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九章 咸蛋尚书/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7小说网 . ,最快更新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最新章节

承业帝点出的靳爱卿,就是上回宫门口被人喊咸蛋尚书的娃娃脸小年轻。全名靳戈,他是宫变那会儿,在大公主她公公从兵部侍郎位子上摔下来后替补上去的,没几天又直接取代了告老还乡的兵部尚书。

其人年仅三十,还是十三四岁毛头小子时跟随承业帝,出征过乌喜,后来长大点跟随过元帅操练水兵,打过赫野,再后来就被元帅分到太子手下。

众人对靳戈的评价是足智多谋,善排兵布阵,然,实则是这货长了张娃娃脸,超级有欺骗性。

他曾经只身带了十几亲兵被赫野大军围困芦苇荡中,把水兵服脱下来反过来穿后,大摇大摆地就左手两条鱼,右手一兜鸭蛋地走出去了。

赫野鼎鼎有名的常胜将军启宋,愣是没能从那十几个“渔夫”里看出来有个二十六七的大贺副将,就把他们放过去了。

结果靳戈跑出去没有一百米远,就回头让身边的十几人分散开,包围起那上百亩的芦苇荡,把人家上千人困那芦苇荡里拿箭吓唬半天,吓得他们饿了三天三夜没敢出来,等饿的受不了,一千多人狠心冲出来发现根本没人在外面守着,他们以为的憧憧敌人身影就是上百个稻草人。

启宋怒,才知道得到的线报不假,昨天那十几人就是大贺的探子。

更怒的是,启宋还没回到大营就被告知大营被端了,败军已退到大河对面,启宋当场气得眼前发黑,大呼:“某中计也。”

千方百计地打听到,耍他的是大贺元帅的副将靳戈,最大特色就是有张娃娃脸,二三十岁的糙汉子看起来还是十七八的小年轻。

靳戈表示,那回他只是想去芦苇荡讨点野鸭蛋什么的,他自己喜欢吃,貌似太子也喜欢吃,谁知道半路碰上启宋神经病,一直追他,说他是什么探子,抓到人的赏金百两,魂淡,他这么帅,像探子吗而且赏金还只有百两,不要脸,老子随便甩副装备都是千两起价的。

最后跑出去时,启宋还因为他娃娃脸调戏了他一把才放他过去,围堵启宋在芦苇荡报复的事都是顺便的,而端大营的事其实他只是跟元帅抱怨了一句,启宋脑子不行,被几个稻草人给吓得蹲在芦苇荡不敢动。

之后的事就都是太子跟元帅接手的,跟他真没多大关系,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启宋要站在对岸那么高的地方,仰天长嚎:靳戈,你个娃娃犊子,某启宋不治你服服帖帖,跟你姓

就那回,一战成名,靳戈的足智多谋并上娃娃脸的名声传出去了,越传越远。

至于那咸蛋尚书的名声还是跟那窝野鸭蛋脱不了关系。

跟启宋那战大胜后,太子赏了靳戈一车野鸭蛋,上回不知道是宫变,以为沾太子光跟太子免费回来玩一圈,想起来自己在都城也有个三进的院子,元帅给他买的,至今空着,就特地带回来那一车野鸭蛋,给自个家添点家业。

可赶上宫变一忙起来就给忘了,都没来得及放回家里,随便放在宫门不远处的马棚里,结果让叛军走马时全打碎了。蹲在地道口的靳戈被人死命压着才没暴走跳出去救蛋,眼睁睁看着他的宝贝蛋碎得一只不剩,最可恨的,那个领头的还嫌弃地说:哪个狗娘养的,把这么些恶心蛋放这,八成自己没蛋吧,啊哈哈哈哈

原本被安排留守地道的靳戈彻底黑化,甩开拦他的人,猫着身子了。他启用娃娃脸模式,扮演被战乱波及的可怜小太监,毫无阻碍地到了,其实早被陈大人控制在手心的大皇子身边,又用超过周边一群太监侍卫的身手生擒了大皇子,拿跑了陈大人最后砝码。

宫变平息后他就成了兵部侍郎,在他又带人追了三天三夜把当初嘲笑鸭蛋恶心得男人抓回来,打了一顿,喂那个男人生吞了十八个鸭蛋时,宫里来人,把这个男人抬走了,接着靳戈被告知他又升职了,原因是,他抓回来的竟然是当年没死透的三王爷,就是承业帝当年最大的竞争对手,据说那是宫变的最大推手。

据知情人士透露,三王爷被抬走时一脸感激,嘴里不停地冒出腥腥的鸭蛋黄,呢喃:太可怕了,这个鸭蛋太可怕了,还是陛下英明,陛下英明。

传旨太监当庭细数靳戈的功劳时,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竟然那么伟大,最后陛下还当朝说要格外给个恩典,问他要什么,他突然想起来自己的野鸭蛋,心里一痛,脑子一抽,就说要芦苇荡里的野鸭蛋。

承业帝想说,那是他人生中最后悔的一次封官,这样贪恋野鸭蛋的人真的能当兵部尚书么明明又是个大龄男青年,怎么就不知道要美人要银钱什么的,就是他家傻宝都知道喜欢宝石啊,大贺这些年怎么了,怎么个个都晚婚了。

