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一章 世子的独特书法/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钰不是没想过找人代写,可问题是,他的那手书法别人模仿不来。

小的时候,他是西罗最尊贵的世子,也是皇宫里最尊贵的的小孩,他两岁半的时候,他娘给他找了西罗最厉害的大儒,可能那会儿是想把自己培养成状元之类的,自己那会儿还小,也想不开,就觉得写好大字能让他娘还有太后高兴,顺带的那会儿还眼巴巴觉得自己字写好了,他那大元帅的爹回来能惊艳一把,把那手隶书给练的哟,说不上多好多好,但他可以夸下海口,就十岁以下的,每一个能盖过他。

后来他老子回来了,闹得不高兴,他就把自己写的所有隶书给撕了,把那个大儒气的,摔袖子就辞职不干了。

他不干多的是人想要这份工作,这个隶书的大儒跑了,太后又给找了个行书的。

那会儿自个较劲,因为写着写着就不自觉写出来隶书的字,所以着实狠狠苦练了一番,练了足足三年,后来又出了皇宫宠妃的事,伤好了以后,他娘就把他送去他那个变态师父那。

他那师父除了贪杯贪美食喜欢下棋,最大的自豪就是那手草书。

他刚去的两个月,除了练武和伺候师父吃饭,再剩下时间就在林子里打滚捉兔子,但是兔子捉回来就被他师父拿去下酒了,他急了,说不行,师父嘚瑟地说,有本事你在书法上赢过我,不然,哼哼。

所以打不过人骂不过人蛮横不过人的小世子,认命地再次换了种书法,就这么一直练到了十五岁,某天趾高气昂地把一首自创《任我行》的诗拿给师父后,他师父看着那上面的草书,脸都绿了,尤其看到那句“师父比不过,兔子入我锅,坐卧峰顶上,天地任我游”,他师父捂着胸口连说:“太嚣张了,太嚣张了,竟然敢抢我的兔子,你以后,不准再写草书!不然,我打你!”

苏倾钰那晚莫名其妙被师父打了一顿,然后又被分了半只兔子,第二天师父就不见了,连句话都没有,苏倾钰突然觉得想哭,早知道他这么在乎别人草书比他好,自己就不刺激他了。

没了师父,苏倾钰就彻底下山回家了,然后他娘让他写字,检查功课,他用惯了隶书,但那会儿年轻,还会为不负责的师父难过,就不肯用隶书,扔了好多年的行书写出来的歪歪扭扭,他娘气的胸口疼,立马又去请了个大儒,学楷书。而苏倾钰草包这名声有了他下山后第一幅大字百分之八十的功劳,谁家要定亲的少年郎能写出这么丑的字哟。

所以苏倾钰又给练了三年的楷书,不过可能因为他学的太多,所以他会不自觉融合各种书法。到最后的结果是,他写出来的,大家都能轻易认出来是那种书法字体,但别人怎么模仿都有点四不像。

就连纨绔,学了这么多年,写出来的也只有三分像。

苏倾钰唉声叹气,为什么爷要这么优秀这么独树一帜呢,唉!这年头,太优秀的人就是会被人妒忌。连罚抄都没有个能帮着作弊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