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九章 世子吃醋了/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7小说网 . ,最快更新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最新章节

参迩的年夜饭很不平静,因为苏倾钰的醋意。

徐景今年没回家过年,又因为给傻宝带来很多好玩的东西,包括承业帝他们现在送给傻宝的过年礼物,还有傻宝送承业帝他们的礼物都是通过徐景手底下秘密货道走的,所以真的是个很重要的人了。

这么重要的人,傻宝肯定要留人家一起过年啊。

徐景一点也没有推脱就应下了,苏倾钰很不满意很不高兴,最憋屈的是他不说为嘛不高兴,傻宝可能永远不会发现他为嘛不高兴。

这个后果就是苏倾钰头一回喝醉了,旁边徐景依旧风度翩翩给傻宝讲外面大千世界,傻宝听得津津有味,都没发现一边不停喝闷酒已经醉了七八分的相公在瞪他们。

纨绔看看一旁同样听得眼睛亮亮的错错感到好无力,人家有会长出桃子的梨树那又怎样,反正咱们又不缺桃子不是人家有什么床弩跟咱们有什么关系,不是说好那床弩就是个半成的废品么让木安分分钟做出个成功的你信不信人家冬天吃着夏天的水果又怎么样,咱们不是也吃过么

少夫人你怎么就看不到咱们爷在不高兴呢

你说说,你大年夜,一家过的节日,你把个外人拖上做什么你造不造咱们爷还偷偷特地备了好多烟花要放给您看造不造咱们爷计划着吃完饭带您骑马再去湖面泛舟浪漫一回造不造为了在冰封湖面打通一条船道放上无数烛火爷费了多大心思可您现在在干嘛

徐景又一次将剥好的虾推给傻宝笑着说“公主别光听徐某说话忘了吃饭”时,苏倾钰眸光一冷,看了眼欢喜接过去吃的傻宝,“彭”站起来,头也不回地出门去了。

纨绔吓得赶紧跟上去。

徐景一愣,傻宝喊起来:“阿钰你怎么不吃了你不是说你要吃一头牛那么多吗”

苏倾钰头也没回,纨绔忙不迭地回头说:“爷喝多了,可能不舒服要吐,小的去伺候,少夫人不必担心。”

纨绔话没说完就被苏倾钰不耐烦地直接反手拖走了。

傻宝就继续低头吃虾,徐景无奈地笑笑,给她又盛了一碗汤:“公主啊,徐景也要成亲了,年前家父家母定的,定的时候都没告诉徐景呢。”

“咦”傻宝笑起来,“你也要成亲了犇犇也要成亲了。”

徐景点头,拿了帕子给她擦了嘴角,动作轻柔,错错一愣,下意识要去阻拦,傻宝依旧睁着明亮大眼看徐景。

错错撇撇嘴,总觉得自家公主防备心太浅了。

徐景放下帕子:“公主啊,有时候,在下都挺替驸马心焦的,驸马是个良人,公主要好好珍惜,天色不早了,徐景也困了,先告退了。”

傻宝很奇怪,不是说好一起守岁到天亮的么为嘛现在还没到子时,她还不大困,徐景却困了呢还有阿钰也喝醉了。

傻宝点点头:“那你去吧,我还要等等阿钰。”

徐景起身走了,错错蹙眉,看看依旧吃东西的傻宝很心焦:“公主,要不咱们去找找驸马他都出去好一会儿了。”

傻宝想想又摇头:“阿钰去吐了,肯定不好看,他不会想要我看到的。”

错错好心焦。

苏倾钰坐在院门外的空地上看着远方发呆,忧郁迷离的眼里淬满了别家的灯火,却看不进身边的。

别误会,因为这边院子是这片土地最高的地方,所以能看到底下很远的灯火。

纨绔很心焦地守在一旁。

苏倾钰突然被冷风吹得一个激灵,自己疯了才会把媳妇一个人留在那跟那个心思不正的徐景在一块吧那是自己的媳妇,出来也应该拿出男人的气魄把媳妇也带出来,就是把徐景赶出去也行啊,凭什么最后是自己跑出来

纨绔等到打盹的时候,被他家爷突然跳起来的身影吓了一跳,都来不及问话就看到苏倾钰闪电似的跑回院里去了。

傻宝剥了第二十只虾的时候,苏倾钰回来了,脸有点苍白,浑身一股神佛莫挡的戾气。

“阿钰,吃虾,都是我剥的哦。”傻宝笑得把她头上珠宝光芒都盖了下去。

苏倾钰顺着她指的看看,果然是她剥的,虾肉碎得不成样。

怎么办感觉心又软了。

“徐景呢”苏倾钰语气有点冷淡,傻宝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到他在不高兴。

“徐公子早就回去了。”错错再大条也是反应过来了,赶紧说,“驸马您一走,徐公子就回了,公主一个人等您呢。”

