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一章 洗三2/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四皇子一副被暴风雨摧残过的模样,一步一挪地跟着皇子妃来宫里参加洗三宴。

太子见了微微蹙眉:“四皇兄今日身体不适?”

四皇子竟然痴痴地盯着这个不大熟悉的太子看起来,金雕玉刻的面容,冷肃强势的气场,一身贵气庄重的太子礼服,相当的气宇轩昂,圣洁无双。

大贺的太子的确是该这样耀眼的存在的,颜好,人好,能力强,还得命道好。

太子都被看的心底发毛,就算是两个大男人,你这么看也会被误会的好不好?

四皇子妃恨铁不成钢地扯了四皇子一把。

“无事。”四皇子又被打击了一把,要看快要撑不住了。

太子伸手扶了下:“皇兄快去后面歇会儿吧。”

四皇子妃是史尚书之女,史督尉唯一的妹子,是个气质沉静,书卷气浓的大家闺秀,这会儿她心里恨四皇子恨的不行,但面上依旧端庄,接替太子,扶过了四皇子:“太子殿下,失礼了。”然后半拖半扶地把四皇子拉后面去了。

太子殿下暗中撇嘴:身体不好就别出来乱晃,今儿可是萌萌的洗三宴,要不是怕你闹出幺蛾子,本殿才懒得搭理你,平日里对本殿不是爱答不理,就是仗着皇兄身份教训,滚犊子,待会儿你敢捣乱,本殿捏死你。

洗三宴还是进行得很顺利的,来的人也是空前的多,毕竟皇宫这是隔了足足二十年才再次举办的洗三,而且都说小郡主是金眸,金眸是什么?那是大贺所有子民心目中的吉兆,这要是是从太子妃肚子里爬出来的,妥妥的下一任储君有没有?

不过这是公主生的,也就不存在那些了,但是!但是!明明远嫁和亲到千万里之外的公主,阴差阳错的,世事难料的,最后竟然又千里迢迢赶回大贺生产,生产这个金眸的小郡主,这说明啥?

说明老天他就是眷顾大贺,将这双金眸再次落在了大贺,六公主那就是整个大贺的福音有没有?

所有来往的达官贵人们,在看到小郡主不耐烦睁开眼的那一刹那,呼吸都要停止了,那双流光溢彩的金眸就那么咕噜转了一圈,扫了周围人一圈,那个高高在上的范哟,萌翻了一干老小。所有被扫到的人都感到了莫大的荣幸,没扫到的只叹来晚了没占到好位置。

接着各种不要钱的好话都送上来,还倒贴钱地往盆里塞东西,比较囧的是,因为东西塞的太多,盆里的水都给挤得溢出来了然后,

又换了个盆洗,结果被金家舅舅一尊实打实的小金猪一下子填满了。

众人静默了会儿,爆出阵阵惊叹。

再给换个盆,结果承业帝一串十二生肖的玉制玩具挤爆了。

众人继续麻木地喝彩。

苏倾钰这会儿陪着傻宝审问犇犇。

本来苏倾钰是要偷偷带傻宝一块去前面看洗三的,但是半路就看到鬼鬼祟祟躲到后宫的犇犇。

傻宝好奇,问相公,犇犇在干啥?

苏倾钰笑的阴险:我给你把人抓过来问问。

苏倾钰悄悄走到犇犇身后,在人家蹲在花坛子后面伸头往外瞧的时候,他公报私仇地重重一脚,把人踹了出去。

犇犇惨叫一声,他保证他的屁股不烂也得青上老多天。

“你个小人!”犇犇怒瞪苏倾钰,回头对傻宝假哭,“公主,公主,我好惨啊,屁股被踹坏了。苏倾钰他太凶残了。”

苏倾钰冷笑:“惨?什么叫惨?你屁股流血没?被打烂没?”

这话一说,傻宝刚起的那点同情心立马消失干净。

犇犇怨念极深,揉着屁股,越揉越委屈,最后坐在地上都要抹眼泪了。

苏倾钰挑眉,这是真有事啊?不然不可能当着他的面抹眼泪。

“咳咳,说说吧。”苏倾钰带着傻宝在抱厦一处没风没光的舒服地坐下来,犇犇也一瘸一拐地坐到他们对面。

傻宝认真说:“犇犇你被欺负了吗?”

犇犇抽泣好一会儿,“哇”地嚎起来:“我爹说,琥珀他们家要来送亲的,是琥珀她小叔叔,她小叔叔啊啊啊”

“她小叔叔怎么了?”苏倾钰一头雾水。

“你不知道啊,她是她小叔叔带大的,她小叔叔是,是延国人称”笑面阎罗“的夜九啊。”

苏倾钰一口茶喷出来:“夜九?”

夜九是谁呢?那是延国最大皇商家族梅家的新一代掌家人,也是梅家史上最年轻的掌家人。

梅家根深叶茂,嫡系旁支什么的基本都已经深入了延国各行各业,用单纯的做生意当皇商已经不能准确形容这家了,他们的尊贵超过延国所有富贵高层,可以说,除了皇室,就他们家最牛掰。有人说,他们家的仆人出行都是宝马,喝水都用玉杯,嫡系主宅里的每一位有资格竞选下一任家主的主子,至少要配上五十位伺候的,所以他们家光是仆人都得用千做单位。

同样,可想而知,每一代的家主位子争夺有多残酷。

这个夜九,是上代家主第一任嫡妻唯一的孩子,但出生很晚,又因为各种宅斗,他娘被污蔑怀的野种,一气之下就回了娘家,夜九生下来就跟他娘姓,可他娘命不好,没两年,死了,疼他的外祖也死了,他舅舅当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把他送回梅家,送回那个狼窝。

谁也不知道夜九那些年经历了什么,反正最后的结果就是,他斗死或斗残了几位爷爷辈的,十几位父亲辈的,几十位同辈的,加上几十位下一辈的候选继承人,踩着别人的血泪,年仅二十三岁就坐上了梅家第十九代家主的位子,还踩死了前太子,捧起来如今的太子。

这么凶残的人,连苏倾钰都觉得牙疼,突然可怜起犇犇了。

犇犇断断续续的述说中,大概是这么回事,琥珀她爹娘去的早,她爹是那个狼窝里唯一对夜九好的,所以爹娘死后,琥珀被十三岁小叔叔护在了羽翼下。斗争最残酷的时候,琥珀被小叔叔送到了她小姨家,也就是金家,然后跟着金夫人来到了大贺,看上了犇犇。

人小叔叔刚斗完豺狼虎豹,转头发现一手养大,才放出去几天的侄女竟然要嫁人了,这个心什么滋味,谁都能猜到几分,可这是琥珀外家做主的婚事,不能一口否决,所以夜九打算亲自送亲,要是人不对,立马就能打道回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