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四章 聪明的傻宝/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7小说网 . ,最快更新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最新章节

傻宝跟两个小孩玩了一会儿,又吃了两碗粥一碗汤,想起来苏倾钰应该回来了,可是没看到。

“错错,阿钰呢”

错错一僵,应该在喝药吧:“啊,驸马还没回来,今儿陛下留的久了点。”

傻宝摸摸鼓起来的肚子:“阿钰说后天就能带我慢慢回大贺,两个月肯定能到,赶上犇犇的婚礼的,现在肯定又是西罗皇帝不肯了。”

错错也很忧愁,这个节骨眼哪里还能折腾回大贺。

活泼好动的苏卿卿给坐在傻宝旁边乖巧安静的苏娉芙带好一朵桃花,左瞧右看,老神在在地点头:“小妞,好看。”

苏娉芙长的不跟她娘像,也不像她爹,府里还有人议论过这不是二公子的种,但这话没掀得起风浪,就被苏夫人压下去了,只有府里还剩的几个很老的老人能看出来,这个小小姐,其实是像过世的老夫人,以前不明显,如今长了一二岁,眉眼就能看出来几分了。

苏娉芙这会儿也会说许多话,点点头:“小姑姑,也好看。”转头又跟傻宝说,“大伯母,最好看。”

傻宝也很认真地说:“你们好看。”然后每人发一个石头。

苏卿卿放到自己腰间鼓鼓的荷包里说:“嫂嫂,都要放不下了。”

娉芙也为难地看自己荷包:“奶娘说,要给我换个大的荷包。”

娉芙的奶娘看苏夫人不当回事地,让三小姐随便把少夫人给的价值连城的宝石放在随身荷包里,也有样学样给苏娉芙腰间挂个荷包,从少夫人得到的礼物都放在小荷包里。

“那就换吧。”傻宝不在乎地拍拍肚子,“让错错给你们弄也行。”

两个小孩老神在在地点头:“也好。”

恩,错错觉得,苏娉芙可能是传她老子,严肃认真,苏卿卿完全是跟傻宝学的,老神在在。

又等了半柱香,傻宝开始不自觉地焦躁了,两个小孩也累的被奶娘们哄着睡了,错错去做糕点,其他两个小丫头还有乳娘跟金嬷嬷守在她旁边做小人衣服。

傻宝腰不舒服,站起来慢慢走动,小丫头要来扶被她拒绝了,非要自己慢慢走。

金嬷嬷看她走路挺稳,也不想她心情不好,就随她了。

傻宝晃着晃着就晃到了外间。

等到一套衣服做完,金嬷嬷一抬头:“公主呢”外间没人了。

傻宝直觉地跑到据说是苏倾钰小时候书房的房间。

推开门,里面很安静,点了熏香还是掩不住那股药味。

傻宝有进去,就看到脸色偏白,闭着眼安静睡着的苏倾钰。

趴着睡的。

傻宝突然难过了,阿钰一定很疼很疼才不能来找她的。

别人还不告诉她。

苏倾钰感到手背凉凉的,睁开眼就看到他那总是笑呵呵开心的傻媳妇,蹲在他床头安静地掉眼泪。

曾经他以为傻宝和她母后哭的方式应该是不同,傻宝肯定爱哇哇大哭,她母后是个会安静流泪的美人。

可是今天,傻宝哭了,他见过的第二次,头一回为了她的亲人父母,这回,为他,竟是安静地哭。

“宝宝。”苏倾钰一个大动作疼的又趴下去,挣扎着要起来,傻宝拉着他的手,“啪啪”眼泪掉的更厉害,还是不哭出声。

苏倾钰怕拉得她受伤不敢动:“宝宝,我没事,你别哭,快点起来,压到小宝贝了。”苏倾钰安静的趴下来,被她抹眼泪,哄她起来。

傻宝抽抽噎噎半天才起来,爬上床搂着苏倾钰脖子,呼吸打在他的耳边:“疼,阿钰,疼,阿钰,坏,不,告诉,我”

苏倾钰都想哭了:“恩,我不疼,恩,我坏,宝宝不难过了,啊”

傻宝未干的眼泪全抹在苏倾钰脖子上,不多久就睡着了。

苏倾钰咬牙微微侧过身把她稍微板正一点不压到肚子,然后抱她调个好位子搂着她闭上眼。

苏倾钰想,自家傻宝怎么那么可人疼呢,他怎么就把人家招惹哭了呢。

过了一会儿,慌张的苏夫人带着错错找过来,看到儿子儿媳妇头抵着头安静地睡着了,就跟两只受伤的猫崽子互相安慰似的,这才放下心,转身轻轻地带人出去。

关好门,苏夫人跟错错说:“都说我们乖宝傻,哪里就傻了,她比谁都聪明呢,你瞧瞧,我们倾儿那么猴精都没骗过她,都躲到这来了还被找到了。”

错错点头:“我们公主聪明着呢,就是不明显而已。”

