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三章 万顷良田,跪倒!/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7小说网 . ,最快更新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最新章节

西罗在当前大陆上靠西,南边是伽泽,伽泽东边是大国赫野,西罗的北边就是北圩,再往北就是珩国,珩国和北圩的西南有姜国,姜国和伽泽又只隔了一条几百米宽,几千米长的大河。

地图上看起来这几个小国团成大半个圆,被赫野一个地图形状直条条的大国格在了整个大陆的西北一块。还总是你撩我一下,我揍一顿,挤得团团圆圆,打的欢欢乐乐,上百年也没看到哪国真把哪国给吞了,毕竟赫野也是不大希望看到哪个小国不安分吞了别国壮大起来的。

这边傻宝他们准备去看万顷良田,临上路,侍卫大跑过来说:“公主,您的良田需要的人很多,所以,费用也会增多。”

侍卫小说:“不过秋收一结束这些钱准会回来。”

侍卫了说:“明年肯定会更多。”

三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为了给公主壮大嫁妆也是操碎了心,不懂经营算账,不懂制造买卖,天知道他们抓回来多少懂的,就怕亏了对不住公主,更怕被甲乙丙丁笑话,以后有好差事轮不到他们上了。

傻宝不懂,就知道他们说没钱了,随手就打开一个盒子,抓了一把银票给大小了:“只能用这个,石头不给。”上回挖地道吃了她几盒子宝石可没把她心疼死,再也不要拿石头去养不认识的人了。

苏倾钰一脸黑线,就这么看着大小了丢下一句“属下定不让公主吃亏”,然后卷着不少于十万两的银票跑了。

那得多大的地多少的人才需要那么多钱他老子军营里,造一个城墙也用不了这么些。

“宝宝啊,你有多少田啊怎么要那么多人”苏倾钰琢磨肯定是那群御林军眼高手低,不会种田,早知道就去雇点乡下人好了。

“唔,我有万顷良田哦。”傻宝很自豪,“王妃的女儿说的嫁妆有万顷良田才是有面子的。”

王妃的女儿真的是这么说的么

“万顷咳咳,都在西罗”苏顷钰觉得肯定还有一大部分在大贺。

“嗯,大小了说了在西罗。”傻宝记得大小了说了在西罗买地。

为大小了默默哀伤一会儿,公主压根没对他们的努力,还有功劳上心啊。

苏顷钰才不信,就算整个西罗加起来能种农作物的土地也不会超过万顷,或许这回拿了伽泽的会超过了,主要还有一个原因,要是傻宝真有万顷估计皇帝早就来找茬了,所以应该是大小了为了让她高兴就随便报了数,虽然有点欺骗性质,不过还是正确的,不然傻宝肯定不依,跟宗兆帝直接对上也不大好。

苏倾钰存着点跟宗兆帝叫板,也存着更多告诉皇帝还有朝廷里的人,他无心建功立业,无心兵权,只爱胡来不分轻重的心思,还是蛮欢乐地跟傻宝去买奶牛了。

顺便看看北圩的彪悍,昨天刚从所谓的万顷良田巡视回来的大小了嘴里听说北圩招兵买马,看起来很想在伽泽这块已经被切了一块的肥猪身上讨块肥肉呢。

主要吧,伽泽这头猪是被他弄死的,他们怎么都不跟他打个招呼就想来分一杯羹呢

这样是不厚道的。

再说苏南侯这边,犒赏三军难得的好气氛啊,各营各队的将领带着自己的士兵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话说伽泽的元帅很会享受,这酒挺地道,肉也不少,好歹是让几个月没啥油水的西罗士兵吃了个尽兴,除了,那三千人,刚刚划给苏倾钰的三千人。

他们没自己的将军带领,就像没有主人的小狗,只好悄悄地吃饭不敢大声喧哗,没有将军给他们去抢肉抢酒,没有将军给他们打气夸奖,没有将军来吆喝跟别的营队切磋什么的,只能看着别人打打闹闹,时不时还得承受别人的可怜目光。

