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九章 谁都不是谁故事里的配角/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7小说网 . ,最快更新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最新章节

苏家军因为才占领姜国,所以一直没完全撤兵,苏南侯跟军师等人商量后,暂时不撤了,就占着这地盘,既然你宗兆帝不仁,我苏家也不是愚忠的。

主要苏南侯是真的怕跟了自己几十年的无辜将士受到自己的牵连,不然以他的忠君爱国之心,那是肯定要回去跟宗兆帝解释解释自己没有什么太大野心,或者把兵权全部上交什么的。

但军师轻飘飘来一句:元帅啊,就算你把心扒出来也没用啊,你要是完蛋了,你能指望曹家和程家的兵马守得住如今的西罗只怕你前脚闭眼,后脚赫野就得挥兵过来。

于康点头又加一句:元帅你要完了,世子那边一怒,不说大贺不会救西罗,不被世子怂恿得过来一块撕了西罗就不错了。

苏南侯难啊,不想再轻易让百姓受苦,又不想背叛君主,愁啊。

军师又说:咱们就听世子的,守在着,那本身就是个威慑,顾不得所有百姓,总归能护着如今姜国境内的十几万了不是而且咱们又不要夺他程家位子,咱们现在就是在这休养生息,保卫祖国边界。

张琨和于旬就晓得点头,反正听世子的话不回去就对。世子虽然忽悠过他们,却从来没做过错误的决断。

苏南侯一听大儿子,心里的天平立马歪了,我大儿子多厉害,他都被逼出皇城了,我回去还能有地待别搞笑了,回去等于送死,等于惹怒大儿子,等于失去大贺靠山,等于害了西罗。

重点是,夫人刚刚千里迢迢,情深意重地来寻自己,自己怎么可以再跑回去这不是得罪夫人么还想不想以后和夫人愉快地过日子了

于是,苏南侯开始下令,苏家军的大多数兵马送到姜国东边守着,反正西边也没有国家了,守不守没多大意义,东边伽泽地盘那边只有少数苏家军,因为之前要兵马攻打姜国,所以朝廷陆续另派了程家兵马并了降兵一起守着迦泽那块,如今那边的苏家军也慢慢召回姜国,总之,以后姜国就是苏家军的地盘了,谁来也不让。

讨论完大事,大家又开始说些闲话。

“朝廷还是怕跟咱们翻脸的。”军师说,“他们能允许元帅夫人过来就算是一个示好了。”

张琨冷哼:“他敢翻脸么咱们不到两年能打下两个西罗,能怕他”

“张琨”于旬一喝,“慎言,这话可是大逆不道,不管如何,如今咱们和朝廷关系虽然紧张,可到底陛下没说什么,也削了程北侯一支。”

“那又怎样”于康不满,“都派了多少杀手了,咱们前头拼死拼活打天下,他姓程的背后放冷箭算什么,世子说的对,咱们苏家军不动,要不了多久,西罗就得乱,够朝廷喝一壶的。”

苏南侯有点走神,哎哟,再见大儿子得猴年马月啊,大贺那边会不会觉得我这个当老子的没用啊,儿子那么被人欺负还怂的一坨,傻宝生的小宝贝也看不到了,小女儿也去大贺了,她那么小爹娘都不在身边该怎么办,还有小孙女,肯定都不记得爷爷了,还有夫人啊,为嘛来都来了还不给咱好脸色呢,衣角都没给咱碰到就去城里了,这是嫌我脏呢,可她明明抱了二儿子了啊,他也不比我干净哪去啊。

“元帅”几人说了一阵发现他们一向端正的元帅今天走神了。

“啊,就按说好的办吧,天色不早了,该开饭了。”苏南侯严肃着脸正儿八经地起身,“城里现在晚上还有点乱,本帅过去看看,可别再出上次抢砸事件了。”

众人抽着嘴角看元帅一本正经地出门进城了。

元帅,咱们就不能诚实点吗你不就是进城看媳妇儿子吗咱们能理解的,你找的借口会不会很牵强抢砸事件明明是伽泽那边出的啊喂。

苏南侯拍马赶到城里,先找了家客栈好好清洗一番,剃了凌乱的胡子,弃了黄土盔甲,换了一身玄色锦衣,特地在腰间挂上傻宝以前送的一大堆玉石里,最风骚的一块镂空孔雀纹白玉,对着铜镜拔了好几根特别明显的白发,然后又梳了个圆髻,理理领口,紧紧袖子,看着铜镜里的中年男人顿时年轻好几岁,满意地拍拍衣服下摆,小心地把一块据说姜国皇宫最名贵的眉墨放到怀里。

这么多年他就贪了这么一回东西,还是有点心虚和小兴奋。

到了姜国皇城内的一座四进院子,苏南侯回想了一下大儿子在傻宝面前耍帅模样,微微仰起头,嘴角上扬,眉头挑起,笑

进了门,一个中年男人从旁边过来行礼:“侯爷。”

是那个过气姨娘新嫁的男人,苏南侯借着门口灯光扫了扫,塌鼻子小眼睛,整张脸都是平的,长的太没特色,甚至还带点生意人的小算计,不过眉宇间还是温和端正的。

“嗯。”苏南侯收起耍帅模样,又是那个三军阵前一呼百应地大元帅,“听说你做点小生意,还有一个儿子两个女儿”

