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二章 一个不合就仗势欺人/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7小说网 . ,最快更新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最新章节

那一晚谁也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不过从那晚之后就极少有人看到程魄出营帐,倒是真的夹着尾巴做人了。

不过监军那边那是每天八百道密折地往西罗皇城送。

至于程魄手下的兵反正一向都是于康带的也没什么影响,人家姓苏不姓程,才不会对程姓将军的心情感同身受呢。

苏倾钰洗了手换了身干净衣服回来继续喂傻宝吃饭时,苏南侯有点担忧地问:“你把程魄怎么了他到底是个挂名将军。”

“没怎么,教他一点做人的道理,那小子骨头太软,没几下就求饶了,狗屁将军”苏倾钰毫不在乎,舀了一勺粥吹吹给傻宝,“有点烫,舌头还疼不疼”

傻宝小口地吃了点粥,苦着脸摇头:“还疼,不吃了,明天不疼了再吃。”

“那再喝点汤,那个可以不用舌头。”苏倾钰赶紧又去盛汤,错错好无奈,驸马老抢咱们的活计怎么破

众人:“”那个将军真的那么不重要么

苏南侯叹口气,决定吃完饭赶紧再写一封告罪书给宗兆帝。

其实,他早就想揍程魄一顿的,不过顾忌苏家跟程家的诡异平衡关系,还是忍了,今天儿子能出手太好了,反正大儿子混账,一言不合就仗势欺人那是全天下都知道的,打了也就打了,根本没多少说道,更扯不上阴谋阳谋,被打的也只有认栽,谁让咱家大儿子后面不仅有苏家军还有太后皇后,最厉害的还有大贺在后头撑腰呢。

所以说,有时候有点坏名声反而能让人心生顾忌,不敢轻易得罪,活的也更自在些。

不多久,苏倾钰怕傻宝累着,早早带着傻宝回去洗漱了,苏南侯都没来得及问苏倾钰他把那三千人安排哪了。

小夫妻走后,几个将军才算敢大声说话,之前苏倾钰那个发火太吓人了,连带他们后来吃饭都不敢大声。

“苏将军狠”于康脸红红的,估摸喝多了,竖起大拇指,“比元帅狠”

“就是,”于旬也灌了不少黄汤,“元帅啊,你在乎的东西多,世子不是,老夫瞅着,他就稀罕他媳妇了,别的什么都威胁不了他,他今天敢打陛下派的将军,就是不在乎他自己那个二品将军。”

军师看苏南侯没有生气,也点头说:“如此,也好,陛下更喜欢这样的世子吧。”

张琨趴在桌子上摇着空酒瓶,叨叨:“老夫干了二十年才是个副二品,世子威武,不到一年就升到正二品,厉害,老张佩服,打心眼里服”

苏普抿抿嘴,他早就服了。

苏南侯很惆怅,特么现在大家都不说虎父无犬子了,都改说世子威武了。

主帅营帐里的基本都喝醉了,趴在桌子上睡了,一点不担心有敌人半夜来袭。

大约他们都默认,威武的世子都回来了还怕什么呢

这样玄妙的共同心理在第二天天不亮一个传令官跌撞进来报告敌情时,破灭了。

“元帅,不好啦有几千铁骑冲来了,他们井然有序地可怕,眨眼就是百米,足足有三千人,三千铁骑啊”

“备战备战”苏南侯来不及拿头盔,抄了一把宝剑就跑出去了,后面将军什么的也吓得拿了各种武器跟出去,军师还没清醒,竟然举着酒瓶就杀出来了。

可是,他们看到了什么

“很好,姚狗蛋第一个,多赏十斤牛肉。”纨绔站在大营门口,扔了一个荷包加十斤牛肉给那个骑在高头大马上,背着弓箭,手执长矛,面容中带着沉淀了风沙摧残痕迹的精壮少年。

少年一手接过赏赐,接着整个人的气质就完全变了,夸张地张大嘴巴,跳起来接过东西:“哇哦将军威武”

随即后面大批铁骑挤了进来,苏南侯风中凌乱了。

“格老子的,感情这三千铁骑都是世子的”张琨揉揉眼狠狠咽了口水。

苏普想,就知道他那个不爱便宜别人的兄长非得把自己人都喂饱了,才会把多余的资源秉着浪费可耻的精神分给别人去,比如这回的马。

“外面的先停着。”纨绔看看这个军营待不下了,“把马放外面,进来领赏,完了自己找地方安置马。”

所以半个时辰后,苏南侯默认自己军营顿时扩张了三分之一,多了三百多个灶头,几十车草料的事实,还有新来的三千铁骑武器装备马匹都比自己营里士兵好十倍不止的事实,还有那三千士兵随便一个上去擂台,就把他的一个万夫长扔下台的事实,还有,这不过是他大儿子魔鬼式训练了仅仅三个月的事实。

不止苏南侯沉默了,所有将军都沉默了。

有人想悄悄跟那三千人打听他们这两个月去哪了,不过再怎么问也问不出一点东西,有些人甚至都不敢去问,因为觉得差距太大,都不是一路人了。

除了刚到的半个时辰,那三千人有说有笑,之后就又被拉出去训练,直到傍晚回来,行动快而有序地整理好自己所有东西,然后坐下,啃肉,除了讨论今天训练过程中谁的表现好,谁的动作要纠正,其他的从不谈及。

唯一讨论了一会儿题外话的是,今天一天没看到的将军那是陪将军夫人去了,将军夫人有孕了,所以晚饭一人多加了一个鸡腿。

吃晚饭一般是军营最热闹的时候,也有人趁机问那三千人他们去哪训练训练什么,他们不是不搭理人就是笑的很神秘,最后苏南侯觉得吧,这三千人学的最多的就是他大儿子那副欠抽模样。