苏倾钰并不高兴,哟,还知道避嫌呐那你早点滚蛋不是更好这么避嫌,更是心里有鬼。

苏倾钰拿起一边帕子胡乱给傻宝擦手,然后就把她拖起来往外走,傻宝喊“疼”,错错头一回看到驸马这么粗鲁,也吓到了。

“驸马,驸马您这是带公主去哪公主她什么都不懂。”

“谁都不许跟过来”苏倾钰半觑着陡然锋利起来的眼神回头一扫所有人,错错一下子腿软地坐到地上,纨绔赶紧去扶她,听到动静赶来的甲乙丙丁大小了也被苏倾钰的目光震住,一时没敢跟上去。

苏倾钰看看傻宝渐渐苍白的脸终究不忍心,松了手弯腰将她打横抱起,直接出了院子。

“公主。”错错吓哭了,“驸马怎么突然那么可怕了,公主会不会出事啊”

“不会的,我们爷可是把少夫人疼到心坎上了,不会有事的。”

甲乙丙丁大小了反应过来出去追的时候,已经看不到人影了。

苏倾钰骑着那匹汗血宝马漫无目的地游荡,傻宝紧紧抱着苏倾钰,既怕冷又怕掉下去。

“阿,阿钰,”傻宝被颠得说不清话。

苏倾钰渐渐平复下来,看看怀里已经嘴唇发白的人,不知道是冻的还是吓的。

停下马,想也不想地低头把自己的满嘴酒气喂给人家,直到人家嘴唇变红了才停下来。

“你是我的”苏倾钰搂着傻宝和她额抵着额。

傻宝一个劲喘气:“阿钰,阿钰不喜欢我了。”

苏倾钰急了:“谁说的那个徐景爷就知道他会挑唆你。”

傻宝说:“阿钰不高兴,因为我才不高兴,所以阿钰不喜欢我了。”

苏倾钰有点晕,这是什么逻辑,爷明明是吃醋好不好那是喜欢你好不好

傻宝眼圈有点红,苏倾钰心疼得揪起来似的:“不是不是,我喜欢你的,可喜欢了,我不生你的气,我是讨厌徐景,不喜欢他。”

傻宝看了他眼睛一会儿,觉得他眼睛没眨应该不假才搂着他脖子,趴到他肩上:“阿钰不许讨厌我,我也很喜欢很喜欢阿钰,阿钰不高兴,我也不高兴,阿钰不喜欢徐景,我也不要喜欢他了。”

徐景好可怜。

苏倾钰心里舒坦了,瞧瞧,他媳妇多懂事,还表白了呢。

苏倾钰酒也醒了一大半,有点懊恼自己太冲动。

“宝宝冷不冷”苏倾钰摸摸她的手很冰,把她的手塞到自己怀里捂着,“我们回去好不好”

傻宝摇头:“现在还不要回去。”然后就把手直接揣到苏倾钰衣服里面,贴到他的两肋上,苏倾钰整个一激灵。

“那,那你,打算,干嘛”苏倾钰冻的一个寒颤。谁说他媳妇嘛都不懂的他媳妇也是会拐着弯折腾人的。

“不干嘛。”傻宝窝在那不动,“就这样不动。”说着冰凉的手还到处摸摸,苏倾钰一连打了好几个寒颤。

“宝宝,我知道错了,真的,咱们回去吧,外面冷,冻坏了就不好了。”苏倾钰讨好地说。

傻宝看他可怜才点头同意,苏倾钰赶紧调头回去,再这么下去他自己都要玩坏了。

跑到半路,苏倾钰突然想起来他的浪漫计划,就问傻宝:“宝宝,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吧。”

“去哪里”傻宝很好奇。

“一个很好玩的地方。”

恩,事实上,到了那地,苏倾钰觉得并不好玩,因为本来很浪漫的烛火早被冬天的寒风吹灭了,下午好不容易清除出来的水面又结了冰,黑漆漆的一片,就这种地要说浪漫说好玩,苏倾钰再不要脸也说不出。

傻宝看看普通的湖面又看看黑脸的相公很好奇:“阿钰,你带我来这里玩吗”看来看去也就湖边那条船别致点。

苏倾钰苦着脸不好意思地点头:“可是现在都不好玩了,本来是要带你泛舟的,可是都冻上了。”

傻宝掉头跑到船上看看,这是一个画舫,木安新做的,搭起帘子就像露天的船,放下帘子连风都进不去,里面有软卧有桌子放了许多吃的东西,还有取暖的炉子,灯光都是用珠宝的光芒代替的。

“阿钰,这个船真好看。”傻宝从放下的帘子里冒出头喊苏倾钰,“你也来,这里暖和。”

苏倾钰看她欢喜了眉头也舒展开,爬到船上,舒服地摊在软卧上就不肯动,傻宝看他脸蛋慢慢变红,眯着的眼可爱的像只兔子,就倒了杯水喂他,苏倾钰傲娇地“哼哼”着喝了,傻宝自己找个好位子躺下,趴在他怀里玩他的衣带。

外面冒着刺骨寒风到处找人,担忧得都要互殴的甲乙丙丁们:默默心疼自己一刻钟。

------题外话------

四更四更啦,就说这个赔罪够不够份量,够不够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