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五章 神奇宝贝/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7小说网 . ,最快更新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最新章节

覃霄一脸鄙视地目送驸马吓跑,对于这个碰到事情就嚎啕找公主求安慰的驸马,覃霄表示,魂淡,我也想有个这样的媳妇。

嫉妒完,覃霄转头挤开他老子去看小娃娃,看几个公主围着不时地摸一把小娃娃的脸啊,手啊,评价一下不愧是傻宝生的,不枉傻宝怀孕期间吃那么多东西,虽然没怀孕吃得也不少,但这不妨碍她们不能拿来作为夸孩子长得壮实的噱头。

于是他也死皮赖脸地用一根指头去戳人家小肉手,太师刚要呵斥,就听他儿子大呼小叫。

“哈哈,她抓我手指头了,哈哈,她喜欢我,我是舅舅啊,表舅舅啊,小宝贝。”

众人一看,一直懒得动的小宝贝竟然开恩抓住了覃霄的指头,纷纷表示不能忍。

覃霄这一出,太子二宝表示最不爽,他这个正牌舅舅还在呢,轮到你一个表舅在这现眼你什么指头值得本殿的外甥女抓,也不怕恩宠太过,压断你的指头。

二宝严肃着脸去拉覃霄的手,一拉,不动,再拉,还是不动,于是开始蹭蹭鞋底准备上脚。

众人目不忍视,太子你幼稚了。

“哈哈,你拉不动,我跟小宝贝情比金坚,哈哈,拉不动啊拉不”覃霄声音渐渐小下去,嘴角抽了抽,一脸“这不是真的”表情,和太子对视。

二宝严肃的脸更严肃了。

众人感受到不一样的气氛,纨绔乐呵呵地出门撒了两大盆玉豆子,扔了几百个红包包,一进门发现大家都在沉默,盯着小主子,于是他凑上去看小主子怎么了。

覃霄脸上慢慢变红,变紫,太子默默上脚踹着他的屁股,承业帝不着痕迹往后推一步,三个男人开始,拔手指。

不过,覃霄在小娃娃手里的那截手指纹风不动。

众人:“。”可怕,这小娃娃,力气怎的这么大

纨绔突然也嚎叫起来,一边叫一边跑进去找他家爷:“啊啊啊,爷,爷,小主子有怪力,怪力啊啊啊”

小主子似乎被吵到,感觉不满意了,动动小手,松了下。

“哎哟”拔得太用力一时收不住劲的覃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好巧不巧叉坐在了台阶上,顿时捂着裤裆脸都绿了。

三位公主退了一步,头上大群乌鸦飞过,她们就知道,就知道,傻宝肚子里爬出来的坚决不是什么简单的,可是一个姑娘家,有个怪力什么的,真的好吗

太子也因为脚突然失去支点,趔趄了下,好悬没跟着摔下去。

太师都替儿子疼,也在好奇真的这么神奇大力

于是他也上去,探手想去摸小娃娃的手。

小娃娃把脸转到承业帝怀里,小手也转到被子里去了,一副“已经见识过本大人的威力,就别再来烦本大人”的表情,承业帝心口被小娃娃一撞,顿时一震,那种血肉再次被延续的浓厚情感一爆发,管他是不是有什么怪不怪的,总归是他的外孙女。

“行了,乱囔囔什么,覃霄你这演技有长进了,看在你是为了高兴小宝贝降临才这么没形象,孤也不治你什么御前失仪的罪了。”

承业帝一开口,下面伺候的仆役们顿时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他们就说嘛,这也太夸张,三个大男人还真能拉扯不过一小孩

只有离得最近的几位主子们,心惊胆战,心有余悸,心如死灰,几个大男人竟然扳扯不过一个刚出娘胎的小娃娃。

丞相默默上前半步,真诚地看着承业帝,表示他想抱抱小宝贝,承业帝很臭屁很不屑地哼了声,留了个后脑勺给人家。

你说你还是丞相呢,孤的孙子都抱了,你这连个儿女都没有一只,配做百官表率吗配吗孤都不好意思说你。

丞相:“”到底不是自己的种,太没有底气了。

皇后看不下去了,人丞相对傻宝多好啊,抱下孩子怎么了就承业帝老抽风看不惯人家,非要让人家吃瘪才行。

皇后横了承业帝一眼,承业帝眉头一抽,不情不愿地转身,斜着眼哼哼着把小娃娃递了过去。

丞相手有点颤抖,好多年没抱过小孩子,有点没底。

“接好了”承业帝沉声道。

丞相怔了下,随即胳膊一沉,吓得赶紧用上力气,终于明白承业帝那句话的意思,哎哟喂,哪家小孩子一出生就这么沉的哟。

丞相眼圈一酸,好似又看到那个猫大似的小可怜啊啊哭着躺在自己怀里,声音不大,但怎么哄都哭不停,喝不下奶睡不着觉,他还得狠着心喂下去苦苦的药,整夜整夜不睡地抱着哄着,就怕一松手她就没了声息。如今怀里这个竟然这般壮实,白白胖胖,腿脚有力,与那个小可怜眉眼相似却又截然不同,丞相这颗老男人的心哟,像被泡在坛子里腌了几十年,酸的发苦,苦之后又有甘甜。

