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零章 犇犇迎亲/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

太师公子和延国第一皇商家姑娘的婚礼,排场自然是相当大的,不说太师府大宴宾客如何热闹,流水席摆了多少桌,单就是新娘到皇城门口时,那蜿蜒上千米,一时看不到头的嫁妆,在大贺来说,也是难得一见的,上一回这样的排场应该是先王迎娶皇后那会儿。

犇犇心底是发虚的,在家门口爬上高头大马,想想不对,又给爬起来,死拉着苏倾钰还有咸蛋尚书,叫他们跟他一起去,本来还要拉太子,不过被他爹眼睛一瞪,说了句“成何体统”才作罢。

犇犇还想拉他太师爹一块去,太师白了他一眼,没理他,犇犇不甘心,说,人家苏驸马成亲就是侯爷亲自带人跑到边境接的,同样是当爹的你怎么差这么多呢,我只是要你到城门口而已。

太师轻飘飘来一句:“有本事你也得夜九一句风流倜傥,处变不惊。”

犇犇就蔫了,转头再去拉其他同盟。

其实就是苏倾钰,都是不乐意跟他去的,凭啥他犇犇迎亲,要咱这金尊玉贵的驸马陪着去?

结果犇犇就差给他跪了,好话说了一箩筐,又去傻宝那卖可怜,得了傻宝的一句“那就让相公陪你走一趟”。

苏倾钰瞄了一眼,金家舅舅笑眯眯塞到他怀里的那一打厚厚的金票,还有太师舅舅鼓励的笑容,哼了声:“看在两位舅舅的份上。”

好的吧,说白了,咱这个驸马也是人家的小女婿,舅舅都表态了,你再拿乔那就是不识好歹,找揍了。

金麟牵着匹小白马,非要去凑热闹,犇犇巴不得人越多越好,于是亲了金麟一口,说,不愧是我弟,就是这么给力。

金麟说,我昨晚还给你压床来着,我这个弟弟功能不要太多。

城门口的送亲队伍已经慢慢停下来了,等着新郎家来接。

夜九一身墨色锦袍,慵懒地靠在銮驾壁上,右手手肘支在一边,手指都收着,只留一根修长的食指随意地支着墨发泼下的脑袋,眼尾的昙花今天格外的妖冶危险,嘴角依旧不笑也笑,弄不懂他在想什么,銮驾底下二十四个大红衣服的仆人抬着,那架势,堪比帝王出巡。

犇犇看到的第一眼,第一冲动就是掉头回家,可是,可是那个可怕的夜九后面,还有一顶十六抬的大轿,那个金镶玉的轿子里坐着他的小媳妇,那个豪放活泼,被他亲过的琥珀啊喂。

苏倾钰就看犇犇的怂样,差抖着腿笑出声了。

还有,再看看那个原本摆谱的夜九,在看到大红喜袍的犇犇时,估计脸都要青了,虽然最后他也只是轻轻用闲着的左手微微挑了下面前的帘纱,扫了一眼犇犇,然后就放下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因为夜九没出声,送亲队伍就那么停在了城门口,连缓慢移动都没了。

看热闹的都傻眼了。

犇犇这会儿是真的要哭了,总不会真的媳妇到了家门口又跑了吧,这也,这也太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