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二章 萌萌的亲爹要变后爹/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小孩没坚持多久就困得眼皮打架,二宝轻轻抱起苏卿卿放在肩头哄了哄,小孩就乖乖睡着了,那边苏娉芙的奶娘也把她抱起来,颠着哄了几声,也立马消停。

小孩都送走了,包括那两只没满月的“礼物”。

皇后看看还是紧闭的房门,有些不是滋味。

承业帝看皇后不高兴了,也不痛快了,皇后也没说错什么啊,他家傻宝不是最尊贵的公主吗?肯定是!他家傻宝需要忍受以后可能因为苏倾钰地位高起来而带来的委屈吗,必须不行!

“倾儿,出来出来,我们需要好好谈谈。”承业帝亲自跑过去敲门。

他自己都没发现他现在对苏倾钰随意了不是一点两点。

床上的苏倾钰一惊,刚刚被媳妇一个香吻治愈,又想到自己一折腾,闺女今晚也能跟着他们一块睡,立马懒得纠结那些人生大事,那点子突如其来的小情绪又突如其来地消失了,搂着媳妇闺女都幸福得眯着了。

傻宝不困,一直没睡,听到父王喊人,看相公又醒了,也跟着爬起来。

“宝宝啊,你有没有自己正在坐月子的自觉啊?”苏倾钰无奈,拉着傻宝手,有点心疼,“你乖乖歇几天好不好?不要担心,我不难过了,我也不会回西罗,程云想的就是当储君,我不捣乱,这位子肯定属于他的,等他成功了,他不会真的为难太后他们的,他这个人挺喜欢别人夸他孝贤什么的,至于苏家军,老头子人品不咋地,不过我娘在那,他应该还是惜命不敢犯蠢的。我说了跟你待在大贺就不会变的。”

傻宝眨巴眼,安静地趴回去,搂了搂萌萌:“我跟萌萌睡觉,不出去。”

苏倾钰满意地低头:“宝宝最乖,要好好看着萌萌啊。”

萌萌梦里不知道有啥,在他老子说了她坏话后,不高兴地挥手,把抱被又给扯破了一大截。

苏倾钰觉得,是不是应该找东西把闺女小手小脚绑一绑,不然要是半夜睡得好好的,随便翻个身一巴掌把他们夫妻扇地上去怎么办。

继有个魂淡娘亲后,萌萌貌似又有了一个后爹。

苏倾钰坐到承业帝面前,准备接着挨训,不曾想,承业帝看到他这幅乖巧模样,突然就没气了。

说心里话,这女婿比承业帝自个现在所有儿女都优秀有没有?人现在还阴差阳错不去自个父母跟前敬孝,坐在他面前听教训,得了什么好的,人跟着傻宝第一时间送到他面前嘚瑟,心里压着多少事呢,还天天给他们笑脸,承业帝扪心自问,这个女婿比儿子得意。

“你,怎么打算的。”承业帝喝口茶,淡声问了句。

苏倾钰茫然抬头:“啊?什么打算?”

“别装傻,老实点!”

苏倾钰谄媚笑起来:“陛下,我,小婿都把新宅子买好了,新家装修好了,刚刚小婿说气话呢,陛下您就别介意了吧,就让咱们待在大贺吧,大贺特别人杰地灵,我已经对大贺爱的无法自拔了。”

承业帝揉揉眉心:“西罗使者在城外蹲了三个多月了,你再这么磨下去,那边可能就没耐心了,我说倾儿啊,你就没想过,你们苏家人基本都是程家过继去的,你其实,也算程家人,你就没想过,或许,西罗的皇帝他就是在栽培你?”

苏倾钰愣了老半天,欲言又止,看着岳父诚恳目光,讷讷说:“我,我知道过继的事,可是,可是,我爹,我爹是我祖母抱养的,你们别说出去啊,我也是小时候有一回爬我们陛下房顶,偷听到陛下跟近侍说的,说我祖父那个破败身子根本不可能有后,我爹,我爹不知道哪来的。”

“…”

承业帝和丞相对视一眼,眼中闪过疑惑,也没多问,不过心里吐槽:西罗皇室好复杂,好头疼。

“那也成,既然你决定待在大贺,那明儿起你也开始做些事吧,六部你比较喜欢哪一个?”承业帝知道苏倾钰铁了心不走后,自然高兴,他的傻宝和萌萌都能留下了。

苏倾钰可怜巴巴:“不能哪都不去吗?我要照顾宝宝和萌萌。”

“可拉到,大贺不养闲人,你自己看着办。”

“那,那我还是去城里巡逻队吧,那个我熟。”

“…出息!”承业帝拂袖而去。

皇后笑眯眯的:“本宫觉得不错,驸马好好干,当上京兆尹比外面的将军风光。”

“嗯嗯。”苏倾钰主要觉得大贺的市集更热闹,他可以一边巡逻一边搜罗好玩有趣的东西。工作游玩两不误,还不用被眼红他的人说他吃软饭。

行吧,这工作是岳父给的,好像还是吃软饭,但应该没人会说。

太子凝眉沉思了什么,领着丞相太师他们一起走了。

皇后叮嘱了伺候的宫人后就出去追被气跑的承业帝。

苏倾钰一个人静静坐了会儿,纨绔和错错屏气凝神。

过了会儿,苏倾钰伸个懒腰,打着哈欠去睡了。

纨绔:我家爷就是有本事,越是压力大,睡得越好。

错错:驸马心好大,不当六部官员就喜欢待巡逻队。

金嬷嬷:只要驸马不抢我的工作就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