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七章 谁比谁无耻/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7小说网 . ,最快更新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最新章节

逼近年关,宗兆帝坐在龙椅上很头疼很头疼,朝堂上气压很低很低。

五五战战兢兢,下面的老曹将军,曹武他爹还在振振有词:“陛下,已近年关,东营的将士们的衣粮还差许多”西罗东营军队主要是曹家军,北营主要是程家军,南营是几家混合欢乐的场地,因为靠迦泽,几家姓的军队还是想挣点陛下比较关注的战场的军功的。

你问苏家军是哪个营的他们不分营,就叫苏家军,西罗也就这么一个敢冠以元帅家姓的军队,而且苏家军那是随叫随到型,不分东南西北,毕竟要说西罗哪些年没战事确实少,有了战事必须先是苏家军上啊。要真得空,他们喜欢待在西边,地大人少,可以放开脚丫子跑,山高皇帝远,元帅看着严厉,但只要不扰民不造反,不耽误训练,还是允许他们愉快玩耍的。

“曹将军啊,你知道今年天灾么”宗兆帝脸色有点阴沉。

“臣听说了”

“只是听说爱卿啊,你的上万人马这两年跟孤要了多少东西可有做出什么功绩”

老曹将军脸色也难看了。

曹武连忙给自家老爹解围:“陛下,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曹家军日夜苦练,就等着陛下一声令下为国杀敌,为陛下分忧。”

宗兆帝幽幽看了曹武一眼:“孤听说现下城外许多难民堵着呢,爱卿说说如何为孤分忧。”

曹武是个武将,这样的大问题解不开。求助地看向程云。

宗兆帝也顺着他目光看向程云:“程侍郎也说说看。”

程云很义正言辞地说:“臣以为,开仓放粮稳住人心最为紧急。”

宗兆帝目光暗了暗,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他重新开始认真管理起朝堂,越来越觉得程云变得差劲了,总是说不到点子上,说不出他要的话。

“开仓放粮侍郎你告诉孤,在今年免了三分之二的地方的赋税,再给足曹家军衣粮,孤还开哪里的仓放哪里的粮”宗兆帝话语一冷。

程云头一回被这般当着所有人面批评,一时慌了,“扑通”地跪倒地上。

“臣有罪。”

“有罪哼,孤养着你们这么多人到了要紧时候谁都说不出个正经话,你们都给孤好好想想,想不出来今儿个都别回了,孤也陪着你们。”

这话一说,全朝堂的人都跪下了:“陛下息怒。”

五五吓得贴着墙壁不敢喘气,他都二十几年没感受过陛下这样大的,正儿八经的怒气了。

半天,脸色苍白的程云说:“不如,不如向大贺求助,大贺今年风调雨顺。”

“住口”宗兆帝失望极了,“求助大贺屁大的事就去求助大贺你当大贺结了亲就是西罗的了人家兵变那样的大事可曾通知西罗了不想着自救,遇事就想他助,要是西罗真的交到你这样的人手里迟早完蛋”

程云这回真的吓傻了,其他人也呆住了,程云可是大家默认的没定储君,可是今天陛下这话一出,就难说了。

宗兆帝脸色也气的发白。

正在这时,一个太监一路小跑进来:“启禀陛下,城外难民散了,另外苏元帅派张将军送回来一大批粮草。”

宗兆帝惊得站起来,急急问刚刚进来行礼完的张琨:“说清楚怎么回事”

张琨也有点晕乎,但还是认真回报:“臣途中听说城外有南鸣富商给难民发了粮食,如今上千的难民都自愿跟着富商去参迩给富商种田去了,至于粮草,是世子派人送回来的,想是世子在外练兵,又怕天灾影响军营粮草,从别的国家,别的地方买了送回来的。”张琨有点心虚,但还是把元帅交代的话干巴巴地复述了,“世子一心想着众位将士呢,不说大鱼大肉,吃个饱饭用没问题的,咱们苏家军在世子的英明指挥下,夺得了闫城,缴获的物资丰富,陛下允许苏家军拿走三成,加上赏下来的,可足够苏家军过个好年了,将士们都在传颂陛下英明呢。”

