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一章 萌萌的表演/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客人走的差不多,苏倾钰才松口气,屁股还没挨凳子,那边又说嫁到大辕和延国那边的公主送礼来了,苏倾钰只能再起来应酬一番。

应酬完回头一看,院子里除了仆人就剩自己一个主人忙活了,承业帝等人都跑到后院去玩萌萌了。

苏倾钰心里很酸,为什么大家都能轻松玩他闺女,他却要一直应酬啊啊啊。

苏倾钰往后院去时,正碰上也要去后院的苏普。

一身白衣飘飘的苏普此时整个人都是僵的,他的脖子上坐着比他还僵硬的苏娉芙。

苏娉芙此时整个小人都是懵逼状态,自从和这个传说中的大英雄爹爹见面,本来还以为这个爹爹会像当初大伯父那样蹲下来,给自己一个爱的抱抱,结果这个爹爹就直愣愣地看着自己,和自己大眼瞪小眼老半天。

然后旁边奶娘看不下去提醒小姐喊爹。

苏娉芙那和苏普有了三分像的眼睛呆呆的盯着这个男人看了半天,心里一种“这个男人果然不如大伯父好看”的优越感油然而生。而且,实在喊不出来那声爹。也没想象中自己看到父亲会多激动的感觉。

就像,人家说你有爹,哦,我有爹,我不是孤儿。

似乎只要确定有爹就行了,以后没人会骂自己没爹的野孩子。

至于这个爹是什么做什么完全不在乎有没有,反正,有爹她是苏娉芙,是府里的小姐,没爹,她也还是这样过日子。

小孩子有时候就是这么现实,而且完全不会掩饰这种现实。

苏普从上到下看了看小孩子,白白胖胖的,粉色的小绸衣,可爱的包包头,手上一条细细的珠链子,脖子上挂着金镶玉的项圈,头上一朵镶了碎碎粉色钻石的粉红绸花。

此刻她正揪着手里缩小版的淡粉罗帕,看着腼腆,但小黑眼珠滴溜溜得在眼眶里这一下,那一下,估摸把自己也打量了个来回。

苏普直觉的,这个小孩不大像自己,估计被大哥养久了,养的更像大哥了。

最后奶娘看不下去了,小孩子不懂事,情有可原,也不能扭着来,就提醒苏普说,公子,这是你闺女,你确定不抱抱她?不举高高什么的?

于是,瞪了好一会儿的苏普动了,一只手拎着苏娉芙小小的后领口,甩麻袋似的甩到自己脖子上,然后在奶娘惊恐的目光里,另一只手松了拐杖,两只手提着脖子上小孩的胳膊,举起,放下,举起,放下。

在她老子头顶上下颠簸苏娉芙整个小人都木了,连尖叫都忘了发出来,小脸越发面无表情。

举高高十几下,苏普觉得应该够了,就把小人继续放脖子上,问奶娘,你们刚准备要去哪来着?

奶娘说,去后院看萌萌小郡主。

苏普就僵硬地点头,驮着眼睛瞪得圆圆都不会动一下的苏娉芙往后院走。

奶娘突然风中凌乱。

“大哥…”苏普梗着脖子不敢动,目光有点求救似的看着他好看的大哥。

苏倾钰抽抽嘴角,不想搭理。

苏娉芙一只小手死死抓着苏普的头发,一只手抓着苏普的衣领,垂在那的小脚崩得紧紧的,脸上表情严肃得像是要去打仗。

“大伯父…”苏娉芙也求救似的喊了声。

苏倾钰觉得他们不愧是父女,这表情这语气,简直神统一。

“咳咳,走吧。”苏倾钰头抬的高高的,这个宅子是他的,这个苏普也得听他的,这个感觉特别好。

到了房里,傻宝在研究刚回来,见到主人特别兴奋的小皮子,傻宝扔一个香蕉,小皮子就一把抱住,小爪子动动,剥了皮,自己不吃,一只爪子举着,颠颠地跑到傻宝面前,举起来,傻宝就拿过来吃了,再扔个橘子,小皮子也抱过来,挠挠耳朵,似乎在考虑怎么做,然后也给剥皮,捧给傻宝,傻宝很高兴,吃了香蕉橘子,抱起来小皮子摸摸头摸摸肚子,小皮子就躺在傻宝腿上,眼巴巴想有无数话要说,还一直抱着傻宝手不放,

苏倾钰心里大恨:这是要成精的节奏,魂淡,到底是谁调教的,没懂爷的意思吗?是让你们好好调教,调教得爷媳妇没兴趣,不是调教得成精来着。

纨绔看着他家爷可怕的眼神,往旁边挪了挪,心里叹息,爷啊,一只畜生罢了,你何苦呢,背地里再教训就是了。

那边承业帝抱着萌萌不撒手,丞相和太师等人敢怒不敢言地围在一起看萌萌,表演小脚踢大石。

萌萌的眼睛已经能看到色彩鲜艳的东西了,比其他同龄小孩睡觉时间也少了很多,傻宝那些五颜六色的宝石可算有了新的功能,那就是逗萌萌。

现在就是太子或者丞相等人轮流地,拿着特地用红绳绑着的每块至少半个手掌大的水晶和各色宝石,悬到萌萌面前,每回看着萌萌小脑袋一动,金色的小眼珠一定,小脸一憋,小脚一踹,好好宝石碎成渣渣,他们这群大贺最尊贵的人就会发出一阵喝彩,踹一次喝彩一次,陛下的脚底下已经铺了半尺高的碎宝石。

就连高冷的皇后娘娘都拿着一串珠花在萌萌面前晃了下,被萌萌赏脸得一把捞了去拿到嘴里啃,她都把眼角笑出了细微的鱼尾纹。

苏倾钰突然泪奔,卧槽,大贺又开始有钱得虐人了。

这么多珠宝玉石废了,就为了逗一下他闺女,博得一阵喝彩,你们这些大人物的良心真的不会痛吗?让我们这种小人物还怎么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