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四章 程家太祖皇帝做的太绝了/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7小说网 . ,最快更新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最新章节

宗兆帝刚刚给苏家军那边下了班师回朝的圣旨,听到外面有点人声鼎沸,那边五五小步飞快过来报:“启禀陛下,太后娘娘派人在城门口截了世子公主回来的马车,直接到了太后宫里去了,皇后娘娘也早早等在太后宫了,还让人备了几桌子菜,还叫了好些太医,宫里忙翻了,苏南侯夫人这会儿也到宫门口了。”

宗兆帝左手摸摸右手:“这架势怎么搞的比当年孤御驾亲征回来还热闹”

五五垂头,默默想,您那时候为嘛御驾亲征的那时候您有把伽泽打下来么那时候您有带着媳妇带着继承人回来么

嗯,那时候宗兆帝唯一儿子被伽泽人害死,太后不满皇后怨恨,宗兆帝他自己还不能再有后,肯定得有所表示啊,不然这个帝王还要不要继续当了所以他就御驾亲征了。

结果呢,气势汹汹去跟伽泽打了不到一个月就败了,灰溜溜回来后就流连后宫,太后恨铁不成钢才不会大肆欢迎,皇后怨恨更加不会在意陛下回来,其他妃嫔更是不敢提打仗的事。

宗兆帝过了一会儿突然说:“五五啊,孤跟你说个秘密,苏倾钰差点,就差一点,姓程了,你说,要是他姓程,多好。”

五五脑子一个当机,腿一软,“扑通”跪了下来,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听到可以么

宗兆帝还是很积极地去了太后宫里,话说,他还是很好奇苏倾钰跟他较劲时的表情是什么样。

可惜没能如愿,他看到的是人家有爱的母子重逢画面,还有那边母女祖孙相亲相爱的画面。

“太后,我不要吃苦苦的药。”傻宝还是乖萌乖萌的小模样,坐在太后旁边苦着脸脑后勺对着宫女捧来的补药,让人恨不得搂怀里多哄几回。

“哎哟,乖宝啊,这个不苦,皇后都交代了,苦的药材一丁点都不许放,都是对你对自己小宝贝好的。”太后摸摸她的脑袋,又摸到熟悉的一把石头,感觉心都满了。

“对啊,乖宝,本宫可都交代了,不苦,一点都不苦。”皇后摸摸傻宝小脸,“看看,都瘦了这么多,乖宝赶紧喝了补药咱们去吃好吃的,这回啊,本宫可是让御厨把他们拿手菜都做一遍,蒸炒烹炸,红烧清炖什么的都有,肯定有你爱吃的。”

傻宝又回头搂搂皇后:“唔,还是不要喝药,味道不好闻,闻了我想吐。”

皇后心都化了:“哎,好好,本宫再让人去换,重新熬,肯定不让你闻出药味啊,咱们先去吃饭,吃完了药就好了,咱们再喝啊。”

“嗯。”傻宝也饿了,起来去饭桌,旁边等着的苏夫人才有机会靠近她,立马扔下刚刚搂在怀里心肝肉喊着,检查有没有受伤有没有瘦的儿子,跑来扶傻宝“乖宝慢点慢点。”

苏倾钰:“”娘,你终于放过我了,一个大男人被老娘抱怀里又是搂又是抱的真的好丢人。

傻宝又搂搂苏夫人蹭蹭她:“娘亲,我好想你的。”

“哎哟,娘亲也想你啊。”苏夫人搂着傻宝喊了好一会儿心肝,还是太后说饭菜要凉了苏夫人才让傻宝坐下来吃饭。

大家也看到宗兆帝来了,但太后等人多少有点敷衍地行礼招呼,苏倾钰是有点心虚,不保证他爹有没有事先跟宗兆帝报备过他回来的事,也只有傻宝很诚心,觉得挺久不见这个不大帅不大笑的皇帝还是有点想念的。

宗兆帝看到就傻宝一个人很真心行礼心里很感慨,一看到她真要弯身行礼了,赶紧暗示五五扶着不弯下来,万一弯腰动到肚子,动了胎气,他敢肯定,不要苏倾钰出面,在场的几个女人就能把他啃了。

“免了免了,这一年公主辛苦了,又有了身孕,不必行大礼了。”

一行人坐下来吃饭,傻宝的碗不出一会儿就被堆满了,苏倾钰还在盛汤。

“咳咳”宗兆帝想了想,找了个很安全有很符合现在气氛的话题,“公主的孩子都几个月了”

“三个多月快四个月了。”太后笑的喇叭花似的,“听说孩子可乖了,除了喝药不舒服,其他时候一点都不闹腾。”

“倒是难得呢,上回苏夫人怀三小姐时可是吐的不轻。”皇后笑眯眯的给傻宝夹菜,“一定是个跟乖宝一样乖,一样可人疼的。”

“是啊,我们乖宝有福气。”苏夫人的漂亮眼睛都笑的看不到了。

“嗯嗯,阿钰说,是个跟我一样的女儿。”傻宝笑的太阳花似的。

苏倾钰也笑的你好我好大家好:“对对对,肯定是个跟宝宝一样乖一样可爱的女儿。”

