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五章 骗人鼻子会变长/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7小说网 . ,最快更新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最新章节

第二天,祖孙两又早早地等在苏倾钰和傻宝的院子门口。

天还灰蒙蒙的,地上有薄薄的雪,大风一刮,刀子似的从人身上划过,墙角下还有只昨夜刚冻死的瘦老鼠。

南宫邢缩缩脖子,整个人都埋到自己的狐裘大衣里:“爷爷,我说了不要来这么早,人肯定没起呢,这天太冷,咱们还是先回去过会来吧。”

“你懂什么,求人得有求人的样子。”南宫栩很严肃,也看不见昨晚那油滑油滑的奸商模样了,苦口婆心地教育孙子,“有些人能得罪能轻忽,但有些人你必须得敬着,你没看到我们刚一路过来时那三千人又开始训练了你在别处见过这么凶残训练法这有一个十个哪怕一百个身手这么厉害的手下,也还说不上多凤毛麟角,可这是三千人,个个武器装备精良,弓马骑射样样不含糊,这样的主子可轻忽不得,不然。”南宫栩压低声,“咱们到了人地盘,还看到这么多,走不走的出去都得两说。”

南宫邢掏掏耳朵,抄着手,缩着肩,倒在墙上,压根不上心。

南宫栩更心焦:“我这想了一晚上也没把这公主世子对上号,都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你还这么不当回事,不过说起来,这个世子还真是,真是,唉也不知道怎么说。简直就是那个公主说什么就什么,昨晚商量事情说睡觉就什么都不管了,也太轻率了。”

南宫邢反倒有点两眼发光:“哎呀,那个公主世子长得可都是神仙似的,美,太美了”

“美色害人”南宫栩给了他脑袋一巴掌。

“咳咳”抄着手怀里揣着宝剑的纨绔在路过祖孙两个时,毫无情绪地说,“两位,太阳没出来我家爷和少夫人是不会起的,你们还是先回吧。”

说完后继续路过,走了两步又回头,那一脸的不经意傲然哟,配上他那被磨砺得日渐犀利起来的五官,别说多酷帅了:“啊,差点忘了告诉你们,要不是我家爷昨儿个哄着少夫人多玩会儿,找事想驱驱少夫人的瞌睡,你们根本见不到我家爷的面。”

南宫邢目送纨绔离开,满脸的崇拜:“霸气,果然是爷的贴身侍卫”

南宫栩一身冷汗,想起其实他们之前已经在门外等了三天了,昨晚突然被带进去还以为是主人下马威摆够了,现在才知道他们就是个乐子。

好吧,那个男人够狠。

“你个臭小子那是什么表情”南宫栩很惆怅,实在不明白小时候那么乖那么萌的小孙子,怎么长成如今这个贼眉鼠眼,装腔作势时的拿乔比正常态的样子更像一个少主的奇葩。

“爷爷,我觉得跟着这位爷是最明智,真的”

“你从哪看出来的,我就觉得那是个沉溺女色的。”老头很生气。

南宫邢眼神倒是坚定起来,看着他头发已经白了的爷爷认真说:“爷爷,相信孙子这次,虽然孙子人品不咋的,但眼光还是准的,我大概已经猜到那两位是谁了,放眼天下,能配着顶级侍卫队,敢带着几千兵马随便跑的,只有大贺出了名的傻公主还有西罗出了名的混世苏南侯世子做得出。”

“那个一战成名的苏南侯世子不可能”南宫栩十分肯定,“那都是将军了,还能随便带兵跑那不是惹帝王猜忌找死么苏南侯也不能答应的。”

“爷爷,你这就孤陋寡闻了吧我可听南鸣出使过西罗的节度使说过,那个世子可是最跟苏南侯不对眼,父子两个见面不是老子揍儿子就是儿子把老子气的跳脚,世子还曾当着众人面直言他没老子,所以啊,爷爷,你等着吧,我肯定把南宫家业给挣回去。”南宫邢得意地颠颠大腿,自己可是见过大世面的人。

南宫栩还想说什么,可是看到孙子那“爷爷你得相信你孙子,不能打击你孙子”的模样,一口气楞生生憋下去了,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地走了:“随你吧,你继续,我先走了。”

南宫邢看爷爷被气跑了,也不提回去了,拢拢衣服一屁股坐在门槛上沉思,他能用什么来让爷觉得他有用,进而留下他。

当看到远处酷帅破裂,只剩下老妈子模样的纨绔,抱着水和草料一路狗腿地哄着跟着那匹毛色光滑得不得了的宝马经过时,他的眼睛亮了起来。

苏倾钰给傻宝画眉完了带着她去前厅吃早饭,傻宝坐下来就远远看到院子门口,有一个红通通的,笑的眼睛鼻子凑一起看不清的人扒在那不敢进来。

是的,南宫邢很骚包很俗地穿着大红的狐裘衣。

傻宝看看自己身上大红的缀着红色玛瑙的貂皮大衣就圆满了,问苏倾钰:“阿钰,他是谁为什么盯着我们看”

苏倾钰看了一眼:“唔,可能是来蹭早饭的。”

南宫邢尽管有了一百分心理准备他们不记得也不打算搭理他,可是到了真实面对的时候突然觉得好心酸,好难过,他明明长得还是很好的,去年前年他在南鸣不要被太多小姐夫人迷恋哦。

苏倾钰给傻宝盛粥,错错给苏倾钰盛粥,错错说:“那个南宫公子等了一个多时辰了呢。”