苏南侯都看不过眼了,反正现在大家都知道苏倾钰,那个新鲜出炉智计无双的骠骑将军是他儿子,那他稍微照顾一下儿子的手下也不是大问题吧。

说实话,苏南侯很骄傲的,这感觉就像去年他儿子不声不响地去把大贺公主求回来了一样,去年朝廷里那些人就躲着他走,今年再回去是不是就要巴上来讨好了

“你们都是好儿郎,我西罗最勇敢的士兵,来,本元帅敬大伙一杯。”苏南侯拿着酒杯去敬酒。

三千士兵激动了,元帅敬他们酒啊,单独的啊,这应该都是托他们那个世子将军的福吧,虽然那个将军有点不靠谱,可以后就算靠上元帅了,还是太好了啊。

大家很高兴地喝酒,可在看到其他营队士兵投过来的可怜目光时就不对劲了,难道元帅也是可怜他们他们的将军都不管他们了,元帅又能管多久别以为他们没听说世子跟元帅关系有多不好,甚至很恶劣。于是刚刚的热情激动就被现实的冷水浇没了。

苏南侯发现士气更低落了,心里不是滋味,他很理解他们,将军不要小兵就像父母不要孩子,孩子还不委屈了

苏南侯刚喊着让人去找苏倾钰,绑也得把人绑过来,五五都阻拦不了。

可这时候大甲骑马来报,世子和公主去买牛了,早就出了镇子。

苏南侯一口老血憋的,脸都青了,五五赶紧顺气:“侯爷息怒,世子什么样不早知道了,他要是不肯的事十头牛也拉不回来的,就是娶亲要不是侯爷夫人逼着,太后皇后威胁着,世子一时心软那也不会去的。”

苏南侯哪里会不知道,其实他也没多生气,这不是做给五五看呢,他儿子都多少天没来了,早就不奇怪了,虽然这犒赏宴不来还是很不好,很让人生气。

五五心里琢磨着这个世子还是老样子啊,以前就是很讨厌来军营,现在都是将军了还是这样,真是可惜了这一身的智勇双全,哎呀,那么程云世子应该也放心了,话说来的时候程云世子还塞了几百两银子呢,真不知道程云世子怎么那么忌讳苏南侯世子。

不过呢,程云世子是谁那是西罗内定的储君啊,况且陛下这回虽说犒赏三军,那也没提再多给点苏南侯兵马什么的怕是也忌讳苏家父子联合导致苏家独大吧,唉,这个玩政治的真是头疼,好在苏南侯世子还是那么拧不清,跟苏南侯依旧不和搞内部分裂,陛下和程云世子应该都放心了。

五五临回去时,苏南侯拎着傻宝之前给的宝石袋子,从里面挑了两颗最漂亮的粉色珍珠塞给他,塞得五五心里一抖一抖,好有钱的说,当然,也是塞得五五合不拢嘴,他这当了大半辈子的近侍可也没能攒到这一颗珠子的钱。

粉色的珍珠,那是十颗白珍珠都比不来的。而且看着苏南侯拎着的袋子里面还有不少,以后要是再多给点方便,说不得还能再多得几个,哎呀,这日子太有奔头了。

所以宗兆帝睨着眼问五五苏倾钰的反应时,五五很惶恐地说:“世子,世子他,”

“说实话。”宗兆帝眉头一冷。

五五就跪下说:“世子被吓到了,当时脸色就惨白,公主吵着买牛,世子就被人拉去买牛了,苏南侯打了好几巴掌世子也没肯留下。”

宗兆帝左手掐着右手:“这样吗那他的手下那些人呢”

“都在军营里待着呢,元帅不时看着点,就等着世子回来。”

“哼,玩忽职守”宗兆帝嘴上说着,手上却拿起了茶杯,“他也就这么点出息了。”

五五想说,陛下,您手上那茶叶还是闫城的战利品呢。

五五退下后,宗兆帝放下茶杯,靠到后面椅子上,不知怎么的突然就想起来苏倾钰十岁那年生日肿着脸跑到宫里。

彼时他正搂着新进的美人亲热,他很清楚地记得仅仅十岁的孩子撞到他胡来场面时,不是惊诧不是惶恐,而是厌恶,深深的厌恶,好像他是很脏的东西。

也是从那时候起他有点避讳这个也算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这个从五岁起就不会再喊自己“皇帝伯伯”的孩子。

