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五章 太子也偷听洞房/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刺客被拖走后,夜九看了一地的碎铃铛珠子,目光沉沉,他身后的素衣先生曲弈低声唤了句:“主子,该入席了。”

夜九转头冷冷扫了曲弈一眼,转过头大踏步地走了,也不准备入席了。

曲弈满头大汗,被主子刚刚那一眼看的心惊胆战。

太师也没强求什么,说到底,这个刺客能在太师府出现,太师府也有很大的责任,放下也只让人注意些亲家去了哪,又让人去后院把犇犇拉出来敬酒,大家都是见过大风大雨的,刺客一拖走,地上痕迹一打扫,大家继续该吃吃该喝喝。

什么萌萌郡主力大无穷一个手串砸飞刺客,什么夜九心狠手辣挑断人筋,这跟咱们有什么关系?咱们今天是来喝喜酒的,没看到陛下都在笑着说吉祥话吗?不,陛下说的才不是吉祥话,那是金口玉言的祝福。

犇犇的洞房相当热闹,除了他平日里的那些狐朋狗友,同事什么的,据说还在床底下拖出来苏驸马家的小二普,最惊悚的是,就在犇犇以为把所有偷看的人都找出来了,搂着美娇娘准备春宵一刻值千金,作对相亲相爱的比翼鸟,拿着春宫图挑选最美丽姿势时,屋顶突然传来争吵,争吵内容是这样的。

“大哥哥你为什么捂住我眼睛,唔唔,”

“闭嘴!会被发现!”

“唔,卿卿,要看,唔唔,洞房。”

“他们还没洞呢。你别再说过,我就不捂你嘴巴了。”

“大哥哥,你不给我看,那你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嗯?没什么,他们在看书。”

“洞房是看书吗?”

“啊?哦,应该是。”

“大哥哥你脸好烫哦。”

“…闭嘴!说好不说话的呢?”

“哦哦,不说。”

犇犇绝望地看着屋顶,谁能告诉他,为什么高冷的太子都喜欢偷看别人洞房?

——

苏普被犇犇从新房床底揪出来后,苏倾钰一路拎着他回家,一边走一边教训。

“你说说你有什么用,偷听个洞房还能被人抓出来,你还本事地带着两个小的一块听,让娘知道了,不剥了你的皮。”

苏普耷拉着脑袋,两个小的也跟着垂头。

苏倾钰觉得哪里不对,问:“怎么没看到卿卿?”

“她跟太子蹲在屋顶上呢。”苏普没精打采,“早知道我也蹲那了。”

“…。”苏倾钰突然对太子改观。

快到萌萌的家门口时,苏普突然说:“大哥,我要回家了。”

苏倾钰愣了下:“什么?这不到家了吗?”

苏普噘着嘴,哼哼:“我想爹和娘了,我的腿我也不想再看大夫了,我想回家吃娘煮的猪脚。”

苏倾钰松开揪着的衣领:“小二普,我对你不好吗?”

“好,但我想回家,爹跟娘有我们三个儿女,不能,到老了,一个都不在身边,大贺很好,大哥过的也很好,我就想回去爹娘身边,娘说过,她要给我找个好媳妇的,我要回去娶媳妇了。”

“小二普,你真的不是不满我让陛下给你安排跳大神的差事?”

苏普摇头:“那是个好差事,据说跳一场至少上千两呢。”

“那你,”

“哥,你就让我回去吧,我知道娘想让我也待在大贺,可是,我不想一直待在这,这几个月,这里好玩的好吃的我都玩过吃过了,我觉得,还是娘做的饭菜最好吃,你就让我走吧。不然,不然我会偷偷跑的,真的。”

苏倾钰顿了顿,转头看看黑黑的夜色,半晌,说:“你难道真的想瘸一辈子吗?”

“没事啦,只要爹娘还有我未来媳妇不介意就行啊。”

“好,我不拦你了,你去吧。”

苏普高高兴兴地跑了。

苏倾钰蹲在大门口发了好一会儿呆,傻宝回去洗了澡发现相公还没回来,就跑出去找。

傻宝也蹲在大门口,看闷闷不乐的相公,不说话。

苏倾钰看看她,摸摸她凉凉的手:“雷霆上个月去参军了,临走前跟我说他不稀罕齐国公府,要自己挣前程,那个绣花针前几天也不干了,说要回什么吕家把属于自己的夺回来,那个心狠手辣的姜五,两个月前就被他的仇家堵在巷子里弄死了,几个姐夫也不在巡逻队了,都被调到了六部,卿卿跟着太子,娉芙和玉华也喜欢跟着小二普,犇犇也成品了,现在小二普也要走了,宝宝,我感觉我身边的人都在渐渐离开我了,我突然好害怕,我最近老有一种预感,我会再失去什么,所以宝宝,你答应我,不论什么时候都要乖乖听我话,不要乱跑,好不好?”

傻宝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悲伤,不过还是点点头,亲了亲他的手:“我听阿钰的,不乱跑。阿钰不要难过了。”

苏倾钰点头,摸摸傻宝的脑袋:“明天我再给你找好看石头吧,你头上这个带了两回了都。”

傻宝摸摸头,点头:“这些石头都是阿钰给的,我自己的都送给萌萌啦。”

苏倾钰心中一荡,眉开眼笑,媳妇终于把所有其他男人女人给的石头都扔了,就戴咱送的呢。

“嗯,宝宝真棒,阿钰一定给你把全天下最好看的石头都找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