事实上是,那三成物资都被苏倾钰抢了七七八八。

那是打下来闫城的第二天,清点整理好物资都已经上报了,甲乙丙丁带着苏倾钰的四百大内高手堂而皇之地冲上来就抢,要不是几个将军反应快,还不知道要抢去多少。

谁都没见过这么无耻的,苏南侯都被惊呆了,你说你昨晚上抢人家大营,那是趁乱也就算了,可今天这都是有数的东西你还抢,你咋不上天,不直接往国库里抢

那些人也不恋战,抢了三成,个个兜里揣满,肩上背上大包小包,比土匪还土匪,看到拦截大部队围上来,就迅速跑了,苏南侯包括那些将军那是肯定不会真动手的,只能意思意思拦一拦。

苏南侯肯定得要个说法啊,结果跑在最后郑石仁还十分有底气,理所当然地说:“昨天抢军营的都是给我们自己抢的,我们世子可什么都没得呢,我们今天是来给世子拿东西的。不能我们拼死拼活打下来两座城,得了这么些东西却一点没我们世子的份。”

苏南侯和一干将士只有傻眼的份,还能这么的划拉东西啊

不过听着也蛮有道理怎么办而且那四百高手抢东西速度快,跑路速度更快,他们还在思考能不能这么放人走,他们已经跑没影了。

苏南侯拿儿子没办法,就只能有些逾越地奏请陛下说要三成物资做犒赏。

这个梗宗兆帝一清二楚,算是默许了。

宗兆帝听了张琨的话愣了下,坐了回去,开始玩深沉。

他不在乎那个奸商趁机买了廉价劳动力给他种田,不在意闫城那三成物资被苏倾钰土匪似的硬是抢了去。他在意的是苏倾钰这个人,明明吵翻了完全可以跑到大贺当个富贵驸马的苏倾钰,竟然还记得整个西罗。

宗兆帝喃喃:“他哪里会不知道苏家军营不缺粮草,他临走就把整个军营的日常所需都安排好了,这回送的粮草不过是借着他爹的手送到孤手里,再送到其他军营罢了,其实,如果他愿意,凭着他苏家的兵马,他媳妇的财力,哪里”还需要称他一声陛下。

五五垂着眼,捧着书本架子的手也抖了下。

“还有什么”宗兆帝恢复神色,继续问张琨,“世子一句话没让人带”

张琨神色一正,认真说:“回陛下,臣请私下汇报。”

宗兆帝心头一跳,立马散了朝就把张琨带进了御书房。

半个时辰后,张琨出来了,宗兆帝直到天黑也没出来,皇后不放心请着太后一起来看看。

宗兆帝看着太后和皇后,回过神似的,跟太后说:“母后啊,儿子不知道是不是把倾儿逼急了,还是以前一直看错了他。”

太后心里一咯噔,难不成倾儿真带着那三千人做了糊涂事

宗兆帝继续说:“他说年后过了正月就准备拿下伽泽,让他爹做个准备,别到时候掉链子,母后啊,倾儿的心大了,可是孤就是格老子的喜欢了,哎呀,要不是他这话里话外都跟他爹置气,还跟他爹闹腾,孤都要不认识他了,明明也才出去大半年啊,苏南侯啊,这么些年是屈了他了。”

太后还没反应过来,皇后已经惊叫:“他这是要灭了伽泽过了正月这才距离上次打仗才多久怕是伽泽做梦也想不到的。”

太后竟然掐了自己一把:“倾儿哪来的自信呐”

“臣妾旁边瞅着,自从迎了傻宝回来,他慢慢都变样了,哪里会没有自信大贺出了名的全皇朝捧在手心都怕摔了的宝贝都被他求了回来,光这一样就够他自信压过多少人了。”皇后又开始思念白白嫩嫩会撒娇会教训人的傻宝了。

“是啊,说起来,可不得亏了傻宝,她一来整个西罗都重新活过来似的。”太后叹口气,“也可算没埋汰了倾儿的才能。”

宗兆帝觉得接下来两个女人要歪楼了,估计又要说他狠心把人逼的回不来什么的。

“咳咳,那什么,孤待会就下旨让苏南侯无条件全面配合倾儿。”

“切”两个女人相携走了,本来还担心宗兆帝的,结果人家这是高兴激动过头了。

宗兆帝揉揉太阳穴,看着桌上张琨直接送上来的一张苏倾钰的亲笔信:“苏元帅:年后正月底本将军带兵到,过了正月爷就要打伽泽,好好练兵别丢人。苏将军敬上。”