其他人微微一愣,都盼着女儿啊恩,像傻宝的话,女儿也很好啊。

除了宗兆帝,其他人又欢乐起来,说了一堆孩子的话题,这大约是近三十年来在皇宫讨论孩子讨论得最热闹的一回了。

宗兆帝莫名地忧伤了,看看明显躲避他目光的苏倾钰,很胃疼,其实进来第一眼看到苏倾钰的感觉是真的变了,不只黑了点结实了点,浑身的气场都是带着点战场风尘煞气,可是后来他一直心虚躲避自己,让宗兆帝觉得其实一点没变化。

吃完饭,太后皇后都不肯放人回家,非要跟傻宝多多聊天。

宗兆帝直接把苏倾钰拎到书房说话了。

傻宝是肯定要等相公的,所以就在太后宫里午睡了,起来后又跟着太后皇后逛了会皇宫,吃了点水果。

苏倾钰是苦着脸去的书房,出来更是吃了黄连似的。

不过一看到已经有点大肚子的媳妇就嘛都不是事了,欢欢乐乐地跟媳妇双双把家还了。

太后跟皇后在高高的宫楼上,看着下面宫道上小心的苏夫人,大大咧咧的傻宝,一惊一乍绕着媳妇老娘转的苏倾钰,各自有自己的思量。

“倾儿怕是要成西罗史上最年轻的兵马大元帅了。”皇后扶着太后有些担忧,“陛下如今宠着,以后新帝登基不知道又是怎番光景了。”

太后印着七十余年沧桑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微笑:“哀家曾经觉得极为对不起程家祖宗,可算老天怜着哀家,让哀家活着看到了西罗的光辉未来。”

“母后,此话怎讲”宗兆帝不知何时走了上来。

太后回头笑得高深莫测:“陛下来了。”又指了指下面弯腰扶着媳妇笑的你好我好大家好的苏倾钰,“他可不是咱们西罗的光辉未来”

宗兆帝叹口气:“可惜他心不肯放上来,总当成孤为难他,母后啊,近来孤总在想,就差一点啊,他要是真的姓程该多好。”

皇后见鬼似的看了陛下一眼,唔,这话听着好像苏夫人做了什么不好的事,可是,没瞎的都看得出苏倾钰是苏南侯的儿子,也没听说苏南侯还有别的兄弟啊。

太后又用高深莫测的眼神扫描了宗兆帝一遍,宗兆帝都要暴走了,母后啊,你有话说话,老这么看人很让人心慌好伐。

末了,太后低低的声音差点在晚风中飘散。

“你当哀家当年如何舍得,把哀家花朵似的馨儿许了苏靖那个大老粗,你当他们闹和离哀家不心疼馨儿,可到底没松口,没真的给馨儿撑腰,没让他们离得了,你当这么些年馨儿倾儿跟苏靖闹成那样,哀家不心疼,可是,程家对不起苏家太多了,哀家当年也对不起苏老夫人,哀家是为了赎罪,更是不忍心违逆了苏老夫人临终的心愿,馨儿什么都不知道,她是被哀家骗着哄着待在苏家,是替哀家去赎罪的,皇帝啊,倾儿姓苏啊,因为苏靖,他也的确姓苏啊,确确实实从苏老夫人肚子里爬出来的。”

太后遥望远方天际:“程家太祖皇帝做的太绝了,断了苏家所有子孙,还把自己病弱儿子过继苏家博得美名,太祖肯定没想过,有一天,或许程家也会面临后继无人的局面。”

皇后缩缩头,她什么都没听见可以么回头看看,除了五五还在,其他人早被五五清除下去了。

此等皇室秘辛,知道后还能活着的一向是很少的,君不见五五额头上的汗都落了一大把。

宗兆帝似乎不甘心:“母后,你我都知道,那个过继去的皇子根本就被下了绝嗣的药,往后每代被过继过去的也都是被事前绝过育的,要不是上代苏南侯时,苏家门楣凋零,也不会有苏靖的出生,太祖本就是要苏家永远绝后的。”

皇后冷汗都下来了,五五嘴唇雪白,就差晕过去了。

幸好后来太后和皇帝去了一间密室谈话了,皇后守在门边捂着心肝,五五瘫跪在门口,神经都有点错乱了。

一个时辰后太后还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宗兆帝很沉默又似乎隐隐有了一丝轻松的感觉。

晚间歇的时候,宗兆帝拍着皇后的手说:“不用紧张,倾儿,的确流着程家的血,你知道吗,苏靖,竟是孤的亲兄弟。”

皇后表示,她真的不知道。

皇后战战兢兢,宗兆帝拿了一边梳子给她梳头:“母后也真是能瞒着,要不是看出孤对程云失望,怕是要带着这个秘密去见先王了,皇后啊,程家的确欠了苏家太多了。”

皇后:“”臣妾真的接受无能啊。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