“是,小人前头媳妇去的早,如今儿女已经拉拔大了,都已经嫁娶,虽是小户人家,但也可温饱。”

“嗯,有时间就在城里找个铺子安定下来,西罗那边的产业也转过来吧,那边可能安稳不了多久了。”

“是。”李老板惊了惊,顿了会儿才应下,等苏南侯离开,他的手心已经一片汗湿。

苏南侯再次摆好孔雀似的表情,准备去饭厅找夫人,觉得这个时间应该是在吃饭,可刚跨上通往饭厅走廊,那边李夫人从一边厢房出来,迎面走来。

苏南侯来不及收回表情,脸部一时僵硬得可怕,反射性地往走廊边上靠了靠,离对方远点。

李夫人面不改色,在离苏南侯两米远的地方,停下,规矩地行礼,语气波澜不惊地唤了声:“侯爷。”

苏南侯才记起来,这个陶家表妹的声音,在很久以前也是清冷带着微微傲气的。

苏南侯一阵恍惚,似乎上回她规矩行礼还是那年老夫人带着自己去陶家,准备商讨婚事,她一开始见人也是这样规矩行礼,客气礼貌,带着贵族小姐的矜持自傲。在知道自己来提亲时,才勃然变色,从那之后,他的记忆里她的声音就是尖锐的,刻薄的,谄媚的。

后来他因为有了美女媳妇,并不记恨她在自己落难时背信弃义解除婚约,甚至还有那么一刻感激过她的绝情,不然他也不会遇上他的夫人。

可是再见面就是那样兵荒马乱的清晨,甚至记不清如何跟她有了普儿,甚至有一刻想杀了她,再后来极少见面,见面也是满心厌恶她的做作,她的自以为娇羞,她的坏心眼,通通都让他感到可笑。

可是到今天,在她规矩行礼后,才发现,她也老了,不管多少怨恨,她也是为他耗费了二十年的青春年华,他恨她,她又何尝不怨恨他

“起来吧。”苏南侯几不可闻地叹口气,“本侯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不认普儿,不过本侯这回信你是为了大家好,那个李均本侯看了,本质不错,有点小心眼,不过比不得你,你跟着他吃不了苦,不管怎么样,普儿永远是你的儿子。”

李夫人却笑了,抬起头恍惚又看到那年那个连醉了都仪表堂堂的男人。抱着根柱子都能喊媳妇的可爱样子,毫无三军阵前的威仪,让她刹那间动了下心,后来啊,似乎因为她,这个男人整整颓唐了二十年,夫妻离心,有家不敢回,回家也是鸡飞狗跳,以前恨过怨过,花了二十年才明白,有些人有些情,不是你的,等再久,也不会变成你的。

“小妇人明白,二公子现下很好,小妇人先告辞了。”

苏南侯点头,刚要抬脚走,李夫人垂着头,突然又轻声问了句:“柳生,真的连坟都没留下吗”

苏南侯一震:“你,你怎么”

李夫人轻轻笑了笑:“那是我第一个爱过的人,也是,这辈子爱的最深最惨烈的男人,他的呼吸频率,脚步轻重,没人比我更清楚,早在他第一次偷偷跑到村里,蹲在村头槐树枝叶间偷看时,我就察觉了,当年我跑了,一方面是怕你不让我生下普儿,另一方面,呵呵,不想面对他啊。”

“那后来”

“后来后来传来大捷,说侯爷死里逃生,我却无名大病一场,大夫说我病的不轻,胎位不正,怕是要难产,我总不能,让我的孩子当个孤儿。”李夫人说到这又轻声笑了下,“如今,只想给那个混账再烧点纸钱,这么些年,怕是他在地底下都要当穷鬼了。”

苏南侯有点傻眼,嗫嚅了几下才慢慢说:“他说他不要坟,要一把火烧了尸体,把灰就装一个小小坛子里,挂在当年你住过的那个村子东头,最高的槐树上。”

李夫人突然捂着心口,退了两步,死死忍着眼泪,最后竟慢慢憋回去去了。

“苏靖,我还是不会后悔纠缠你这么多年,毕竟,那是那个负心汉用命给我换来的荣华富贵,而这些年,说喜欢你也不全是假的,我唯一感到对不起的,只有夫人,她是个心善的,我一直知道,从一开始就知道,如今,我把我的儿子赔给她,便不欠什么了。”

李夫人忽而亮起笑容,仿佛一切悲伤都没存在过,刚刚的谈话她也不曾红过眼,她朝着走廊下远远走过来接她的李均走去,笑的温温柔柔,再没回过头。

她永远知道,在什么时候,面对什么样的人,做出什么样的表情。

------题外话------

我一直坚信,没有谁生来就是配角,总归会是自己故事里的主角。

就算你不是喜欢的那个人的白月光,也会是其他某一个人心头的朱砂痣,哪怕那个人还在未来,还在天涯海角的某一处。

by莫阿寒

不许嘲笑,上面两句是莫阿寒杜撰哒因为写着写着突然感性起来了来来来,这两天的文有些压抑,我给大家跳个舞欢乐一下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