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八章 跟媳妇逛街,每次都有新发现/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钰拎着胖狐狸回家时,傻宝正无精打采地趴在萌萌纯金打造的摇篮边,玩金家舅舅才送过来的夜明珠风铃。

其他三个小孩都横七竖八地躺在矮榻上午睡,乳娘在给她们扇扇子。

闺女的摇篮左手边已经缺了一块金子,估计又是被闺女不小心一指头戳下来的。

苏倾钰突然就心疼了,他家媳妇多爱热闹的人啊,现在只能被关在家里,还要关上一个月,太委屈了。

“宝宝,你吃饭了没啊?”苏倾钰也学傻宝趴在闺女摇篮另一边,看着媳妇蔫蔫的小脸特别不好受。

傻宝伸手去捏捏相公的脸,又蔫蔫地收回来,继续趴着:“吃过了,没味道,嬷嬷说我不能吃重口的,可是都没有味道了。”

苏倾钰小心肝又酸又软,他家宝宝就是为了给他生小宝贝才这么委屈的。

“我中午还没吃饱呢,宝宝在陪我去吃一点好不好?我跟宝宝吃一样的,我还给你带脸谱和小狐狸了。”苏倾钰小声说。

傻宝想了想:“嗯,那行吧,我就吃一点点。”

“嗯,就一点点。”

两人愉快的扔下闺女拎着小狐狸跑了。

金嬷嬷觉得,怎么公主和驸马成亲都这么久了,两个人对话有时候还这么,幼稚啊。

傻宝说只吃一点点,但一看相公吃了三碗饭,三盘子她说的没味道的菜,疑惑地觉得是不是自己刚刚尝错了。

苏倾钰一个劲说,菜没问题,好吃,真好吃,傻宝被忽悠地又给吃了一碗饭,一碗汤。

吃完了,两个人就开始折腾小狐狸,傻宝亲自喂小狐狸。

这只小狐狸很神奇,傻宝吃剩的鱼汤肉块什么的,它来者不拒,肚子飞快地圆滚滚起来,最后直接成了个球,一戳它还能滚几圈,滚完了它就趴在原地睡着了,不动了,怎么戳它喊它都不动,除非你再拿吃的过来,它会立马睁开眼睛。

傻宝总算高兴起来,苏倾钰松口气,盘算着怎么避人耳目再带着媳妇出去溜达溜达。

同时,苏倾钰对雷霆的好感度再次提升,如果不是他帮自己选了只这么宝气的狐狸,媳妇也不会这么高兴。

晚上睡觉时,本来按规矩,是不准公主坐月子期间和驸马同房的,但是苏倾钰和傻宝向来不走寻常路,嬷嬷们一再隐晦提示不许乱来后也就随他们去了。

反正,驸马她们是知道的,看着爱玩混不吝了点,实际上关于公主的事从来没失过分寸。

所以今天驸马非把伺候的人全赶出去,连门口守夜的都不要,说嫌吵时,嬷嬷们也没怎么起疑。

苏倾钰和傻宝看嬷嬷们都出去了,立马爬起来,苏倾钰敲了敲床柱,屋顶上一身黑衣的纨绔就从外面轻轻把屋顶通风口的瓦片拿了,苏倾钰拿了厚厚的斗篷给傻宝包上,抱着傻宝直接从头顶小洞飞出去了。

傻宝一路上眼睛发光,也不计较披风太热,看着热闹的夜市,这个摸摸那个看看,高兴极了。

苏倾钰看看这大晚上都十分热闹的大街,蒙上了灯光月光,比白天喧嚣还要美上几分,感叹,到底是大贺,繁荣不是别处能比的,要是西罗有一天也能这样该多好。

苏倾钰摇摇头,打住,不许自己乱想。

傻宝跑的比较快,苏倾钰也随她,只是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

突然,傻宝很兴奋地喊:“阿钰,你看,这就是你说的街头没人要的光棍吗?”

苏倾钰眉头一抽,顺着傻宝指的看过去,那堵五六米的高墙根下,三四个衣衫褴褛,光着头,脸脏兮兮看不清容貌的男人蹲在那,被傻宝一囔,都立马两眼放光,可怜兮兮地爬出来跟傻宝喊起来。

“救苦救难的女菩萨,施舍我们一点吧,我们三天没吃饭啦。”

苏倾钰害怕吓到傻宝,立马上去拉着傻宝躲远一点。

“为什么他们身上没看见虱子?他们的头就是癞创癞成的秃子吗?”

纨绔一边抱剑装高冷,一边嚼着嘴里的莲子糖:“少夫人,他们那是特地剃光的,头上有戒疤的一般不是癞秃的,他们是自愿秃的,嗯?不对啊,那他们应该是和尚吧?和尚不呆在庙里蹲在,嗯?”纨绔退了几步,看全高墙后面的全景,“这不是金家吗?他们在这作甚?”

苏倾钰觉得不要多管闲事,毕竟他们自己都是偷跑出来的。

傻宝后知后觉想起来,金家好像也是自己舅舅家。

苏倾钰心头一颤:不得了,要是被金家舅舅看到他们出来,肯定二话不说把他们拉到家里,那么他们偷跑出来的事又要败露了。

“对啊,你们为什么蹲在我金家舅舅家?”傻宝很好奇,她看过父王去寺庙祈愿时,会去老大一个庙,里面的和尚会穿一样的和尚服,可面前这几个都不是,他们穿了补丁衣服,就跟乞丐一样。

四个和尚一听,最小的那个立马哭起来:“女菩萨您是金家的小姐么?我们是城郊小悲寺的,我们,我们被那些灾民赶出来了,呜呜,明明我们好心收留他们的,结果他们把我们的寺给霸占了。”

“小悲寺?我只听过大悲寺。”傻宝记得父王祈愿只去过大悲寺,没听过小悲寺。

“我们,我们小悲寺,才成立半年么。”小和尚没什么底气,“我们方丈把自己家拿出来改造的。”

“你们方丈是谁啊?”

小和尚指指衣服最破烂,刚刚哀嚎最厉害的那位老和尚。

老和尚默默扭头,灰色的补丁衣服又给扯坏了一块。

苏倾钰插一句:“你们寺庙不会就你们四个人吧?”

“对啊,本来打算今年再招两个人的。”

苏倾钰揉揉眉心:“那你们蹲这干什么?”

“我们方丈说,他已经观察了好几天,满皇城就这座宅子最金光闪闪,来往的都是各色商人小贩,没见过几个当官的,肯定是个做生意为主的。我们来这讨饭,讨到的可能性最大,不过白天有其他的乞丐占着,我们只能晚上来,哦,我们还要顺便成立一个新的帮派。”

“什么帮派?”

“小丐帮。”

“冒昧问一句,你们方丈在当方丈前是做什么的?”

“方丈以前做的是,使世间最真最具有传承价值的东西以最符合普通大众消费的形式出现。”

“通俗点。”

“仿冒。”

苏倾钰:…每次跟媳妇出来,总有新发现。

纨绔一口莲子糖差点噎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