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四章 南宫家有个高智商人才/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7小说网 . ,最快更新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最新章节

晚上点心有驴打滚,用江米粉裹着豆沙再滚进装满了黄豆面的盆里,吃起来甜甜的,一咬都能蹭到一鼻子粉。

傻宝晚饭时懒懒的吃的不多,苏倾钰这会儿就哄着她多吃点点心。

傻宝也挺喜欢这个点心,苏倾钰喂她她就吃了两个,还剩下好几个,苏倾钰吃了一个,觉得甜就便宜了纨绔。

苏倾钰把热好的手炉放傻宝旁边,今天傍晚又开始落雪花了,怕傻宝今天下午被自己缠得着凉,所以给她披了一件裘衣后又拿了暖炉在旁边烘着。

傻宝懒懒地靠在他怀里玩九连环,解了串回去,然后再解,苏倾钰也是懒懒的靠在榻边,抱着傻宝边不时摸摸人家小手小脸边看她玩,一副此生此刻恨不能天长地久的模样。

恩,这就是南宫邢第一次看到这对奇葩夫妻时的场景,注定了这辈子他要拼命地远离才能避免被酸死被嫌弃的命运。

侍卫大带着一个六十多岁,眯着小眼的胖老头,还有一个二十左右眼珠总是不经意流露算计的年轻人进来。

“公主,驸马,这是南宫家的家主南宫栩和未来家主南宫邢。”

苏倾钰很自然地放开刚刚摸了好几把的小手,挑起日渐开始带上威严的眉角,随便地一眼看过来也让南宫栩不自觉地收起那假笑恭敬地站着。

傻宝头也没抬,从南宫邢角度看过去,灯光从她瓷白的脸蛋倾泄而下,留下淡淡光晕,认真的眼神,微微抿着的嘴唇,没有一丝作为公主的傲气,姣姣弱弱跟个没长大的女孩一般,一时间美的像个仙子。

重点是,那九连环是那么玩的吗你怎么能就跟解扣子似的随意就解完,再跟打绳结似的串回去

随即的,就感觉到一道凌厉的目光扫过来,南宫邢下意识望回去,看到一个比自己白,眉眼比自己温柔,鼻子比自己高,脸部线条比自己深刻的美男子,灯光下比那画上的美女还要朦胧,还要美轮美奂,可是,为嘛美男子要用那样温柔的眉眼,对着咱放射出这样恐怖的眼刀子

苏倾钰嘴角一抽,他看到了什么那个男人为嘛用看傻宝那样惊艳的目光看老子他脑回路有问题

不过也因为这样,南宫邢避免了立刻马上被扔出去的危险。

苏倾钰收回目光:“南宫家南鸣的首富”

“曾经是。”侍卫大回答说。

苏倾钰有点兴味地看过来。

南宫栩头皮一麻,立马笑眯眯地先把手里一直捧着的盒子先打开,里面珠宝的光华照亮了屋子。

南宫栩还等着那对夫妻双眼放光,这样他的条件就可以更好达成了。

却不料,傻宝今天被苏倾钰折腾得厉害了,没力气也没兴趣看那些东西,反而嫌东西太亮,扔了手里九连环,翻个身窝到苏倾钰怀里闭眼睡觉,她早就想睡了,都是苏倾钰怕她积食非让她玩会儿再睡。

苏倾钰也没看那珠宝,反而低头哄傻宝:“宝宝,再玩一会儿好不好吃完饭还没到半个时辰呢。”

傻宝不乐意,嘟嘟哝哝不肯起来玩:“不要不要,光太大,不舒服。”

“啪”侍卫大眼不眨地就把那盒子关上了。

哎这是什么节奏,为嘛一屋子的上上下下都没人对这些珠宝感冒就连旁边婢女小厮都没多看一眼。

苏倾钰坐起来,扶抱傻宝一块起来:“看看,没光了,恩,我保证,跟他们说完事就带你去睡觉好不好”

傻宝瞪着大眼埋怨地看了南宫家的两个人一眼,看的南宫栩和南宫邢觉得自己好可恶,打扰人家睡觉了。

“说吧,什么事。”苏倾钰一边重新捡回被扔到脚踏上的九连环给傻宝玩,一边问底下的人。

南宫栩一看人家根本不在乎那些价值连城的珠宝,一下子没了底气,低着头恭敬地说:“请世子开恩,救救小人祖孙。”

事情是这样的,年初呢,那个雾城还是南宫家的,本来南宫是想自己家发展起来这个空城的,可是后来南宫家独苗苗南宫邢出事了,就把雾城卖了,为了多拿赏银还出面帮傻宝买地。结果现在伽泽找到他了,非让他把地契拿出来,价格还只是当初的一半,可是年初为了给南宫邢添漏洞家当都赔了差不多,本来在南鸣就已经不怎么待的下去,伽泽的人一去,南鸣的上层阶级更是打压南宫家,知道南宫家还有那么多土地,更是逼着他们拿出来抵南宫邢的债。

可南宫家现在根本就没地,考虑了半天决定趁着夜色就散了家仆,祖孙两带着能带走的家当连夜跑路了。跑到雾城刚好碰到去巡视的侍卫大,求了好半天才让侍卫大松口答应带他们去真正的买主那,求求情看能不能买点地回来补给南鸣,换回一点老祖宗基业以求东山再起。不过侍卫大说了,至于见不见还得看主子心情。

