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一章 苏南侯竟然模仿大儿子/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7小说网 . ,最快更新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最新章节

苏南侯跟着苏夫人回房,苏夫人一边拆头发一边还在笑:“你看到没,他那个乖的小模样以前打死我都想不到,跟个孩子似的。”

苏南侯接过她手里的发钗,俯下身从后面搂住她,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叹息般喊了声:“馨儿。”

苏夫人放下手,看看铜镜里明显收拾过的老男人,心头一痛,转身不管不顾地搂住他哭起来:“阿靖,阿靖。”

苏南侯曲膝跪到地上,搂紧终于肯再次喊他“阿靖”的小妻子,听她哭着喊着。

“你知不知道,倾儿让我,让我一起去大贺,可我舍不得你,我连女儿都不要了,就是舍不得你,怕你,一个人在这里,在这里难过,我不走,朝廷还不能翻脸,太后还有顾忌,你还能多为我考虑,多珍惜你的老命。我怕我一走,你就一个人了,姨娘也嫁人了,你连家,都没有了,累了,伤了都没人管,怕你头发,全白了,老的更难看了,怕我一走,这辈子就再也看不到我的老男人,看不到我的阿靖了。”

“馨儿,你不知道这么多年,我有多想好好跟你说话,多想好好弥补你,多想一直一直在你身边,宠着你爱着你,不让你有一点难过,让你开开心心,让你心甘情愿跟我许下三生三世。”长年的千军万马面前吼过来的威严厚重声音,突然微微暗哑温情地说着情话,总有点别扭。

“你怎么突然会说这些话了”苏夫人出戏地突然不哭了,爬起来狐疑地看他,打断苏南侯的声音,“你老实说,是不是你又有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小贱人”

苏南侯头上乌鸦飞过,叹口气,就知道模仿大儿子不靠谱,他夫人才不是傻宝那么好骗的。

将怀里的眉墨放到旁边的梳妆台上,拿过一边梳子有点生疏地梳着夫人如瀑秀发,仿佛又回到二十年前,慢慢说:“哪里还敢闹出这些糟心事。”

“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你知道的,我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我印象里父亲与我不亲,最记得的是,那年冰天雪地,我被教书先生打的手心拿不了剑柄,又被武师父打的腿脚没了知觉,我趴在雪堆里,病了一冬,卧床不起的父亲突然起来了,他站在门口就那么冷冷地看着我,还笑了下,他那时的眼神我一直不懂,长大了才知道,他其实是希望我死,我的父亲希望我死。”

“母亲对我严厉,甚至极少对我笑,后来去了军营更是战火纷飞,娶了你我是真的高兴,可我也形容不出来,再后来出了陶家表妹的事,我想跟你说对不起,你不要听,可除了对不起我连好听的话都不会说,我想弥补,又找不到你喜欢的方式,甚至于倾儿普儿,我那时其实不知道怎么当一个父亲。”

“我跟他们接触时间少,普儿小时候被他娘教的还会跟我撒娇,我会满足他心愿的地抱抱他亲亲他,可是倾儿犟得很,我打他骂他,他哪怕哭一声,乖乖喊我一声爹,我哪里还舍得碰他一下,打在他身上,疼的哪里只有他。等到他们都长大了,普儿想要出人头地,我能帮他,可是倾儿,我不知道他想要什么,却知道他连我这侯爷爵位都不在乎。”

“我好多次想跟他说说话谈谈心,可到了真的谈话时我又不知道说什么,知道应该好好说,夸夸他,捧捧他,可还是做不好,我不知道作为父亲应该怎么给儿子打气。”

“你不用怀疑什么,刚刚说的那些,嗯,哄人高兴的话,还都是跟他学的,上回他喝醉了拉着傻宝说话被我听到了,那之后我常想,我要是也像他那样能说会道,你也不会那么久不理我了,你看,他把傻宝哄的多高兴。”

“你学他干嘛,从小到大他就靠那张嘴从皇宫里骗吃骗喝骗赏赐,回来还要哄我哄他师父,出去玩还要调戏美人,现在还得哄乖宝,你要学他还得回娘胎重来一次”苏夫人哽声嗔怪道,手里摩挲着那块眉墨,心想,这个呆子,这回总算送个像样的东西了。

“呵呵,这回去大贺还得哄他皇帝岳父,皇后丈母娘呢。”苏南侯想了下说,“不过听说上回去求亲倒是没耍嘴皮子。”

“是啊,还是咱们乖宝有眼光,那时候其实连我都不对倾儿抱希望,就想着他的好皮囊万一真骗个公主回来呢那样就能保住他的世子位子,现在想想,我这个娘都对他不住,有时候我在想,如果乖宝没看上他,他现在会怎么样,想想我又不敢想,所以啊,我就觉得怎么对乖宝好都不够,没有她我就没有那么优秀,过得那么高兴的儿子,都说乖宝傻,其实咱们乖宝比谁都聪明,跟咱们倾儿那是天注定的缘分,倾儿敢有一点对她不好我都饶不了他。”

