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三章 大贺有个红颜别院区/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钰坐下来,又和颜悦色地问了句自己队的人:“大家下午有空没?”

“嗯嗯,有,有。”所有人都直点头,比捣蒜还专业。

苏倾钰反而愣了,原来大家都这么好说话啊,那自己刚刚纠结什么劲?

雷霆不自在地跟着点头:“驸马要去城郊?”

苏倾钰点头:“对啊,我去,咳咳,给我家公主找点好玩的。”

众人一副我懂的样子,个个心里还多了积分期待,这是驸马带我正大光明去的,被抓住盘问了,前面还有个驸马挡着呢。

苏倾钰不忍心地扭开头:你们到底明白了什么。

雷霆有点纠结,看看外面大太阳,最后咬牙说:“只要不去那边的避暑别院区就行。”

苏倾钰满口答应,因为他现在根本不知道那个小悲寺在哪。

等出了城,摆脱了哪几个西罗眼泪巴巴的人,跟着半路遇到的户部尚书派来的人到了小悲寺,雷霆发誓自己再也不要随便相信苏倾钰的话。

大贺城郊的避暑别院区那是占据了皇城外东北十几座山头的老大一地盘,最大的五个山头合在一块建起的承天避暑山庄,那是皇家一家的避暑山庄,剩下的十来个山头则分散了其他大贺高层的私产,或者是皇帝赏下来的房产。

比如,最靠近皇家避暑山庄的那山头,一整个山头就只是丞相一家的,据说是承业帝在丞相三十岁生辰那日,恭喜丞相成为老男人时喝多了,喊着闹着非要给丞相的,等酒醒过来后还很“随意”地问丞相:爱卿啊,那个山头你一个人住是不是太大了?

搞得那会儿还是孤家寡人,的确想要推辞一下的丞相,被这么坦荡荡地一刺激,立马说:臣一点不嫌大,陛下赏的,再来两个也无妨。

丞相这是个个例,其他大官们在这个寸土寸金的皇城附近,着实没那么豪,也不敢那么豪得包下一整个山头,大多数是十几或者几十家挤在一座山头,房挨着房,关系好的,串门特方便。

值得一说的是,那种十几家挤一个山头的,地域靠东,那是正经的避暑别院,到了酷暑,大户人家的小姐夫人们都喜欢来这避暑。

但隔了一条宽十几米,长上千米的玉带河,靠西的,那种几十家挤一个山头的,十家里有七八家都是用来养小老婆的。

这条河简直比王母的银簪子还要无情无义,还要无理取闹,它就这么往中间一躺,把同样的属性为女的人,命运却生生划分成了两个等级,一个真正的天一个彻彻底底的地。

这年头,大贺已经不兴在家里养小妾,但这种风气还不足以阻挡那些个所谓“被棒打鸳鸯的真爱”的存在,还有什么“一见钟情”“青梅竹马”。

这种神佛莫挡的,敢于和世俗对抗的爱情力量,促使了大贺外室的兴起。

不少大人们呢,平日里也不承认自己养的是外室,美其名曰红颜知己。

很多大户人家的掌家夫人们都知道这种男人们觉得有面子,实际上根本见不得人的存在,但她们不在意,反正那起子贱人是注定一辈子进不了大门,甚至连侧门都没资格进的,而外室生下来的小贱种更是叫做私生子,奸生子,那身份是比正经妾生子还要低了十万八千里,加上有时候家里丈夫还因为外室偶有心虚,对夫人的不计较感动之余,还更敬重更觉得夫人贤惠,所以这些夫人们那是真心不介意那些翻不起大浪,还能彰显自己大家夫人风范的存在。

渐渐的,城郊隔了玉带河,靠西的那片别院区被称为了“红颜别院”。

而小悲寺,就在红颜别院区里,可怜巴巴地在一个山脚下,三间茅草屋,最大那间摆了个脱了一半漆的观音菩萨,其他两件屋子跟废掉的土地庙没两样。

苏倾钰比较好奇,什么时候和尚不主拜如来佛,而是改成了观音菩萨,难怪昨晚那个小和尚见人就说救苦救难的菩萨。大贺的风俗表示咱还不能完全理解。

见过户部大人,户部大人殷殷切切地把自己一天的如何安排灾民吃饱饭,询问到的具体灾情,以及准备给这群无家可归,但还算有功的灾民在城里落户等等。

苏倾钰看了一眼已经吃饱喝足,满面红光,无限向往未来生活的灾民们,深深觉得这就是好命,因祸得福啊,要不是天灾,要不是隔壁州府大人干了天怒人怨的事,这些人可能再混三辈子都别想随便拿到皇城户籍有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