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七章 据说苏普失忆了/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7小说网 . ,最快更新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最新章节

“给太后,皇后娘娘请安。”苏夫人还是跟往常一样,行了个蹲礼就起来,只是今天的苏夫人让太后总觉得突然隔了点什么。

“馨儿今儿怎么舍得来看哀家,傻宝那小没良心的自从倾儿被罚就再没来看过哀家,可记仇着呢,这都半个多月了,也不晓得她到底胖了瘦了,你也忙着看两个孩子没时间进来陪哀家说话,唉,人老啦,就惦记着小的呐。”太后伸手想要拉苏夫人坐到身边来,却被苏夫人不着痕迹地闪开了,太后一愣,皇后也有点惊到,直直的脊背又直了几分。

“臣妇今天是来告罪的,”苏夫人郑重地跪了下来,“前些日子,大贺那边的太子又派人来探望公主,盼着公主早日回大贺探亲,公主昨日突然思念亲人,食不知味,坐立难安”

“馨儿”太后声音陡然沉下,头一回对着苏夫人施加威压,她自己的手一直在抖却不自知。

苏夫人压着害怕,有点颤音却坚定地继续说:“世子担忧不已,夜不能寐,忍着伤痛,昨儿本想带着公主出去散心,半路就莽撞起来,非要陪着公主立时地回去探亲了”

“苏夫人”皇后猛地站了起来,厉声喝道,“慎言”

苏夫人俯趴在地:“原本太后和娘娘也答应了,等公主和世子战场归来,就让公主回大贺探亲,此番世子莽撞未能事先禀报,还望太后娘娘恕罪,在陛下面前美言几句。”

太后一口气上不来,晕了过去,宫里顿时慌作一团。

宗兆帝那边刚得到找到个失忆的苏普的消息,这头五五脚步凌乱地奔冲进来,鞋子跑掉了一只,到了御案前,直接瘫趴地上:“陛下,陛下,世子,世子昨日一路往东,说是出城游玩,出了城就突然快马加鞭,带着侍卫队再没回头过,这会儿,这会儿怕是,已经出了,出了西罗啦”

宗兆帝生生辦弯了龙椅上一个龙头:“除此以外呢这段日子,没别的事了”

五五低声颤抖地回答:“世子养伤期间被刺杀多次,杀手里有皇宫的禁军,有私人的暗客,苏南侯在寻找二公子期间也曾遭遇暗杀,被公主侍卫大小了所救,崖下救了二公子的小村落一夜被屠尽,只比公主侍卫找到二公子晚了半个时辰,前天,前天侯府还进了一批江湖人士,伤了老管家,这些刺杀,世子一直,一直封锁了消息,昨儿侯府遣散下人才漏了风声。”

宗兆帝颓然地倚到后面:“他一开始就没相信过孤,早早派了别人去救人,这下只怕把所有事都赖在孤身上了,认为孤要除了他们苏家所有人,他这一跑怕是再也不回来了,他不回来,苏普失忆,苏南侯再忠心也不会再尽心尽力了,西罗危矣”

苏普拄着拐杖,头上抱着白布,站在宽阔的训练场上,迎风流泪。

一眼望去士兵训练有序,黄沙满天,风一起,空气里都是令人窒息的硝烟气息,嗯,真脏。

抬头看看灰蒙蒙的天空,苏普觉得跟自己的人生万分相似。

想想自己几天前,被据说是他爹的大元帅给揪回来,说他本身是个大将军,搞得一激动晕了好几天,昨儿个才醒来,这么刺激也是没谁了。

醒过来事还没完,被灌了一大堆药水汤水后,还得面对大元帅苦大仇深的臭脸,各路将军士兵的嘘寒问暖,到最后受不了只得继续装睡才逃过一劫,唯一记下的,就是在他们乱糟糟的谈话中透漏出来的消息,天杀的,自己竟是被人一箭射下山崖的,哎呀,自己以前做人得多失败,才会被人惦记背后放冷箭啊。

发了会呆,苏普突然放下抬晕乎的脑袋:“不对啊,他说是我爹就是我爹了他们都叫我二公子,那我岂不是上头还有个哥哥还有我娘呢怎么都没看见他们难道我已经做人差到这份上,连亲娘亲哥都不待见我了嗯,先去吃饱再去问问家里还有什么人,说不定还能再冒出来个同样嫌弃咱的媳妇儿子啥的。”

