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二章 宫变以后/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7小说网 . ,最快更新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最新章节

“啪啪”地道通往宫外的那一头突然出现了脚步声。原本半昏睡的纨绔一惊而起,灭了烛火,抽了腰间软剑悄悄过去,承业帝拿过苏倾钰怀里带血的匕首也悄悄跟过去。

“阿钰阿钰你在不在”傻宝有点委屈哭腔的声音响起。

原本趴在地上半死不活昏迷中的苏倾钰身体本能地一颤:“宝,宝宝。”

纨绔吐出口气,重新点燃烛火,承业帝放下匕首,看着一年不见高了又似乎瘦了点的傻宝,眼圈红了:“傻宝,孤的傻宝啊。”承业帝一把搂住傻宝。

“父王父王父王我好想你。”傻宝激动地搂着承业帝。

皇贵妃一听到傻宝声音立马不要女婿了,跌撞地跑过来抢过承业帝怀里的傻宝抱着喊:“宝宝,娘亲的乖宝宝,你怎么跑回来了,啊知不知道多危险,怎么就跑会来了呢”

“母妃,母妃,我也想你,我梦到母妃在哭,我好难过。”傻宝抽着鼻子说。

错错眼尖地看到地上躺着不动的苏倾钰,就说:“公主,公主,驸马躺地上不动了。”

傻宝从她母妃怀里抬起头来,看到苏倾钰真一动不动地就急了,奔过去使劲摇他:“阿钰阿钰,你怎么不动了”

“啊,宝宝啊,你再摇,我就真不会动了。”苏倾钰惨叫都没多大声音。

傻宝吓得不敢摇了,甲憋着笑拿出随身带的伤药去给苏倾钰重新上药。

“宝宝啊,你怎么回来了”苏倾钰缓过劲趴在傻宝怀里求安慰,顺便说话分散背上的疼痛,“不是说好五皇子能调动军队就把你送出去吗”

“唔,二宝是让人送我出去的,可我想回来找阿钰,还有父王母妃,我就让甲乙丙丁他们带着我和错错偷偷跑了。”

“宝宝你不乖哦。”苏倾钰声音越来越小,“都不听阿钰的话了。”

“我是和阿钰一起来的,我就想和阿钰一起走。”傻宝低头看看,嘀咕,“怎么又不动了,睡着了吗”

旁边错错给纨绔上药,纨绔笑呵呵的:“我们世子可拼命了,都是为了少夫人哦。”

错错撇撇嘴,笑得真蠢。

承业帝看着傻宝盯着女婿,不经意流露温柔的模样,不自觉地勾了下嘴角:“哎呀,孤的傻宝长大了呢。”

皇贵妃坐在傻宝身边,不嫌烦地一遍一遍看已经离开自己一年的女儿,似乎有很多地方变了,又似乎哪都没变。

过了许久,估计外面天都亮了,头顶上的地道又一次打开,承业帝抬头,终于等到了他一身戎装,满身战场的硝烟气息,沐着朝阳持剑而来的儿子。

皇贵妃看着才一年不见就已经完全褪去稚嫩的儿子,眼泪滑落,轻轻唤了声:“二宝。”

再一次坐在早朝的皇帝宝座上,承业帝恍如隔世,看着底下跪着的一片臣子,目光落在了刚刚苏醒的丞相,那日跑死三匹马带了黑风寨人马赶回来,配合二宝的太师,以及拼死保住剑器阁还给太师送去信的覃霄,严青等人身上,他们几人簇拥着站在最前面的五皇子,从未有过一刻这样清晰地认识到:属于儿女们的新时代已经在悄然来到。

“一月后,封后大典和太子搬迁之禧一起举报,礼部去办吧。”承业帝仍旧冷静的声音,透着丝丝威严,仿佛昨日那场宫变没有影响他分毫。

“诺。”礼部尚书恭顺应下。

其他人今天也识相地没提宫变的事,毕竟事情一平息,承业帝隔天就连着十几道旨下去,死的残的贬的流放的,不下万人,他们这位君王从来就不是个心软的,也不是个喜欢被人揭伤疤戳痛脚被挑衅的,被儿子逼宫什么的他自认是很没面子的事,所以事情过去,就不喜欢再被人提了。

