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五章 嚣张也有赏/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钰回家后,又要把伺候的人赶出去,但有了昨晚的教训,嬷嬷们可不依了,不管苏倾钰说出花来,她们就是戳在那不动,苏倾钰又不能真把她们怎么样,毕竟伺候的人里面还有岳母大人派来的两个贴身婢女。

最后,苏倾钰就赌气不肯换洗就上床睡觉,嬷嬷们一脸血。

傻宝说:“阿钰你臭死了。”

苏倾钰抱着枕头死活不肯动,听到傻宝嫌弃,就一把搂着她亲她闹她:“宝宝你竟然嫌弃相公臭,不能忍啊不能忍!”

傻宝摸摸他的脑袋:“你喝酒了,还吃了芙蓉楼的酱皮鸭,玲珑饺子。”

苏倾钰:“…这你都能闻出来,厉害啊宝宝。”

傻宝骄傲脸:“大贺就没有我没吃过的!”

苏倾钰把帐子拉下来,确定外面看不见了,就从怀里掏出来零零碎碎五六个小包,难怪刚刚死活不肯换衣服。

“宝宝你偷偷吃,我都问过大厨了,这些东西对坐月子的人很补的。我给你挡着嬷嬷他们。”

傻宝眼睛亮晶晶的,被相公这个做小偷似的模样给感染了,也跟着做贼似的缩起来身子,也不嫌相公臭了,躲到他怀里,扒开一个烤乳鸽就吱吱喳喳地啃起来,她都好多天没吃好吃的了,果然还是相公对她最好。

“宝宝,我跟你说,今天有人欺负我们驸马团,我把人这样这样那样那样了,你看我脸上还有伤呢,还有一个富家子欺负我的副队长,我又把他这样这样那样那样了”苏倾钰把自己今天一天的光荣事迹给傻宝讲故事似的讲了一遍。

傻宝一边吃一边点头:“相公最厉害。”

苏倾钰就圆满了,他也觉得自己今天特别英雄。

帐子外面的错错:为什么我会闻到白灼虾的味道?

金嬷嬷:为什么我闻到了烤乳鸽的香味?

得了衣服夸奖的苏倾钰越发骄傲了,第二天早上归队时,发现自己的副队长走路有点跛,换衣服时脸色发白,手臂举不高。

苏倾钰怒了,丢给纨绔一个眼神,纨绔立马跳过去,抓着雷霆背后衣服一掀,那些拳脚甚至刀棒留下来的青青紫紫,在那么黑的皮肤上都太醒目了,可怜下手有多狠,这要换个人,铁定死的透透的。

苏倾钰瞄了一眼,没说什么。纨绔拿了随身带的金疮药给雷霆上了点。

雷霆别扭地脖子都红透了。

原本还在等待苏倾钰做什么反应的人有点说不上来的失望,果然驸马还是忌惮厌恶这个副队长的,其他副队长有点莫名的失落和欢喜。

却没想到,中午巡逻一交接完,苏倾钰铠甲一扔,抄起一根胳膊粗的棍子扛上肩:“格老子的,敢欺负爷的人,弟兄们,是男人的就给抄家伙!”

十一队的队员风中凌乱了,可是突然这么热血的驸马让他们都给感染了怎么办。

于是这天中午,大贺皇城发生了震惊朝内外的国公府打砸案。

犯罪头目:六驸马一枚,所犯罪名:无法无天,莫名其妙地砸坏了齐国公府的大铁门。

结果,苏倾钰得了皇帝岳父的赏。

其实说到底,十一队的队员就是去助威,真正动手的就苏倾钰一个人,因为他一个人就把国公府的大门给踹了个大洞,苏倾钰都给傻眼了,这什么破门啊,怎么这么不经踹。

这时候国公府的人出来了,苏倾钰凶神恶煞地指着雷霆说:“以后这人爷罩着了!你们再不长眼睛,爷弄死你们。”

这打上门了,还放话弄死人,就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外来驸马有没有?

于是国公夫人也怒了,口不择言地说:你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垃圾西罗的世子,待在大贺已经够不要脸,你还有胆子来我们家嚣张,知不知道我们家是什么人家!先皇那会儿,皇家还得对我们瓒伯府敬三分!

苏倾钰乐了:你瓒伯府好大的脸,还让皇家敬你三分,你看看你们家的门,堂堂国公府连个门都用不起玄铁,难不成你都把国公府的财富拿到了瓒伯府?