“苏倾钰啊苏倾钰,怎么你的心还是放不到军营,放不到大事上呢”宗兆帝无奈地笑了,“到底孩子气啊,换了孤是你爹也会被气的跳脚要揍你。”对着亲老子称爷,估计除了这位爷还真没人了。

苏倾钰是真的计划好过个舒舒服服的好年的。

不过呢,现在看来不大可能了。

参迩陆续添了近两千灾民,听说伽泽那边添了更多,不止伽泽的难民,大多数还是姜国的,说姜国今年颗粒无收都是轻的,那边还不大不小发生几起起义,伽泽还趁机去夺了点土地呢,倒是傻宝的土地因为之前就收留了不少难民,还有御林军调教出来的成百上千守卫者,加上甲乙丙丁带人在田地周边挖了很多陷阱,错综复杂的地道,伽泽军队就望而却步了。

也是因为这样,本来打算把正在训练的三千人分过去守卫傻宝农场的也不需要了。

这闲人一多,苏倾钰包括他手底下的兵就不适合随便露面了,于是苏倾钰就圈了一块地,建起高墙,里面专门训练,外人不得进,里面人不得出,除了训练还是训练。

人多呢是苏倾钰过不到舒服年的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两个原因,先说第一个,那是南宫邢人品爆发,买回来的不是三千匹马,足足七千啊,他都怀疑他把北圩抢的马抢光了。

事实上南宫邢还真是去北圩打劫了,嗯,还是用高智商玩的。

他分别联系了十几个马帮,分别给人各送了几颗罕见的珠子,跟人说自己想贩马去东炀南鸣东山再起,本本分分做人。人家老大鉴定了珠子是真的,想想就这珠子就值得他们跑几趟马的了,再看到他都是真金白银拿出来,想着都要大过年了,人家不容易,也都知道他就骗骗为富不仁的,马帮人都是有点侠义心肠的,都差不多用本钱价给他去买了。

再说北圩,他们天灾需要粮食,需要银票买更多粮食,许多马都被杀了当粮食,不划算啊,所以虽然很奇怪那么多马帮一起来买,问了问人家说天灾,马便宜多买点,他们就卖了很多给熟识的马帮,马帮人也仗义,很多时候直接拿粮食换马。

这样一来,官方卖的马不到两千匹,倒是很多私人,游牧人偷偷找到马帮把自家悉心养的马换了粮食。

南宫邢知道后,也就跟大小了扮做卖粮的,大小了算是对南宫邢的骗术大开眼界,南宫邢跟马帮就学了两句话:“哎,要粮吗”

“嘘,这粮食是大王那边的。”

然后就扮做北圩人,亲自上阵买马,说话永远两句,然后就一脸高深,再不开口,善良单纯的北圩人开始想象了,无限度放开思维,这粮食其实是他们偷来的吧原来咱们大王有粮食却不给咱。那咱们给他养个屁的马。

发展到后来,北圩的军队也开始偷偷私下卖马。

就这样,等到北圩王庭觉得自己国家没人饿死,没人起义,卖马也得了一笔军资,已经有能力再次去打伽泽了,却发现马没了,都没了,军营里都上报说马饿死了,剩下的不足十分之一,而且下面百姓很不对劲,对官员什么的很不友好,只得想办法安抚人心。

苏倾钰看着七千匹马,复杂地看看一脸爷你表扬我吧的南宫邢,点点头:“你很聪明。”

南宫邢笑的喇叭花似的。

------题外话------

三更在路上,五分钟就到~\~

另:军门溺宠之萌妻有毒,作者:绝醒觉主

初见,她是四岁的小粉娃,因为父母亲在一次任务中壮烈牺牲变成遗孤,出于好心帮忙,十四岁的他把她带回了自己的家。

就这样,懵懵懂懂的褚馨蕊成了面瘫大叔季伯庸的小跟班。不管走到哪里,他的身后总有个流着哈喇子,连走路都磕磕碰碰的她。

这一跟,就是十多年。

随着时间的渐渐推移,他不但不想看到她和别的异性在一起,而且还有种想亲自把她拆入腹中的冲动。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某男说干就干了。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