苏南侯转头刚要跟几位将军军师吐槽一下,结果发现没人了,就二儿子还捧着碗鸡汤在喝。

“他们人呢”语气相当不善。

苏普无辜地说:“他们商量好筹钱请兄长喝酒去了。”

“昨晚还没喝够”苏南侯更不高兴了,“一个个的,不晓傻宝有孕了吗喝什么酒,拉着倾儿喝酒谁陪着傻宝万一磕着碰着怎么办夫人晓得又得算我头上。”苏南侯嘀嘀咕咕地往苏倾钰营帐跑去。

苏普头一回觉得他一向英明神武的爹有点神经质,可又没有大哥那样的勇气和底气怼回去,最后只能默默低头,继续喝汤。

苏倾钰等大军到了的第三天早上训练完回来吃饭才出现在校练场,依旧站在那个最高的擂台上,拍拍手,吊儿郎当地说:“来来来,爷的人呢”

这一次,只花了半盏茶时间,三千人就把擂台围好了,把没反应过来还杵在擂台周围别的营的人不漏痕迹地挤出去了。

苏南侯再一次听到这台词,反射性要脱鞋子的时候就被那三千人的阵容惊呆了。

一水的黑色战甲,整齐的三十支队伍,半盏茶就再也没了动静,站在那就像石雕,十队手中拿着长枪,十队拿着刀,十队拿着弓箭,脸上都是信服和斗志,两眼平视前方。

苏倾钰一跳坐在木架子上,掸掸衣服:“不错,这回没让爷看笑话,爷还记得三个月前你们那副娘们儿样呢,你们还记不记得”

三千人动都不动,好像没听见。

“行了行了,你们也听说了,爷的媳妇要给爷生娃了,你们想不想家里的娃,没娃的想不想回去生娃”

下面三千人依旧不动,但是脸色明显变了点。

“没错,或许你们想到了。”苏倾钰爬起来,拍拍衣服,语气一转,“只要把伽泽打下来,本将军就做主让你们轮流回家休息一个月,该娶媳妇的娶媳妇,生娃的生娃,只要你们有命回去有没有决心”

“有”突然爆发的吼声,让周边其他士兵震退了好几步。

苏倾钰觉得自己就是作死,上回就知道站在声源中心被震多痛苦了。

“好”苏倾钰将一份作战计划给一旁的纨绔,“即刻开拔,目标伽泽”

“是”三千人没人怀疑没人反对,这三个月他们的训练最多的就是随时随地接受任务,完成任务,而今终于重回战场为死去的弟兄报仇,自然更加乐意。

“搞什么”苏南侯这回真的不是脱鞋是要找剑了。

三千人眨眼就如潮水般出了军营,随即就是整齐的三千铁骑兵分三路跑向十里外的伽泽军营。

“苏倾钰你最好给老子一个交待”苏南侯暴跳如雷。

苏倾钰抠抠耳朵,放下手时又轻飘飘弹了几下手指:“元帅,你没发现你这军营除了程魄手里那几千人,其他人都出去训练了么”

“张琨他们说,说要效仿你,都拉出去训练了。”苏南侯想起前天半夜,那几个将军半醉不醉的,硬是他从暖暖的被窝里拖起来,梗着脖子,义正言辞,喊着囔着得了世子秘密训练法,连训练场地世子都安排了,非得要他批准让他们也出去训练。就连二儿子竟然也两眼发光,躲在几个将军后面不时脸色发红地朝自己嚎两嗓子,一个个的好像他不批准就是罪大恶极,他被闹得没办法只能同意了。昨天一大早几位将军就带人跑了,二儿子据说天不亮就带着一队百十人的铁骑走了。

哎现在听起来不是单纯的训练啊。

那几个年纪都活到狗肚里了,都被他大儿子当棋子使还不知道,回过头还敢昂着脑袋跟他顶,简直了都。

“嗯,您老猜对了,是小爷昨儿个把他们忽悠出去了,谁让他们的兵跑的跟个乌龟似的,只能让他们早点过去,您老放心,爷让甲乙丙丁带人跟着那几位将军呢,待会儿他们也只会以为那份作战书是您下放的,啊,爷马上也要去,您老除了给爷照看着些爷的媳妇,坐镇军营就行了。”

苏南侯才注意到今日的大儿子又是一身白铁铠甲,刚刚都被他痞子样气昏了头。

“你,你自作主张”这么大事就是知会一声,商量都没有,真的是,太无视他这个老子了。

“爷记得陛下下过一道旨,让元帅全面配合爷的指挥,嗯,配合嘛,别生气别生气,好歹爷也把你二儿子带上了不是,混的好这战之后他也能封个都督将军什么的,还有啊,”苏倾钰一跃上马,“这战之后,爷说什么都得回去,再敢耍爷,爷也敢耍人的,您老还是琢磨琢磨怎么能不让那位出尔反尔才是要紧,老头,走了啊,回见”苏倾钰一拍马往外跑去,那架势就跟出门玩一趟似的。

苏南侯对着马蹄扬起的灰尘是气也没用怒也没用,特么要不是自己大儿子,他真的要以为苏倾钰造反了,可是那是他儿子,不得不承认比自己还要聪明的大儿子,为了回家不惜去把伽泽打下来的大儿子。

等下,要是有人知道他打伽泽不是为国为民不是为前途,就是为了回家,这让伽泽情何以堪。

苏南侯都开始替迦泽忧愁了。

------题外话------

三更来咯,大家接好咯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