下了朝,承业帝带着二宝一起回后宫。

如今后宫里只有皇贵妃,不,是皇后一个了,其他的美人除了沉美人赐死,岳美人在三皇子出事时自尽,雁美人跟着被封王的残废二皇子搬出去了,花美人出宫礼佛多年,四皇子一直在太学院修书。

本来任性的承业帝要把自己活了四十年才得的宝贝皇后放到自己的偏殿里养着,就是之前傻宝住的那间。

底下人敢怒不敢言,你说你养女儿倒罢了,反正是个要嫁出去还是个脑袋不大活络的,可是这把实打实后宫女人弄到身边天天看着算什么偏偏这才宫变过去,陛下那一身血腥杀戮还没下去,顺手再多弄死几个真不费事,按个谋反同伙罪名,连一家老小都得跟着完蛋。所以那些人又不敢说什么违逆的话。

反而是新上任的皇后说什么都不肯搬过去,但承业帝也态度强硬,绝不许他尊贵的皇后再继续住冷宫,最后折衷了一下,把后宫最靠近勤政殿的那座宫殿收拾了,给挂了个椒房殿的匾额。

承业帝这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苏倾钰的哀嚎:“宝宝,你让纨绔给我上药就好了,你不用动手了,啊啊轻点轻点,哎哟哎哟”

“阿钰你别乱动,我马上就轻点了。”

傻宝夫妻这些天被安排住在皇后宫殿的偏殿里,平日里也不大跑出去,以至于除了椒房殿的人和丞相几位高层核心人物,旁的人都不知道傻宝秘密回来了。

承业帝笑着进了正殿,皇后在准备早饭,看到承业帝进来就上来接过他的外套:“陛下辛苦了,坐一下,臣妾去叫傻宝他们过来。”

承业帝点头,皇后出去后,二宝陪着坐下说了一会儿军营里的事,然后说:“大皇姐二皇姐三皇姐那日帮了犇犇他们,父王能不能,让她们接着驸马还有无辜家人住到公主府”

承业帝点头,然后拍拍他的肩:“你暂时不要回军营了,当初你立下军令状,要把乌喜赶出大贺,如今也算是完成了,经过这次内乱,朝堂也要好好整顿,以后就学着理政吧。”

二宝闪神一会儿,才慢慢点头:“儿臣领旨。”

承业帝有点惆怅,到最后他的太子又像当初他当太子时一个样,没有一个能靠能用的手足。所幸,他还养出了这么个有勇有谋的儿子,和几个识大体的女儿:“过几年再慢慢提用你几个皇姐的驸马,现在不急,到时候你还记得他们就算他们的造化了。”

二宝性情沉静,面容极少表现多大情绪起伏,听了这话也只是点头:“儿臣记得了。”

隔壁偏殿里,苏倾钰傲娇地非要傻宝扶着他才肯起来,皇后没好气地说:“待会儿陛下见了,不让你带傻宝回去就好了。”

苏倾钰浑身一震,立马直起腰,狗腿地反扶着傻宝跟着皇后到了正殿。

二宝看到面色苍白的苏倾钰狗腿模样就微微皱眉,承业帝也奇怪:“哟,世子这是伤好了”

苏倾钰笑的你好我好大家好:“快了快了,我身强体壮着呢。”

总之完全看不到那天他冷静有条理安排人做好各自事的霸气模样,看不到他扮演各种角色时的理智模样,眼下整个一没骨气谄媚的小人嘴脸。

承业帝心里纳闷,这人怎么转眼就变得这么彻底了呢

吃饭的时候,苏倾钰习惯性地给傻宝盛两种粥,一碗白粥,一碗其他加料的,夹离得最远的菜。傻宝只顾埋头吃,吃的差不多了苏倾钰就给她一碗甜品吃着玩,然后他才自己认真吃饭,当然,饭量比傻宝还大。

等他不知不觉吃了一碗饭三碗粥后,才后知后觉地停下来看着早就停下筷子的岳父岳母,还有二宝:“呵呵,陛下都吃好了啊。”

