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六章 苏倾钰上朝2/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7小说网 . ,最快更新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最新章节

下面吵的很热闹,宗兆帝换了下左右手的位子,右手掐着左手,看看离自己最近的老丞相,又开始出神。

老丞相可是很老很老的,至少宗兆帝有记忆起就知道朝里有这么个人。

老丞相今天还是像平日里一样不参与百官争论,但宗兆帝回想一下,除了自己一开始登基勤政爱民那几年还有现在这两年,老丞相像个影子人,之前他不怎么管事时朝堂模式基本都是,大家吵完了,他问问老丞相意见,然后便是老丞相说什么是什么,这么一想,宗兆帝后背一凉,一身冷汗,这要是之前二三十年,老丞相但凡有点旁的心思西罗估摸早不姓程了。

宗兆帝庆幸完对老丞相的敬意又多了一层,就琢磨着苏倾钰跟着老丞相肯定会有长进,随即就看向苏倾钰。

不看不知道,一看,好想揍一顿,宗兆帝觉得自己近来越发能体会苏南侯这么些年为嘛看到苏倾钰就有动手的冲动了。

苏倾钰趁大家吵的沸沸扬扬时睡了足足一个时辰,这会儿醒了站的跟个柱子似的,低着头,两只手在袖子里,不注意还以为他听的多认真,可仔细一看,他的两只手在翻来覆去弄着什么,两眼囧囧发光。

宗兆帝肯定,他眼睛发光,绝对不是对是否攻打姜国感到兴奋,而是对他手里玩的玩意。

“苏元帅”下面讨论的差不多,宗兆帝就叫了一声。

全场意外地静寂下来,等了一会儿也没人应,老丞相花白的眉毛一抽,稍稍偏头,看向他身边这个新鲜出炉还没自觉的兵马大元帅。

苏倾钰的确没有自己已经是西罗的兵马大元帅,甚至比他爹还要大的元帅,习惯性的认为苏元帅都是喊他爹的,所以,造成了现在的诡异安静。

朝堂上后来就剩下了“嚓嚓咔咔”的细微声音。

众人是眼睁睁看着那个毫无位极人臣自觉的兵马大元帅眼中的光芒越来越亮,那“咔咔嚓嚓”的声音越来越快越来越频繁,快的人心都开始跟着紧张起来。

宗兆帝看着那紫色锦袍袖口不时翻飞出的修长手指,五彩木块,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猛的一拍龙椅:“苏倾钰”

“啪”一个五彩的巴掌大的木头掉了出来。

苏倾钰一抖:“陛,陛下,”

宗兆帝看着他茫然受惊模样恨不得一个鞋底抽他脸上:“自己呈上来”下巴指了指地上的木块。

苏倾钰松口气抹把汗,立马又讨好地拿起木块上了台阶捧到宗兆帝手边。

宗兆帝瞄一眼,不过一个二十七块的小木块组成的大正方体,大概六个面六种颜色,有什么好玩的,也就苏倾钰这种幼稚的才会对小孩子的东西感兴趣,不过

“怎么颜色杂乱不一”宗兆帝的小强迫症犯了,不满意看到的颜色乱七八糟的小木头。

“啊,马上就好”苏倾钰立马开始转动木块起来,手越来越快,众人眼都花了,宗兆帝手指都不由自主地跟着动起来,其实也就一小会儿,苏倾钰把手里的正方体转个圈,就正方体的一个角为支点,在他左手心轻松转出了花的影子,说不出的好看,最后右手食指一拨,正方体中间一圈一转,六面颜色完整了。

宗兆帝惊呆了,老丞相胡子忘了顺了,下面人下巴掉了。

“陛下,好了,这个魔方可是很考验智力的哦,这个二十七块还是小意思,还有六十四块,最大的有二百五十六块,越多越难,不过最难的我也只要一会会哦。”苏倾钰想起来纨绔,甚至甲乙丙丁大小了顶着黑眼圈,拨了一整夜都不一定能完成就好有优越感。

宗兆帝不相信:“你就吹”说着不相信地拿过来自己打乱,“哪来的”