苏夫人看错错一本正经,突然又有点胃疼了。

“错错啊,没事你就多去备备嫁妆吧,等二公子回来你就和纨绔把事办了吧。”苏夫人突然想起来前几天傻宝跟她说,纨绔死皮赖脸非给错错一袋子珍珠宝石还有不少金银玉器当聘礼,那些东西全是纨绔在战场杀敌拿命拿血肉换来的,算是纨绔的全部身家。

错错抱着聘礼哭了好半天,傻宝问了半天错错说愿意嫁,傻宝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人好上的,又加上苏倾钰不痛不痒地帮纨绔说话,最后还是很高兴的说要给错错办嫁妆。

错错说这么些年自己攒了不少,坚决不要傻宝办嫁妆。傻宝很难得看到错错那么认真,又听苏倾钰说她还是可以送礼添嫁妆就放开了,昨天大甲弄回来一匹上好的大红云锦,傻宝给错错,让她自己做嫁衣。

错错难得地脸红了一下,就匆匆抱着布下去了。

傻宝醒来的时候苏倾钰还在睡,苏倾钰睡觉虽然霸道,喜欢占了大半床,但他从来不打呼也不乱翻身,比傻宝还安静。

傻宝看看安静的相公,呼吸比往日重些,嘴唇白些,总感觉心口闷闷的。

苏倾钰醒过来时感觉自己屁股在疼,还有点凉,原来盖在背后的薄被被人掀了,这一觉着实沉了些。

“宝宝,怎么了”苏倾钰抓住碰了自己痛处的手,“没关系的,最多后天就能起来了,陛下估计关照过下面了,动手的都是我带过的人,没下狠手,这一百棍甚至比不上寻常的二十棍。”

傻宝歪头:“一百棍”

苏倾钰一愣:“宝宝,你,不知道那你怎么过来的”

“我走过来的。”傻宝无辜地说,“乳娘她们做衣服,我就走出来了,他们都说你没回来,我知道你回来了,就过来了。”

“你怎么知道的”

“就是知道啊,这里不舒服。”傻宝拿出手摸摸心口,又抿着嘴看他被上了药的屁股,一百棍多多少少还是打烂了一些皮肉,连腰间都有开始发紫的印记,“我讨厌这里了,我们回大贺好不好,那里没人敢打你。”

苏倾钰重新拿过她的手,心里软的一塌糊涂:“嗯,也好,我都把程家得罪光了,满朝文武都开始仇视我,唔,等苏普回来,我就陪你回大贺,然后就不回来了,爹娘妹妹愿意的话,也可以过去,我们就住你的公主府里,等小宝贝生下来就带她一起出去找好玩的,好吃的,给你找好多好看的亮闪闪的石头,找回来给你做漂亮衣服。”

傻宝很高兴地点头:“也给你买好多书好多马,我们去听说书去看花魁。”

苏倾钰听到最后有点脸发黑。

时至今日他已经不怕傻宝因为花魁什么的离开他,可是猛然被提起以前年少轻狂的囧事还是有点不自在。

傻宝趴下来搂着他脖子蹭着他的脸:“等回了大贺,就谁都不能打你了,父王要打你我就哭给他看,白白他们要打你我就打他们儿子,其他人要打你我就让侍卫队打扁他们,可是这里,爹爹要打你我不能打回去,皇帝打你我也不能打回去,父王说我什么都不用管,不高兴就打回去,可是母后说,我是公主,一言一行都是两国的事,我是有责任的,不能任性,尤其不能随便打皇宫里的人,可是欺负你的都是那里面的人,我讨厌这里。”

苏倾钰轻轻抚拍她的后背:“我也不喜欢,曾经不喜欢侯府,现在更不喜欢朝堂,我们以后就呆在大贺当富贵闲人,对于西罗我自认做的够多了,也不想因此惹来许多麻烦,我有宝宝就好了。以后到了大贺,宝宝罩着我,天不怕地不怕,多好”

宗兆帝要是知道因为程魄,因为这一百棍让这对夫妻这么记恨估计要哭了,不能这么算账啊,大多数人还是很友好的嘛。

------题外话------

小剧场:

傻宝:父王,我们要回大贺啦。

苏倾钰:岳父大人,我要当小白脸了。

承业帝:哦呵呵呵,我们傻宝要回来啦,好啊好啊,父王给你造老大的公主府,找老多老多的石头。嗯不过,苏倾钰你不许来,不把西罗皇帝收拾条顺了孤看不起你。

苏倾钰泪:怎么叫收拾条顺我就不能当一个安静的小白脸么

皇后:女婿,别搭理你岳父,他脑子时不时抽一抽,回家就好,我们傻宝养得起你。

太子:嗯,看在姐夫半残废的份上,本殿也可以帮姐姐养一段时间,宗兆帝那迟早要收拾。

苏倾钰:嗯嗯,好哒,岳父大人别气,等我好了,我就把西罗所有的藏宝点都画下来给你啊。

宗兆帝:不是的啊,我不是故意的啊,冤枉啊,你们怎么能合起伙来欺负我一个儿子都没有的人,呜呜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