完了完了,吃多了,会不会被嫌弃啊。

皇后看他这副故作镇定放下筷子的模样忍不住笑出来,承业帝心里是有点惊讶他吃的多,但看在傻宝吃得没比他少多少的份上就决定不嫌弃他了:“傻宝还没吃好呢,你再陪她吃会儿。”

傻宝抬头傻呵呵地朝苏倾钰笑,苏倾钰面部有点僵硬。

吃完饭,大家就去散散步,就带了几个贴身伺候的,让人提前把场子清清安静。

尽管那场宫变已经过去好几天了,宫里一切都清洗干净恢复原样,但空气里还是弥漫着一丝血腥味,偌大皇宫总有萧索味道。

走到一个凉亭的时候看到一个粉衣小姑娘追着犇犇跑,傻宝眼睛发亮,万分八卦地看着:“犇犇完成亲了吗”

皇后有点错愕:“那不是琥珀么”琥珀是金家现任家主夫人的大侄女。金家现任家主又是皇后和太师的同母异父的弟弟。之前金家家主带着夫人儿子还有这个侄女一起来大贺拜访过,承业帝悄悄销了几十年前金家的案底后,金家生意也开始往大贺转。

“看来你三弟也到了。”承业帝看着打闹的小儿女总算有点笑意,“那倒是个活泼性子野的姑娘,不知道我们二宝以后会碰到什么样的姑娘。”

向来面瘫的二宝红了耳根。

另一边,之前帮着苏倾钰他们去救承业帝的小太监,依旧狗腿地谄媚地追着徐公公:“干爹,干爹,您就认了我呗,儿子都求您好多次了,您就认了我呗,干爹,你就是我亲爹。”

“谁认你做干儿子了”徐公公头发已经白了大半,不理小太监直接朝前走,“咱家说了,咱家这辈子都不认干儿子,你别套近乎了,赶紧离咱家远远的。”

苏倾钰八卦了:“这小太监还真会抱大腿啊。”

承业帝挑眉,哟,抱大腿这词你都学会了

“小太监应该就是徐公公说的那个,他本家的孤儿了。”承业帝想起不久前徐公公说起有个他本家的孤儿被卖到皇宫了,这让徐公公他想起自己也是因为孤儿才被卖进来的。

“徐公公好可怜啊。”傻宝悲天悯人,“这么多年,我都没看到他娶媳妇生儿子。”

众人看向苏倾钰,苏倾钰面皮一紧,支支吾吾:“宝宝啊,太监,太监不能,生儿子的。”

“为什么”

“因为,因为他们咳咳,就是,我们回去再说啊”苏倾钰有点脸皮发热。

其他人不厚道地笑了。包括二宝也抿嘴笑了。

徐公公看到承业帝就赶紧行了礼,小太监也跪下规规矩矩地行礼,一点也不敢有刚才的嘻哈耍赖皮。

“行了,徐公公,孤做主了,你就认了这个小太监吧,让他以后孝顺孝顺你。”

“陛下老奴。”

“孤知道你怕什么,这样吧,小太监你抬起头来。”承业帝看了眼小太监。

小太监抬头,依旧不敢正视哪一位,头抬起来,眼睛垂着。

“叫什么”

“奴才,奴才叫徐宁海。”

“恩,名字不错,以后认了徐公公,就跟着太子吧。”

徐宁海一惊,随即“彭”一个响头叩到地,大声说:“奴才生是太子的奴才,死是太子的奴才鬼。”

承业帝点头:“孤看你机灵懂事才提拔你,以后好好给太子做事,起来吧。”

徐公公带着徐宁海走后,承业帝跟皇后说:“去叫上太师一起见见你三弟他们。”

傻宝头一回知道自己还有两个舅舅,太师竟然是她舅舅,犇犇是表哥,还有一个叫金茗的舅舅,就是曾经给她送好多好多石头的金家舅舅,这样一来她又多了一个十岁的表弟六岁的表妹。

金家舅舅也是个挺好看的人,笑起来和太师有几分像,嗯,皮笑肉不笑。不过看到她的时候是笑的眼睛看不见的:“公主这么大了那时候我偷偷来瞧的时候才点点大都不会走路呢。”