大臣们:“”说好的攻打姜国呢

“宝宝无聊,木安就翻了古书做的魔方。”

宗兆帝转了好一会儿,下面人都眼不错地看着陛下,手里的东西,话说,陛下,您都玩了半个时辰了,真的好吗

老丞相“咳咳”两声。

宗兆帝手一抖,抬眼,满朝文武都盯着他,好丢人,刚刚苏倾钰只花了眨眼功夫就弄好了,他这个皇帝都这么久了,才弄好一面。

不对啊,他跟苏倾钰比谁玩魔方玩的好做什么特么现在是玩的时候啊

唔,都怪苏倾钰,宗兆帝不动声色地把魔方扔到屁股后面,转头一看,嗬,好你个苏倾钰,你把孤带着跟你在朝堂上一块玩这么幼稚的东西就算,现在站在孤身边还敢睡着太大胆太可恶了

“啪”宗兆帝真的抽了苏倾钰一下,不过是用折子抽的。

苏倾钰猛的睁眼,漆黑的眼珠子十分骇人,爆发气势极强地就要抬脚:“格。”结果看到面前的是宗兆帝,生生把老子两个字咽下去了,袍子底下还没完全抬起来的腿又悄悄放下来。

宗兆帝气乐了:“你想说什么”当他没去过军营,不知道格老子这个寓意深刻的军营高频词么

苏倾钰苦着脸“扑通”跪下来:“个苏倾钰不识好歹,不守规矩,陛下,陛下啊,臣上有老母,下有未出生的孩儿,中间还有娇弱妻子,陛下,您饶了臣吧,臣今年才二十一,臣还不想死啊。”说着都快哭出来了,就近抱着宗兆帝腿不放。

一众大臣:“”史无前例。

老丞相:“”这个苏元帅有点神经。

宗兆帝:“”他什么时候要他死了

“够了”宗兆帝一把拎起抱着他腿假哭的苏倾钰,“先给孤安静”

苏倾钰心底嘀咕,他就知道宗兆帝挖坑等他,从昨天给他封老大的官,到今天出尔反尔非让五五接他,肯定是想着好好整他呢,记恨他去年带人跑,今年又没知会一声就回来,估摸现在心里恨死了他好大喜功什么的。

宗兆帝看他乖乖的安静的站在身边,收起那么点狗腿混不吝后,那浑身自然而然的贵气,内敛睿智的模样直接秒杀满朝文武,宗兆帝突然就高兴起来,他是没好意思说过,他老早就盼着有个这样漂亮乖巧的儿子,有个这样尊贵继承人,有个秒杀满朝文武的太子,在他上朝时站在他旁边给他镇场子,帮他看着点下面有小动作的人。

“想孤饶了你”宗兆帝左手掐了右手。

“陛下圣明。”苏倾钰立马又笑了,眼睛显得更加狭长。

宗兆帝离得近,才发现苏倾钰的眸色会变化,这会儿漆黑的眼珠子变成了浅墨色。

“饶了你可以,说说吧,对姜国的看法。”宗兆帝挥了挥袖。

“姜国”苏倾钰一头雾水。

宗兆帝好不容易忍住再抽他一下的冲动。

苏倾钰被他爹打的反应灵敏,立马察觉出了,赶紧退了几步准备回到下面安全地带。

“站住”宗兆帝看出他的心思,“怎么着孤是洪水猛兽么站这你就怕了”

“臣不敢,陛下真龙天子,臣巴不得多沾沾贵气,就是,就是太贵了,臣,臣担不起啊。”

“哼,你以为孤不晓得你的心思下去好睡觉是不是孤告诉你,以后上朝你就站在孤旁边,你再偷偷睡觉试试”

苏倾钰头皮一麻,下面包括老丞相都傻了,历来站在龙椅边上朝的除了太子,就是近侍。

不少人看着唇红齿白的苏倾钰开始歪楼了,话说,苏倾钰这个皮囊很好啊,一回来据说就被太后接到宫里,陛下还单独跟他待了几个时辰,难道,难道,陛下看上他了可是以前也没听说陛下有那方面嗜好啊。