这话一说,国公夫人脸色突然大变,二话不说,就让家丁拿着棍棒把人打开去。

苏倾钰是看出门道了,感情国公夫人这是做贼心虚了。

立马让大家一块嚎:齐国公老没用,拿着祖业养外人,饿死儿子不算事,夫人才是真御令,皇家也要让三分。

一边嚎一边带人跑了,跑了大半条街,因为太乐呵,跑得太欢乐,绊了纨绔一脚,纨绔没倒,他自个却一个趔趄撞到了大马路旁慢慢拖着走的马车,那马车恰好是瓒伯府,是从国公府出来的,被苏倾钰这么没头没脑的一撞,惊了马,翻了车,那满车的金银玉帛闪瞎人眼,甚至里面还有两个美貌的小丫头。

这下乐子大了,因为国公府位置在青龙大街,皇城最大的街,马车又翻在那条街的菜市口,加上巡逻的刚好是大驸马,看到小妹夫撞得额头老大一个包,以为是被马车主动撞得,二话不说,围上去就是一通各种责问,这么多财富哪来的?亲戚送的?哪家亲戚这么土豪?这什么翡翠白菜,大金猪的是走亲戚随便送的?再说真的多你不能分几辆车走,为什么非要塞在一辆车?说不出来?哈哈,那就找能说明白的人来。

于是不出一刻钟,在继六驸马打砸事件后,满皇城又被国公无能的事给震惊了,就连刚准备吃午饭的承业帝都知道了国公爷不养自己儿子,国公夫人专门拿夫家东西养娘家。

承业帝纳闷地问徐公公,这瓒伯府已经是钟鸣鼎食之家,当年先皇都要让几分,孤上台这么久有些事还得绕着走,他还要国公府的家产做什么?

然后太子迅速展开调查,不到半天,通过那辆马车的车夫,就查出来瓒伯府竟然走私,还是和赫野走私武器,因为前段时间走私没能过关卡,折了半个家底的货物,今天这辆马车上的东西就是去救急的,赫野没收到货,赔偿金翻了三倍,半个月内不给补足钱,就要毁约,把瓒伯府捅出去。

而那批货物为什么会被查住?因为刚好那段时间西罗来人太频繁,承业帝不高兴,让人把所有疑似西罗的人都给扣下,西罗的送信使者难啊,不得不打起来游击战,这个城不通就换个城,穿的绝对不能西罗化,最后不惜穿的破破烂烂,马也不要地跟着卖菜大婶进城,最后还是暴露了,因为他的鞋子相当品质优良,还戳着西罗淮水镇出品的字样。

偏偏那个走私的人队点子背,本来想的也没错,全给扮成乡下人进城,把武器藏在菜篓子里,低调稳妥,特地多穿了几件破衣服。

而逮住那个假村民真西罗人的关卡的守城将士们心目中的西罗人是这样的:西罗穷得只能穿破烂衣服,他们还特别喜欢扮乡下人,他们的鞋子却是极好的,能随时跑上几百里的那种。

走私队完全符合条件,自然被重点检查,守城将士个个暗搓搓要第一个翻出来信,陛下有令,不管谁,销毁一封西罗来信,奖二十金。

结果,西罗的信没有搜到,搜出来一批武器。

承业帝敲敲桌面:“啧啧,孤这抓了瓒伯府二十几年的小辫子都没能捞着,驸马这脑袋金贵,一撞一个准啊,赏,必须赏!”

丞相叹息:“陛下不怕驸马以后更嚣张吗?”

承业帝挥挥袖子,霸气十足:“就得这么嚣张才能配得上孤的傻宝。”

众人:“…”突然不想再跟陛下交流。

苏倾钰抱着岳父大人送的老大一只金猪乐呵呵回家了,还说明天开始不用再去城郊了。

苏倾钰再次感叹,大贺就是好啊,嚣张还能有赏,果然不是西罗可比的。

却不知道,因为他,他的皇帝岳父轻轻松松地抄了一个百年世家大族的家,获得了相当不菲的横财,给了他的一个金猪不及财富的万分之一,果然,无知的人最幸福。

------题外话------

不好意思啊,让大家久等了,今天莫阿寒忙昏了头,把上传时间点成了明天,刚刚才发现,自我检讨半小时—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