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二章 大贺有座琦萃楼/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犇犇乱七八糟地说了一大堆话,傻宝就听懂了两个意思:一个是夜九是个可怕的人,还有一个是夜九是琥珀的小叔叔,琥珀是犇犇要娶的人。

“那你哭什么?”傻宝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

苏倾钰虽然同情犇犇,但是这会儿觉得特想乐怎么办?

“啊,对啊,你哭什么?还鬼鬼祟祟地躲到这边来干什么?”苏倾钰开始摸扳指,有意思,很有意思。

犇犇这会儿忧愁得都没注意驸马语气里的幸灾乐祸,绝望地嚎:“我爹说,那个夜九提前来大贺了,要在成亲前就见我一面,今儿一早那帖子就送到我家了,说人已经进城了,让我去什么琦萃楼见人,我不想去,我爹就让管家带人捉我,这还是我亲爹吗?不说给我挡过去,至少也得陪我一块去吧,可他说,说今天萌萌洗三,没空跟我浪费时间,还说我要是敢不去,我就,

我就没媳妇了,我容易吗?当初也不是我非要这亲事的啊,好容易我接受了,他们又说要变卦,琥珀都被我亲了,那不是板上钉钉的媳妇了吗?他们怎么这么戏弄人,太可恶了,

还有琦萃楼什么楼啊,那就是所有荷花里的一坨淤泥,所有鹤里头的一只鸡,什么地不能去,非去那边,这就是纯粹找茬折腾人。”

苏倾钰突然“呃哈哈哈”地声音由低到高狂笑起来:“琦萃楼,琦萃楼,好地方,好地方!”

琦萃楼算是大贺皇城最,低俗的花楼了。

据说那边的姑娘们都是二十往上,个个有故事的熟女,长的那叫一个风情万种,颜值突破平均线水平以下,这还不是最出名的,最出名的是那边还盛产小倌,个个五大三粗,体毛能比自个头发长的特种小倌。

犇犇嚎着嚎着就被驸马嘲笑给击得一个激灵,自己在做什么?竟然跟这个从来不惮以最坏恶意对待自己的人吐槽,自己脑子进水了吗?

犇犇突然哀嚎一收,眼角不存在的泪水一摸,眼睛一等,那双神似太师的潋滟眸子顿时光彩夺目起来。

傻宝盯着瞧了好几眼,觉得和她母后的眼睛有几分像。

苏倾钰一看犇犇正经起来,装的人五人六,还真有大家公子的风度翩翩,再加上好容貌,配着几分类似太师的清冷气质,这些年游历官场,或多或少染上的圆滑,没有太多少年郎的棱角,反而有种明珠除尘,初初绽放的光华。

说实话,苏倾钰也得承认,翻遍天下,能找出这么高质量高颜值的男人不多,谁家十五岁少年郎就能去管兵器营?还是各国严防死守的铁器管理人,朝中上下不说靠太师的地位怎么样,就人自个,十八岁的侍郎,够多少人仰望眼红的,巴结他的人都得在皇城最大的菜市场排两圈。

可是,你再优秀再能干,也不能把爷媳妇的目光给吸引过去,爷虽然十八岁还在家里跟老娘撒娇,考试交白卷,拿着老头子不用的剑当小人打,但这不妨碍咱后来逆袭啊。

“宝宝啊,犇犇很忙的,咱们不打扰他了,啊?”苏倾钰拉着傻宝要走。

犇犇阴险一笑:“公主,知道琦萃楼吗?”

那模样活脱脱一副诱拐良家妇女的浪荡子:“里面,有惊喜哦。”

“哎?”苏倾钰眼前一黑,转头一看,媳妇已经开始两眼发光。

直到坐在了传说中才两层楼,养了长毛小倌和熟女姑娘的琦萃楼,苏倾钰还是没能回过神。

这特么算啥事啊?不是犇犇要见岳家人吗?自己来这干啥?还有,今天可是闺女洗三,到底为什么不是去观礼,而是来这里折磨眼睛?

其实琦萃楼也没有传说那么夸张,也就是楼矮了点,穷了点,桌椅破烂了点,白天时生意热闹点,晚上因为别家开门他们就没生意,阴森了点,还有就是姑娘们多少有点小缺陷,这个歪嘴那个脸上胎记,小倌们,说白了就是楼里为了增加营业额,让保镖打手的老爷们做了兼职,他们的体毛也没传说的那么夸张,顶多这个痣长的比较明显,那个大黄牙比较醒目。

苏倾钰心底发毛,毕竟在西罗那个粉红楼里待久了,印象中楼里姑娘们都应该是莺莺燕燕,肥环燕瘦,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可是,可是,

这个龅牙还平胸的老女人为什么会是花魁?

苏倾钰忍无可忍,于是不想再忍,靠在那,左手摩挲右手的戒指,各种威压就给放了出来,眼皮一掀,那姿势和他们家太后一样一样的,懒懒的淡淡的,就那么看着你,只是他的眸色由浅色顿时变得漆黑一片,谁对视谁知道,那眼珠子就跟无底洞似的,看一眼都觉得下一刻要掉下去,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于是体重一百八的花魁捏着帕子捂着小心肝扭头干净利落地走了。

苏倾钰今天为了不打人眼,挑了件城里最普通少年郎穿的白色儒衫,但他身材修长,举止带着一时掩藏不了的贵族做派,端的是风为裳水为配的佳公子,当他不做严肃表情时,那张如花似玉的脸蛋,看着比女人还嫩。

苏倾钰表示,媳妇的珍珠粉真的很好用啊很好用。

至于为什么挑少年郎的衣服?就为了压下去犇犇,俗话说得好,撞衫不可怕,谁丑谁尴尬。苏倾钰自信爆棚,还特特穿了跟犇犇一个款只是不同色的。

一个月牙白一个纯白。

因为气场太强大,就是楼里那二百三的男花魁都没敢再过来,苏倾钰便悠然自得地喝着从宫里带出来的果子酒,吃着傻宝乳娘做的糕点,还有错错煎得脆脆的果子,让人一瞬间觉得,他其实坐的地方是山间流水旁,周围全是郁郁葱葱的修竹,而他也不是在吃东西,而是抚着琴,衣袖飘飘。

苏倾钰坐在一楼大厅,不是他不想上楼不想坐雅间,而是这家压根没雅间,上楼那个楼梯破破烂烂,胭脂水粉积得这块那块,实在没办法下脚,可想而知,楼上那不做门面的地儿得更脏。

而傻宝呢?她就跟犇犇蹲在不远处,看一个三四岁瘦巴巴的小女孩画画,画的是啥?床上男女三百六十种入睡姿势。

------题外话------

有二更,五分钟后╭(╯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