但是到了今天,或者说从一年多前看到傻宝嫌弃的模样跟苏倾钰厌恶目光几乎如出一辙时,他对苏倾钰的认识突然就像打开了另一扇窗,原来那年苏倾钰的目光不止是对他,更多的是对苏南侯,对所有朝三暮四的男人,一年多过去了,苏倾钰宠媳妇早就不是传说的捧着大贺公主惧内什么的,他是男人,自然很明白苏倾钰看傻宝的目光,永远的专注和欢喜,一丝一毫都未曾变过。说到底,苏倾钰是有了洁癖,感情的洁癖。

自从他自己被傻宝刺激得幡然醒悟后开始勤政,一年多下来,再次看到后宫的莺莺燕燕忽然觉得乏味,都是一样的娇羞又偏爱流仙裙类型,这明明是那年大婚洞房时皇后的装束,这些年皇后早就没了娇羞,也不愿再为他穿那样的裙子,其他女人都按照他的喜好来,早就找不到自己了。

直到此刻,宗兆帝发现苏倾钰才是最聪明最坦荡的那个,也是最勇敢的,从五岁那年开始,他说不是他的错,那就一定不是,也一定不会背黑锅,谁也别想冤枉他。

“苏倾钰啊苏倾钰。”宗兆帝呢喃,“若是你不姓苏”

远在广阔草原上撵着一匹草原狼跑得十分欢腾的苏倾钰莫名其妙地打个喷嚏,慢了一步,三丁已经射到了那匹狼。

苏倾钰恨得磨牙,抬头一箭就把天上路过的大雁射下来。

“世子,再往北就到北圩丰城了,那边可有重兵把守,现在又在备战,怕是过不去,买牛的话这里的东边有个集镇,专门供南北商贩买卖的,便宜货也好。”二乙跟着苏倾钰往回走,一边走一边商量。

苏倾钰点头:“那就去东边镇子,晚上你带几个人跟我去前面看看。”

“哎”乙不明白“驸马是要”

“恩,爷不喜欢有人不打招呼自来熟地分爷的猎物。”说着还狠瞪了三丁一眼,三丁缩缩脖子,天知道为嘛他们这些人突然就怕这个驸马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苏倾钰坐在床边给腿上的傻宝顺头发:“宝宝,待会我要出去一趟,你一个人睡觉害怕就让错错进来陪你。”

“你去哪”傻宝翻过身继续玩着手里的九连环,眼睛看向苏倾钰,“不能带我去吗”

“我要去丰城,不能被人发现,所以只能晚上去,晚上宝宝要睡觉啊,我只去两个时辰,你先睡,不要等我知不知道不然我会生气的。”苏倾钰很认真地说。

傻宝嘟着嘴:“我睡不着,我要等阿钰回来。”

苏倾钰拉起她,搂着她让她靠着他的肩上,叹口气:“我告诉你就是不要你担心的,而且啊,以后可能我要老是出去一会儿,你这样一直等我也会让我担心的。”

傻宝扔了玩具,搂着他,半天才闷闷不乐地说:“我知道了,阿钰快点回来,我不等你。”

苏倾钰看她委屈的小模样心里好疼,顿时就怨起宗兆帝,都是你害得爷的媳妇不高兴,你等着,等伽泽完了爷一准回去,你再耍爷,爷就,就跟着媳妇去大贺了。

苏倾钰哄着傻宝睡着后轻轻地起身换了衣服,轻轻地出去了,傻宝翻个身面朝内,慢慢睁开大大的眼睛,白嫩嫩的小手抠抠身下的丝被不高兴。

隔了一会儿,不安分的小手被一只大手盖住,随后温暖的宽大身躯裹住了她的身子。

傻宝瞪大眼,立马翻过来扑到来人怀里,濡濡地喊:“阿钰,阿钰。”

苏倾钰叹口气,低头亲亲她的发顶:“睡吧,我不去了,哪都不去。”

傻宝慢慢睡着了,小手却一直抓着他的手,苏倾钰心头有点酸,她一直在用她的方法保护他,不管是为了他跟他爹翻脸,还是粘着他不让他涉险,既然如此,他也犯不着那么激进主动,只要能陪着她就好了啊,回不回去又有什么大不了呢。