“陛下,臣,臣以为不妥。”程云不满意了,他都没站过那个位子好不好,苏倾钰凭什么。

宗兆帝都懒得看程云,看着苏倾钰认命地慢慢挪到他一伸手就能给一巴掌的位置,心里很有一种虐待人的快感。

“陛下,臣保证,以后都不偷偷睡,不不,以后臣肯定来的比谁都早,陛下,您就放过臣吧,臣才二十一岁,儿子还没出生,真的,您可怜可怜臣,要不,对,姜国,姜国,臣也去把它打下来给您,您就放了臣,就是把臣扔到看不到的地方也成啊啊啊”苏倾钰一脸誓死不从的决绝。

宗兆帝右手狠狠一掐左手,特么好像自己在逼良为娼。

下面人更多的是对苏倾钰随便说把姜国打下来比较惊悚。

庆王忍不住说:“苏元帅有把握打下姜国”

苏倾钰一个激灵,以为得到了生机,赶紧点头,一脸诚恳地看着宗兆帝:“只要陛下不,”不挖坑想着害他,“不介意臣近日的荒唐冒犯,臣肯定把姜国打下来送给陛下。”

宗兆帝暗地里抽口冷气,而后挫败地说:“把你的心放回你的肚子里,孤保证,孤宰谁都不会宰你,安心站好了”

“真的”苏倾钰惊喜的问。

“真,不止孤宰不得你,别人要宰你也得过了孤这关,安心了”宗兆帝郁闷,他从哪里看出来他要宰他了

“谢主隆恩。”苏倾钰谢完就很轻松毫无压力地站在宗兆帝龙椅边,很淡然地看看下面或吃惊或记恨的大臣们。

宗兆帝对他这高强度适应能力很是惊叹,想当年,他头一回站在龙椅边看着下面时都心头擂鼓手心出汗,苏倾钰倒好,还能对下面人笑笑,毫无压力。

苏倾钰表示,不就是换个地方听人念经,加上不大好偷偷睡觉,其他的,真的毫无压力。

“发什么呆”宗兆帝是抽上瘾了,顺手又拿近侍捧着的一本折子抽了苏倾钰一下。

苏倾钰好想暴走,宗兆帝你有病吧,今天都当着满朝文武抽老子两回了,老子也是有人格的。

“瞪什么瞪还不快点说姜国的事”宗兆帝摩娑手里的折子,真是称手呢,难怪苏靖打儿子打的那么欢乐。

苏靖表示很多时候他是打不中大儿子的,而且打完了夫人那边还要加倍打回来。

苏倾钰还是不明白跟姜国有什么关系:“陛下,那个,您是要打姜国”

“废话,不是你刚刚有把握打下姜国的吗刚刚各位爱卿们讨论许久你没听”宗兆帝暴走了,到底没有再抽一折子,也怕把人逼急了。

苏倾钰脱口说:“他们吵了那么半天就为了这点小事陛下您早说啊,派个人跟臣说一声就完了,干嘛非把臣拉来上朝,其他大人还不如在家多睡嘿嘿,陛下也能,多睡,会儿,嘿嘿嘿”苏倾钰看着宗兆帝手里跳得越来越厉害的折子慢慢吞了后面的话。

这回连老丞相的眼神都变了,苏倾钰这漫不经心的态度,实则太猖狂了。

------题外话------

有二更,十二点九分

另:推荐霸气君少狂宠名门贵妻薄荷凉夏

当绝色嚣张的幽冥谷少主一朝身死重生在现代顶级世家。

倾城无双,冷心绝情是她;嚣张狂傲,毒医双绝亦是她;

她是九重天幕后掌权者,是魔狱的魔主。

他,清俊矜贵,霸气孤傲,视女人为无物,冷情到仿佛没有心,似魔似仙。

他是古老神秘家族的家主,是众人心中当之无愧的帝王,手握滔天权势,执掌他人生死。

当冷心绝情的她遇到霸气孤傲的他,是强强对碰成为对手,还是强强联合、生死相随本文一对一宠文,男强女强,异能重生,后面还有可爱萌炸天的小包子来袭,本文均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