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五章 副队长的存在/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能是承业帝真的要给四位驸马一毛一样的起点,所以安排四个驸马在第一天的同一时间领着同样的十五人,去巡逻大贺四条差不多人流量,差不多官商行贾,差不多刺头存在的街道。最主要的,还给每位驸马配了一个差不多难搞的副队长。

苏倾钰再次穿上巡逻对长的铠甲,别说,特别有亲切感,虽然大贺这铠甲比西罗的要重上许多,武器装备也精湛许多,但穿起来也同样比之前的精神。

值得苏倾钰可乐的是,刚刚他们这几个驸马队头来的其实最晚,人家队头都得提前半个时辰来准备,但他们的装备最豪华,京天府有一间特地给几位驸马队头休息换装的房间,所以四位驸马一起去换衣服。

苏倾钰熟门熟路,三下五除二地就把铠甲套上了,还能保证不会硌到自己身上那贵重的装饰品。可他几位姐夫就不行了。

三姐夫还好,人比较硬朗,沉重的铠甲一上身,也就左脚往外挪了那么尺把,大姐夫读书人,但身量不低,铠甲上身也就两只脚都挪了尺把,但是二姐夫就搞笑了,铠甲一上身,他就给压弯了腰,等到帽子再戴上,那脖子不听使唤地晃来晃去,苏倾钰就想到在边关看到的那些散养的呆头鹅,等到二姐夫终于晃得一脑袋扎到一边的兵器架上,苏倾钰实在忍不住“哈哈”地笑了出来,他一笑,另外两位一直憋笑的驸马也跟着笑起来,倒也没什么恶意,纯粹觉得可乐。

就连一边伺候的郑大人都好想笑,这么副黑沉沉的铠甲套在二驸马那细皮嫩肉,胶原蛋白有点多的身子上,就像剥壳的鸡蛋被人捏在手心里使劲挤着一样。

二驸马觉得自己被嘲笑了,回头怒瞪,尤其是苏倾钰。

另外两位驸马立马恢复常态,良好的出身教养,让他们为刚刚自己的失态感到羞愧,嗯,都是苏驸马带的,不能怪他们。

在苏倾钰心里,这算多大事,当年自己带的巡逻队有个小兵还被压的趴在地上让人拖着走呢,人现在都已经是皇宫御林军的队头了。

郑大人带着四位驸马到巡逻队的交接处,指着四列个子一样高,胖瘦也一样,长相水准精神气都差不多的巡逻队,说四位驸马一人挑一列。

苏倾钰摸摸下巴:“我怎么记得标配十五?”

郑大人脸皮一抖,能说,这也是陛下吩咐的,把之前的队头也放在里面,就是为了磨砺几位驸马,更不好意思说,就这四队,挑出来的原因一大半就是因为队头难搞。

郑大人有理由相信,陛下其实早就看不惯几位驸马,想着法子找补呢,连带的自己也被牵连了。

“是,陛下体恤几位驸马,所以多配了一位副队长,协助各位驸马尽快熟悉有关事宜。”郑大人说的很是冠冕堂皇。

问题是,几位驸马那就没一个是傻的,郑大人说的再天花乱坠,他们心里也知道,这个所谓的副队长,绝对不是什么善茬。

所以,这回挑队伍,实质是挑副队长,端看各位驸马的眼力和人品了。

几位驸马不动声色。

郑大人看了一眼四位副队长,确实都不是什么善茬。

第一位是齐国公的庶长子,二十多岁的糙汉子,长的十分魁梧,典型的豹子眼,鹰钩鼻,一看面相就凶神恶煞。因为他下面的嫡出弟弟比他小了十来岁,所以在他十岁以前那是天不怕地不怕,性子养的十分嚣张,等嫡出的弟弟出世,也知道自己得收敛点,可是性子都给养成了,再怎么江山易改,他的本性也难移,本来祁国公也是真疼爱这个庶长子,想着不能承爵好歹也能塞到哪个机关混个三四品,偏偏不多久碰上了承业帝“正人伦,树新风”,所有的庶出通通矮下去不止一头两头,齐国公真心费了一番心思才把这个性子暴躁,动不动使用暴力的庶长子塞到了巡逻队,也算是个好归宿。

对于抢走自己队头位置的驸马,他表示,别给我找到机会,不然大爷我一巴掌呼不死你。

第二位是礼部尚书史大人的小儿子,才十八岁,长的精瘦但一点不会显得孱弱,他是因为敬仰作为宫中督尉的哥哥,自己瞒着家里人跑到了巡逻队,说要从基层干起,史大人知道后,气的三天没吃饭。

对于自己勤勤恳恳干了两年,外加老爹若有若无的帮衬,才拿到手两三月,还没捂热的队头位子,被后来我居上的驸马直接掳走,他表示,我要用我的优秀让你无地自容,主动归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