刚转身还没走,忽而听到远处喧闹,一辆不应该出现的马车缓缓而来,苏普又回过头勾头往军营大门外去看,哇,好气派的马车,远远就能看到车身上鎏金的苏字,车顶遮阳大伞都是一溜儿镶了玉的,四匹高头大马在前面跑着,后面还有几十便衣带刀的侍卫。

苏普眼睛被刺疼了,心向往之地,一瘸一拐地往大门口挪去。

苏南侯昨天才接到大儿子跑了的消息,心里十分荒凉,怎么西罗大了反而没有苏家人生存的空间了呢

这会儿听到外面喧哗,有点好奇,这又是谁来了,不会宗兆帝还以为他的抚慰政策有用吧又想想瘸腿的二儿子还在外面,不太放心,就跑出去看看。

结果看到了什么竟然是他的漂亮夫人。

哎怎么还有过气的姨娘这是什么节奏哎那个忙着从马车后面跑来扶着姨娘下车的老男人又是谁

“馨儿,馨儿”苏南侯乐的想不了别的,赶紧去抱夫人。

结果还没抱到,苏夫人眉头一皱,侧身躲开:“别把我衣服弄脏。”

苏普在旁边很好奇地看着据说是他爹的大元帅,想碰不敢碰地绕着美丽妇人嘘寒问暖,很有喜感,既然大家说这是夫人,而那个元帅说是他爹,那么这个漂亮夫人应该就是他娘了

“普儿,”姨娘,不,现在应该叫李夫人,扑过来就抱住苏普,摸摸他的脸又不敢碰他的伤,看到他的拐杖哭的停不下来,“普儿,你怎么样了”

苏夫人也看过来,其实苏夫人这些天很不明白,怎么前一天让人跟这姨娘说苏普找到了,第二天她就嫁人了,嫁了个卖豆腐的,成了李夫人,连陶夫人都不当了。第三天就坐着小毛驴往军营跑。

等到苏夫人坐着傻宝留下的马车才走了半天,就赶上出发快三天的李夫人,实在看不过眼就让他们跟着马车一块走了,不然不知道那头小毛驴得跑到猴年马月才到已经挪到姜国地盘的苏家军营呢。

苏普有点抗拒地躲闪:“这位夫人你,您是谁啊”

话没说完,李夫人就愣了,眼泪落到一半,豆腐老板扶着她:“小翠啊,那是二公子啊。”

李夫人回过神似的退了几步,失神地说:“是啊,是啊,那是二公子啊,是世子的弟弟啊。”

苏南侯也发觉不对劲了:“普儿,她是”

“姨娘”李夫人尖叫一声,哀求地看着苏夫人,自顾自地说,“小妇人是二公子的姨娘,是夫人的远房表妹,小妇人刚就是,就是太高兴了,对,对,太高兴了,唐突了二公子。”

“你说什么胡话呢”苏夫人莫名其妙。

李夫人继续大声说:“夫人得知二公子遇险,寝食难安,日夜祈求菩萨保佑二公子,二公子平安了,可得好好孝顺夫人。”李夫人嘴里话是对着苏普说的,但眼睛盯着苏夫人,眼泪刷刷地落,“二公子,有夫人这样的母亲,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苏南侯一头雾水,苏夫人下意识地看了看苏普,苏普正迷茫地看着她,满脸对母亲的希冀,脸上都是伤,头发乱糟糟的被缠着纱布,手里还拄着拐杖,那胳膊和腿上的血迹透过厚厚的纱布印了出来,竟是一时间比以前恨着父亲的苏倾钰还要可怜。

苏夫人有些不忍地撇过头,看到哭的全身发抖的李夫人,一副哀求她成全的模样,心里郁闷得很想抽苏南侯几巴掌。

特么算什么啊你儿子你不要了他现在可是大将军,说不定过两天上面赏赐下来封王封侯都有可能,你脑子有病啊,这个节骨眼嫁人不说还不要儿子了再说我也有儿子啊,虽然或许以后都不能常见面。

------题外话------

苏夫人就是这么心软╮╯╰╭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