金家舅舅是真有钱,吃了一顿饭后知道傻宝极其喜欢石头就给了她两盒子石头,有钱舅妈也给了她一盒子据说千金难求的珍贵药材,唔,金家舅妈家开药铺。

犇犇一直被金家舅妈的侄女骚扰,钱小楼舅妈觉得琥珀能把一向很成熟的儿子逼得跳脚是个厉害的,很喜欢,太师对与自己一直不是很亲厚的儿子是恨不得赶紧踢出家门,然后和夫人过个完美二人世界,把那亏空的十年都补上,对于琥珀的大胆追求很是欣慰。

所以琥珀把犇犇撵着跑出去后,两个舅舅舅妈就聊起了他们的婚事,犇犇是大贺太师之子,琥珀是延国百年药香世家的女儿,总的来说还是挺配的,两家一拍即合,承业帝喝点小酒还问要不要他赐婚,皇后笑眯眯地觉得挺好,傻宝说她要开始准备大礼。

只有苏倾钰觉得犇犇好可怜,不过呢,就凭去年提亲宴会傻宝吵着要和他坐,在地道那把让他感动的匕首也是犇犇送的,偶尔犇犇看傻宝时的眼神别提多幽怨,苏倾钰断然决定举双手双脚赞成,还说要和傻宝一起准备大礼。

过了两天,苏倾钰伤口已经开始结痂,傻宝给他上药时他就心思不纯了,最近事太多,他都一个月没和媳妇亲热了,于是就趁机摸摸傻宝小手,摸摸小脸,傻宝因为之前听御医说苏倾钰这伤蛮严重,不得做什么大动作,所以在苏倾钰脱她衣服要亲热时就断然拒绝,苏倾钰说:“宝宝啊,我的伤都好了,不碍事,真的,唔,那就亲一下,好不好”

傻宝看他脸色挺红润就答应了,之后就没办法制止他了,苏倾钰双眼放绿光,亲了一口又一口,傻宝喊停也没用。

直到“咳咳”两声,乍然响起在身后,苏倾钰浑身冰凉,一咕噜地把被子给傻宝盖上,尴尬地笑着爬起来,还好自己的衣服还没来得及扒:“娘,娘娘啊。”

皇后也很尴尬,可是刚刚一块进来,听到异样声音就停在偏殿门口的承业帝还在外面等着呢。

“咳咳,陛下找你们呢。”

苏倾钰眼前一黑,完了完了,要被承业帝劈了。

承业帝脸是真的很黑,特么你还在我媳妇的偏殿呢,你就敢欺负我闺女,而且你那伤能那么搞吗搞成残疾我女儿咋办

一起来的二宝是彻底脸红了。

苏倾钰认命地出去见承业帝,皇后就去看傻宝,傻宝抓着被子,头发有点乱,明亮大眼忽闪忽闪,一点没有害羞,无辜地看着皇后:“母后。”

皇后一阵无力,叹口气给她理理头发:“快起来吧,你父王找你们说事呢。”

傻宝就掀了被子,大大方方地拿过一边衣服穿起来,皇后都开始为苏倾钰感到心焦。

等傻宝和皇后到的时候,苏倾钰小媳妇似的坐在承业帝和二宝对面低着头,一副我错了你原谅我的表情。

承业帝从刚刚到现在就说了三句话。

“孤作为男人,很理解你。”

“但你伤还没好。”

“傻宝可是要靠你一辈子的。”

看到后来的傻宝没事人的模样,不说承业帝,就连二宝都替他姐夫胃疼了。

大家都坐下来了,不一会儿脸色还很苍白的丞相,以及太师金茗也来了。

“听说世子已经是五品京官”丞相问。

“据说领着四品的实权”太师问。

“世子的奉禄够公主花销么。”金家有钱舅舅问。

苏倾钰终于体验了一把女婿上门的三堂会审。

“额,现在的确是领着四百人负责皇城巡逻,奉禄不算多,不过宝宝要用还是有的。”苏倾钰冷汗直掉。

承业帝沉默一下说:“听说侯爷又给世子添了个妹妹”

说到这个傻宝高兴了:“对啊对啊,妹妹好小好小,跟二宝那时候一样,不过没有二宝乖,二宝都很少哭的,她是个爱哭鬼。也没有二宝爱吃东西,就吃一点点。”

