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二章 心思缜密的苏倾钰/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承业帝听说地道收费的事时,苏倾钰已经给自己扒拉了大几万两银子,开了好几个地道商业街的黄金地段的铺子,还给太师府分了一部分所得。

太师最先听说这件事的,这几天老听好些住的比较远的同僚表示,每天早上使用公主开发的地下通道,步行所用时间都比他们平日里使用马车要少,且一回只要花上五十文,一杯茶的事,如果选择坐车,也才半两,还是一杯好点茶的事,而他们得到的好处不止一杯茶,完全可以再多睡半个时辰再起身,还不用担心路上被堵,耽误早朝,路上还能跟同僚们联络感情。

太师比较奇怪的是,自己听说了这事才三五天,但儿子拿回家的分赃,不,拿回家的地道回报,却是相当不少。

这还是因为有天回了家,吃晚饭时,听儿媳妇跟夫人抱怨自己和公主的地道被人霸占了,不开心,闹着要儿子去跟驸马要回来,结果第二天儿子被儿媳妇哄得去问驸马,儿子回家后,就一副呆滞模样,问他怎么了,他就默默从怀里掏出来一把银票,太师看了看,怎么也不少于三五万两,问儿子哪来的?

犇犇说,驸马给的,地道的建成有咱们家琥珀的功劳,不过公主是大头,所以地道这几天挣得钱他家七咱家三,这是地道对外开放收费七天收来的,本来还可以多几千两,不过驸马说要再添些车马,增加客流量,还要找人研究什么换乘线路,还要再开几个铺子,美化环境。

太师大吃一惊:“七天?”这么一算,至少有十万两往上的收入,这可比什么卖铁器卖盐的要简单上百倍,还没什么成本,除了前期挖地道修地道的功夫有些大,这简直就是暴利啊。

驸马你哪来的胆子就这么把这么大的工程利润给闷了?

于是今天一大早太师先支会了丞相,两个一品大员也不用自家车,跑到青龙大街街头那个上面刻着一条甬道标志的石碑前,看到已经陆续有人或好奇或兴冲冲地往下面冲了。

太师和丞相也跟着走下去。

先是一个短打的壮汉,拦了他们一下,看了他两一身朝服,没说话,放行了,他两后面一个进来的是平头百姓,就需要检查所携带的东西,丞相太师两人继续往前走,再两步就看到马车时,一个膀大腰圆的大婶出现,大胳膊一拦:“坐车还是步行?”

丞相问:“车何如,步何如?”

大婶大嗓门一开:“门口牌子看否?急行者,步行五十文,车马五百文,不急者,勿进!”说白了,你实在急再进来,还得花大价钱,不急或者没钱的你就从地面走,这样也免得地道太拥挤。

太师说:“车马吧。”

两人交了车马费,往前走,结果看到好几个同仁都等在那,窃窃私语,或讨论天气或讨论闲事,或讨论这个地道。

丞相太师走过去,他们相当激动,连太师丞相都这么亲民,一块来搭车了吗?

一位四品的官员很热情:“丞相大人,太师大人,待会儿能与二位同车,实乃三生有幸。”

原来这里的马车都是公用,无论平头百姓还是达官贵人,都是七八人一辆车,偶尔也可以挤上十来人,车每隔半盏茶一班,当然,也有独坐的车,那个坐一回需要五十两。

而且在这等待车马过来的期间,不仅能增加彼此间的友谊,如果有人没来得及吃完饭,还能在附近的茶点饭灶吃上一口热的,甚至还能看到玉和斋的分店,烧饼铺栗子店的分店等等,大概为了公主她们两个不造反,驸马把她们两个常去的店都给开到了家门口这个地道口,以后都不用跑远了,简直不要太方便。

丞相和太师被驸马的商业头脑惊住了,看着地道周边沸腾的人声,墙壁上精美的画壁,一群一群等车闲聊的乘客,还有专门开辟出来的人行道,来来往往靠右行,一点不乱,还时不时从车里传出说笑声的马车,暴走了。

魂淡,这明明是户部帮着建造开发的有没有?结果那群工资老高的户部经济专家愣是没人发觉这样的商机,人家一只爱吃喝玩乐的驸马发掘了,还给完善了线路,制定了行车规范,增加客流量,布局了商家摊点,这要是以后正常运营起来,真正是日进斗金有没有?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

于是两位大人下朝后,就秘密跟承业帝说了这事,又把所有利弊分析了一下,总结来说,这个工程其实应该是国家来主持的民生大工程,而驸马就这么不吭声地把国家的事件揽了,同时还把国家的财富给吞了。

承业帝也没想过就这还能有多厉害的利润,不过听丞相他们说的,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于是他就把苏倾钰喊进宫,问到底怎么回事,他怎么就把他家傻宝地道给拿去挣钱了?那他家傻宝以后还能继续愉快玩耍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