“也不知道他们到没到大贺,倾儿伤没好,傻宝还有身孕,还有两个小的要照顾,唉”苏南侯抱着夫人想儿子。

“是啊,卿卿晚上要是找我怎么办到了大贺还不知道有什么风波,那边又能不能接受他们啊,到现在都没听说过哪个和亲的公主能再带着驸马回去的,唉不知道下回见面什么时候了。”苏夫人也很想念儿子女儿。

苏南侯酸了,都是宗兆帝的错,不然这夫人原谅咱了,大儿子再倔也不成气候了,自己一家可以愉快地大团圆了。可现在呢,一家过得颠沛流离的,想想就很有反掉程家的冲动啊喂。

而被想念的人现在在哪呢嗯,在路上。

苏娉芙还好,是个乖宝宝,因为奶娘跟着,也不怎么闹腾,可是苏卿卿不是了,她想娘,香香软软抱着她睡觉的娘啊,奶娘也不要。

头两天夜里还能哄哄,可再后来就不行了,白天陪着玩,小孩子贪新鲜不闹腾,可晚上想娘了,不管谁都哄不了,哭的脸红脖子粗,总是到了半夜哭的累的睡过去才罢,苏倾钰心疼得不得了,抱着又是骑大马又是举高高的,苏娉芙也把自己准备给弟弟妹妹的好东西拿出来,想让好朋友兼姑姑的卿卿不哭,傻宝拿了好多石头哄也没用。

这样一连好几天小孩嗓子都哑了,白天都有点蔫蔫的,苏倾钰愁啊,想着办法抱着逗她开心,忍着屁股痛带她去玩木安做的木马,放风筝,晚上又怕傻宝休息不好,就让人拉开距离,傻宝前面一辆车先走,他落后一些,等卿卿睡了再赶上去陪傻宝。

这样等快到大贺皇城的时候,其他人还好,苏倾钰瘦了两大圈,傻宝好心疼,连带的都不待见妹妹了,甚至开始讨厌小孩,觉得肚子里的小宝贝肯定也不是好东西,忒折腾人。

苏倾钰知道这个念头都要哭了:“宝宝啊,妹妹已经好很多了,她是想娘嘛,我们小宝贝一定很乖的,你别不喜欢她,她会难过的。”

傻宝不说话,表示还是很讨厌小孩子,苏倾钰还没来得及继续忽悠,外面奶娘哭腔地说:“世子,小姐又哭了,嗓子都哑了。”

苏倾钰叹口气,就这么被妹妹拆台了。

傻宝不高兴,恶狠狠瞪外面的妹妹,那边妹妹“哇哇哇哇,我要娘,娘,哇哇哇哇”的哭声不绝于耳。

最后傻宝忍不住了,掀了帘子让人把苏卿卿抱过来,然后很认真地跟苏卿卿说:“妹妹,你不要哭了,很讨厌的,你哭得太丑了,你再哭,嗓子坏了就更丑了。”

苏倾钰:“”

乳娘:“”

苏卿卿愣了一下,然后大概听懂她说的,随后就更大声地哭了。

苏倾钰刚要抱过来哄,傻宝不让,把苏卿卿往外推,苏倾钰心好累。

正巧前边一行人执火明仗地骑马而来。

侍卫队立刻有序地围在马车周围,包的密不透风,大小了悄悄前去观察。

不一会儿,大小了没回来,倒是一身锦衣,日益尊贵起来的大贺太子策马而来,旁边还跟着意气风发的新任兵部侍郎覃霄。

这么一比,他苏倾钰就跟落难狗似的,还带伤还面黄肌瘦,好不憔悴,好不落魄。

郝连宝殊一看到他那个大眼睛傻乎乎的姐姐就激动了,扔了太子的高冷范,一路大喊:“姐姐”

搞得覃霄以为深沉的太子殿下被人掉包了,可是一看到那个尽管大着肚子,却还是傻傻的非要装得一本正经的丫头,自己也激动了,都给忘了尊称,大喊起来:“傻宝傻宝”

苏倾钰怒了,傻宝是你喊的吗特么徐景追到雾城都被老子灭了,你等着,小样吧你。

错错一愣,然后兴奋起来:“是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他来接咱们了,哇,太子殿下比上次更帅了。”错错星星眼。

纨绔赶紧探身往前找人模样,其实是挡住错错的视线:“哪呢哪呢我怎么没看到”

傻宝转头看到弟弟和犇犇也激动了,站在马车上挥手:“二宝,二宝,犇犇,犇犇。”