徐公公表示,陛下您真的不是当红娘当上瘾了

承业帝那天下朝前赏了靳戈十车野鸭蛋。

靳戈回家有了更大的宅子,一口气又买了二十多个仆人,那鸭蛋各种吃也吃不完,最后剩下的让人全腌了,全府跟着吃也吃不完,他就开始满朝地送,连皇后那边都收到了。

后来靳戈被人称“咸蛋尚书。”

今天被点名,靳戈端着严肃的娃娃脸沉重地说:“臣愿前往。”

看着严肃的娃娃脸,承业帝有点胃疼:“谁让你去了,你有没有自己是兵部尚书的自觉再发癫孤就把你贬到御膳房专门腌鸭蛋去。”

靳戈已是闻鸭蛋色变,扑通跪下了,底下也有不少人想笑不敢笑。

“回陛下,东炀总兵马不过三万,能不声不响赶到东临城,怕是几千人已顶天,无甚可惧,陛下可点阳城三千兵,其地距东临不足百里,两日便可投入战斗,黾城两千兵,其地距东临百三十里,两日可达,此两处兵马加上东临原有兵马,对付东炀绰绰有余,然需朝中点将前往压阵。”靳戈再不敢让承业帝提鸭蛋。

“依你之见,点谁为好”

“臣。”

承业帝满含深意地看了他一眼。

靳戈赶紧收回“臣愿往”这句,顿了顿,手心都要出汗了,才说:“臣有一至交,曾与臣同在元帅帐下共事,阵前曾一人单挑赫野三位将军,震慑赫野,后被陛下点往礼部随丞相出使大辕,出使归来后便一直闲赋,其人刚正不阿,文武皆备,有大将之风,望陛下思量。”说完就磕头趴地上,不敢看承业帝。

“哦有这等人才丞相”承业帝模糊地已经记起来是谁。

“陛下,此人姓彭,名航,其嫡祖母与叛臣陈庸之母同父异母。”丞相回道,“其人生性沉稳,文采斐然,武德俱全,不突突现于人前,但所经手之事必然稳妥。”

承业帝想起来当年丞相出使大辕找同盟的时候,正是自己想法对付四大家族的人,哪里还会提用他们家族的人,沾亲带故也是以防万一不用的。

“太子觉得呢”承业帝叹口气。

承业帝想起来,某次闲聊,丞相提起过这个人,其实彭航他爹是个庶子,严格说起来,陈庸他娘的同父异母姐妹跟彭航毫无血缘关系,更别说大贺向来注重嫡庶之分,嫡庶之争在承业帝明确态度之前斗得相当厉害。

太子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想用就用啊,听着挺好的,但当着朝臣还得是沉静地回话:“回父王,儿臣以为可以一试。”

“依太子所言,点彭航为将,吏部侍郎为监军,即刻前往东临。”承业帝看看太子,有些无奈地笑了,到底还是年轻啊。

太子突然觉得自己又被伤害了。被他爹的目光。感觉被他爹当成傻子了。

靳戈抬头,两大眼晶晶地看着太子,满目崇拜,好想扑上去抱大腿的样子,吓得太子赶紧跟着承业帝去勤政殿看折子去了。

晚些时候,二宝抱着苏卿卿回太子府时,眉峰犀利,面容硬朗,一身戎装的彭航守在门边。

旁边的马不停地打鼻汽。

看到太子下车,彭航一拜到地:“彭航拜谢太子殿下知遇之恩,无以为报,愿此生为殿下鞍前马后,开疆辟土。”

太子一愣,才明白承业帝的苦心。

“起吧。”太子把苏卿卿放下,苏卿卿看看严肃的太子,又看看跪在地上的人,歪歪头,就乖巧地拉着奶娘的手进府去了。

太子亲自弯腰将彭航扶起来:“此番时间紧急,本殿便不请将军入府了,此去也是战火纷飞,万望将军保重,待他日凯旋归来,本殿定备下好酒,与将军一醉方休。”

“喏。”彭航手有点颤颤,从被调出军营,派到礼部做无关紧要的文书,到出使大辕回来后就被闲赋,再到后来又是陈家出事,差点就被牵连,还是丞相和靳戈暗地出手挡了挡才逃过一劫,本以为这辈子就这样了,整个人成天昏昏沉沉,活的了无生趣,没想到太子竟然支持他,他还能有机会拿起心爱的宝剑,彭航恨不得把心都捧给太子。

彭航上马,踏着暮色而去,刚硬笔直的身影里,太子看出了那人勃勃斗志与欣喜。

转头,小徐公公苦着脸:“殿下,靳大人又送咸鸭蛋来了。”

二宝淡定地点头:“卿卿也挺喜欢吃的,收起来吧。”

小徐公公:“”殿下,我不会告诉别人其实你更喜欢吃的。

战争变得有点紧张,承业帝带着太子大多时间都在处理送来的折子,吃饭有时候都顾不上,傻宝的宫殿也暂时搁置下来。

------题外话------

二更,十二点九分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