承业帝手颤了颤,他发誓,他这一辈子除了上代老丞相辞世,就没见过白遇红过眼,可是今天,看到红眼的丞相,他承认,或许,作为傻宝的父亲,丞相比他更称职。

那段父母和孩子最初建立对这个世界情感联系的岁月,是丞相一个人当爹又当娘地拉扯傻宝成长,不管承业帝愿不愿意承不承认,他都明白,无论别人教给傻宝多少血亲与抚养的人完全不同的认知,也或许你去问傻宝,她也会说出很多不同,但,在她不知道的潜意识里,丞相其实跟他这个父王是等量的,就好比上回丞相被自个夫人坑了,哪怕丞相并没在傻宝面前表现出受伤,但傻宝就是会知道她的白白不高兴了,被人欺负了。

丞相看着小孩子不耐烦地瘪嘴,慢慢笑了起来,那笑在他脸上如莲如兰地绽开,配上通身清冷与温暖并存的气质,刹那风华亮瞎所有人的眼。

“小宝贝”丞相轻声唤了下,声音那个柔那个慈爱哟。

众人擦擦眼睛,这,这真的是咱们高深莫测,冷漠如雪的丞相大人世界太玄幻了。

一句话,碰上六公主就没正常的事。

“不是,不是啊,嗷嗷,真的啊,疼疼”地上的覃霄没反应过来陛下的意思,还以为陛下不相信小娃娃有怪力,一激动又碰到了伤处,太师真心为儿子感到蛋疼。

金鳞同情地看着这个也才见过几回的堂哥:“哥,你别乱动了,不然蛋碎了可装不回去了,装回去也不是原装的,医书上说这是影响子嗣大业的重中之重。”

不说还好,一说覃霄更疼了:“哎哟,哎哟,我的亲弟哎,您别说话成不”

太师手指头搓了搓,表示他这个正经舅爷爷也很想抱抱孩子啊。

二宝脸都要黑得滴水了,一个个的,他才是正经舅舅好不好,为什么到现在他都没抱到小宝贝,你们一个个这么抢戏简直不能忍。

丞相慈爷爷心一发作,都看不到其他人的虎视眈眈,竟然正儿八经地坐在了一边避光的廊沿跳凳上,哄起来孩子。

“。”承业帝又开始磨牙,开始暗搓搓怎么找丞相不舒坦。

“小宝贝”丞相轻轻拍着小孩子,“来,睁个眼,有很多好东西哟”

众人捂脸,这不是他们的高冷丞相。

“嗤”承业帝冷笑,“你说睁眼就睁眼啊,你哪来那么大脸,切,”

突然,小娃娃眼皮动了动,承业帝话就被掐住了,不着痕迹地倾身都快到了丞相怀里,力争小宝贝睁眼看到的第一个人是自己。

丞相跟了这个帝王这么多年还能不了解他的心思,于是,不动声色地挪了三十度身体,小宝贝一睁眼,第一个看到的绝对是咱。

承业帝也跟着挪,倾身的角度更大了。

太师移了几步,恰好堵在丞相转过去的那个角度,悄悄地,在四十都没一条细纹的俊脸上挂上了比外面夏阳更灿烂的笑容,绝对足够秒杀一干男女老少。

皇后端着高冷,看尽这几个爷爷辈的勾心斗角的丑态,不忍心告诉他们,刚刚清洗时,小宝贝动眼皮动过好几次呢,可就是没睁开过,你们这么争,根本没意义。

不过现场一片静默,太子也慢慢挤了上去,被承业帝一把按到后面,太子理理头发,又继续冷肃着脸从父王咯吱窝里挤进去。

金铭巴着栏杆,从丞相头上看过去,小娃娃这个小脑门跟咱好像啊,还长得胖胖乎乎的,一看就是个富贵相啊,那套纯金打造的摇篮还配不上小宝贝啊,我得再给加厚双倍,再贴上三倍的彩石,也不知道那十颗一模一样的夜明珠到了没,给小宝贝挂着当风铃最美丽了。

金鳞顺着他老子后背跳上去,猴在他老子脖子上够着看,话说他也是表舅啊。

就是压得他老子差点断了脖子,金铭一把揪着儿子放到了肩膀上。

三位公主是无论如何都挤不进去的,只能搬过来椅子踩着,在男人外围伸着脖子看,都在猜着这孩子睁开眼像傻宝多点还是像驸马多点呢

金夫人看皇后一直头疼地揉太阳穴,笑眯眯递上去一瓶药油。

“一群乡巴佬。”皇后一边揉药一边鄙视。

------题外话------

有二更,十二点九分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