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二章 犇犇大婚/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覃霄从抢了新娘开始就恨不得立马赶回家,拜堂洞房,把所有礼仪在夜九追过来之前都完成,到那时,夜九就是再厉害,也不能随便把这桩姻缘给拆了吧,所以他一个人先驮着新娘回来,一进门就囔着快拜堂快拜堂。

琥珀头上的盖头已经被扯了,凤冠上有一道珠玉的挂帘,也挡不住多少沉鱼落雁的风华,青眉如黛,齿如白玉,唇若丹霞,水滢滢的眼睛能把你的心看软,覃霄就是败在她这双眼睛里。

如果一双黑白分明,向来清澈的眼睛,原本一直装着星光似的欢喜,还只装着你,把你看的心肝乱跳。可是有一天它突然装着泪水问你是不是讨厌它,如果讨厌,以后就再也不看你,回家看小叔叔安排的人去了。

这时候你除了愤怒和跟着一块难过,没有别的办法。

覃霄就是这样被这双眼睛看的屈服了,那一刻他就想着,这么好看的眼睛它就应该是我的,怎么可以装上别人呢?鬼使神差地就给亲了人一口,看着那双眼睛里又是跳跃着欢喜的光时才舒服了。

当时其实也没想到说要成亲什么的,纯粹就是情动了一下,偏偏他亲人的时候,被他咋呼的娘看到了,然后他爹知道了,宫里上下都知道了,他爹二话不说就跟金家叔叔那边换了庚贴。

覃霄原本也以为自己会反抗一下什么的,可事实上,他看着琥珀难得娇羞模样,就什么都忘了,亲自跟着媒婆跑到延国,琥珀的外祖家去送了聘礼,那会儿他还不知道,琥珀还有个叔叔叫夜九。

覃霄的亲娘钱小楼,一直有点二缺,别人家看到儿子这么狼狈抢着媳妇回来,肯定要先问一句出了什么事吧,但她不,她先问了琥珀一句:“琥珀,你饿不饿?大早起来是不是就没吃了?我那会儿成亲也是的,还给当了两回新娘,知道这事可累了。”

琥珀某些属性连她那心狠手辣,智计无双的小叔叔夜九都没办法扭回来,比如这会儿,矜持的新娘最多点点头,但她却是大大咧咧地说:“嗯,娘啊,我要饿死了,从天不亮起来,到现在我就吃了一筷子面,就一筷子哦。”

然后钱小楼就拉着新娘先去后面正大光明吃饭了,犇犇都傻眼了,说好的拜堂呢?

二宝严肃着脸,但明显今天气场温和,走过来,安抚覃霄:“至少要等太师舅舅回来你才能拜堂吧?”

“我爹不是一直在家吗?他去哪了?他能不能不要这么坑儿子?哎哟,我都要急死了。万一夜九追过来怎么办,哎哟哎哟,坑儿子的爹哟。”

“太师舅舅是去城门口迎夜九了。”二宝突然身体有点僵。

“哎?迎夜九?”犇犇愣了下,“那就好那就好,可算没坑到底。”有他爹出马,一个顶自个十个。

犇犇放心地跑去后院想着一块吃点,不然等会喝酒顶不住。

等犇犇走了,二宝才反手拉抓起一直拽着自己裤腿的苏卿卿,和她大眼瞪小眼:“说,又要干什么?”

苏倾钰大眼咕噜噜地转:“小四子说,今天有洞房,特别好玩,可以躲床底偷看。”

二宝:…。

“二宝哥哥?大哥哥?去吧去吧,我们都要去。”苏卿卿一指后面。

二宝转身,苏普左右手各牵一个小孩,个个笑的暧昧无比,讨好无比。

二宝真的没眼再看,苏普你个成过亲的人还凑什么热闹,而且你还带着你闺女侄女一块去偷看人家洞房?你这脑袋怎么想的?

苏普笑的相当狗腿:“本来,本来要我大哥带我们去的,不过我大哥说不想看犇犇那个丑人,其实他就是怕我大嫂也要去,嘿嘿,所以,他不肯,妹妹说,和太子你熟,只能,只能书到太子您这了。”然后又猥琐地说,“太子,你懂那档子事不?”

二宝:…。

忍了又忍的二宝觉得苏普那笑容相当的具有挑衅意味,脑子一抽,回了句:“宫里有专门教导的的人。”

苏普拍着大腿笑的更嚣张了,二宝觉得跟苏倾钰嘚瑟起来有七分像。

“哈哈,那就是太子你其实还没有干过那档子事咯,哈哈,谁家太子长到十五六还是个雏的,哈哈”

二宝突然觉得他姐夫苏倾钰给这个苏普提议的跳大神工作相当适合他。

二宝二话不说,抱着苏卿卿转头就走:“不及二公子你经验丰富,风流无双。”

苏普最近时常去琦萃楼,说是玉华小郡主要去的,不过听人说他在那边还找到了一个男颜知己,就是那个会绣帕子会伺候客人,还会写话本子的环环。

苏倾钰听说这个消息后,一口汤喷出去老远,他都想知道是不是苏普当初把脑子还有审美观什么的都给摔在崖底了,还是说,他老子当初救苏普回来时,忘记把那些东西一块捡回来了。

“你们听懂太子在说什么吗?”苏普问手边的小孩。

苏娉芙蹙着小眉头:“听着,不像好话,爹,你又犯蠢了吗?”这是大伯父对她爹的日常用语之一。

苏倾钰这几个月对苏普说的最多的就是,“小二普,你又在犯蠢!”“小二普,你不能这么蠢下去啊。”“小二普,你怎么可以这么蠢。”

苏普对于闺女的回答,有点受伤:“娉芙,你这样说你爹是不对的。”

苏娉芙捏捏小帕子:“大伯父说,我要看着你别犯蠢,不然丢人的不止你一个,我也会很丢人。”

苏普默了,感觉世界充满了恶意。

玉华小郡主很捧场,说:“太子叔叔在夸你,鼓励你继续去琦萃楼。”

苏普想到那个一直要贴钱陪睡,又给自己绣帕子又给自己写情书的环环,浑身一抖,天知道他每回去都是挑着环环出去买菜的时候,而且他去那边真的是禁不住玉华小郡主的请求,加上那边会有好多有色八卦,小道消息,他去听听,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如果没有那个对他“一见钟情”的环环就更美丽了。

二宝这边,苏卿卿也在好奇地问:“大哥哥,雏是什么呀?你是雏吗?”

二宝耳根一热,板着脸:“小孩子家家,不要什么都乱问。”

苏卿卿撇嘴,哼,你不说我就不能问别人了?

二宝突然忧愁起来,貌似前段时间,他父王有意无意问他有没有什么看上的姑娘,还问要不要添两个女官伺候什么的,难道?难道无忧无虑的年少时光已经就这么溜走了吗?自己都要开始忧愁终身大事了?可是,一摊子国家大事我还没理清楚啊,卿卿还没养大啊,感觉自己跟卿卿交流无障碍,年龄差距应该也不大吧,所以这种人生大事离我应该还远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