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八章 白菜和猪的故事3/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隔了两天,傻宝抱着金灿灿,其实轻巧如棉絮的一人高盆栽给她父王做礼物:“父王,我知道你喜欢金子,更喜欢藏金子,但为了面子,又要把金子摆出来好多,你看,以后这个假的金子树充门面,真的你就可以收起来了。”

承业帝一头黑线,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把闺女脑子里“我父王很穷,穷得作为帝王连盆金盆栽都摆不起”的念头扳回来啊喂。

丞相面无表情,瞄了一眼盆栽,看来公主又得了什么稀罕东西,就是可惜,她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她父王,没有咱的份。

承业帝一看丞相的表情,瞬间圆满,笑的那叫一个甜蜜蜜:“哎哟,傻宝真是孝顺,父王要把这金盆栽放在卧室,每天睁眼就能看到我们傻宝的孝心。”

其实他害怕傻宝坚持要把这假盆栽摆在御书房里,虽说看着跟真的一毛一样,但万一哪天哪个大臣不小心碰倒了,或者自己脾气上来波及到了,到时候,这张老脸就没得看了。

傻宝想想也成,点头同意了。

承业帝笑眯眯地问:“怎么今天你一个人进宫了?萌萌呢?驸马也没来?今天不是沐休吗?”

“阿钰说他要想办法把那只猪追回来,他说他有预感,要是追不回来,那乐子就大发了。”

“嗯?什么意思?”猪跟驸马怎么挂钩的?

“他说,如果追不回来猪,可能他回头就要被父王打成一只猪。”

承业帝一头雾水。

丞相插了一句:“公主啊,那只猪,去了哪?”

“大辕还是东炀来着?忘了。”

“去大辕东炀作甚?”

“给我换白菜,阿钰说城里的好白菜买不到了,换个国家买。”

“…为什么是大辕和东炀?”大贺缺白菜个猪吗?

“因为父王说过,东炀白菜是猪的价格。”

承业帝:…。孤的原话明明是,东炀皇帝个小样,民间白菜都卖出猪肉价了都不晓得,还巴巴为个说不清道不明的理由跑出来打仗,有人回家种白菜都比送死强。

问题是,怎么白菜就跟猪等价了?

“那你们的猪有什么问题?”丞相隐约地想起来前段时间陛下因为挖了一颗世家的毒瘤,赏了驸马一只猪,一只金猪,寓意,虽然驸马像只猪,但也是只金贵的有福气的猪,导致现在文武百官都重新定位对待驸马的战略。

“因为有人偷天换日,真猪变成了假猪。”

“…。”

搞了半天,承业帝才明白过来,随后就预感到,苏倾钰这是又阴差阳错地要把东炀坑了。

傻宝临走时,跟丞相说:“白白,我又给你做了一个假的玉盆栽,我一个人抱不过来两个,你回家时自己去萌萌的家拿哦。”

丞相瞬间笑开了花:“好嘞,刚好白白给你找来了一匹外番传来的雪纺布料,正要去一趟。”

承业帝就咬牙切齿地瞪了丞相好一会儿。

丞相见好就收,等傻宝一走就说:“苏驸马是个,额,不可多得的人才。”

承业帝手里还拿着工部依托苏倾钰就花了两个下午勘测回来的数据做出来的一份完善水利图,听到丞相夸了苏倾钰,鼻子哼哼:“也不看看是谁的女婿。”

丞相:“…”我好心不刺激他,他就立马回头刺激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