傻宝很奇怪,喂到嘴边的粥也不吃了,就去看还在门口等着,一看到她看过来就笑的看不清眼睛鼻子的南宫邢,苏倾钰不满意了,不舒服了。

苏倾钰放下勺子,满身怨气地看向南宫邢。

南宫邢一抖,呜呜,为嘛美男子总是用这么有杀气的目光看人家,你知不知道你的眼神很可怕你知不知道你是上过战场杀过人的你知不知道人家很胆小太不友好了,太不友好了。

南宫邢是个多聪明的人呐,立马后退几步,躲到墙外面让傻宝看不到。

傻宝还要看看,苏倾钰笑眯眯地哄着:“宝宝,吃饭了,吃完咱们再去问问他做什么的好不好你不是早上一起来就喊饿的吗你不要担心他,我让人给他饭了。”

傻宝点头,苏倾钰开心地继续他的投喂事业,对南宫邢的识相很满意。

等傻宝吃的差不多,苏倾钰擦擦手:“纨绔,把人喊进来。”

南宫邢受宠若惊地进来。

“打扰爷跟夫人的早饭,小人有罪。”

苏倾钰拿了赶紧的帕子给傻宝擦擦嘴,又拿了一块荔枝糕给她自己吃,然后一边接过错错递过来的粥,准备自己开吃,一边分出眼神看了一眼南宫邢:“吃过了”

“额,吃过了吃过了。”南宫邢刚刚在为这个时节还有荔枝糕惊叹,听了苏倾钰的问话内心一颤,好想哭,他就不信苏倾钰不知道他天不亮就在门口候着了,现在把他喊进来又这么问,嗯,很让人忧愁。

傻宝咬着糕点看了南宫邢一眼,认真地说:“我父王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苏倾钰一口粥差点喷出来,南宫邢心虚地嘴角一抽,然后立马打蛇随棍上,笑的花开富贵:“夫人好眼力,小人可不就是个骗子么,不过不是骗爷跟夫人的,骗别人骗别人。”

苏倾钰放下碗,刚要问问他到底有什么能耐能让自己留下他。那边傻宝就问:“你怎么能骗人呢这是不对的。我母妃说,骗人鼻子会变长,白白说,骗人是要送进大牢的。”

苏倾钰很淡定地不出声了。

南宫邢呆了一会儿,内心悲伤成河,看看苏倾钰一副老子的媳妇说什么都对的模样,咬咬牙还是决定自我解救。

“不不不,夫人误会了,小人不是说那种坑人的骗人,就是,就是,夫人您看啊,这做生意,总是拿便宜的卖出去贵的,其实不也是骗人可这是合法的,小人说的骗人就是那种的。”

“那你直接说你要做生意就好了嘛。”傻宝觉得他很啰嗦,“你要做什么生意”

“额,马,买马,小人认得好几个马帮的当家,也琢磨过一段时间的马,肯定能用最便宜的价格买回最好的马。”南宫邢很积极,又很心虚,“不过,嘿嘿,小人得罪的人多,咳咳,肯信小人的不多,所以,就是,可能得多点现银。”

“唔,银子不是问题,可是,他们不信你,我为什么信你元帅说,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你没有信誉,做生意怎么做呢”傻宝的认真很是戳伤南宫邢那颗百毒不侵的铁心肝。

苏倾钰其实也不是很想用这个人,目光闪烁,时刻算计,南宫家那么大家业说败就完了。

不过,他说的马,还是很有诱惑力啊,哎呀,好想给所有士兵都买上马,那样跑起来省力,打起仗来也死的少点。

南宫邢脸色有点青,他还记得那段在牢里的日子,记得自己灰溜溜被人打骂逃出皇城的样子,一般心理脆弱的早就一根绳吊死了,但他是谁能从娇生惯养的南宫少爷进化成南鸣第一骗子南宫邢,他是想脆弱都不可能。重点是他不甘心啊,他不后悔骗人,他从来不骗可怜人,只骗富贵且贪得无厌富贵不仁的上层人物,他觉得自己没错。

可是当看到爷爷的老泪为他对人下跪,散尽家财,以他为耻模样还是很难过,如今他好不容易看中一个主子,想要正正经经做事时,人家却不相信他,真的好打击人。

傻宝看着南宫邢,觉得他都要哭了,就想他是不是改过自新了:“恩,你不要难过,我父王说,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如果你知错了,我就相信你让你做生意。”

南宫邢有点愣楞旳,哎呀,还是美人夫人善良,南宫邢的眼睛立马火热起来,不是苏倾钰坐在那他都要过去抱夫人大腿了。

“夫人的再造之恩,南宫邢今生决不敢忘”

苏倾钰心里更加不喜欢这个看着他们夫妻都两眼发光的骗子,感觉他们夫妻就是个肉骨头。

“你能弄到多少马”苏倾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养成问人话时,玩弄大拇指上的那个紫色玉板指。

南宫邢刚要贱兮兮地跟苏倾钰说话,结果一看到他右手拨弄左手那个价值连城的玉板指,淡淡的轻飘飘的语气配上浑身无意识散发出来的气压,立马不敢笑了,为嘛美人又对他放杀气,好可怕的。

“爷的人肯定够。”南宫邢很恭敬地退了两步,做了一个揖,“只要银钱够。”

“你的要求呢”苏倾钰左手指一顿,全部人都可以有吗嗯,看来还不错,如果不骗人的话,收留也不错,“除了让你们祖孙留下以外的。”

“小人尚未为爷做出什么事,不敢贪心再多。”

苏倾钰点头:“尽量年前回来,开了春,爷就要回去了。”

“喏。”南宫邢低头。为嘛总感觉喘不过气呢

错错已经很主动地抱着傻宝的一盒珠宝出来了。

------题外话------

今天已三更〒〒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