二宝默默低下头,人家都是太子了,姐你就别提咱小时候的糗事好么

“听说世子的庶出弟弟也要添孩子了”承业帝又问。

在场的也就傻宝不知道承业帝问话的意思。

傻宝也直点头:“对啊对啊,她说她要生的是侯府长孙,可厉害了,说不定现在已经生了。”他们出来时周玉兰已经快临盆了。

苏倾钰有点躲闪,毕竟长孙位子让庶出的占了不大好听。

皇后忍不住说:“那傻宝你什么时候生宝宝呢”

“相公说我还小,挺不动大肚子,说再等两年生。”

众人目光很复杂地看看苏倾钰,渐渐变的温和了。

苏倾钰感觉从冰川世纪回到了春天。

“皇后跟孤说你们打算这两天就动身回去”承业帝语气不是很友善,他才跟傻宝吃几顿饭呐,又要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面呢。

苏倾钰一抖,硬着头皮说:“我们来的时候是瞒着所有人的,小臣大小也是个五品官员,还是明面上的巡逻队长,总不出现很容易引起人怀疑的。”

丞相很赞赏地说:“世子考虑问题很全面。”

“不敢不敢,实在是本世子自己也招惹了不少人,怕有人下绊子,再说不知道当初这边情况,不敢声张。”苏倾钰很惶恐被夸。

太师笑眯眯的:“的确,不到一年就从没品没阶升到五品很让人眼红。”

“姐夫明明很有将帅之才,为何不随侯爷一起去军营”二宝喊出姐夫的时候其他人愣了一下,二宝意识到这点也有点懊恼。

“啊,呵呵。”苏倾钰傻笑一下,太子叫咱姐夫耶,“侯爷那不需要我,二公子在那呢,我就不凑热闹了,况且我觉得当个挺闲的京官很好,每天还都能回家,带着我们宝宝玩也方便。”

看着他嘻嘻哈哈的模样,其他人有点无奈又有点心酸,看来他跟苏南侯之间的心结不是一般的难解。

金茗问傻宝:“公主在那边过的可舒坦”

傻宝点点手指:“一开始是觉得不大好,街道太小,店铺太旧,布料硌手,糕点也不好吃,好多人不守规矩,皇宫也是乱糟糟的。不过后来阿钰天天带我出去玩,给我找好看好吃的,木安也会做好多好玩的东西,娘亲给我换了好多软软的被子,又有了妹妹,我就觉得很好了,阿钰还给我买了好多铺子,装修的又大又亮,上次我跟西罗皇帝说过之后,皇宫也不是很乱了,阿钰说他还会想办法把街道弄宽敞,不会再乱糟糟的。”

苏倾钰很紧张,生怕傻宝说个不满意,承业帝他们就不让他把她带回去了,毕竟,西罗真的比不得大贺。

“他说能就能”承业帝挑起眼皮不相信地看了苏倾钰一眼。

苏倾钰浑身一震,梗着脖子:“陛下放心,肯定能”

傻宝也耿直地点头“嗯,肯定能。”

承业帝好心焦,傻宝你能不能不要跟你父王对着来你看不出来我这是在给你调教相公么

------题外话------

二公子要出现了,别激动,是为了被虐才出现的

小剧场:

承业帝:傻宝啊,你看西罗那么小那么垃圾,咱不回去了好不

苏倾钰:卧槽,别以为你是我岳父我就不爆粗口啊,谁跟我抢媳妇我敢弄残他全家你信不信

皇后:不要脸的陛下哎,人家爹拼死拼活帮咱们大贺出征,你不能这么背着人家欺负人儿子。

承业帝:哼,就那么可怜巴巴的一万人,稀罕,大贺出征哪回不是上百万

苏倾钰跳脚:我擦,嫌弃人少你等着,敢扣爷媳妇,爷绝对找两百万大军碾压你大贺,哼

傻宝:相公你干嘛地板要坏了。

苏倾钰泪汪汪:媳妇,你等着,我会回来接你的。

傻宝:阿钰在乱激动什么奇怪,我还是去找白白慰问一下他被老婆捅刀子什么感觉好了。

丞相:唉到底不是自己的种。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