到了参迩,祖孙两竟然看到了大队大队穿着铠甲的士兵速度极快地奔跑跳跃,广阔土地上愣是多了一丝坚不可摧的味道。

当时南宫邢一口咬定:“爷爷,咱不回去了,就赖这个主子了。”

说起南宫邢,那也是个人才,准确说是,坑人的才。

两年前十八岁的南宫邢觉得自己长大了,虽然没爹没娘,但有爷爷,不缺钱不缺爱,可是爷爷年纪大了,他不能再啃老,就想自己出去闯荡,白手起家一回,要让他爷爷为他骄傲。

他去哪呢作为一个有抱负有雄心的下一任南宫家主,当然是去南鸣皇城,还得是一个人去,所以他离家出走了,一个人,就带着五百两。恩,到了皇城,南宫少爷把带着的五百两“白手起家费”大大咧咧的往客栈桌上一放叫酒菜,中途还扶了一把不小心路过跌倒的姑娘,恩,一个漂亮姑娘,等他吃喝完结账时,发现他的包袱空空。

富贵门里长大的南宫少爷头一回被打,因为吃霸王餐,完了还被留在后院打杂。

南宫少爷很傲气的人,怎么可能这样回家还不被笑死,他就开始了为期三个月的打杂,从天天被客人骂被老板打,到后来客人点名喊他伺候,老板加钱让他留下继续打工。

三个月让南宫少爷脱胎换骨,从此成了南宫邢。

他跑到布庄帮人卖衣服,跑到菜市场帮人守摊子,两个月就挣了一两银子,吃饭都是问题,他开始急躁开始黑化了。

他拿着一两银子去最破落的街头搜罗了一百个假花瓶,买了一盒劣质胭脂,一晚上用细木柴沾了胭脂,凭着记忆把南宫家最大的竞争对手家的印章细细画在了假花瓶底部,他的绘画很有天赋,那个印章画的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三天后他用这批花瓶得到了整整一千两。

有了开头,以后的坑蒙拐骗都是手到擒来。

但他不骗穷人不骗老人不骗小孩,专找富人。

他最擅长拆东墙补西墙,今天找到要嫁女儿的尚书夫人说要在一个市场未开发的镇上开布庄,半个月就能开始回本,要是行情好,不出两个月就完全回本开始盈利了,拿到钱他就开始吃喝玩乐,想起来家里还有个空巢老人,就给他爷爷寄点孝敬钱回家。

半个月后找到想养外室又缺钱的侍郎,说他有一批北方的皮子,走私一下半个月能得本钱一半。拿到官府的外贸文书,他就转手天价卖给还在官府备案排队的商队,得了钱先把尚书夫人的本钱还了一半,然后玩半个月,再去找下一个冤大头,来填补之前的侍郎的空。

就这么的,林林总总地一年多下来,愣是把南鸣的上层阶级骗了个遍,连宫里娘娘都有份,他自己腰包也鼓鼓的,准备光荣回家了。

可是在他出城门那一刻被人抓了,原因是那个尚书夫人的女儿被休,清点嫁妆时找不到那个除了一开始回点本钱之后就没利润的布庄,这一抓就闹大发了,除了赔原本人家损失的两倍,因为都是贵人,还得补偿人家精神损失费,南宫家那么大家业也就一年被南宫邢全败了。

苏倾钰听完后,摸摸下巴,觉得自己以前玩的太弱智了有没有人家玩的才是高智商,南鸣整个高层都被玩了有没有当然那个连儿子是谁的都搞不清的老皇帝就不算了。

苏倾钰看看傻宝眼皮开始打架了,问南宫栩:“你想爷怎么救你们”

南宫栩还没回答,南宫邢还算帅气的面容被他那狗腿的笑坏的一干二净,急急忙忙地跳出来说:“爷,您让我们跟着您就行了,爷,我能做很多事的。”

苏倾钰眼皮一跳,怎么总觉得他喊的这声爷,那么的,容易让人误会呢

“做什么教爷去骗人还是你要骗爷”苏倾钰拉了拉自己的外袍盖住怀里已经睁不开眼的傻宝,傻宝转头就把脸埋进他衣服里不满地喊:“我要睡觉”

南宫邢赶紧说:“爷,我可以给你去骗别人。”

没说完就被他爷爷拍了一巴掌:“你个混小子,先头跪在你爹娘牌位前说什么来着还想着骗人南宫家那么大你不作死够你吃喝十辈子的。”

南宫邢被打的抱头跑,傻宝被吵的睡不着,开始不满意,委屈地喊:“阿钰我不要在这里,你又不让我睡觉,我以后都不要跟你睡了。”

苏倾钰急了,媳妇不跟她睡怎么可以苏倾钰立马挥手:“行了行了,有事明儿再说。”然后就抱着傻宝回后院了。

南宫家的爷孙傻了,错错和纨绔淡定地跟着去伺候了,侍卫大很漠然地对他们祖孙做个请的手势。

南宫邢觉得他们夫妻是对很奇葩的夫妻。

南宫栩觉得这对小夫妻根本分不清轻重缓急。

------题外话------

三更就在不远处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