哪怕有一天在西罗待不下去也不要紧啊,天大地大,媳妇又这么有钱有势,便是再创出一个国家又如何呢。

等在院子里的甲乙看着房内灯灭了,驸马许久也没出来,默了一会儿,便带着十来个人出门消失在黑夜里。

第二天吃早饭时,苏倾钰剥了一个鸡蛋给傻宝,傻宝忙着吃新鲜的炸鸡翅就只咬了口就不吃了,苏倾钰就把剩下的塞到自己嘴里,再拿花茶给傻宝喝口,自己再喝口,看傻宝啃的鸡翅很好吃的样子,自己也拿过一个啃,嗯,脆脆的香香的果然很好吃。

“驸马,这是丰城的地图还有他们的兵马分布图。”大甲的头上还有露水,浑身湿透,身上沾了许多泥土,好像刚从水潭里出来。

苏倾钰剧烈地咳嗽起来,傻宝赶紧给他拿水:“慢点慢点,我不跟你抢。”

苏倾钰咳得更厉害了。

“你们。”苏倾钰顿了下,没有立即接过地图,“其他人还好吗”

“都回来了,有两个挖地道挖到机关受了点伤,过河时二乙中了一箭。”甲轻声说。

苏倾钰看看还在埋头吃早饭的傻宝,声音还是很温和,但甲和一旁的纨绔都听出了严厉:“以后不得擅自行动”

如果二乙不严重到走不了,怎么都得跟大甲一起来复命的。

“是。”

苏倾钰接过地图,低声说了句:“辛苦了。”然后将自己衣带上的两颗玛瑙摘下来顺手给大甲,“辛苦你跑远点去找个好大夫,弄点好药材。”

“驸马。”大甲想说不需要的,可是苏倾钰淡淡的目光扫来他就开不了口,最终也只能低头说一声:“诺。”

苏倾钰把地图放到一边,继续陪着傻宝吃起来东西。

吃完饭,苏倾钰陪着傻宝去买牛,到了集镇上,果然有很多衣饰迥异的人交易,集镇上什么都有的卖,小到锅碗瓢盆,大到金银玉器,来来往往的人不停地琢磨货比三家,跟老板谈价还价,吵的好不热闹。

北圩所有的只有马牛羊,不只衣物,就是蔬菜大米什么的都得靠别国买卖,他们不是没想过征服别国,可是他们靠北,一年有六七个月冬天,再往北的珩国更可怜,能活下来都是奇迹,那边连马牛羊都不多,所以北圩温暖的适合征伐的时候只有几个月,更重要的他们民风剽悍,光是每隔十几年,甚至几年的夺位之争就够他们头疼的,但同样因为这个别国也极少能惹他们,他们没有攘外必先安内的思想,他们觉得自己人打没关系,轮不到别人插手,一旦有外敌肯定会先一致对外。

总总原因,他们为了更好地活下去就弄了这么个集镇,供其他各国来往做生意,不仅跟他们做马牛羊的生意,就是其他的不是北圩的买卖也照做,但需要交出一半的所得,换句话,除了北圩马牛羊的生意,其他的东西在这里买卖那就是黑市的价。可是谁让全天下就这么一个集镇许多属于敌对国的买卖双方,因为朝廷规定不得互相买卖,也只能到这里偷偷交易。

------题外话------

明天买牛,你们想买多少

小剧场:

宗兆帝:倾儿都不喊我皇帝伯伯了,陛下陛下的多生疏。

苏南侯:呵呵,活该,老子当年没叛出西罗你就该偷笑了。

宗兆帝:切也不知道谁,明明是亲老子,也听不到人喊一声“爹”。

苏南侯摸刀:格老子的,老子不干了,你尽管嘲讽。

宗兆帝:呵呵,反正现在有倾儿能接手,你滚了正好腾位子。

苏南侯:过河拆桥啊你,嘲笑我儿子不认我,我还嘲笑你没儿子呢,哼

宗兆帝:来啊,叉出去,把他的元帅大印给倾儿送去。

苏南侯:怕你啊,送就送,我自个送去。

苏倾钰:魂淡,你们玩什么呢,有人问过爷想不想要不

莫阿寒:是你,是你,就是你跑不掉啊哈哈哈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