吓得苏倾钰赶紧伸手抱着她防止她摔下去。心里想,犇犇,这名字真适合那个男人。

一直哭的苏卿卿被几人欢呼吸引了,也转头看过去,火光彤彤中就看到一个眼睛大大,皮肤白白的漂亮人儿骑高高大马飞奔过来,顿时小孩的印象里惊为天人。

苏倾钰知道的话肯定哭了,妹啊,你要是喜欢呜啦啦领一堆人骑马的你说啊,你哥骑的比他还好看啊。

二宝成功地把傻宝姐姐抱到怀里,上下看看,然后就很难过地说:“姐,你瘦了。”

傻宝也很难过:“路上都没有好吃的,阿钰哄妹妹也瘦了。”

覃霄眼神发亮:“傻宝,我请你吃城西的卤鸡爪,肉多味鲜,入口即化,还有别的好多好多好吃的。”

“好啊好啊。”傻宝开心点头,苏倾钰不忍直视地掉头不看。

媳妇,你不能有了故人不要相公。

苏卿卿看没人理她又哭起来了:“哇哇哇哇哇哇”

傻宝很不喜欢,看到苏倾钰要去抱,不让,支使弟弟:“二宝,你抱。”

二宝什么人抱抱他姐还行,抱别人哼,谁那么大福气于是高冷的太子殿下下巴一抬,跟承业帝支使他时一样一样的:“覃霄,去。”

覃霄笑容一僵,看了看哭的惊天动地,黑黑的夜里都不大看得清面容的小女孩,真心地恐惧,可是太子殿下命令不可违,只得僵着脖子伸手,还没碰到,苏卿卿就一脚蹬过去,哭的更撕心裂肺了。

“殿下,您看,她不要臣抱。”覃霄说的为难,实则一脸庆幸。

苏倾钰不忍心,又要抱抱,苏卿卿同样一脚蹬过去,苏倾钰很伤心,奶娘都被折腾得差点扔了她。

“哇哇哇哇哇哇”苏卿卿突然探身,伸手抓到离她不远的二宝襟前的琉带,拽得二宝不得不微微俯身。

“松手”二宝端的再高冷,也改不了他未成年的事实,碰到不讲理的小女孩,少年都是要暴走的:“爱哭鬼丑八怪”

众人:“”

听到他说“丑八怪”,苏卿卿又想到刚刚傻宝也骂她就更伤心了,扯得更用力,还抽抽噎噎喊:“不,不,丑。”

“越哭越丑,你就是丑八怪,你快点松手”二宝从小到大也就他姐姐折腾他,别人都是不敢惹他的,现在周围这么多人,被一个说不定还在裹尿布的小娃娃扯着多丢人。

苏卿卿竟然就松手了,二宝有点得意,看看他太子殿下的威风,谁知道苏卿卿突然就张开手小嗓子哑哑地朝他说:“抱抱。”

苏倾钰悲伤逆流成河,我这个亲哥比不上见了一面的小屁孩。

英明威武的太子殿下会抱小屁孩想都别想。

二宝很帅地转身打算继续和姐姐说话,说说他特意跑出皇城都在这去皇城的必经之路等了三天了,说说父王他们也都等好久了。

可刚转过身,那边震天响的哭声比战场惊雷还要吓人。

“二宝”傻宝不满意,认真地看着二宝说,“她要你抱,你快点抱,叫她别哭”

二宝悲伤地看看姐姐,发现没有回寰余地,认命地转身把小屁孩拎到怀里,随即吓了一跳。

好小好轻好软好好玩的样子,都不敢动了怎么办。

苏卿卿发现被会骑马的漂亮哥哥抱了就不哭了,乖乖的趴在他怀里,小手抓着他的衣服,一抽一抽地调气。

“太子啊,你轻轻拍拍她背,给她顺会儿气。”苏倾钰看妹妹好不容易不哭了,也松了口气。

二宝拍了拍却把人拍得直咳嗽,苏卿卿觉得背好疼。“呜呜,疼”地一喊,二宝吓得又不敢动了,主啊,他发誓他根本没用力啊喂。

本来二宝以为小屁孩哄哄就行了,哪知道苏卿卿那是要一抱一整宿的,看着姐姐高高兴兴地拉着解脱的姐夫头也不回地进马车去了,留下孤单的他,二宝顿时决定以后不要生女儿了,再傻再笨的都知道心疼相公不稀罕弟弟。

覃霄一溜烟地自动跑到车队前面领路加侃大山。

二宝看看稍微有点放下意思就开始变脸的苏卿卿,怕她吵到姐姐他们,毕竟姐夫还有伤,姐姐脸色不好,憋屈地瞪着苏卿卿,爬上一辆马车,把奶娘什么的都赶下去,就一个人坐那僵硬地抱着小屁孩,累了就靠着马车歇会儿。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