怕是他心里也失落的。

苏倾钰说不上来有点累,不过瞄瞄旁边懵懂好奇看过来的傻宝,又弯起来嘴角:“嗯,我知道了娘,不过,我还是不喜欢那个老男人,我就喜欢我媳妇。”

苏夫人:“”儿子思维跳跃好快,“其实吧,你爹他,”

“娘你别给那个老男人说好话,我一个字都不信,哼”苏倾钰气哼哼,苏夫人头疼地揉自个太阳穴。

傻宝看相公黏着娘亲,她也跑过去,坐在苏夫人另一边脚踏上,枕到苏夫人另一条腿上,和苏倾钰大眼瞪小眼。

“娘亲也摸摸我头。”

苏夫人失笑,赶紧拿另一只手抚了抚傻宝的脑袋,又被一头的珠宝硌了手:“好好好,我们乖宝也摸摸,我们乖宝最厉害,娘亲最喜欢我们乖宝了。”

傻宝就乐呵呵地笑。

苏倾钰伸手捏捏她脸:“跟我抢娘亲抢赢了这么高兴。”

傻宝摸摸脸,也伸手去掐苏倾钰的脸,试手感似的连掐了好几把:“阿钰脸上肉又多了。”

苏倾钰:“”

苏夫人“噗”地笑出来,天知道儿子有多爱护他那张风流不羁看着就不像正经人的脸。

“走,我们回房去谈谈。”苏倾钰跳起来拉着傻宝就走,傻宝不肯,还要跟妹妹玩,苏倾钰拦腰抱着人倒退着把人拖走了。

目送两个主子没形象闹腾的下人:“。”唉,还是老样子。

苏夫人掸掸衣服起身去看小女儿,就知道找自己刷存在感纯粹是无聊了,他们夫妻就是属蚯蚓的,就算断了一节身体都能长出来的那种,再大的事估摸睡一觉也就完了,以后再也不要随便被他们忽悠心软。

刚刚差点都要被儿子感动得掉眼泪啊喂,结果傻宝一闹腾一点氛围都没了。

------题外话------

来来来,我们来讨论一下关于肉多的问题,有什么办法能在三天内减掉十斤除了不吃饭

另:推荐倦倦的重生辣妈之裴少轻点爱

她和他的婚姻,不过是一场商业婚姻,他和她之间的感情重量,不过一张白纸的重量。

他本应是她的妹夫,却因父母不舍妹妹,让她与他结婚,也因她拥有着一张娃娃脸,身材火辣,所有人都认为是她抢走了妹夫,骂她“狐狸精”。

而一场车祸,让她重生回到二十年前,回到她和他结婚五年时。

这一次,她不会再放过那个女人

这一次,她绝对要保护好儿子

这一次,她要守护自己的婚姻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